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寧11日,我親歷消防職業化後的首次地震救援 | 鵝眼

騰訊圖片2019-07-11 16:59:02

第228期
攝影&視頻:程雪力
剪輯:楊俊輝
編輯:谷水

騰訊新聞出品

導語
 2018年10月,公安消防部隊、武警森林部隊退出現役,成建制劃歸應急管理部,組建國家綜合性消防救援隊伍。這次改制,目的是為了讓消防隊伍更加專業化、職業化,由過去一專向多能轉變,具備多種災害綜合救援的能力。今年宜賓長寧6.0級地震發生後,四川省森林消防總隊154名森林消防員第一時間趕到救援現場,長寧震區成為檢驗他們改制後的首個實戰場。消防員程雪力用鏡頭記錄下他和戰友們,在地震發生前後的種種經歷。

6月28日,四川宜賓長寧6.0級地震震後第11天,按照聯指部署,結束救援任務的四川消防救援總隊、四川森林消防總隊、四川省礦山救護隊等救援隊伍陸續從災區撤離。在長寧縣雙河鎮葡萄村,最後60名森林消防指戰員即將離開,村民們自制六七十碗涼糕、敲鑼打鼓為他們送行,村支書李守秀代表全村百姓向消防員鞠躬致謝,村民排隊齊喊:“你們辛苦了,祝你們一路平安!”現場,不少人淚溼眼眶……

點擊視頻:看長寧震區村民自制60多碗涼糕淚別消防

長寧縣雙河鎮,一根電線杆在地震後傾倒,這條街上大部分房屋不再適合居住。

這些年,四川人對地震已經有點習以為常,但長寧6.0級地震來時之凶猛,仍然讓不少人心有餘悸。此次地震震源深度16千米,造成13人死亡、200多人受傷、14萬餘人受災,部分水電、交通、通信等基礎設施嚴重受損,四川又一次成為舉國關注的焦點。

那是6月17日22時55分,按照作息時間表,四川省森林消防總隊成都特種救援大隊的消防員們已經結束一天的工作訓練,進入了夢鄉。我當時正在總隊機關辦公樓整理之前森林撲火的影像,突然,座椅劇烈搖晃起來,我條件反射地拿著相機衝下樓。

3分鐘後,四川森林消防總隊指揮中心啟動地震災害二級應急響應機制,應急救援準備工作忙而不亂地進行著,我們的特種救援大隊車輛、裝備、人員集結待命,隨時準備出動。今年6月份四川的森林防火期剛剛結束,我的戰友們連續忙碌了幾個月,撲滅了42起森林大火,特種救援大隊赴涼山撲救了7次火災,累計25天,大家正準備休假或輪休。現在,戰友們又迅速從森林滅火轉為抗震救災。

我的老家在雲南建水,2008年汶川地震發生時,我還是武警四川森林總隊涼山支隊一名剛入伍不久的新兵,當時也跟隨救援部隊趕到都江堰震區救災。那時候由於條件所限,無論是救援裝備還是救援方案都有些欠缺,經過這些年的發展,現在隊伍已經比以前有了質的改變。

當晚23時59分,隊伍整裝完畢,我在朋友圈發了“地震出發”四個字,算是給親朋好友報了個平安。在我的戰友中,有不少四川人,他們有些家就在震中附近。25歲的駕駛員段維國家在震中長寧,聽到電話那頭的母親說家人都跑出來了,他才鬆了口氣;26歲的班長羅澤彬家在珙縣,距離長寧20多公里,震後家裡人的電話一直都沒有撥通,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我們的隊伍過去是以森林滅火為主要任務,此次前往震區的154名消防員,有不少之前從未到過震後的災區。

