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歲女童親眼目睹病友午夜離世,告訴媽媽:如果我睡著了一定要叫醒我

乙圖2019-06-24 23:37:27

請點擊上方的藍色乙圖關注我們喲!


“媽媽,我害怕。”語涵留著淚蜷縮在媽媽崔豔鳳的懷裡。媽媽輕輕地用手拍著安慰她,有媽媽在,不怕。自從語涵第一次住院親眼看到了對床的小病友半夜突然離世的事情後,每天晚上都嚇得不敢睡覺,即便睡著了也總是驚醒,然後媽媽就一直陪著她坐到天亮。圖為崔豔鳳摟著語涵,安慰她。


語涵今年8歲,出生在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巴彥縣巴彥鎮,從小她長相甜美,愛唱歌跳舞的她一直出類拔萃,是小朋友們中的佼佼者。“在我們那個小地方,閨女走到哪都是很受人矚目的,大家都說她像個小童星,可是讓人沒想到的是去年閨女竟然得了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好好的孩子就這麼毀了。”說起語涵,崔豔鳳潸然淚下。圖為語涵生病前的照片。


崔豔鳳和丈夫張洪雨在2012年通過朋友介紹結婚,張洪雨踏實肯幹,在飯店做廚師,每個月有4000元的收入,一家人生活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崔豔鳳對此感到很滿足。夫妻倆婚後從沒有吵過架,生下女兒語涵後,一家人更是幸福。平靜的生活卻因為孩子患病打破,2018年剛上小學一年級第二天的語涵突然出現了腿疼、頭昏、渾身無力的症狀,崔豔鳳帶著她去了哈爾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做了檢查,結果讓她驚呆了。圖為病床上的語涵。


身體一向健康的語涵竟然得了白血病,崔豔鳳不敢相信。“當時我騙語涵說去上廁所,然後就在廁所裡哭,哭完了才給家裡打了電話,閨女當時面色很蒼白,醫生說必須得立刻入院開始治療,語涵看到我在走廊盡頭一個勁地打電話,就跑過來問我怎麼了,我看著她小心翼翼的模樣,心痛如絞。”圖為醫生查看語涵口腔潰爛情況。


當天,張洪雨就帶著臨時借的三萬多趕到了醫院。張洪雨的父親在2016年患上了心臟二尖瓣狹窄,手術費要10萬,因為拿不出錢,老人家一直以藥物維持不能工作。2017年張洪雨生下了二女兒,全家6口人生活就靠張洪雨一個人做廚師養活。“父親患病住院了4次,花了七八萬,這些錢都是借的,語涵生病後我們拿不出一分錢。我們也沒想到閨女會得病。”張洪雨說。圖為語涵在目睹小病友去世後,話越來越少。


在第一次化療的時候,語涵看到小病友們頭髮都掉光了,她就主動要求媽媽把她的頭髮剪了,並且說:“媽媽,你也剪短點兒,咱倆的頭髮放在一起。崔豔鳳說,語涵從小就乖巧,很少提要求,沒想到長這麼大提的第一個要求竟然是剪掉她珍愛的頭髮。”圖為語涵一直保留著自己的長髮。


患病後,語涵很堅強,沒有想到鄰床的小病友的去世對她打擊那麼大。崔豔鳳說:“那是第一次化療快出院前,原本倆人白天還玩得好好的,到了晚上小病友就突然離世了,那晚語涵又傷心又被嚇到了,一直縮在被子裡哭,好幾天才緩過神來,她後來問我‘得這個病會死的嗎?’我緊緊抱著她,告訴她不會。”圖為媽媽照顧語涵。


而在那之後,語涵有了心理陰影,總是心事重重,她常常說:“媽媽,我不想死,如果我睡著了一定要叫醒我。”每次這種時候,崔豔鳳雖然嘴上安慰鼓勵著女兒,但是卻心如針刺,她並不覺得白血病難治可怕,而是現在家裡沒錢,孩子後期治療難以維持了。“孩子爸爸說借不到了,可是我們這才剛剛開始治療啊,後續還有20個療程。”圖為媽媽在病床前照顧女兒。


由於語涵的白血病屬於高危,容易感染,所以每次化療都比別的病友費錢。張洪雨要四處奔波籌錢無法正常工作,只能把廚師工作辭了,有時間的時候就去工地找活幹,但是幹一天也就130元錢,這點費用遠不夠語涵一天的治療費。圖為孩子爸爸工地幹活,將路基高出的部分用電鑽打碎。


語涵的爺爺奶奶都很疼愛這個大孫女,在家裡也四處幫忙籌借費用,患心臟病的爺爺擔心得常常忘了吃藥,導致下肢腫脹,常常咳血,病情日漸嚴重。圖為語涵在病床上寫字。(圖/大鬆 文/三花)



語涵僅僅是眾多白血病孩子中的一個,更多的孩子需要幫助,如果幫這些孩子,請直接掃描二維碼即可查看項目詳情,進行捐助。如果不能直接掃碼,可將二維碼保存至手機相冊,打開“掃一掃”,從相冊中選取二維碼進行識別。該項目由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小星欣新生命發起,並負責項目的審核、執行及信息反饋。該項目最終解釋權歸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所有。


更多故事,請關注“乙圖”微信公眾號(yi_photos),歡迎提供線索:414667378@qq.com


https://weiwenku.net/d/200992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