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製裁韓國,卻也戳中了中國人的痛處

鐵血軍事2019-07-11 12:54:59

文 | 蔣校長

非知名軍網鐵血網創始人,五道口男子技校輟學,軍品材料磚家;微胖界軍宅戴錶,懶癌強迫症晚期;女軍迷之友(自認),戰忽局臨時工。

前不久,加拿大護衛艦“里賈納”號來臺灣海峽湊熱鬧,結果受到了解放軍的“熱烈歡迎”,藉著這事咱也跟大夥聊了聊《“友善”驅離》,還是那句話,要想把豺狼趕跑,靠嘴巴是沒用的,最後靠的還是手裡的傢伙事,就像近來韓國被日本“拔刀制裁”一樣,自己不夠強大終究要被人卡脖子。

最近,一條來自日本的新聞火了!

什麼呢?日本將於7月4日製裁韓國芯片企業。

內容包括:禁止向韓國出口用於智能手機顯示屏等的氟化聚酰亞胺、用於半導體制造的感光劑“光刻膠”、以及氟化氫這三種材料。

前兩種日本人已經說明用途了,氫氟酸(氟化氫)這個我要幫解釋一下。

這玩意兒是一種蝕刻用的強酸,可以在玻璃等堅硬器具上精確蝕刻。

當然,也可以用在半導體制造上!

我國在蝕刻機領域已經突破了5nm精度,這麼高精度的機器,需要的蝕刻劑必須純潔無瑕。日本為了打擊韓國芯片業,光刻機、蝕刻機的糧食都給你斷了,果然狠毒!

要說日韓同為美國的盟(run)友(dog),理應相親相愛,共同對付中國,怎麼突然自己就掐起來了呢?

其實兩國政治經濟上矛盾不少,民間更是積怨頗深,這次翻臉不過是一個爆發而已。今天我們不說那些深層因素,就聊聊這次鬧翻的導火索——

就一個強徵勞工問題!

前不久,韓國法院判決二戰期間被日本強徵的韓國勞工勝訴,日本企業需要賠償每人一億韓元!由此兩國關係再次爆雷。

這件事情,孰是孰非呢?

日本和韓國不同,韓國人不要臉是在明面上,日本人不要臉是在骨子裡。

二戰時,日本不僅瘋狂掠奪佔領區資源,而且強徵勞動力為侵略戰爭服務。僅在中國就前後強徵千萬人次以上的勞工,為日軍修建軍營和防禦工事。

特別是東北,日本修建“亞洲陸上第一要塞”,為了保密,在完工後屠殺中國勞工的例子比比皆是。

粗略統計,八年全面抗戰期間,被擄去日本的勞工就死亡6830人。國內的死亡數字缺乏準確的記錄,但還是有人做了研究的,為避免數字上的誤會,老夫引用論文:

所以,咱負責任的說,自1895年甲午戰爭至日本戰敗,日本侵略者在韓國、中國、菲律賓及其他亞洲國家制造了駭人聽聞的戰爭罪行。

日本必須進行相關的賠償!

▲ 被反綁雙手押往煤礦的勞工

歷史上由於美國對日本的偏袒,日本實際上躲過了大多數賠款。同為軸心國的一員,德國賠款賠到了2005年。

而戰後中國、韓國等國家都與日本簽署了和平協議,以各種方式免除日本政府的賠償義務,日本政府則以貸款、投資等實質性的方式予以回報,事情似乎以某種方式得以解決,但實際上遠不是這麼回事!

因為要求賠償的權力不僅存於政府,個人和組織也可以申請賠償!

▲ 韓國電影《軍艦島》 大量中國和朝鮮勞工在這裡慘遭迫害

政府索賠權與民間索賠權本來就是分開的,這已經是二戰後的國際慣例。

例如,法國也放棄了對德國的索賠,但德國政府依然要對戰爭期間在法國迫害平民的行為賠償。這就是民間索賠權,政府顯然沒有資格代替平民放棄這一賠償要求。

無論是《中日聯合聲明》還是《韓日請求權協定》,政府都只能放棄自己的索賠權。而日本顯然也知道這一點,為什麼呢?1956年的《蘇日聯合聲明》中,蘇聯方面明確把放棄國家間的戰爭賠償要求和民間個人的受害賠償要求予以區分對待。

因此,中韓在戰爭中受害的平民及其家屬當然有權對日本要求賠償!不僅是對日本政府,也可以對日本企業。

二戰時期,那些什麼三菱,川崎,豐田、日產、佳能統統都在支撐軍國主義擴張,尤其是三菱重工,大量徵用中國勞工,犯下累累罪行。東條英機伏法之後,三菱集團還對他的家人很是照顧,兒子東條輝雄做到三菱集團的老總。

這些徵用過中韓勞工、物資的日本企業,也必須進行賠償!

