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鍵脫衣,換臉色情片,這部豆瓣9.1早有預言

電影工廠2019-07-11 17:11:21


隨著人工智能的高速發展,我們的生活也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


阿里巴巴利用AI攻克心血管識別技術,提取完整冠脈樹不超過20秒,相比傳統方法效率超高近百倍。


“天澤”腦血管病診療輔助決策系統也運用AI技術,大大提高了診斷效率。


自動駕駛的Waymo無人車,連接電器自動工作的智能管家,AI減少了人工消耗本是好事。



但隨著普及,人工智能有時也會變味。


近日,美國出現了一款名叫“DeepNude”的軟件。


開發者稱,這款軟件具有“透視功能”,通過它你可以看到女性衣服下裸露的身體。


只需要輸入一張女性照片,這個軟件能在一分鐘內將其轉化成裸照。



而且原圖裸露的部位越多,處理的效果越好。


特別是比基尼照,幾乎可以達到以假亂真的地步。



你想想看,現在正值夏天,泳池海灘比基尼,穿著吊帶短褲的女孩子隨處可見。


因為這款軟件的存在,所有女性都可能成為他人的意淫對象。


這就很可怕了。



用AI檢測女性是否有“前科”的“原諒寶”,也是“科技向惡”的例子。


智能科技犯罪,讓我想到這部預見性電影——


《黑鏡:聖誕特別篇》



《黑鏡》一直致力於科幻驚悚,關於人工智能的弊端反思,更是數不勝數。


五年前的特別篇更是如此,


它預見擔心的事情,也因“一鍵脫衣”“原諒寶”的問世,而成為現實。


豆瓣9.1。



馬特是一名“戀愛導師”,他通過攝像頭和遠程操控,讓他的“宅男”客戶在派對上成功抱得美人歸。


幾乎彈無虛發,百發百中。



在那個時代,所有人從出生就被植入了“智能眼”


