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控視頻下最真實的一幕:醒醒吧,“你弱你有理”已經行不通了!

有書2019-07-06 09:34:37

回覆【早安】送你一張專屬祝福卡片

來源 | 桌子的生活觀(ID:zzdshg)

主播 | 宸聲


長期以來,因為對弱者的縱容,讓“我弱我有理”的扭曲觀念大行其道。


弱者們嚐到了甜頭,越來越不把規則放在眼裡,以為所有的規則都會對他們網開一面。


但是,社會不是溫床,不會一直慣著他們的蠻橫無理。




這兩天,一個監控視頻火了。


6月13日晚上,金華義烏蘇溪鎮一輛載人電動車闖紅燈,還駛入機動車道,被一輛正常行駛的出租車撞倒。



電動車上的兩人都受了傷,還好並不嚴重,被送往醫院緊急處理。


交警趕到醫院後,根據現場監控,很快開具了事故責任認定書:


電動車闖紅燈、違規載人、違規駛入機動車道,負事故的全部責任。


對於這個認定結果,電動車主方好像聽到了天方夜譚,滿臉不可思議,反問道:“那出租車呢?”


交警肯定地說:“出租車是沒責任的,正常綠燈行駛。”


他們聽完交警的解釋,依然認為自己有理:“那出租車他畢竟撞到了人呀,什麼責任都不用負嗎?”


交警堅持立場: “撞到人了人家為什麼就一定要承擔責任呢?人家是正常行駛,你們是闖紅燈!”


電動車司機方依然不服氣,試圖狡辯說出租車車速過快,撞人後也不報警什麼的。


交警一句話噎得他們啞口無言:


“他怎麼沒報警?我不是到現場了嗎?出租車一沒超速二沒闖紅燈,你說他違規的法律依據呢?”


法律依據,肯定是沒有,唯一可以用來胡攪蠻纏的,就是自己騎著電動車,而對方開著機動車。


在他們的固有觀念中,估計還認為我弱我有理,反正對方是開汽車的,我是騎電動車的,我沒錢,對方有錢,所以不管發生什麼樣的事情,哪怕橫衝直撞,反正對方都要賠錢。


他們可以憑此一條橫闖天下,沒想到遇到一個剛直不阿的交警,只認法律不管其他。


這條視頻被《人民日報》的抖音號轉發後,迅速引來了100多萬的點贊。



許多人留言支持交警的處理方式,稱不能因為電動車主是弱勢一方就縱容姑息。



記得有一次我晚上開車回家,走到一個路口時,我看前方是綠燈,就放心地往前開,突然,從右側駛來一輛電動車,砰地一聲撞在我車上。


不誇張地說,我當時都嚇懵了,腦子一片空白,過了一會才下車查看情況。


萬幸電動車主沒受什麼傷,我報了警之後,才發現自己車的車門被撞壞,後保險槓也被撞裂了。


交警瞭解了事情的經過後,有點無奈地對我說:


“我知道你是按交規正常行駛的,是電動車闖了紅燈,但沒辦法,你是機動車,要不你們私了算了。”


最後,經過與電動車主協商,我賠了他200塊錢,再花了大幾百將車修好,這事才算解決了。


我雖然妥協了,但心裡很不好受。我正常地開車,沒有違反任何規定,怎麼反而要承擔全部責任呢?


沒有誰的生活是容易的,我大晚上的剛加完班開車回家,我也很累,也在艱難地謀生,就因為我開的是機動車,就要為別人闖紅燈的行為買單嗎?


我相信,遭遇這樣不公平對待的車主遠不只我一個。


在長期的縱容中,非機動車主的違法成本越來越低,他們自然而然地形成了“我弱我有理”的心態,知道不管怎麼違規,自己都不用擔責。


金華這位交警的行為,之所以得到一邊倒的點贊和支持,是因為他警醒了那些理直氣壯踐踏規則的人,讓他們知道:


法律面前,不是“誰弱誰有理”,而是“誰違規誰擔責”。




去年,杭州濱江一位黃女士的寶馬車停在那裡被一個快遞員駕駛三輪電動車撞了。



當時他正在玩手機,交通事故認定書判定:快遞員負主要責任。



維修需要花費13000多元,快遞員拒絕賠償這麼多,交警也勸她說,快遞員掙得不多,別太為難他了。


黃女士心軟了,答應只賠償4000就行,可是快遞員只肯出1000,剩下來的3000後面給,她也答應了。


誰知,到了約定的時間,黃女士打電話催促的時候,收到的不是賠償,而是劈頭蓋臉的譴責:

你那麼有錢,又不差這一點錢,為什麼一定要我賠?


而且上次撞了保時捷都沒有賠這麼多,你為什麼讓我賠這麼多?



這神邏輯讓黃女士一時無言以對。


事後接受採訪時,她擲地有聲地表明瞭自己的立場:



是啊,誰的錢都不是大風颳來的,為什麼別人就活該被道德綁架,甘願認栽,承擔不該由自己承擔的損失呢?


圍觀群眾或者調解者的一句“他也不容易,你就讓著點吧”、“他這麼慘了,你就人道主義關懷一下吧”,輕易地就將真理和規則踩在腳下,讓那些遵守規則,堅守公正的人看起來像一個笑話。


廣州六旬老人吳某在景區遊玩的時候,悄悄爬到樹上偷楊梅,由於樹枝枯爛斷裂,致吳某從樹上跌落,送醫院搶救無效身亡。



家屬憤而將景區告上法院,索賠60多萬元,說景區沒有做好安全防範,還有一個極其無恥的理由:誰叫你們的樹太好爬了?