自去年改制以來,在“全災種”“大應急”“大救援”的要求下,隊伍的任務也開始轉變為應對一切災害救援,其中就包括地震、山嶽、水域等急難險重任務和特殊災害救援任務。

我們特種救援大隊,下設地震救援中隊、山嶽救援中隊和水域救援中隊。五月份,地震救援中隊還前往北京鳳凰嶺國家地震救援訓練基地進行了為期13天的培訓。

培訓返回後,中隊分成6個小組進行專項訓練和協同訓練,此次長寧震後救援,則成為檢驗培訓和訓練的首個實戰場。

成都距離震中長寧400多公里,當天凌晨,我們154個兄弟乘車趕到了長寧縣城,抵達雙河鎮任務點後,24歲的無人機操控手於銘達(右)快速架設無人機對受災村莊展開空中偵查,蒐集雙河鎮實時受災情況和房屋道路受損信息,及時將一線畫面通過4G圖傳設備發送到位於北京、成都的指揮中心,為指揮中心掌握實時災情提供依據。同時,現場還架設起視頻連線設備,接受應急管理部、森林消防局、省應急管理廳調度。

地震救援不像撲滅山火,這次攜帶的裝備也完全不一樣:“打火”主要有風力滅火機、水槍、2號工具、組合工具、油鋸、水泵等;此次救援,我們攜帶了救生衣、大錘、鋼釺、液壓擴張鉗、氣體探測儀、救生拋投器、千斤頂、切割刀、雙向液壓輪、毀鎖器、電動液壓鉗等搜索、支撐、破拆和救援裝備器材。

此次地震,雖然大部分房屋外觀完好,但不少房屋室內出現嚴重的牆體開裂,安全性已經不適合再讓人居住。我正在向房主萬祥付老人詢問受損情況時,牆上的鐘表突然被餘震震落,錶盤碎裂但時針依然往前走著。

83歲的萬祥付老人和老伴有三個孩子,大兒子就在本村,二兒子在上海打工,女兒嫁到了長寧縣城。二老是被昨晚地震震醒後,才慌慌忙忙地跑了出來。老人說,自己的家在短短几秒鐘內就沒了。看到老人的那一刻,我想到了自己的外婆。

隨後,戰友們給大爺拿了些礦泉水、麵包、雨布就趕著去下一個更嚴重的地方。

在自己的家鄉,駕駛員段維國看著眼前熟悉的一切,有點不太能接受,前一天才結束輪休回單位,現在卻以救災的方式回家。他駕車路過自家門口時藉著車光掃視了一眼房子沒有倒塌,家人在門前的車裡和衣而睡。那一刻,維國感到眼角酸酸,但腳下依然踩著油門,駕車徑直奔向雙河鎮震中。

關鍵72小時,為將有限的人員儘可能多地投入到救援一線,段維國和其他駕駛員在完成野戰車場及宿營地開設任務後,也馬上參與到救援行動中去。

到達災區後,段維國給家裡打了個電話,說自己跟隨隊伍已經在雙河鎮開始救援,同時也給父母講了一些避險常識,並再三叮囑他們要注意安全。沒想到,父母親人卻從家裡跑來看他,一家人在地震廢墟中團聚,相顧無言,唯有清淚兩行。

指揮部根據無人機偵查信息,讓我們兵分兩路展開救援,第一路是二中隊前往雙河鎮和富興鄉救援,第二路是一、三中隊在龍頭鎮方向展開救援。羅澤彬(後)跟隨二中隊來到雙河鎮金雞村,幫助受災百姓拆除危房、轉移受災群眾及財產。

在金雞村7組,村民呂學輝家的豬舍倒塌,30餘頭生豬被困在裡面,妻子站在豬舍旁邊不停的哭泣。羅澤彬和大家一起衝進倒塌的豬舍內,把30餘頭生豬轉移到了安全區域,呂學輝一家人臉上的擔憂才舒緩一些。

這次參與救援的不少消防員和當地青年一樣大,有的是“00”後,羅澤彬也是第一次參加地震救災,而且還是在自己的家鄉。儘管此前在北京接受過地震救援相關的培訓和演練,羅澤彬及其他第一次參加抗震救援的隊員仍感覺到有些不適應。看著眼前流離失所的鄉親、遍佈瓦礫的街道、開裂倒塌的房屋,加上接踵而至的餘震,一時間,他竟覺得自己出現了幻覺。

