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成為“國劇之光”?這些是關鍵!

新浪娛樂2019-07-11 13:50:20




“寒冬”之風愈刮愈冽,政策傳聞附耳射聲。但被預測前景並不明朗的這一年,依舊湧現出了《大江大河》《都挺好》這樣引發全民熱議的頭部劇集。這些內容的品質和影響力也在不斷拔高頭部國劇的標準。


從內容上來看,影視劇行業正在從此前單一的TO B模式,轉換為面向觀眾的TO C 方向,不侷限於以往電視臺和影視公司之間的買賣關係,觀眾正在從一個被動接受者的身份變為有更多的參與權利,而影視行業的創作初衷也正在發生改變,兼顧內容的可看性與社會責任感,不斷沉澱之下,能代表行業整體發展水平和製作標準的“新國劇”正在誕生。


在上海電視節期間,新浪電視x娛理走訪了侯鴻亮、戴瑩、六六、郭靖宇、趙依芳、高希希6位業內大咖,和他們一起聊了聊當前影視行業最關切的議題。


白玉蘭獎釋放出哪些行業信號?電視劇製作如何把握“品質”?5G時代的來臨會給互聯網影視行業帶來哪些變化?現實主義題材如何切實的創作?新入行的公司將如何度過寒冬?創作者在這樣的創作環境下如何自處?


關於這些切實的議題,幾位大咖都給出了自己的見解和答案,希望通過他們的分享能給現在正處於洗牌時期的影視行業,以及處在迷茫時期的從業者帶來一些新的內容發展方向。


高希希在上海電影節白玉蘭獎現場


  侯鴻亮  

認同劇本是前提,用影視化眼光選IP 


要不要買IP?買什麼類型的IP?買了之後,要不要顧及原著粉?IP如何影視化?改不改?改多少?找誰來改?這一些問題至今困擾著大部分的影視人,原創優質劇本難求,IP價格同樣居高不下,再加之近些年,IP改編也困境頗多,一時間,很多創作者難以理清自己對於內容的判斷。


“在最初選擇IP的時候,我們真的不是根據這個IP的數據去選擇,而是單純的就看他適不適合影視化,我們是不是真的喜歡、是不是真的打動了自己。”正午陽光早年的《戰長沙》從一對少年的眼光去看待戰爭,這也成功地避免了國民黨正面戰場這一存在風險的內容。


在編劇改編的過程中,侯鴻亮認為應該尊重編劇,“我把劇本給到導演,說明作為製片人,我對劇本的認同,導演選擇去創作他,說明導演對於劇本的大方向是認同的,細節可以商量,但不會有全部推翻,讓編劇從頭改到尾的情況。


除此之外,侯鴻亮還分享了自己做製片人的經驗,如何選定優秀的編劇?如何把控導演的二次創作?在影視劇創作,“品質”內容是由哪些因素決定的?以及古裝劇要不要做?如何做?等業內關心的問題,都一一給出了答案。



   戴瑩   

短劇、互動劇仍有迭代可能,

創新點在精不在大 


4G的普及促進了互聯網影視的發展,5G時代的來臨又會帶來哪些新變化、新機遇?從製作水準、投資體量、內容影響力來看,網劇已經到了一定的高度,如何再突破天花板,去尋求網劇還有可能發展的“藍海”是平臺和影視創作者們都翹首以盼的。


“我覺得短劇、互動劇這種創新的類型一定是會去不斷迭代的,再加上AR技術的運用,可能那些東西會產生一些特別的新樣態、新類型,我覺得機會還是有很多的。”短劇的發展也會帶動會員付費的意願,整體集數上縮短,但單集時長拉長,提升內容的質感,或許也會成為未來網劇可以努力的方向。


關於平臺的內容類型偏好,其實也是一個“敏感”話題。“我們真的特別害怕說偏好,《破冰行動》之後我們恨不得收到十幾個說是根據真實大案改編的項目。”對於平臺來說,與什麼樣的合作伙伴合作,其實還在於合作伙伴自身,“我覺得還是應該先審視一下自己的內容是否夠新穎。


同時,戴瑩也為內容的“新穎”劃定了範圍,內容的創新到底是應該開拓不同的題材內容,還是需要小類型翻新呢?在後續完整的對談中,即將揭曉答案。




  六六   

現實話題很多,創作的切入點更重要 


從最初提倡現實主義題材作品到如今各種題材都煥發新生,大部分現實主義題材內容已經脫離了偽現實主義題材的全套,在題材的選擇上也有了更深刻更廣泛的觀察,但把話題做成劇本,再到成為劇集內容呈現在觀眾面前的時候,還是有各種問題存在。


