早產寶寶生命垂危,爸媽花6萬僱人幫其轉院,奶奶追著救護車大哭

乙圖2019-06-24 23:37:25

請點擊上方的藍色乙圖關注我們喲!


點擊視頻,看早產寶寶2300公里轉運求醫


2019年6月17日早上7點半,廣東省廣州婦幼保健院裡,兒童重症監護室氣氛緊張,醫生護士在做最後的檢查和交接手續,專業轉運團隊也提前到達醫院,有條不紊地做著轉運前的準備。圖為6月17日上午,躺在廣州婦幼保健院裡的安安。


7個月大的重症早產兒姜年安生命垂危,急需轉院北京北京軍區總醫院附屬八一兒童醫院。10個小時的路途對他來說危險重重,轉運團隊要做好充足應對突發狀況發生的準備,以保障雙胞胎患兒中的小寶安安順利到達目的地醫院。圖為醫護人員在為安安轉院做準備。


31歲的姜萬寶和妻子劉芳是安安的父母,兩人來自江西贛州寧都縣鄉下,安安還有一個雙胞胎哥哥。此次患病,姜萬寶夫妻還要帶著同樣患病的大寶姜年平去北京複查。當天,夫妻兩早早地守在監護11室門口等待安安出來,姜萬寶竭力安慰著妻子,可是劉芳還是不停地流淚,她不知道這次轉院能否給安安帶來生機,心裡太多未知數讓劉芳焦慮不安。圖為姜萬寶抱著大寶和妻子站在重症監護室外等待。


劉芳和姜萬寶2011年結婚,2012年大兒子姜辰出生,平時小兩口在農村帶領村裡的鄉親做電商在網上賣村裡山貨、土特產致富,雖然收入不高生活基本可以維持開支,2018年5月劉芳意外懷孕檢查出是一對雙胞胎,一家人高興得像中了大獎一樣,可是沒有想到2018年11月兩個小寶貝才26周就迫不及待的來到世間,平平940克安安980克。


大寶平平出生1個半月後,出現嘔吐、貧血和呼吸暫停症狀,檢查出是重度腦積水,住了三個月重症監護室,先後輾轉幾個醫院,最後在北京做了腦積水手術,共花費30多萬治療費,情況現在穩定只需要定時去北京複查。圖為安安躺在特製的保溫箱中轉運。


安安情況比平平嚴重,七個月一直沒有離開過重症監護室,支氣管肺發育不良、新生兒肺炎、早產兒腦病等多達20種病讓他的生命岌岌可危,安安已經花費了37萬元,還欠下廣州婦幼保健院治療費15萬元,病情仍然不見好轉,最終選擇轉院北京。圖為躺在救護車上的安安十分安靜。


一個生命岌岌可危的孩子轉2300多公里外的北京,談何容易?劉芳夫妻聯繫了多家轉運團隊都沒有把握轉運,最後還是某專業轉運團隊承擔起這個艱鉅的任務,憑著20年專業的轉運經驗配套齊全的國外先進設備、自己獨有的救護車銜接,安安在他們無微不至的監護下終於贏得了生的希望。圖為奶奶到醫院送孫子轉運,淚流滿面。


6月17日8點30分,轉運團隊的救護車到達醫院,安安從重症監護室裡出來後被立即推上了車,劉芳和姜萬寶帶著大寶也一起上了救護車。圖為奶奶哭著送行。


救護車啟動的那一刻,51歲的奶奶張連秀大哭起來,這個從出生就待重症的安安是她心裡最牽掛的孫子。孩子出生7個多月,除了劉芳在監護室裡抱過安安,奶奶張連秀和家裡其他人甚至連父親姜萬寶都沒有見到過,這次北上求醫,安安不知能否平安回來。圖為目睹著救護車離去,奶奶泣不成聲。


圖為孩子抵達廣州南站候車大廳。


救護車一路呼嘯著奔向廣州南站,廣州南站緊急開通綠色通道。上午10點,安安從這裡乘上高鐵,由轉運團隊中的一隊一路護送到北京西站,另一隊乘坐航班先到北京等候。圖為安安地點廣州南站站臺。


上午10時整,G66高鐵準時出發。列車上,所有列車員和乘客都給安安提供最大的幫助,一個小生命來到人間不容易,安安的生死牽扯著大家心。高鐵上,劉芳和丈夫一直守在安安身邊,時不時看著孩子,她默默祈禱安安此行能夠順利。劉芳說:“安安選擇了我做他的媽媽,我一定用我自己的生命保護他。”圖為高鐵上,媽媽一直守在一邊。


保溫箱裡的安安靜靜地躺著,小臉上插著呼吸管子,身體掛著生命指標檢測儀。路上,劉芳輕輕地撫摸著安安的小手,不知道他是否因為感受到了媽媽手的溫度,緊緊地抓住了劉芳的手指,劉芳淚流滿面:“安安能聽到我說的,安安要堅強啊,寶貝你一定要健康地跟著媽媽回家去!”圖為高鐵上,安安握著媽媽的手指,媽媽哭了。


傍晚6時整,列車準時到達北京西站,站外救護車早已經在守候。隨即,安安通過綠色通道被送上救護車。圖為高鐵8個小時後抵達北京西站,媽媽抱著大寶緊緊跟在後面。


救護車風馳電掣往北京軍區總醫院附屬八一兒童醫院。救護車上,劉芳輕聲的對著安安說:“安安,我們到北京了,接下來看你的表現了,大家都期待你能成為一個小英雄健康歸來!”6點40分救護車到達目的地醫院,安安馬上送到重症監護室。安安順利到達北京的消息,讓所有關心安安的人都鬆了一口氣。圖為安安再次被推上救護車。


然而,孩子抵達北京才是第一關,接下來眾多的考驗,讓劉芳夫妻闖不過氣來,此次轉運,劉芳一家支付了6.6萬元的轉運費用,這些錢都是她和丈夫借來的,再也沒有多餘的錢給安安治療。此次北京之行,劉芳夫妻幾乎冒著無錢治療的風險,但他們沒有選擇。圖為救護車上,劉芳和丈夫盯著孩子。


這7個月來,為了救兩個孩子,劉芳掏空家裡所有的積蓄,還欠下40萬元的外債。劉芳曾帶領村民賣山貨土特產走致富路,在兩個孩子患病期間,鄉親們為感激劉芳,為她們湊了10萬治療費,但也花完了。據醫生介紹,安安現在病情嚴重,加上平平的治療費,預計得70萬左右,面對鉅額的治療費,劉芳夫妻陷入絕境。圖為孩子抵達北京的醫院。圖/劉利雲  文/周星星 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如果幫孩子,請直接掃描二維碼即可查看項目詳情,進行捐助。如果不能直接掃碼,可將二維碼保存至手機相冊,打開“掃一掃”,從相冊中選取二維碼進行識別。該項目由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小星欣新生命發起,並負責項目的審核、執行及信息反饋。該項目最終解釋權歸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所有。


更多故事,請關注“乙圖”微信公眾號(yi_photos),歡迎提供線索:414667378@qq.com








https://weiwenku.net/d/20099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