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學了很多知識,仍然沒有什麼用?

L先生說2019-07-11 17:09:57


本文共有 6400 字

希望能對你有啟發

放心,不會太難讀



在知乎上看到一個故事。


認識一位很有名氣的經濟學教授,當年買了上海一個小區的房子,價格大概才 30 萬一套。教授有錢,一買買了兩套。後來突然對房子不滿意,動用了許多社會關係把房子退了,然後把錢投入了股市,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作者感慨道:真是知識改變命運啊。


這個故事當然未必可信,也未必有什麼代表性,但類似這樣的案例,在生活中,其實並不少見。


我們總覺得,那些「看上去什麼都懂」的人,總是能審時度勢,作出準確的判斷和明智的決策,但實際上呢?他們犯的錯誤、做的「蠢事」,卻一點都不少。


所以才會有這麼一個問題:為什麼讀了很多書,懂了很多道理,卻仍然過不好這一生?


原因其實很簡單:因為單純積累知識並沒有什麼用,它並不能幫你解決問題。能做到這一點的,是思維方式。


什麼意思呢?


你一定還記得我在以前的文章裡,提到過的「DIKW模型」,它把學習分成四個層次,分別是:數據(Data),信息(Information),知識(Knowledge)和智慧(Wisdom)。


這其中,知識的定義是什麼呢?是「有意義地聯繫起來的信息」—— 它是對你腦海中已有碎片信息的聯結和整合。


而智慧的定義是什麼呢?是利用已有的知識,去處理和應對新問題的能力。


舉個例子:


  • 「DIKW模型」這6個字符,就是「數據」;

  • 你知道它表示什麼含義,這是「信息」;

  • 你知道這個模型的背景,應用範圍,學術界對其的討論、態度等,這是「知識」;

  • 而當你遇到問題時,懂得如何應用這個模型去思考、去應對新的情境,這才是「智慧」—— 也就是我提到的「思維方式」。


簡而言之,知識是靜態的,它聚焦的是「過去」。而思維方式是動態的,它聚焦的是「未來」。


知識重不重要?當然重要,它是思維方式的基礎。沒有知識的積累,空談智慧和思維方式,無異於空中樓閣。


但如果單純積累知識,而忽略了思維方式的構建和完善,那麼,你就只是一個知識的「倉庫」而已。


你所做的,只不過是在「復讀」別人的觀點。



這恰恰是許多人常犯的毛病。


在這個信息焦慮的時代,「學習」,成了一個被追捧的熱詞。我們害怕錯過什麼,害怕失去機遇、被時代淘汰,於是,我們開始買大量的書,下各種知識APP,利用碎片時間聽音頻課、聽書,間或參加各種線上線下課程……

生怕在這場你追我趕的競賽中,被別人拋在後面。


這當然不是壞事,學習永遠都是好的。然而,許多人的學習,往往是盲目的,也是低效的。


他們只是把知識「囤積」起來,卻從來沒有真正利用過它。


什麼叫「囤積」呢?它有三層含義:


第一層,是追求「收集」。想一想,你有多少書擺在書架上,卻從來沒有翻過一頁?報了多少課程,下了多少音頻,從來沒有聽過?


這樣的人,只是把「擁有」當成消化,滿足的是「我在學習」的幻覺。


第二層,是追求「數量」。我身邊有許多這樣的人,他們用各種課程和訓練把自己的日程排滿,整天忙著計算「我又讀了多少本書」。他們一直奔跑在路上,彷彿稍微停下來就會被別人超過。


但在這些數量的背後,真正被吸收、內化、應用的,又有多少呢?


第三層,是追求「記憶」。


這樣的人,會有自己的一整套學習、筆記體系,會有一沓厚厚的筆記本(數碼或是實體),會有分門別類、整齊有序的知識集合……跟他們聊天時,你經常能聽到「某本書提到過」「某某人講過」「這個知識點來自……」這樣的話。


到這個層次已經很不錯了,達到這一步的人並不多 —— 但僅僅停留在這裡,仍然還不夠好。


為什麼呢?很簡單。單單只是知識的積累,只能說明,你永遠停留在「過去」—— 任何一個知識,當它被記錄下來,被你所接收到,它就已經是「過去」的事物了。


但我們要面對的,永遠是全新的、陌生的情境和問題。


所以,更重要的是什麼呢?讓這些停留在「過去」的記憶,成為你的根基,在它們之上生長出新的萌芽:一些針對全新情境的假設,猜想,推論和判斷。再依據它們,去做出行動,修正行動,利用這些知識來指導你的行動。


這就是我所強調的:不要囤積知識,而是要讓知識流動起來。


跨越從「已知」到「未知」的界限,打破從「舊」到「新」的屏障。



麼,什麼是「流動」?

