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當兵12年多次撲救大火,重病兒子:爸爸是英雄,一定會救我

乙圖2019-07-06 04:06:13

請點擊上方的藍色乙圖關注我們喲!


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兒科五樓病房裡,男童魏景陽和幾個小病友們在聊天,景陽又拿出爸爸以前在火場滅火的照片開始炫耀,一個小病友說“你都說了好多次你爸爸是英雄了,又沒有看到你爸爸的臉,我才不相信。”景陽急得反駁說“都是背影怎麼看啊,我就知道這是我爸爸在火場裡的時候別人拍的,我爸爸就在裡面就是英雄!”圖為病房裡,魏景陽和小夥伴在一起。


7歲的魏景陽長得白白胖胖,如果不是在醫院裡住著,誰都不相信他是一個患白血病的孩子。魏景陽患病已經兩年,兩年的治療小傢伙沒有被病魔打倒,在治療期間,面對骨穿和腰穿,即使痛得全身發抖,他總是攥緊拳頭堅強地不哭出來。圖為病床上的魏景陽。


魏景陽的爸爸叫魏曉亮,今年34歲來,自遼寧省海城市響堂管理區荒嶺村,自小父母離異跟隨爺爺奶奶長大,初中畢業後從軍入伍成為一名武警戰士服役12年,期間魏曉亮在多次火災救援中表現突出榮獲三等功。在孩子患病前,他經常給孩子講部隊的生活,景陽一直把爸爸當成自己的偶像,長大了也要當兵,像爸爸一樣當一個英雄,英雄生病是不會輕易掉眼淚的。圖為魏曉亮的獎章。


2011年5月魏曉亮和崔明銘自由戀愛結婚,2012年6月兒子景陽出生,這個小家庭充滿著希望和歡笑聲。2016年5月魏曉亮退伍回到家鄉,在遼寧省海城市中心醫院總務科工作,每個月有3000元工資,一家三口住在2013年魏曉亮按揭買的一套60平米的房子裡,妻子帶孩子做全職家庭主婦,日子不寬裕但還是其樂融融。圖為媽媽在出租房做飯。


2017年3月,5歲的景陽反覆發燒全身無力,脖子上有出血點,在瀋陽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確診是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b型,看到診斷結果的夫妻兩頓時陷入驚恐絕望之中。醫生說這種病只要配合治療治癒率在70%,這讓魏曉亮和崔明銘看到了希望。圖為媽媽在照顧魏景陽。


魏曉亮當時手裡只有積蓄2萬元加上母親給的8萬元。景陽在瀋陽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做了一個療程化療花了8萬元,隨後魏曉亮帶著剩下的2萬元轉院到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接受治療。醫生給出27個療程三年多時間的化療方案,期間為了維持化療費房子賤賣了15.2萬,陸續又向親戚朋友們借了17萬多,到目前為止已經花了50萬。圖為魏景陽在看爸爸救火的照片。


因為魏曉亮要工作掙錢,不能經常陪著景陽,在休療時,景陽只能和媽媽崔明銘住在附近的出租屋裡。崔明銘今年30歲,因為長期照顧兒子,壓力大睡眠也不好,常常變得精神恍惚,一次做飯後忘記關煤氣,差點釀成大禍。從此只要媽媽做完飯菜,董事的景陽都會提醒媽媽關好煤氣。


出租屋和醫院兩點一線是景陽這兩年生病後的生活方式。為了避免感染,崔明銘基本上不敢讓兒子出門,孤獨的景陽在出租屋裡就只能自己玩著玩具,實在憋得難受會請求媽媽放自己到樓下玩一會,但也能在外面待短短的十分鐘。


魏曉亮為了方便有更多的時間去看望景陽,向領導請求調換了崗位,從總務科到了保衛科,在保衛科魏曉亮更是兢兢業業把安全放在第一位,經歷過火場滅火的魏曉亮深知安全問題重於泰山,今年涼山大火中犧牲的每一個消防戰士,都讓他像失去自己的親兄弟一樣痛心流淚不已。圖為魏曉亮在檢查安防設備。


圖為爺爺奶奶在家忙農活,掙錢給孫子看病。


魏曉亮清楚地記得景陽對自己說過,“爸爸是個英雄,爸爸一定會救我的!”然而他並不是萬能的爸爸,景陽現在還有11個療程和3個免疫療法就可以結療,還需要差不多30萬的治療費。魏曉亮已經把能賣的東西都賣了,能借的地方也借了,不知道接下來如何維持孩子的治療。圖/大鬆   文/周星星 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如果幫孩子,請直接掃描二維碼即可查看項目詳情,進行捐助。如果不能直接掃碼,可將二維碼保存至手機相冊,打開“掃一掃”,從相冊中選取二維碼進行識別。該項目由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小星欣新生命發起,並負責項目的審核、執行及信息反饋。該項目最終解釋權歸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所有。


更多故事,請關注“乙圖”微信公眾號(yi_photos),歡迎提供線索:414667378@qq.com


https://weiwenku.net/d/201078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