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瘋上海人的“垃圾分類”,背後真相觸目驚心

睡前故事2019-07-11 12:49:31

回覆「晚安」送你一個特別推送


作者 | 劉喜汪

來源 | 大聲嚷嚷啦啦啦(ID:dissqueens



你這輩子有沒有為垃圾分類拼過命?


上海人有。


最近一段時間,以往總是娛樂八卦的微博排行榜,突然被上海霸了屏。


各大新聞頭條,都能看到“上海分類垃圾”相關的字眼:



7月的第一天,醞釀已久的《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終於正式實施。


根據最新規定,混扔罰50元以上200元以下。如果是單位沒按規定垃圾分類,最高罰款5萬。


從試行開始,被垃圾分類支配的上海人民,衣食住行都圍繞“垃圾”展開。



以前,很多人經常說垃圾這種東西,當然是想扔就扔。


但是今時不同往日,如今走在上海的街道,再也沒有隨處可見的垃圾桶。


因為所有人不僅都要把垃圾放到指定垃圾投放點,還要根據投放點固定時間扔。


一天24小時,只有上午7:00-9:00,以及下午18:00-20:00兩次機會,你想收拾屋子穿著拖鞋下樓扔個垃圾,對不起,沒到時間。



更恐怖的是被垃圾分類支配的恐懼:幹垃圾、溼垃圾、可回收垃圾、有害垃圾……種類齊全,五花八門。



分類之細,令人咋舌。


每天起床第一句:今天的你又是什麼垃圾?


就拿一杯奶茶來說,奶茶裡珍珠屬於溼垃圾,奶茶杯屬於幹垃圾,奶茶蓋屬於可回收垃圾,所以一杯奶茶,你要分別投放在三種垃圾箱裡。


還有小龍蝦,簡簡單單一隻,就有各種各樣的分類方式:



如圖所示,整隻小龍蝦屬於溼垃圾,龍蝦殼屬於幹垃圾,蝦頭裡面的蝦黃屬於溼垃圾,去掉蝦黃的蝦頭屬於幹垃圾……


甚至一張紙巾:



優秀的上海人民從此見面問候垃圾快樂成了新的社交方式,上網玩一把狼人殺都是這樣的畫風:



連央視段子手朱廣權都開始在新聞裡總結網友的分類心得體會:



不過,勤勞勇敢的上海人民,可不會就此放棄,垃圾分類,不僅解決了人類的千古難題之“媽媽我從哪裡來?”



並且還深深點燃了他們內心學習的熱情:



上海的一個網友曾經晒出一張圖,是一桌豐盛的家常菜:



耗時很久,把所有的垃圾都進行了分類:



此舉之下,無數人熱淚盈眶,為如此發奮圖強一絲不苟的行為感到深深的敬佩與發自內心的讚賞。


垃圾不分類,親人兩行淚。


畢竟,上海人已經被垃圾分類逼瘋了。


有人說,既然垃圾分類這麼難?為什麼還要這麼耗時耗力的實行呢?


比如吃個榴蓮:



再比如只是吃一份豬大骨:



直接導致無數網友吐槽:


“自從有了垃圾分類,我開始不再點外賣,不喝奶茶,不喝咖啡、不吃零食,不用護膚品、拒絕額外製造垃圾,乖乖地做一隻生活中的懶貨。”


更重要的是,雖然從小語文課本里就提倡垃圾分類,但真的等到垃圾分類這一天,我們才發現,自己對垃圾一無所知,知識面為負數。


所以,為什麼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事實上,早在前段時間熱播的跑男裡,其中有一期,早就給了我們答案。