舉幾個我自己的例子,幫助大家理解。


當我學到一個知識點時,我不會單純把它複製粘貼下來,而一定會試著用自己的話去表述。在這個過程中,去理解其背後的邏輯,去找到:哪些是這個知識點的要點,哪些是不重要的、可以忽略的信息。


同樣,我會立即思考:它對我有什麼意義?可以用在什麼地方?可以跟哪些其他的知識點建立聯繫、產生新的價值?


與此同時,我會記錄下對它的思考和評論,以及存在的問題,並通過行動,去解決這些問題,更好地理解和吃透這個知識點。


以及,我會做一個訓練,叫做情境聯想:把學到的內容跟可能面對的情境進行聯想,去思考:我在什麼場合下可能用到它?當我面對這些情境時,我可能會用到哪些知識點?


簡而言之:我不會把一個知識點「複製」下來,再存放到倉庫裡,囤積起來,等待可能哪一天的使用;而是會通過一套流程,從思考到聯想、提問、行動、記錄,等等,讓這個知識點在流動中創造價值,最終落地。


這些,都是非常簡單的做法,但它們能有效地幫助你,把重心從囤積轉移到流動,讓知識流動起來。


在這個過程中,最重要的是什麼呢?兩點。


1)抽象儲存


如同我所說:大腦是用來思考的,不要拿來記憶。我不會去記錄知識點的細節和結構,甚至,如果你問我某個領域的問題,我也不一定能給你鉅細靡遺地講清楚。


但我能夠知道,它在我的知識網絡裡大致位於哪個位置,跟其他哪些節點有聯繫,它們合起來構成了一幅什麼樣的圖景,我從這幅圖景中可以歸納、整理出什麼,它能應用到什麼樣的新問題裡面。


2)問題導向


如前面所說:任何一個知識點,最終都是要落地,跟「問題」建立聯繫的 —— 這樣才能發揮它的價值。


試著用你已經掌握的知識,去塑造你看待事物的視角,思考問題的框架,分析問題的路徑和方法……利用這些「舊」知識作為依據,不斷去補充、完善、修正,乃至於推翻和重構自己的觀點 —— 這才是學習的要義。


也是讓知識「流動起來」的核心。


心理學對智力有一種分類方法,即分為「晶體智力」和「流體智力」。


什麼意思呢?晶體智力,指的是我們儲存、建構和應用「經驗和知識」的能力,簡單來說,就是我們大腦中已有的知識量和有序程度。知識越豐富,結構越有序,晶體智力越高。


而流體智力,指的是在混亂中發現意義的能力,亦即針對新異環境進行思考、推理,發現新問題、解決新問題的能力。


一般認為,晶體智力隨著年齡增長逐漸提升,到60歲前後到達峰值,隨後緩慢下降(亦即開始遺忘)。


而流體智力會在成年後幾年內達到峰值。隨後,如果你勤於鍛鍊,它會保持平穩的水平,直到老年才開始下降;但如果你疏於鍛鍊,它會保持穩步的回落。


當然,這兩者是相輔相成的:我們通過流體智力解決的問題,會成為我們的經驗,亦即晶體智力的一部分。而晶體智力的發展,又能夠促進和刺激流體智力,幫助我們更好地理解外部世界。


有一個例子可以很好地幫你理解這兩者:在我們學生時期,為什麼有些人總是能不費吹灰之力解出數學題呢?他們這種能力,或者說「數學天賦」,到底來源於什麼?