▲ 2016年,日本三菱正式向二戰期間被擄三位中國勞工謝罪

例如2014年,上海海事法院就曾扣押日本商船三井株式會社所有的“BAOSTEEL EMOTION”貨輪。作為二戰期間該公司強徵中國貨輪並導致損失的賠償。

▲ BAOSTEEL EMOTION

而上文提到過的三菱集團,由於日益依賴中國市場,日本人不得不拿出賠償的誠意。

2015年,日本三菱集團與中國3765名受害者達成和解,就二戰期間中國勞工被強徵前往日本從事嚴酷勞動一事,向中國公開道歉,並且向每一位受害的中國勞工支付十萬元人民幣賠償金。

▲ 日本報道:三菱、西松建設都賠償了(圖源:新浪網)

看來,日本人也不是不知道禮義廉恥,更不是不知道政府索賠和民間索賠的區別,而且還做出了實際賠償。

只不過這個賠償決定並不是因為他們有良知,而是因為來自中國市場的壓力,在這一點上,日本人遠不如德國人自覺。

在20世紀90年代,諸多檔案的解密揭示了二戰期間德國企業強徵外國勞工的事實。

在國家賠償之外,BBB(B字頭那些車企)、大眾、拜爾等等一批德國大型出口企業與政府達成協議,建立賠償基金會,歷時七年向100多個國家的166.5萬名納粹強制勞工支付了43.7億歐元的賠償金。

▲ 1970年,德國總理維利.勃蘭特驚世一跪

請注意166.5萬人,43.7億歐元這兩個數字,與日本三菱公司賠償的3765人,每人十萬人民幣相比,這就是真心悔改與被迫道歉的區別。

說得難聽點,這些賠償金是日益強大的中國為自己公民爭取來的正當權益。日本人賠的是小錢,賺的是市場,改變的是中國新一代對日本人的態度。只要你的國家稍微弱小一點,哪怕同樣是美國的盟友,日本人照樣拿你當空氣。

同樣是三菱集團,二戰期間也曾強徵朝鮮勞工,但是人家卻說,1945年之前韓國還沒有獨立,不是一個國家。當時的韓國人都是日本人,日本國民為政府貢獻力量是應該的!別說抓你去做勞工做慰安婦,就是讓你為天皇陛下切腹都是看得起你!

而且《韓日請求權協定》簽訂的時候,日本人是給了韓國人5億美元的。當時的韓國政府年收入才3億美元,這可真是一筆鉅款了。

因此,日本政府至今拒絕向韓國民間人士支付賠款,甚至放出“要賠也是韓國政府賠”的話來。

▲ 韓國人很憤怒

可以理解,我要是韓國人我也得憤怒。不過可惜,國家不強,日本人不理你就不理你,你能怎樣?

真的不能怎樣。

韓國芯片產業發展畸形,受制於本國有限的資源和市場,所以兩頭在外沒法自立,日本人看準了這點就是敢肆無忌憚的制裁你!

▲ G20峰會,安倍晉三與文在寅握手8秒後各自離開 隨後日本突然發動制裁 韓國炸了鍋

雞蛋碰石頭,倒黴的是雞蛋;石頭碰雞蛋,倒黴的還是雞蛋。

日本製裁韓國這件事情,相當無恥,卻又那麼的真實。安倍政權既展現出了強硬的外交姿態,又順應了當下日本的社會民意,從而為執政黨贏得選舉增添了一分把握。

很多同學應該都記得——

2016年,美國慫恿菲律賓搞的“南海仲裁”案做出單方面裁定後,美軍派了兩個航母戰鬥群逼近南海,妄圖威脅中國遵守這個非法法庭的裁決。

7月,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赴南海戰鬥巡航!海軍三大艦隊百餘艘精銳艦船雲集,中央軍委委員、海軍司令員吳勝利,軍委聯合參謀部副參謀長王冠中,海軍政治委員苗華,南部戰區司令員王教成四位上將坐鎮南海實兵軍演!

美國的雙航母戰鬥群撤了。同月,聯合國否認菲律賓所謂“仲裁法庭”的合法性。

無疾而終,鬧劇收場。

只留下菲律賓風中凌亂,至今還想讓美國報銷三千萬美元的“仲裁”費。所以說,公道這種東西,只有當你強大的時候才能理所應當。

大象是聽不到,也不在乎螞蟻的抗議的。“公道自在人心”?那又怎樣,“在人心”而已,而人心很多時候是“敢怒不敢言”的。

▲ 中國人有了“真理”,才有了正義和公道。

很不幸,這個世界並不美好,很多時候我們不得不用強大的實力來捍衛公道。

所以,這次韓國政府大概很難為慘遭虐待的韓國勞工討回公道了,至少在上次韓國慰安婦問題上韓國政府是無奈妥協了,目前情況更加被動。

上次慰安婦問題雙方緩和,是奧巴馬居中調和才達成了“最終且不可逆”的共識。這次,特朗普似乎並不在乎兩個“小夥伴”的互掐,搞不好還要藉機敲打一番,因此這次日韓糾紛短期內恐怕難以解決,兩國關係也將冰封一段時間了。

一旦美國發生戰爭,日本會幫嗎?眾所周知,美國和日本有個盟約:《日美安保條約》,就是說,一旦日本捱打,美國必定會援助,所以,日本人敢明目張膽的跟中國叫板。但是,最近,特朗普說了一番話,卻透露了一個祕密,那麼,特朗普究竟說了什麼?別走開,鐵血軍事,明日開講!
鐵血軍事,不打官腔,態度鮮明,客觀理性。
在這裡,瞭解大國的權謀鬥爭;
在這裡,見識武器真正的威力;
在這裡,做一個真正的愛國者;
長按下邊二維碼關注我們吧。

·  特朗普允許繼續向華為出售設備,美國網友開罵了...

·  最近,這位商業大鱷漸露“臺獨”本相

·  中國商用磁懸浮“樣車”下線,外國人驚呼沒有輪子...

·  全部暫停,中方正式通知,加拿大求錘得錘

·  美國:我打算再造幾千架F-35,中國:你手裡頭有多少稀土?

https://weiwenku.net/d/201114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