那一期的主題是“垃圾分類”。


鄭愷和王彥霖要體驗的是廚餘垃圾分揀,進入操作間,撲面而來的就是難聞刺鼻的惡臭。



之所以如此刺鼻,隔著屏幕就能感受到難聞的味道,是因為其中,混進去了各種各樣的“異類”。



在垃圾傳送帶上,時不時出現玻璃瓶、雨傘、塑料泡沫,甚至還有捲髮棒,菜刀等等。



稍有不慎就會被劃破、割破。


而除了這些,還有負責垃圾清運的工人,如果有人稍加留意,就會發現在她們臉上,留有許多疤痕。



而在嘉賓們的追問下,工人們介紹道,臉上的疤痕都來自垃圾中的化學藥品:



因為隨便亂扔垃圾,他們的工作量成幾何倍數增長。


無論什麼天氣,颳風下雨還是烈日當頭,他們都必須露天作業,冬天寒風刺骨,夏天要在80度的塑料膜上工作。


所以這份工作,事實上就是全年無休。



2018年之前,中國曾經是世界上最大的“垃圾回收場”,世界上45%的垃圾,全部都運往了中國。


默默做了三十年的世界垃圾回收廠,其他國家都無法分類的垃圾,國人只能直接上手人工分類:



什麼針頭、攜帶病菌的針管,甚至還有毒品……


很難想象,這些工人長年累月在這樣的環境下工作,手指都彎曲變形,倒出有腐蝕性的瓶子時,手指都面臨被灼傷的危險:



而另外一些垃圾分揀工人,成為媽媽後更是直接在垃圾堆喂起了奶:



孩子的身上,落滿了蒼蠅:



有些孩子,垃圾堆就是她們的遊樂場:



廣州汕頭的貴嶼鎮,被譽為全球電子垃圾之都,鎮上80%孩子都患有鉛中毒病:



河南省沈丘縣東村樓村,患有食道癌、肝癌的病症的人從不在少數:



可即便是這樣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垃圾是越來越少了嗎?


並沒有。


我們看到的觸目驚心,僅僅是冰山一角。


在垃圾分類體驗結束後,這些嘉賓還聽到了更讓人咋舌的數據:


我們每人每天在不知不覺當中就產生1.2公斤垃圾;


杭州市現在一天的垃圾生產量三到四年就可以把一個西湖填滿;


從2007年到2019年不到12年的時間裡,杭州已經填埋了1700多萬噸垃圾。



原本預計使用24年的填埋體積,12年就被填滿了;


歷來以風景如畫著稱的杭州市只有唯一的一個垃圾填埋場,那裡填滿之後,杭州市將沒有地方進行垃圾填埋處理;


而如果沒有這僅存的垃圾填埋場,只需一個星期,杭州市的垃圾就會覆蓋所有街道。



所以我們,能做什麼?


我們只能等著這些垃圾自然降解。


那降解需要多久?


一個易拉罐,需要200年:



一個玻璃瓶,需要200萬年的時間。



還有我們平時吃的外賣,產生的外賣盒,包裝袋等等,一個塑料袋,它的使用壽命可能只有幾個小時,但它的生命有多久呢?


450年。


它需要450年才能被降解,這450年裡它們去了哪裡,為什麼要說它們,因為有環保組織調研,每單外賣平均會消耗3.27個一次性塑料餐盒/杯,這意味著外賣每天消耗的餐盒超過6000萬個。


數據來源:國家海洋和大氣局、伍茲霍爾海洋研究所


以每個餐盒5釐米高計算,摞起來高度相當於339座珠穆朗瑪峰高,而且外賣所產生的塑料垃圾不及總量的千分之一。


是的,我們製造的垃圾,可能我們幾代人的時間裡,都沒有辦法完全消失。


它們被直接填埋,滲入了地下水:



它們被焚燒,汙染了大氣:



而其實,不僅僅是杭州,我們每個人,都已經被垃圾包圍了。


更讓人難過的是,我們總以為,自己製造的垃圾,扔掉了就不存在了。


但真正的事實是,我們扔的垃圾,全部成了殺人武器。


可能還有人記得去年的那場超強颱風山竹的來襲,那幾天,滿屏的新聞都在報道這場災難級風暴。



百年古樹被連根拔起,沿海道路被汪洋淹沒:



被“山竹”橫掃過的香港,號稱吐口痰都要罰款的文明淨地,竟出現這樣的一幕:



颱風引起的海水倒灌,使得數以萬計的垃圾,向城市的每一個角落湧來。


它們大多是塑料製品廢物,全都是泡沫,塑料瓶,空飯盒以及各種垃圾。



是的,山竹過後,大自然把我們做的孽,又還回來了:



被我們扔掉的垃圾,並沒有消失,而是成了我們一步步走向死亡的助推器。


為什麼會這樣?


這麼說吧,曾經有一個多國科學家組成的研究小組發佈報告稱:全球海平面上至少漂浮著26.8萬噸的塑料垃圾。


今年2月,在挪威的西部海岸上,人們發現一頭巨大的鯨魚被擱淺了。



當地科學家趕到現場時,這頭痛苦的鯨魚已經無法被挽救,只能將其安樂死。然而當人類剝開鯨魚的肚子,所有人都被驚呆了!


這條鯨魚的胃裡,被整整30個塑料袋所塞滿!同時發現的,還有長達9米的繩子、花盆、甚至還有一團超過30平方米的塑料布。



鯨魚胃裡的塑料袋,甚至可以鋪滿整整一面漁船的甲板。


在BBC的紀錄片《藍色星球2》裡,也有這樣一個片段。


英國南極考察隊隊員蒐集了一些信天翁幼鳥們嘔吐出來的食物,他們發現了:



而有一隻幼鳥,本來活得好好的,就是因為誤食了海洋裡的牙刷造成了死亡:



更恐怖的是,科學家們收集了這些海洋生物們日常的食品,竟然是這些:



有人也許會說:“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記住,自然界是平衡的。雪崩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1954年,日本水俁灣開始出現一種病因不明的怪病,叫"水俁病",患病的是貓和人,症狀是步態不穩、抽搐、手足變形、神經失常、身體彎弓高叫,直至死亡。


後來經過數十年的分析研究,才確定這種病是因為水生生物食用了工廠排出的廢水,在成為人們餐桌上的食物後,有毒物質並不會消失,而是通過魚蝦進入人體和動物體內,侵害人體腦部和身體的其他部位,引起腦萎縮、導致小腦平衡系統被破壞等多種危害。


在日本,食用了水俁灣中汙染的魚蝦人數達數十萬。


看到了嗎?當垃圾圍城把我們困住的時候,作為地球上食物鏈頂端的人類,我們無法倖免。


而我們在肆意剝奪其他動物生存權利的同時,究竟有沒有想過,這些小海龜、小海獅今天所遭遇的一切,會不會就是人類後代的未來?


去年,英國的專家們發現了一個嚴重的問題:



而同期,還有一條新聞:



這兩條報道里,不約而同地把汙染的矛頭指向了“微塑料”。


微塑料是什麼呢?其實指的是直徑小於5毫米的不規則塑料顆粒。


別看它們這麼小,但是破壞力特別大。因為它們專門吸附各種汙染物,再到處遊蕩,被那些海洋生物吃掉。


最可怕的是,這些微塑料就像日本水俁灣的有毒物質一樣,是無法被消化和分解的。


那些貽貝、大蝦、海蟹們,人們吃得不亦樂乎。但誰曾想,它們體內,都是我們扔掉的塑料袋、棉籤、尿不溼的分解物。


當初被我們扔掉的那些塑料垃圾,又換了一種形式,回到了我們的嘴裡、胃裡、血液裡。


是的,開頭就說了,它們會回來的。而且這些東西對我們的危害還不僅僅會報應在一代人身上。


有數據表明,全球33個新生嬰兒中,就有1個有出生缺陷,這個比例還在逐年上升。


而日益加劇的環境汙染是導致出生缺陷的重要因素。從小我們就學過,地球是一個循環系統。水、空氣、陸地、海洋、動物、人類,萬物一體,誰都無法獨善其身。


一個專家後來面對這一切感慨說:“如果不及時收手,已經不將只是颱風再次把垃圾捲回來這麼簡單。


是的,遠遠不止。


記得這次垃圾分類開始實行之後,很多人開始吐槽新規定:


覺得辛苦,並且太過繁瑣導致很累。


但其實不知道,鄰國日本,早早就預見了這樣的境況,他們在半個世紀之前就開始做垃圾分類,細緻到“變態”的那種。


拿我們平時喝的塑料瓶來說,他們的操作就要分4步:



撕掉標籤,沖洗乾淨,踩扁瓶子,分類放入收納袋。


即使是寵物的糞便,也有嚴格的分類要求,他們會隨身攜帶塑料瓶或者水瓶,前者用來裝糞便,後者用來沖洗殘留物。


政府會定期發放垃圾分類宣傳手冊:



垃圾有固定的投放地點,為了防止鳥類啄食,大風吹亂,圍上了網兜。



僅僅是電池這一類垃圾,就能分成45類:



日本人做垃圾分類,從來都不只是分類這麼簡單,所有垃圾都會按照可操作情況,進行回收,或者再利用,儘量降低對自然的汙染。


比如開設店鋪,居民們可以免費交換閒置的舊物:



對於那些廢棄的袋子,玩具,都可以重新加工,不僅廢物得到利用,還能增加就業機會:



最重要的是,這些垃圾分類的意識是從小就必須培養的,在學校裡,每個孩子中午都會配一瓶牛奶,會有專門的人在午餐結束後來拆洗包裝,然後按照垃圾分類,放在指定地點:



在他們認知中,當這些觀念,根植在孩子心裡,他們會一代一代傳遞下去。


而垃圾分類,也變成了他們極具儀式感的一件事情。


這一次上海率先實行垃圾分類,知乎上有一個問題是:“垃圾分類真的有必要嗎?”


其中有一個回答我很喜歡,用戶@手屈一指說:


“對於居民而言,垃圾分類的目的不是要讓每個人參與把混合的垃圾分出來,而是儘可能的別把不同種類的垃圾混合在一起。


舉個簡單的例子:一把紅豆一把綠豆,如果想把他們混合在一起非常簡單,只需要一秒鐘,但如果要把他們重新分開,難度就大了。混合和分開所消耗的資源是不成正比的。


對於垃圾處理來說,越是充分混合的垃圾越難處理,越不可能資源化利用。從宏觀的角度來說就產生了環境汙染和資源短缺這兩大難題。”


垃圾面前,任何一個人都無處逃遁,我們每一個人都是潛在的受害者。


我們深知,垃圾分類這件事路漫漫其修遠兮,道阻且長。


但你每一個微小的舉動,在量變引發質變的基礎上,都在未來引發的是不可估量的作用。


減少垃圾製造,有效的分類回收,降低汙染,既是善待別人,同時也是善待自己。


據瞭解,接下來,全國還將有46個城市逐步建立生活垃圾處理系統,涉及北京、西安等多個城市:



在網上看到一份非常簡單易懂的分類圖分享給大家:



今天,我們邁出的僅僅是第一步,也是偉大的一步。


願你我儘自己所能,讓垃圾分類,不再只是“說說而已”。


就像46城實行垃圾分類的微博底下的那條評論說的:

    

“告訴世界,我們沒有做不到的事,只有不想做的事!



-END-






作者:劉喜汪,HUGO的人,HUGO是整個微信好看的單身最多的地方,是全國最大的女性獨立組織,這裡有最烈的酒,最快的馬,最美的姑娘,歡迎大家關注HUGO(ID:microhugo)。圖片來源於網絡,轉載請聯繫作者授權,版權歸作者所有。




垃圾分類,從我做起

https://weiwenku.net/d/2011139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