 

網上輿論一片譁然。

 

你偷我的東西摔死了,我沒找你賠償我的果子和樹就不錯了,還能成功勒索我一筆錢?

 

無獨有偶,據新民網報道,一位屋主在自己的院子裡種了幾十棵洋水仙。

 

鄰居一位老太太以為這是韭菜,就趁他不在家,偷割了洋水仙,包了餃子給孫子吃,結果導致中毒住院。

 

老太太一家竟然上門來要求他賠償,不給錢就不走。

 

這個新聞,真的讓人哭笑不得。見過不要臉的,還沒有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大家還記得“電梯勸煙猝死案”嗎?

 

原因是楊先生在小區電梯裡勸一名老漢不要抽菸引發爭執,老漢覺得自己的面子掛不住,情緒激動心臟病發作離世。

 

後來,老人家屬把他告上法院,索賠40萬鉅款。

 

電梯內禁止吸菸,幾個大字沒看見嗎?為什麼維護秩序的人反而要蒙受不白之冤?

 

一審時,法院判定楊先生賠償1.5萬。


家屬不服,繼續上告,幸虧二審判定:勸煙者無責,不用賠錢,不然以後還有誰敢去勸人不要吸菸?


任何時候,對是非功過的評定,倚仗的都應該是法律,是規則,而不是任由“誰弱誰有理”的強盜邏輯大行其道。




如果一味地縱容弱者最可怕的後果就在於,讓他們理直氣壯地歪曲規則,覺得全世界都得讓著他們,如果有人不這麼做,就是不善良、沒有同情心。


得到了“弱者”這個標籤之後,就成了他們不要臉的通行證。


公交車上一個老太太非要讓司機停車,但按規定不到站點不能停,遭到司機拒絕後,老太太不斷地用柺杖砸向司機,將司機打傷。



地鐵上一個老人要求別人為他讓座,被拒後猛扇對方耳光。



長沙一個9歲的女孩因阻止孕婦插隊而被毆打,當孕婦一方利用自己有孕大做文章時,警方的通報卻狠狠地打了他們的臉——該女子根本沒有懷孕。



還有一些壞人利用人們的道德去故意碰瓷訛詐。


他們想著,成功了,就會賺到不菲的錢,即使失敗了,也頂多只是被批評教育而已。

 

於是,各地的碰瓷案如雨後春筍般湧出。


你看,弱者真的弱嗎?


不,他們比誰都心狠都強勢,他們只是善於利用自己的弱者身份而已。


如果一味地縱容弱者,博取同情,引導輿論,逼迫所有人都順從他們的心意,最後換來的將會是整個社會的冷漠。


2017年4月,河南駐馬店的一個新聞牽動無數人的心。



一個姑娘在馬路上被撞,肇事者逃逸,姑娘就這樣橫躺在冰冷的馬路上,來來往往的路人都視而不見。

 

一位媽媽摟著嚇壞的孩子趕緊離開了,旁邊騎著自行車的學生看了一眼直接走開。



後來,一輛汽車從她身上碾壓而過,直接奪走了她的生命!

 

這件事情在網上引起轟動,有人感嘆世態炎涼、有人大罵路人冷血無情。

 

對,他們都罵得很對,但是這背後的真正原因就是我們長期對“弱者”的縱容,導致誰都不敢惹禍上身。

 

他們不敢去救是因為怕自己救不起,分不清對方是碰瓷還是真的有難。

 

世道變壞,就是從壞人用“弱”作為擋箭牌,以聖人的標準要求別人,以賤人的標準要求自己開始的。

 

如何對待“我弱我有理”的言論?

 

《我的前半生》裡面唐晶做的非常好。


電視劇中,羅子君的母親薛珍珠攔住唐晶,說唐晶這麼優秀,自己女兒不如她有本事,能不能請她把賀涵讓出來,成全羅子君這個第三者。


薛珍珠將自己的女兒擺在“弱者”一方,對唐晶進行道德綁架。


但唐晶沒有落入圈套,她漂亮地反擊道:


阿姨,我的錢和能力,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是我憑自己這麼多年吃苦耐勞,打拼來的。


你女兒想有好日子過,可以想想怎麼靠自己,而不是怎麼靠男人。


這也是我想對所有用“弱”牟利的人說的話。


長期以來,因為對弱者的縱容,讓“我弱我有理”的扭曲觀念大行其道。


弱者們嚐到了甜頭,越來越不把規則放在眼裡,以為所有的規則都會對他們網開一面。


但是,社會不是溫床,不會一直慣著他們的蠻橫無理。


當法律和人情都對破壞規則的“弱者”網開一面,那遵守規則的人拿什麼自保?


最後用 胡適先生的一段話結尾吧:


一個骯髒的國家,如果人人講規則而不是談道德,最終會變成一個有人味兒的正常國家,道德自然會逐漸迴歸。


而一個乾淨的國家,如果人人都不講規則卻大談道德,最終會墮落成為一個偽君子遍佈的骯髒國家。


- End - 



桌子,身高1.85米,有八塊腹肌的兼職男模。前南方航空公司職員,三觀比五官更正,思想比套路更深。新浪微博@桌子的生活觀 ,個人微信公眾號:桌子的生活觀(ID:zdshg)。有書經授權發佈,轉載請聯繫作者。


主播

宸聲,有書籤約主播,電臺主播。有一種對白是文字幻化聲音後的遇見, 歡迎關注喜馬拉雅電臺,宸聲。微信:宸聲(chen-voice)。



https://weiwenku.net/d/201083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