你所看到的景象可以保存上傳,也可以隨時共享被他人看到。



就算陌生派對,通過人臉識別系統,戀愛導師也能分分鐘查到這個人是誰。


通過他晒的照片,告訴客戶最近他都做了什麼。



網絡讓地球變成一個村子,人工智能讓所有人互相認識。


在大數據面前,我們都在裸奔。



教人調情,在你面前羞澀靦腆的男孩,可能是裝的,他的背後或許就站在一個身經百戰的老男人。


而這一切都是虛假的,只是為了上次床。



人工智能讓溝通便利,但也讓人與人之間失去溫度。


馬特這邊教人把妹,另邊瞞著客戶,直播把妹上床全過程,賺得杯滿鉢滿。



但這只是他的業餘愛好,他真正的職業是智能管家的售後師。


“智能管家”不是新詞,但《黑鏡》中的智能管家則更加高精尖。


它是客戶的意識副本,拷貝後放在蛋型小機器裡。



食物喜好,作息行程,因為只有你最瞭解自己,也可以稱作服務自己的分身。


恐怖的是,一開始副本意識並不知道自己是拷貝的。


馴化她接受認清自我,就是馬特的工作。



不聽話就隨意設置你的時間,讓你在一分鐘內重複六個月的日出日落


一個很正常的智能管家,卻被《黑鏡》拍出了非人虐待的恐怖感。




據專家說,我們現在只處在“低人工智能”,機器還無法與人類比擬。


但二十年後,四十年後,我們逐漸達到“高人工智能”“超人工智能”水平,那時會是另番天地。


看到這我不禁脊背發涼。



任何偉大的發明進展都是雙向的,它可以造福人類,使用不當也種自食其果。


比如在《黑鏡》裡,馬特的妻子因丈夫的偷窺,首先“屏蔽”了他。


一按下那個按鈕,就完了。




屏蔽後,馬特無法聽見看見妻子,而且因妻子而誕生的女兒,也自動屏蔽了父親。


你只能看見一團虛影,馬特被家庭隔離驅逐。



只要本人不解除,你就永遠沒有解釋的機會。


這就是進步的代價。



回看“一鍵脫衣”,它的核心技術“圖對圖轉換算法”,極具革新性質。


隨手畫幾個長方形,算法就能幫你按照設計做成建築物。


但有毒是不是AI,而是人心。


去年,一款“換臉”軟件DeepFake風靡全球,它可以用AI技術,合成虛假視頻,照片。


比如,在我們熟悉的《神鵰俠侶》中,將神仙姐姐的臉無縫切換成趙麗穎。



然而,隨著有心人的利用,這款本來可以用於科研的換臉技術,卻淪為了色情視頻的傳播途徑。


因為他們會給色情片的主角換臉。


任何人在這款軟件的操作下,都可以成為穿著暴露毫無尊嚴的A片女主角,就連神奇女俠蓋爾·加朵也難逃這樣的命運。


而性感女神斯嘉麗·約翰遜,更是合成小電影最受歡迎的素材之一。




甚至到後來,有人基於軟件的算法,研發出一個免費製作色情短片的APP。


即使是技術白痴,也能通過這樣的傻瓜APP,簡單製作出一部自己想要的作品。


於是,在各種無底線的操作下,每個女生都可能“被”成為蕩婦。


廠長對這件事的憤怒和恐懼,來源於誰也不知道有一天這樣的遭遇會不會落在自己頭上。


就像寡姐在聲明中所言——


那些人攻擊我,和攻擊你本質上是一樣的。每個人都可能成為受害者。



如果說換臉軟件的初衷,是出於科學研究,那麼“AI一鍵脫衣”軟件的存在,就沒那麼純粹了。


將女生的照片一鍵P成全裸,能有什麼現實意義?無非是滿足宅男意淫罷了。


一旦照片得到傳播,對女生的傷害極大。


但軟件的開發者卻厚顏無恥的說,他並不是一個偷窺狂,只是一個熱愛技術的人。


他的動機來源於自己對AI的熱情和好奇,順便想從中獲取經濟利益,就算自己不做,別人也會來做。



這套說辭,簡直和《黑鏡》中的男主如出一轍。


直到他因偷窺被警方抓住,他還為自己辯駁:


我只是想為一些孤獨的男人提供了一項服務。



利用科技噱頭作惡固然可怕,但作惡卻不自知,才最可怕。


誰都知道AI技術已經趨於成熟,但為什麼之前卻始終沒有人用技術來研發這種軟件?


《圓桌派》曾請過一位AI方面的專家,他曾說過有一些領域,人工智能嚴禁涉足。


因為有違倫理。


而開發者居然可以輕描淡寫的說,“我不做別人也會做”。


也許他認為自己是一個有創意有頭腦的天才,但廠長卻認為,他只是有這個想法的人中,第一個把道德踩在腳下的那個而已。



無獨有偶,廠長想起前段時間有程序員開發了一個叫做“原諒寶”的APP。


只要你提供一個女生的照片,就可以去全球各大AV網站搜索她的臉。


說白了,就是幫想結婚的“老實人”,排查他看上的結婚對象以往的感情生活是否“放蕩”,有沒有黑歷史。


沒準,還能找出某種不堪入目的視頻。



這款軟件,號稱“老實人保護計劃”,能避免其成為接盤俠。


但開發這款軟件,用這款軟件的人,算哪門子善良的老實人吶,分明裡裡外外都透露著屌絲,猥瑣,著實令人作嘔。


無恥下流的人讀過書之後,往往會變得更下流更無恥。




我們生在了一個幸運的時代,科技的進步給人類的生活帶來了便利。


但同時,人心卻漸漸被科技所奴役,控制,作繭自縛。


正如《黑鏡》結局,男主自食其果。


雖被警察放走,但卻入了社會黑名單,被所有的人屏蔽。


設定雖一如既往的冷酷無情,卻深刻地折射現實。



其實說到底,這一切的一切並非是科技的錯,而是大多數人的本身出了問題。


技術本身是沒有禮義廉恥可言,但是人總要有。


如果利用科技來作惡,早就越過了道德的底線。


雖然這小小技術不會構成對人類巨大威脅,但當有一天人類的科技沒有邊界,突破底線,讓人類自取滅亡,那麼人工智能毀滅人類就不是科幻片裡的場景了。


恐怕到那天,你我都淪為犧牲品。


商務合作QQ:2933848588

推薦閱讀


https://weiwenku.net/d/201118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