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丟下重病寶寶參加地震救援幾天沒消息,妻子無奈推遲孩子手術

乙圖2019-07-03 03:01:58

請點擊上方的藍色乙圖關注我們喲!


6月23日,四川宜賓地震災區,已經結束救援進入災後重建。而此刻,在宜賓珙縣的街頭受災群眾安置點,25歲的小夥羅汝貴正在緊張地忙碌,他的身邊,妻子何丹丹正抱著11個月大的兒子哄著,不讓他哭。何丹丹是四川宜賓市的一名英語老師,她的丈夫羅汝貴則是一名退伍軍人。


何丹丹懷中的孩子名叫羅奕佐,因患腦積水急需要手術,就在夫妻倆為孩子籌錢準備北上求醫時,地震發生了。6月17日深夜,宜賓6級地震發生後,何丹丹丈夫羅汝貴就應徵去了一線抗震救援。之後她發短信和打的電話給丈夫均沒有回覆,因為孩子每天哭泣,加上牽掛丈夫,這兩天何丹丹抱著孩子來到地震救援現場。


今年24歲何丹丹大學畢業之後,曾在宜賓一家公立學校教過一陣子英語課,因為懷孕辭職了一段時間,在兒子奕佐出生後出了月子,為了賺錢照顧家裡,她在一家英語培訓機構找了一份兼職。圖為孩子早產後剛出院時。


何丹丹丈夫羅汝貴是一名退伍軍人,2012年12月應徵入伍,在武警某部服役兩年多。2014年12月羅汝貴退伍回到老家後不久與何丹丹相識相愛組建了家庭 。圖為羅汝貴當兵時的照片。


2018年7月23日,只有7個月大的奕佐早產,出生之後因患多種早產兒病症直接住進ICU。為了挽救孩子,小兩口花光了家裡的所有積蓄還借了很多債務才留下這個孩子。小奕佐出院後,醫生說後續還需要定期複查,並且需要長期康復。圖為奕佐出生後不久。


在最近的一次複查中,何丹丹發現奕佐的腦袋越來越大,於是帶著孩子去醫院拍片進一步檢查,醫生看了報告之後告訴她,孩子的腦積水很嚴重,需要儘快手術,但是當地醫院條件有限,建議轉上一級醫院。圖為在地震救災現場的奕佐。


隨後何丹丹聯繫了北京的醫院,並通過病友在北京找到住的地方,醫生也提前約好了,剩下的就是手術費。就在何丹丹和丈夫為孩子醫療費發愁,商議著如何籌錢帶著孩子去北京治療腦積水時。地震來了,丈夫作為預備役軍人趕赴地震救援一線,原本北上求醫計劃被打破。圖為何丹丹帶著孩子在地震災區。


回想起17日晚上那一幕,何丹丹至今依然心有餘悸。那天,何丹丹和丈夫孩子正在熟睡,突然被一陣搖晃驚醒。在經歷過512的他們當然明白這是地震。最近幾年雖然珙縣也出現過幾次小地震,但是看著散落滿地東西和瞬間裂開的牆縫,還有外面尖叫聲,他們意識到這不是普通的一場小地震,羅汝貴迅速護著妻子和兒子跑到了樓下安全地帶。圖為奕佐睡在席子上。


羅汝貴很快接到通知,要前往地震一線救援。他在確保家人和鄰居的平安之後,抱了抱驚魂未定的妻兒,轉身應徵參加救援,徹夜未歸。那一夜何丹丹通宵未睡,抱著奕佐和鄰居們依偎在一起,蹲坐在露天的席子上。圖為救災之餘,羅汝貴抱一抱兒子。


直到何丹丹得到後面不會有更大地震發生的消息,她才小心翼翼地抱著奕佐回到家裡,準備弄些寶寶的食物。懷中的小奕佐不停地哭泣,何丹丹一邊收拾家裡散落的東西,一邊哄著懷裡的兒子。此時何丹丹已經30多個小時沒有睡覺,丈夫自從出發後,她就給他發短信打電話,卻沒有得到任何迴應。而每隔一段時間就來的餘震讓她對丈夫倍感牽掛,此刻的何丹丹臨近崩潰。


懷裡孩子漸漸安靜下來,何丹丹的心才稍微有些平靜。她心裡默數著這是她有記憶的第37次震感很強的餘震,她幾乎每個一個小時都能感受到一次地動山搖。其實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數對,因為新聞播報裡截止到18日16時記錄的2級以上餘震有77次之多,她記不清是因為很多時候孩子哭鬧不止。圖為坐在帳篷裡的奕佐。



何丹丹摸摸懷裡兒子的腦袋,已經脹大到差不多跟成年人的大小,想到好不容易排到的專家號只能取消,好不容易才找好的醫院附近出租房只能退掉,兒子的北上求醫之路一推再推,想著一線救援的丈夫杳無音信,何丹丹潸然淚下。圖為何丹丹在救災現場找到羅汝貴。


6月19日下午,何丹丹再也在家中待不住了,抱著兒子就往珙縣趕。當她在地震救援點見到丈夫羅汝貴時,摟著他就哭起來。但何丹丹看著丈夫奔來忙去,看著帳篷裡一個個失去家園的孩子和老人,她沒有任何怨言,覺得好踏實,大家重於小家。她現在唯一的期望是,自己能夠早點籌夠手術費,懷中的兒子的身體能堅持到手術的那一天。(乙圖)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如果你想幫孩子,請進入騰訊公益鏈接:【地震中求生的奕佐】進行愛心幫扶。或者打開微信—支付—騰訊公益—搜索地震中求生的奕佐或者掃下面二維碼完成捐贈


請掃上圖完成捐贈。更多故事,請關注“乙圖”微信公眾號(yi_photos),歡迎提供線索:414667378@qq.com


https://weiwenku.net/d/201059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