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垃圾分類這件事上,北京完勝上海

銷售與管理2019-07-11 12:45:31

解決銷售難題,傳播管理智慧  快來關注我吧!

銷售

職場

觀點

案例

洞察


微信最近又改版啦,為了讓大家能第一時間瀏覽,

請大家點擊上方 “銷售與管理”  → 點擊右上角“...” → iPhone的朋友點選“設為星標 ★ ”(安卓的朋友點選“置頂公眾號”)


☆銷管頭條每天文後都會有彩蛋喲,不要錯過哈!昨天中獎名單已出,請看文後留言第一條~


2019年7月1日,上海率先開始強制實行垃圾分類。


在上海的小夥伴們被垃圾逼瘋的時候,北京的小夥伴們,一邊刷著上海垃圾分類的段子,一邊“哈哈哈哈哈哈哈”地“嘲笑”著“拎得清”的上海人。



直到收到這樣一條消息:“北京市將通過立法約束垃圾分類, 罰款上限將不低於上海”,他們的笑容漸漸凝固在臉上…… 


是的,北京的小夥伴們,你們別高興得太早,北京馬上也要開始強制實行垃圾分類了。


01


有消息稱:


北京將推動垃圾分類立法,罰款不低於上海。但北京的垃圾分類標準與上海並不完全一致,分為廚餘垃圾、有害垃圾、其他垃圾和可回收物。



這條消息看上去並沒什麼特別,但其實信息量巨大。


我看完之後,忍不住發了一條朋友圈:



實話實說,在垃圾分類這件事上,北京人的表達水平,完勝上海。


我為什麼會這麼說呢? 


“表達水平”指的是遣詞造句,或者是修辭水平嗎? 


其實不是,遣詞造句和修辭水平,都只是術的層面。 


而我說的“表達水平”是道的層面,背後指的是一種心態,指的是你到底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想問題,還是站在別人的角度去想問題。 


這種心態在商業世界裡非常重要。


02


你看,上海的垃圾分為:溼垃圾、幹垃圾、有害垃圾和可回收垃圾。 


而北京的垃圾分為:廚餘垃圾、其他垃圾、有害垃圾和可回收物。 


看起來上海和北京的垃圾分類是非常不同的,但其實它們最大的不同,是在於分類名稱。 


大體上來說:


  • 北京的“廚餘垃圾” = 上海的“溼垃圾”; 


  • 北京的“其他垃圾” = 上海的“幹垃圾”; 


  • 北京的“有害垃圾” = 上海的“有害垃圾”; 


  • 北京的“可回收物” = 上海的“可回收垃圾”。


每一類垃圾只是名稱不同,而在投放、運輸和處理操作上,大體上都是一樣的。 


但是,就是這名稱上的一點小小的不同,帶來的社會成本卻有巨大差異。 


比如,北京的“廚餘垃圾”,為什麼在上海要被叫做“溼垃圾”呢? 


你可以想象一下,上海人當時在取這個名字的時候,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態? 


為什麼要給垃圾取名叫“幹垃圾”或者“溼垃圾”呢? 


你認真想一想,它的原因可能是,很多幹垃圾最後的處理方法都是焚燒,但在焚燒的時候如果混有溼垃圾,就需要額外的能量來把水份加熱蒸發掉,這樣焚燒的效率就比較低。


而如果垃圾是乾的,這部分能量就可以節省下來。 


所以,站在垃圾處理廠的角度,就一定需要把幹垃圾和溼垃圾區分開,於是在垃圾分類的時候,就把分類名稱叫做幹垃圾和溼垃圾。 


站在垃圾處理廠的角度,這其實特別有道理。 


但隨之問題就來了。 


站在用戶角度來看,他哪知道什麼叫幹垃圾,什麼叫溼垃圾啊? 


這給廣大上海人民帶來了極大的困擾。 


溼紙巾,是幹垃圾? 

乾果殼,是溼垃圾? 

餅乾,是溼垃圾? 

溼垃圾袋,是幹垃圾? 

……


上海人民表示??? 



所以到後來,上海人民都被逼瘋了。


“阿拉上海寧,最近不談股票,不談房價,甚至連朋友都不談……一門心思統統撲在垃圾上。” 


為了解決這個巨大的困擾,政府又不得不設計一張長長的清單,來說明到底哪些屬於幹垃圾,哪些屬於溼垃圾。 


大家只好像準備考試一樣,去背這個清單。 


可是,你知道清單是不可窮盡的,總會有不在清單上的東西,讓大家分不清它到底是幹垃圾還是溼垃圾。 


為了更好記住分類,網友們甚至總結了口訣: 


豬吃的,溼垃圾;


豬不吃的,幹垃圾;


豬吃了會死的,有害垃圾;


