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死,只有光—— 懷念童道明 | 新刊

南方人物週刊2019-07-11 13:49:45

歡迎打開這條推送

你現在看到的是我們精心奉上的

南方人物週刊第597期新刊預告

本期的封面是

沒有死,只有光—— 懷念童道明

用整個生命擁抱美好和善良

他是“拔了刺的契訶夫”


封面人物 | 懷念童道明 沒有死,只有光


“他啟發我們這些進入21世紀的人,和各種各樣複雜的、冷冰冰的電腦打交道的現代人,要懂得多情善感,要懂得在複雜的、熱乎乎的感情世界中倘佯,要惜別櫻桃園”



一種關注 | 敘事醫學 就是把患者當成一個“人”——訪談郭莉萍


“跟醫生講了症狀以後,咔咔咔,就像一個機器吐出來一個化驗單,然後‘去化驗吧’。從頭到尾醫生沒看你一眼,我覺得我在跟一個會開處方的機器人說話……醫生得願意以一個人的狀態,跟同樣是一個人的患者交往。這就是敘事醫學的終極意義”


愛國情 奮鬥者  | 霧中的風景 邊境女警緝毒故事


她們對抗的不僅僅是毒販和毒品,她們在與人性的無知和貪婪作戰


圖片故事 | 喀麥隆少女的足球夢


世界對女子足球的興趣正在日益增加,此前,國際足聯希望能有超過10億的觀眾收看6月份的女足世界盃。只不過,喀麥隆少女的足球夢並非只是抵禦偏見的故事


藝術家 | 譚平 我不是一個抽象畫家


“當時醫生從父親體內取出一塊約10公分大的腫瘤,這枚腫瘤厚厚的筋肉之間,撐滿魚籽般大小的黑色顆粒——癌細胞。它在人體內發生病變,繁殖、擴散。‘擴散’這個詞浮現在我的腦際,給我震撼很大……讓我有強烈的繪畫衝動。”在那一階段,他創作了《 細胞》 系列,畫了大量以圓為主體的抽象畫。但他說,“我不是一個抽象畫家”


翻譯家 | “金牌譯者”陸大鵬 一位青年翻譯家的自我修養與批判


“在英國和美國,寫作工業已經高度商業化,是一整套運作非常成熟的工業體系。包括作家的個人形象,外表、談吐都是體系的一部分,特別是經常上電視的人,他們擺的pose、怎麼坐、如何穿著打扮,都是事先經過精心設計”


音樂人 | 豐江舟 噪音機器和甦醒的電蟲


讓豐江舟感到意外的是,一場15年前非常普通甚至鮮有人理睬的演出,在15年後收到了如此熱烈的反饋。


“我發現現在好像是一個錯亂的時代,沒有什麼落後不落後一說,大家沒有認為聽音樂一定要聽新的,他們腦子裡沒有新和落後的概念,那我為什麼要有呢,我也沒有就完了”


作家 | 潘向黎 文學是失敗者的事業,這是寫作者的命


工作幹練,寫作潔淨,生活保守,創作跳脫,這成為潘向黎面對世界的姿態。如果給自己畫一幅肖像,她認為不會太優雅:一手撐在地上,有塵土,有泥水。另一隻手指向天空,像翅膀,也像在夠更高遠的東西。“讓我兩隻手撐在地上,我不願意。兩隻手一起飛,我不能。三十多年了,我一直在掙扎。可正是因為這種掙扎,我沒有一屁股坐在地上,也沒有飄起來”


音樂人 | 曹方 詩句裡的一個符號


比起受人矚目,曹方更喜歡唱歌本身,她總在接近舞臺中央時離開,總在尋找遠方。現在,她想自己創造舞臺和遠方



南方人物週刊第597期現已上市

點擊「閱讀原文」即可購買

https://weiwenku.net/d/201115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