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媽離婚後,9歲血癌男童想媽媽,每天畫個“媽媽”陪自己睡覺

乙圖2019-06-29 01:18:30

請點擊上方的藍色乙圖關注我們喲!


在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血液科病房內,9歲的劉珂佟抱著自己剛剛畫好的“媽媽”準備睡覺。已經忍受病痛折磨6個多月的佟佟,一幅簡單的畫足以耗盡他所有的體力和精力,沒過多久便已進入夢鄉。自媽媽與爸爸離婚後,爸爸一時生氣,將有關媽媽所有的照片都刪除了,劉珂佟只能憑著記憶中母親的樣子,每天畫個“媽媽”陪著自己度過醫院的每一天。


佟佟的爸爸劉東海今年31歲,來自河南省焦作市武陟縣一個不富裕的農民家庭,育有一男一女。8年前老父親不幸患腦血管病,花了很多錢,最後還是撒手人寰,讓剛成家的劉東海背上了十幾萬的債務。為了緩解家庭和父親留下的債務,劉東海離開妻子和剛滿一歲的兒子,隻身外出做了一名貨車司機。圖為劉東海為省錢,自己啃饅頭。


由於劉東海常年在外開車,2018年他回家後,妻子突然提出要離婚,理由是感情不和。後來劉東海知道了原因,儘管劉東海再三懇求妻子留下,最終還是還是沒能留住妻子。2018年11月9日,兩人辦理了離婚手續,妻子撇下8歲的兒子,帶著5歲的女兒走了。離婚後,劉東海怕兒子劉珂佟有心理陰影,一直沒有告訴兒子真相,騙他說媽媽打工去了,後來懂事的劉珂佟聽到同村人議論,才知道了真相。圖為病床上的劉珂佟。


劉東海覺得自己之前對這個家的愛太少,才有了今天這個結果,十分自責和愧疚,想著慢慢去加倍彌補對孩子的愛,兒子便成為他生活和工作的最大的動力。他常說自己為了兒子這輩子不會再娶,經常鼓勵自己把兒子養大成人,為了能多陪陪孩子,他在當地找了份建築工作來補貼家用。圖為劉東海在打工。


然而天有不測風雲,2018年11月26日,劉珂佟老師打電話說孩子流鼻血,還嘔吐,劉東海急忙趕到學校接兒子去縣人民醫院做檢查,主治醫生檢查後懷疑孩子患重型再生障礙性貧血,建議轉院鄭州大醫院再做進一步檢查,當時劉東海感覺天塌了下來。“家族裡沒有過這樣的病史,周邊村裡都沒聽說過這樣的病 。”劉東海半信半疑急忙帶孩子轉院到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住了下來。圖為患病後的劉珂佟。


醫生隨後對孩子進行血常規、融合基因、染色體、骨髓穿刺等一系列的檢查,結果顯示血小板只剩7個,正常值100-350,-血紅蛋白30,正常值值110-150,免疫力也基本上為0。醫生說孩子隨時有感染、腦出血和內臟出血的風險,隨即安排住進了PICU重症監護室,緊接著一張病危通知書放到面前讓劉東海簽字,5天后孩子被確診患再生障礙性貧血症。圖為劉東海在醫院照顧兒子。


主治醫生會診後給出治療方案,先給孩子輸血小板、血紅蛋白,維持治療,然後儘快讓家人配型做造血幹細胞移植,並讓準備50萬移植費用。聽到這個消息劉東海徹底崩潰,剛剛和妻子離婚,兒子又患此重病,頓時起了輕生的念頭,好在同房病友的勸說下情緒才穩定下來。“11月9號離婚,剛半個月兒子就被查出患此重病。”劉東海哭著說。圖為病床邊貼滿了劉珂佟畫的媽媽。


看著懂事的兒子,劉東海每天自責不已,哭訴自己不稱職,痛恨自己給不了兒子一個完整的家。劉東海不想讓兒子再失去生命,一定要讓兒子有一個美好的未來。他向所有親戚朋友伸手借錢,又借外債30多萬,終於籌夠了手術費。幸運的是,醫院在中華骨髓庫裡找到了全相合的捐獻者,2019年3月5日,劉東海將兒子送進移植倉接受異基因造血幹細胞移植。圖為正在輸液的劉珂佟。


20天后,劉珂佟順利出倉,劉東海心情無比激動,臉上也看到了笑容,本以為出了倉兒子病就徹底好了,然而接下來,皮膚排異、肝臟排異、血象偏低不穩、肝臟受損、肺部感染等可怕的排異一一襲來。劉珂佟每天都要吃大把抗排異的藥和進口消炎藥,每週都要輸4支丙球蛋白,定期住院輸一袋2萬元的淋巴細胞。圖為每天劉珂佟要吃大量的藥物。


醫生說孩子這種情況還需兩年的治療期,五年的康復期,後續費用依然很大,至少還需要50萬元左右,藥物的副作用讓劉珂佟面部浮腫黑暗,食慾減退體重極具下降,現如今面臨高昂的後期排異費用,讓劉東海陷入困境。圖為劉東海為孩子治療費愁眉不展。(孫鵬輝)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如果您願意幫孩子,可將此二維碼保存至手機相冊,打開微信“掃一掃”,從相冊中選取二維碼進行識別,即可獻出你的愛心,完成捐助。該項目由中華少年兒童善救助基金會9958兒童緊急救助中心發起,善款由發起方直接資助受助人進行治療,並對治療情況和資金流向進行公示。詳細請關注捐款平臺動態。監督電話:400-006-9958。


更多故事,請關注“乙圖”微信公眾號(yi_photos),歡迎提供線索:414667378@qq.com




https://weiwenku.net/d/201019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