“你要找到一個能讓你自己感同身受的地方。”六六曾做過多部現實主義題材作品,話題討論度頗高,在選定一個題材之後,如何找到話題的討論和共鳴?其實最先應該能打動自己。


“舉個例子,如果是我來做一個關於心理疾病的劇,我可能不會講他的治療過程,而是去講述心理疾病治療的認知難度、疾病的濫用、以及治癒後的社會接納程度。”如此切入點,給了觀眾更多的參與空間,而非通過一部電視劇去“被科普”。


現實主義題材的內容保鮮期極短,當下熱議的話題兩年之後是否還會是熱點?專注於現實主義題材創作的編劇,應該在日常生活中有哪些積累?如何選擇話題內容的切入角度?六六同樣和大家分享了她的創作經驗。




   郭靖宇   

專業化程度要高,行業急需培訓 


創作者早已沒有了“資本”的綁架,在大浪淘沙的時刻,如何讓創作自身發揮力量,並在如今的特殊時期站穩腳跟?“與其說把話語權給導演,不如說把話語權給編劇。”從作品來說,“首先我們要尊重文學,其次才是拍攝方式。


白玉蘭獎今年將編劇獎項分為了原創和改編兩類,這其實也是在說明編劇的重要性正在被更多的創作者認同。而原創和改編的分類則說明,在兩個不同的賽道上,編劇創作的內容都得到了相應的表彰。


“創作規律始終是沒有變化的,好故事一定會有觀眾喜歡,不要追求別人拍什麼,你就追什麼,很多東西是你想學也學不來的。”所有人都知道《大江大河》《都挺好》播出效果好,製作好,但想要單純的複製,就是毫無意義的,“能拍出這樣的作品,是正午陽光多年來的長期準備過程,你想學是一時半會兒學不來的。


“靜下心來做好內容吧,好多做內容的人都必須回到原來的方向。首先你得幹活兒認真,專業程度高,我們這個行業裡的各個行當,都急需培訓,急需專業度。




  趙依芳  

投資要謹慎,老套路走不通 


影視公司生存狀況艱難,投資較大,對於新入行的一劇公司來說,任何一部戲如果折在了手裡,基本上就約等於破產。“創意產業本身就有一定的高風險,現在選擇投資一定得要非常謹慎,現在處於這樣一個變革時期,我覺得就更要謹慎。


“進這個行業,不要純為了賺錢,如果要是純為了賺錢,就不要來這一行,風險很大。”實力勸退或許是很多內容人對於“外行”的最中肯建議,劇集題材內容限制多,播出情況又受多方面問題影響,再加上“寒冬影響”,投資金額大、回款週期長,再加上種種可能出現的不確定因素,謹慎再謹慎是必要的。


“原來的老套路不靈了,老槍法也沒用了,首先要加強學習、調整隊伍,改變定位,重新梳理自己的戰略和內容研發轉向,整合體系,重新區定位成為這個時代需要的內容方向。


在內容創作層面,純網劇和全網劇有哪些區別?故事內容和投資體量上是否還存在差異?如何扶持新型內容團隊?新型的內容團隊又應該如何摸清市場?關於這些問題,趙依芳也同樣做了詳細的分享。




   高希希   

主旋律不是空喊口號、講大道理 


恰逢今年這個重要的時間節點,獻禮劇、主旋律題材內容蜂擁而至,如何讓這類劇集成為年輕觀眾接受且喜愛的題材?如何擺脫以往假大空的口號式內容?如何告別以往“手撕鬼子”式的內容創作模式?高希希給出了一些他的答案。


“以往的作品,觀眾會覺得你太假了,不可信,老百姓感受不到真真實實的溫度,自然他們就不會喜歡。”所以讓觀眾看到“真實、有溫度”的內容才是內容創作的重點,而非為了主旋律而主旋律,為了獻禮而獻禮,“很多年輕人,不管歷史,只管現在自己的生活,但從情感角度出發,你總是要了解,你媽媽之前的生活環境吧?


“即使是簡單的家庭爭吵也是有親情的,需要把道理樸實化,套用到主旋律內容中,其實就是還原革命者的樸實和初衷,用情感去動人。”觀眾已經對“口號式”的內容產生了排斥心理,創作者也不必用“主旋律”去標榜自己的作品。


作為白玉蘭獎的評委會主席,高希希同樣也對獎項的評定及釋放出來的行業信號和娛理工作室進行了深入交流,在後續內容報道時也將詳細展現出來。



在後續的系列稿件中,侯鴻亮、戴瑩、六六、郭靖宇、趙依芳、高希希這6位行業大咖也將會從6個不同的方向為行業的健康、良性發展提供最為切實的可行方案,嘗試提出一套方法論的內容去推演出“新國劇”的創作標準,在行業動盪的時期,為更多的從業者帶來一劑強心針。



聽說點一下你會更好看



https://weiwenku.net/d/201115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