賣了可以買豬的,可回收垃圾。


只要設身處地地為豬著想,乾溼垃圾的分類就不用怕了。


你看,這前前後後製造了多大的認知成本,認知成本其實就是整個社會的運營成本。



03


北京的垃圾分類在這一點上就做的非常好。


比如北京的“廚餘垃圾”。


剛才我們說,幹垃圾和溼垃圾,是站在垃圾處理廠的角度來分類的。


而站用戶角度,他看不懂什麼叫幹垃圾,什麼叫溼垃圾。


但用戶可以很容易地根據產生垃圾的過程來分類。


我做飯時產生的垃圾叫做廚餘垃圾,而廚餘垃圾大體上都屬於上海垃圾分類中的溼垃圾。


廚餘垃圾對於用戶來說,非常好區分;但溼垃圾對於用戶來說,認知成本就太大了。


當然廚餘垃圾中也許有一小部分屬於幹垃圾,這一小部分可能會降低一點點垃圾處理的效率,浪費一些能源,但是這卻可以極大地降低用戶的認知成本,節約下來很大一部分社會運營的成本。


再比如,北京的“可回收物”。


上海的“可回收垃圾”,這個叫法也讓人特別困擾。


你說你都可回收了,為什麼還要叫垃圾啊?可回收,就說明有用對吧,那就不應該叫做“垃圾”了呀。


而在北京,把“可回收垃圾”叫做“可回收物”,這就解決了這個困擾。


再比如,北京的“其他垃圾”。


這個分類太重要了。


在分類中,必須得有一個分類能夠包容萬物,在我真的不知道把它分在哪一類時,就把它放在“其他”這個分類中。


在上海的垃圾分類中,其實“幹垃圾”也扮演著同樣的角色,但是它的名稱卻會給用戶帶來很大的困擾。


“幹垃圾”和“溼垃圾”,你光看名字就會覺得奇怪,這兩個分類本身是相互排斥的,加起來就是全集了。


理論上一個垃圾,它不是乾的,就應該是溼的對吧?


可是為什麼還會再分出來一個“有害垃圾”和一個“可回收垃圾”呢?


而北京用一個“其他垃圾”就解決了這個困擾,這對用戶來說認知成本是非常低的。


上海的垃圾分類,是站在垃圾處理廠的角度來分的;而北京的垃圾分類,是真正站在用戶的角度來分的。


所以,這次的垃圾分類,我認為上海完敗於北京。


04


總結來看,上海和北京的垃圾分類背後,涉及到商業世界中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問題:設計產品時的視角問題。


在設計產品時,我們總愛站在自己視角來解決問題,而不是真正站在用戶的視角來解決問題。


這是我們非常容易犯的一個錯誤,這會極大地造成成本的上升。


在生活中,這樣的案例數不勝數。


比如,曾經有幾大高校,聯合舉辦了一次愛心公益跑。


活動當天,每個學校裡有一個集合點,大家需要到各自的集合點集合,然後共同參加活動。


每個集合點都需要豎一個牌子,讓來參加活動的人知道這裡就是集合點。


這個時候,你作為愛心公益跑的負責人,應該怎麼去設計這個牌子呢?


我看到的牌子是這麼設計的:


在A大學,牌子上大大地寫著“A大學”,然後旁邊用很小的字寫著“愛心公益跑”。


在B大學,牌子上大大地寫著“B大學”,然後旁邊用很小的字寫著“愛心公益跑”……


乍一看這好像並沒有什麼問題,集合點最大的區別不就是學校嘛,所以大大地寫上學校名字來作區分,這好像並沒有什麼不對呀。


其實完全不對。


這就是站在自己的角度思考問題。


你仔細一想就知道了,如果你站在參加活動人的角度,我來A大學參加愛心公益跑,我都已經到A大學了,難道我會不知道自己是在A大學嗎???


這個時候我要找的是“愛心公益跑”的集合點,那這個牌子上根本就不需要印上大學名字,而是應該大大地印上“愛心公益跑”。


這就是用戶視角。



最後的話


在設計產品時,我們總愛站在自己視角來解決問題,而不是真正站在用戶的視角來解決問題。


這是我們非常容易犯的一個錯誤,這會極大地造成成本的上升。


站在用戶視角來解決問題,需要關聯用戶的使用場景,如果你能做到,這就是一次非常大的躍升。


從自己的視角,到用戶的視角,你千萬不要小看這個視角的轉變。


就像這次北京的垃圾分類一樣,這能巨大地降低用戶的認知成本,從而降低整個社會的運營成本。


所以,作為一個商業人士,你一定要經常切換到用戶視角來考慮問題,你才有機會獲得用戶的青睞,獲得很大的成功。


在生活中其實也一樣,如果你能經常站在別人的角度去思考問題,不僅能收穫更好的人際關係,更能在工作中展露頭角,收穫“這個人不一樣”的評價,擁有一個更順暢、甚至開掛的人生。


本文來源:劉潤(ID:runliu-pub)一個洞察身邊事物本質的公眾號。


親愛的粉絲們,從7月1日贈書的活動規則有微調,點贊數前五名讀者+每日值班小編隨機精選五名讀者獲得贈書。今日贈書《擁有一顆素直之心吧》定價:29.8元。


介紹

日本“經營之神”松下幸之助凝聚全部心力之作!稻盛和夫大力倡導的素直之心,讓你看透事物本質,做出正確判斷,追溯人生成功和幸福的本源。


東方出版社


https://weiwenku.net/d/201113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