6月20日,深入珙縣巡場鎮天池村排查危房時,羅澤彬遇到了自己的姐姐,才得知家中受災如此嚴重,房子牆體開裂、承重牆倒塌,已不能居住。匆匆幫姐姐家搶救出貴重物品後,姐弟倆互相叮囑了幾句,羅澤彬便跟隨隊伍前往下一個受災群眾家中。

能在這種危難時刻救助家鄉的父老,那一刻,羅澤彬意識到自己所從事的消防工作是如此神聖。分別時,羅澤彬和姐姐、姐夫在鐵路上合影。地震當晚,姐姐一家就在是鐵路上避險。

一場地震,讓老百姓辛辛苦苦經營的家,成了殘垣斷壁。我們會應受災百姓的請求,把他們認為最重要的東西從廢墟里挖出來。

47歲的天池村村民陳洪超的房屋被震塌了,因家中就她一個人,兩個孩子在外地,孩子們很多東西全被困在危房裡,陳大姐在崩塌的門前無助地哭著,她希望或多或少拿出點孩子的東西,留點希望等著孩子回家。我的戰友們二話沒說就衝進了他們家的危房中,轉移出了重要的物資到安全區域,陳大姐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隨後,戰友們迅速離開這裡,轉戰在長寧縣雙河鎮荷葉村。

65歲的荷葉村村民羅友華家中的牆壁斷裂,部分房間倒塌。他覺得其他東西拿不拿都無所謂了,但他和老伴的兩口棺(壽)材希望消防員們能幫他擡出來,戰友們二話沒說,從危房中把二老的棺材搬到安全區域。

這些天來,段維國不僅是駕駛員,還連續和戰友們奔波在一線,無比疲勞的他在服務區短短的休息時間就睡著了。6月21日,在完成第一階段任務後,段維國和其他94名消防員奉命回撤,駕駛車輛再次路過家門口,由於擔負任務緊急繁重,在災區的時候,他沒有回家看看,返回時,依然是過家門而未能入。

於銘達則跟隨其餘60名戰友留在了災區,繼續擔負抗震救援任務,現在的他應對餘震的能力提升不少,已經沒有了開始的慌亂。6月22日22時29分,宜賓市珙縣發生5.4級餘震,加之災區連日降雨,連接長寧和珙縣的道路被泥石流阻斷,於銘達和大家連夜忙碌,終於搶通了公路。

接下來的幾天,戰友們繼續對受災較重區域進村入戶開展排危巡查和詢問群眾困難情況。此次長寧地震,四川森林消防總隊特種救援大隊是首批到達長寧震中的救援力量之一。

“6·17”地震發生後,我們共轉移安置群眾883人。救援隊員深入震中周邊鄉鎮及社區逐一進行安全檢查和隱患排險,共計排查危房608間,處理危房7間,處理險情227餘處,組織重點危險物資疏散和協助民政部門設置災民安置點。

戰友們在震區連夜搬運物資。幾天來,大家基本是處於連軸轉的狀態,共搬運救災物資4500餘件,轉移群眾貴重財產12075件套,搶運糧食5噸。

6月26日,在長寧縣雙河鎮葡萄村,我們消防隊隊醫和心理骨幹與小朋友們一起玩“木頭人”遊戲,及時為孩子們開展心理疏導,消除地震可能帶來的心理陰影。這次地震中,7歲的唐詩琪(中)在地震中被嚇哭了,好幾天都不敢進家,餘震時仍然膽顫心驚。

連續10多天忙碌後,災區救援任務基本完成。同一個帳篷的老大哥徐海光終於放鬆下來,睡了一個安穩的午覺。但只睡了半小時,葡萄村的孩子們就把他叫醒一起玩耍。徐海光的孩子也是和災區的小孩差不多一樣大,地震前,他和孩子約好週末一起去遊樂園玩耍,這次地震讓他再次失約。帳篷裡的另一個老大哥劉海瑩突然接到自己孩子的視頻“祝爸爸生日快樂”,才猛然意識到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雨夜過後,氣溫悶熱,帳篷內外蚊蟲亂飛,正在洗澡的戰友背上能看到幾個被叮的大包。