實際上,這種能力需要兩步:第一步是熟記各種定理和類型題;第二步,是需要培養「將新問題轉化為舊問題」的能力。


也就是說,數學天賦好的人,其實都有一個共性:他們能夠一眼就分辨出,這道題目可以轉化為哪一種「基本類型」,跟哪幾種定理能夠產生聯繫。


這種將「未知」和「已知」結合起來,去探索全新情境的能力,正是我們許多人,慢慢疏於練習、任其荒廢掉的能力。


為什麼?因為我們這個社會,本質上是需要秩序去維繫的。它並不需要你不斷地去面對新異環境,去錘鍊頭腦和智力 —— 它只需要你安分守己,循規蹈矩,在自己的位置上面,做好該做的事。


用一個擬人的說法來講:這個世界不希望太多人去思考,因為思考是一種熵 —— 一思考,就會產生許多麻煩。


那麼,它就需要耗費更多的能量,產生更多的無序和代謝產物,去抹平這些麻煩。


一切都有安排,外在的力量會逼迫你服從「圈層」的規訓和安排,不越界。


你會希望構成你身體的細胞有自己的自由意志和思想嗎?肯定不會,對吧?


這是宏觀角度。

而從微觀角度出發,也是一樣的。


我們在工作和生活中,幾乎每時每刻都會受到兩種力量的影響和誘惑:一種叫做「求新」,亦即涉足新領域,嘗試新的挑戰,用新的方法解決問題;一種叫做「守舊」,亦即遵循過往的習慣和行為模式,在單位時間內獲得性價比更高的收益。


大多數人的選擇都是後者。原因很簡單:我們每一個人,幾乎都是風險規避和損失厭惡者。


我們不願意捨棄已有的收益,不願意面對充滿未知和不確定的風險,不願意讓自己成為「越界者」。


這就導致了,我們最終都會走到同一個「最舒適」的點上面,停下不動。


成為同質化的人。



說得有點遠了,宕回來。


那麼,如何讓知識從「囤積」到「流動」,培養這種應對新情境的遷移能力呢?


我將它分成三個層級,分別對應知識的儲存、識別和調用。


1)儲存


「囤積者」的知識儲存方式,是樹狀結構,採用的方法是分類和層級:知識點 A 可以分成 A1,A2,A3 三個部分,A1 又進一步可以分成 A1.1,A1.2……諸如此類。


他們所追求的,是「有序」,每個知識點都有其位置,嚴絲合縫,一絲不苟。


「流動者」的知識儲存方式,則是網絡結構。他們不會去儲存知識的細節,而是會對其進行「抽象」,提煉出一些關鍵的特徵和要素,並通過這些特徵和要素,把它跟其他知識點「聯繫」起來。


這就是我一直所說的「知識網絡」:它不僅僅是對信息的組織方式,更是對信息的理解、儲存和提取。它不追求「分類」,而是追求「聯想」和「相關」。


2)識別


囤積者發現一個新問題時,往往會對其「貼標籤」,將其歸類為已知的某一類問題。亦即,試圖從已有的知識體系中,找到一個最接近、最相似的元素,將其「套用」到新問題上面。


而流動者發現一個新問題時,會注意到其新異之處和不同點,並聚焦於:它跟舊的問題有哪些不同?從舊的問題可以如何延伸、變換出這個新問題?這其中有哪些特點,是不能用以往的方式去對待的?


3)調用


囤積者調用已有知識和經驗時,會追求「還原」和「準確」,執著於通過既定的路徑去檢索和複述信息。故而,他們會重視記憶力,會追求「博聞強識」、不出錯,追求信息的完全匹配。


而流動者的思維方式,則是通過提煉要點,為已有的知識建構一個個高維度的、不同的「模式」。再通過對「模式」和「特徵」的匹配,在節點之間進行跳躍,來檢索和提取信息。


這些模式和特徵,其實就是「思維方式」


在這個過程中,後者一定會遇到錯訛、偏差,但這沒有關係 —— 如果過度追求「不出錯」,那就沒有辦法創造任何新的東西。我們要追求的,是「滿意解」。


這三點,是流動者與囤積者的不同,其實也是大腦的優勢所在。


大腦之所以比現在的電腦更高級,並不在於運算速度、儲存空間和精確性 —— 這幾個指標,電腦的效率千萬倍於大腦 —— 而在於兩點:大腦能進行模糊處理,以及高併發計算。


模糊處理可以幫助我們,「抹掉」那些不重要的信息,「凸顯」那些重要的、關鍵的信息;高併發則可以充分利用我們的腦力,對這些關鍵信息進行匹配,高效地調用資源。


因此,面對一個飛來的網球,我們不需要計算風速、角度、速度,也能大概作出反擊;面對一個複雜的棋局,我們無需像 AlphaGo 一樣,對每個落子點進行勝率計算,也能依據過往千百局對局的經驗,知道落在哪裡會更好。