夜深人靜時,消防隊的醫療小組仍在雙河鎮葡萄村安置點為受災群眾進行醫療巡診,接待急診病患。

四川應急管理廳6月27日發佈消息:從12時起,長寧6.0級地震二級應急響應終止。通過前期應急救援工作,此次地震事件的救援任務已經完成,受災群眾基本得到妥善安置,災區生產生活秩序恢復正常。

轉入災後重建後,大家終於可以脫下記不清被汗水浸透過多少次的救援防護服了。今年21歲的張文吉是消防隊的一名戰地炊事員,隊伍在哪裡,他就把熱食保障在那裡。這些天,他比戰鬥員起的早睡得晚,為我們提供了有力的後勤保障,因為他的艱辛,讓我們吃上熱乎乎的飯菜。

抗震救災進入第二階段後,各支救援隊伍陸續撤離災區。在葡萄村有許多村民提前問我們是不是要走了,9歲的唐莉欣和10歲的張洪瑜來到我們的帳篷前,特意邀請我們去他們家帳篷玩耍。

唐莉欣就讀於雙河小學二年級,從小就喜歡跳舞,他向我們展示舞姿。她和唐詩琪是我在雙河鎮葡萄村最先認識的孩子,她們總會比著勝利的手勢微笑面對我的鏡頭,她們的笑容讓人很治癒。通過她倆,我認識了張洪瑜、唐彬華、唐茂銘、曾永炘、曾雨卒、呂琳……

看到這些小朋友的樂觀,我一下子想起在汶川抗震救災中遇到孩子們,當年的孩子們要求加入我們的隊伍,長大想嫁給軍人。如今汶川地震廢墟中的驚險似乎淡忘了,也不知道最終他有沒有加入救援隊伍、她是否嫁給了軍人,但那一刻的溫情一直伴隨我走過了11年,如今我們消防隊也來了許多當年汶川災區的消防員。

6月28日,最後的60名消防員完成抗震救災任務準備撤離。雙河鎮葡萄村村民們敲鑼打鼓前來送行,不少村民眼含熱淚,還提來了自制的幾十桶涼糕,請消防員帶回去給家人品嚐,但村民們的好意被我的戰友們謝拒了。

“不帶走可以,但你們一定要品嚐一口才能走!” 村民們又快速把涼糕分開,一碗碗的擺在桌上給消防員品嚐。57歲的葡萄村村支部書記李守秀含淚向消防員們鞠躬致謝,消防員列隊向葡萄村村民敬禮。

車輛臨啟動時,一位大姐流著眼淚端著一碗涼糕非要遞到我手裡,那一瞬間,我的心情也一下子難以抑制。在長寧6.0級地震中,雙河鎮葡萄村的大部分村民並沒有流眼淚,而在送別森林消防員的時候卻淚溼眼眶。

村支書李守秀後來給我發來一條微信,“我有兩個孩子,女兒和你同齡,大學畢業後,考進銀行;兒子22歲,今年大學畢業剛通過一家公司的面試。在我身邊很多人都說我的孩子乖,但比起你們是那麼的遙遠,我一定把你們故事講給兩個孩子聽,讓他們領悟人生的意義,向你們這些哥弟學習。希望下次見面的方式是你來長寧竹海、雙河旅遊,請記住,長寧雙河有一位母親期待你的到來!

從長寧回到駐地休整沒幾天,7月4日10時17分,四川宜賓市珙縣又發生5.6級地震,我們隊伍迅速進入待命狀態……

騰訊圖片聯合中國人的一天

創建了微信小程序

在小程序中可以參與話題互動

參與者可有機會獲得專屬禮品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weiwenku.net/d/201118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