(當然,這些技巧正在被人工智能科學家們應用到電腦上面。未來,科學家能否用電腦模擬出人腦?很難說 —— 這是題外話了)



後,提幾個建議,幫助你鍛鍊「流動」和「遷移」的能力。


1. 拆解信息的邏輯


小時候,我們往往喜歡通過拆東西,去了解一樣事物的構造 —— 男生應該很有共鳴。


但這種習慣慢慢地消失了。如今,我們更傾向的是什麼呢?是接受別人告知我們的信息,按照作者的思路和脈絡走,接受「作者在說什麼」而非「我想要什麼」。


所以,一個簡單的做法就是:對獲取到的信息進行拆解,去分析信息背後的邏輯 —— 它是如何構成的?每一部分之間如何連接?每一個結論和斷言背後的支撐是什麼?整體的結構是否穩固?


不妨去試著問這麼幾句話:

  • 它可以分成哪幾部分?各部分之間是什麼關係?

  • 它的關鍵特徵是什麼?是什麼使得它跟別的事物區分開來?

  • 它的每一部分為什麼成立?是否有足夠的論據和說服力?

  • 我可以從中得到什麼?它對我的意義和價值是什麼?


這可以非常有效地提升你的思維能力,幫助你提取信息的要點,以及提升面對新問題的分析能力。


2. 不斷嘗試新事物


前面講過,知識的「流動」,是對新問題的遷移解決。但前提是什麼?你總得有「新問題」,對吧?


為什麼說好奇心很重要?就是因為,好奇心可以幫助我們嘗試和探索新事物,在已知中創造出未知,推動我們面對新情境和不確定性。


所以,我有一個心態:無論多困難的挑戰,只要是沒有接觸過的,我都會很樂意去嘗試一下。很可能做不好,也可能付出一些成本,但這可以迫使我去面對新情境,放棄以往的固有思路和路徑依賴,更有效地調用自己的能力。


在這個過程中,你會被迫去找到問題、發現問題、思考問題 —— 這才是你能力的體現和提升的機會。


嘗試新事物,從新事物中發現問題,調用自己的知識和經驗去攻克問題,獲得反饋完善自己,擁有更大的自信去探索新事物 —— 這就構成了一個正反饋的迴路。


3. 鍛鍊網絡思維


我一直篤信一點:萬事萬物,都是有其內在聯繫的。


所以,無論是積累知識,還是分析問題,永遠都不要孤立地去看待事物 —— 不妨試著從整體、聯繫的角度,用網絡的視角去思考。


這裡有一個重點:我們並沒有必要把所有的知識完整無誤地記錄下來,關鍵在於,我們通過某一個節點,能夠聯想和激活其他哪些節點,它們整合起來,能夠「湧現」出怎樣的系統性 —— 這才是最重要的。


大家平時在生活中,不妨多做做聯想練習,這會有助於思維的活躍和創造力。


4. 理性行動


前面講的這些,都屬於認知和思維的內容。但還有至關重要的一點,就是執行。


很多時候,我們都會面臨「道理都懂,但就是做不到」的窘況,以及「我當時就應該怎樣怎樣」的懊悔,其實問題往往就出在執行的心態上 —— 我們難以主宰自己的大腦,反過來被情緒所控制,從而作出種種不理性的行為。


相關的內容,我在舊文中講過很多。非理性的思維模式,比如啟發式,損失厭惡,錨定……情緒相關的內容,包括如何與情緒和解,奪回大腦的掌控權,等等。可以閱讀以前的文章,在這裡就不多贅述了。


一個小小的建議是:平時多做覆盤,思考並記錄「我為什麼會這麼做?」「我當時的心態是什麼?」這樣,可以有效地幫你監測自己的思維過程,更好地控制它。


也希望每一個人,能真正實現「知行合一」。






點擊【閱讀原文】

獲取我分享過的免費資源



也可以讀讀近期這些文章:


—— 相關文章:




—— 熱門文章:


太舒服的事情,是危險的

提高自己的警覺性,更好地面對未來


當你需要決策時,請參考這份全指南

決策常犯的錯誤,幫你一網打盡


一套擺脫疲勞的自救指南

每天都疲憊不堪?這篇文章給你充電



THE END

-  晚  安  -

https://weiwenku.net/d/201118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