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非洲,去創業,去發財,去把握30年前中國一樣的大機會

華商韜略2019-07-11 17:16:04

如何在非洲實現“中國夢”?

作者丨熊劍輝

華商韜略原創文章,轉載請聯繫客服微信:hstlkf

華商韜略·華商名人堂 ID:hstl8888

圖片:圖蟲創意、網絡


廣袤的非洲,蘊藏著無盡的機遇。




在安哥拉首都羅安達,隨處可見令人熟悉的中國影響力。



在港口,數百萬桶原油即將運往中國;在城市,中國企業承攬的工程星羅棋佈;在工地,中國人工作起來更晝夜不息。


2003年,安哥拉內戰剛結束,有人就冒著風險到了這裡。


當年,劉強還在國內搗鼓建材生意,卻發現,同樣的東西,在安哥拉就能賺兩倍。他馬上拋棄國內生意,把全部身家投了進去。一座鋁合金廠拔地建起後,他又回溫州招兵買馬,帶來了電焊工老易。


老易也沒想到,去非洲賺錢這麼容易。且不說工資翻倍、食宿全包,工地普工就8萬起;他這樣的技術工,年入15萬能保底;要是懂葡語、會翻譯,年賺25萬沒問題。


老闆們組團闖非洲,從普工、技師、翻譯到財務、保安、廚師一鍋端,用高薪把打工仔誘惑得蜂擁而起。結果,30萬中國人得以聚集安哥拉。


在非洲人民看來,中國人似乎都很勤勞,還愛種地。


利比里亞,全球最貧困的國家之一。這裡2003年剛結束內戰,2014又遭遇埃博拉危機。由於種植技術落後,全國糧食產量僅40萬噸,缺口高達60萬噸。


2005年,中國派出5名農業專家來到這裡,他們來自著名的隆平高科。


中國專家很快發現,這裡產量低是有原因的:一是農戶留的稻種退化;二是農民不懂精耕細作,種子灑完就不管了。至於產量,看緣分吧。


於是,中國積累5000多年的農業科技帶了進來,翻地、播種、移苗、打枝、施肥……整套操作下來,中國雜交水稻產量比當地品種高出三倍。



非洲兄弟們大吃一驚,利比里亞總統瑟利夫更將中國雜交水稻譽為“魔稻”,並決定把總統官邸的5畝花園,拿來種地。


除了利比里亞,隆平高科還在尼日利亞、塞拉利昂、贊比亞、埃塞俄比亞、塞內加爾等國開展了大規模的農業技術培訓,非洲50多個國家因此受益。


隆平高科認定,只有把農業技術留在非洲,才是解決糧食安全的根本之道。


在非洲,搞養殖的中國人,也不在少數。


潘偉志也認為,非洲大陸充滿機遇。他曾在國內做傢俱生意,上年紀後感到力不從心。機緣巧合下,他到贊比亞盧薩卡開了家養雞場,很快把生意做得風生水起。


當地消費者表示,中國人來了之後,雞肉開始變得更加便宜。


憑著能吃苦、有毅力、敢打拼,很多中國生意人已經在非洲闖出一片天地。




1998年,做建築生意的沈阿虎,也發現了非洲這片新天地。


在非洲人口第一大國尼日利亞,當年還是有石油、沒工業,更沒有建築公司。沈阿虎毫不猶豫把機械設備運到這裡。


奇怪的是,天天有人問業務,卻一筆買賣都談不成。


沈阿虎一打聽才知道,尼日利亞人更喜歡跟公司打交道,不愛和個人談生意。搞清了玄機,他上午註冊公司,下午就拿下大單——給當地蓋4所學校。


中國人的效率你懂的。結果是,當地政府對工程質量非常滿意。


尼日利亞政局穩定、人民友好,沈阿虎起步早,又持續投資建起了機械廠、塑鋼廠,生意越做越大,身家一度超2億,榮登“尼日利亞華人首富”。


跟沈阿虎不同,史海生是機緣巧合下,成了尼日利亞的“碼頭之王”。



2010年,他被香港招商局派往拉各斯港,跟法國公司合營TICT碼頭。當時,他只有2名手下,海港也破敗荒蕪,承接的顯然是個苦差。但兩年後,他旗下僱員超過500人。TICT碼頭也躍升尼日利亞頭牌,不但吞吐量首屈一指,利潤率甚至超過一些國內大港。


史海生的策略很簡單:用好薪水、好福利,僱優秀的人。像公共食堂、醫療保險等待遇,在尼日利亞堪稱優渥,企業由此蒸蒸日上。


而福建福清的方則江,更是赤手打拼成萊索托華人首富的勵志哥。


萊索托是個被南非包圍的“國中國”,只有兩個北京大小。1992年,在老家養鰻魚的方則江,偶然被這個小國吸引。他先幫臺灣超市老闆打工,熟悉了風土民情後,很快開了第一間小超市。


超市生意,本小利薄。而方則江靠著勤奮機敏,漸漸將超市擴充到3家。


但1998年,萊索托一場動亂,將他的所有財富付之一炬。


方則江沒有時間一蹶不振,他必須東山再起。


他返回老家,招募親友,邀約同去萊索托創業。方法就是複製“方則江模式”:先打工操練、再合夥開店,幾何裂變、按股分成。


僅此一招,方則江的超市暴增到300多家,員工5000多人,經營範圍也從日用百貨、服裝鞋帽,全面拓展到餐飲、娛樂、汽車等行業。


一大幫福清人跟著他發家致富,方則江本人更坐擁13億美元身家,多年蟬聯萊索托華人首富。而他坦承的致富祕訣,不過是“敢作為,能吃苦,薄利多銷”而已。




闖蕩非洲,同樣會伴隨各種風險。


2008年,中鐵四局拿下了安哥拉首都羅安達的Sequele新城項目。這是個400棟樓、1萬套房、可容納10萬人的小區。中國人本以為撿到了寶,幹起來才發現,把事情想簡單了。


當時,安哥拉內戰雖已結束,但社會依然動盪。中國工人白天忙趕工,晚上防綁架。除了小心工地挖出的炸彈,還要提防時不時爆發的槍戰。



後來,當地政府在工地派駐了武裝部隊,項目才得以完工。


中國人闖非洲,因此被稱為“在槍口上的跳舞”。


當然,不一定每個人都會遭遇可怕的暴力,但一定會面對無處不在的疾病。


在贊比亞西部原始森林,中國人幾乎是唯一敢深入到此的外國人。吸引老陳到這裡的,是旁人不敢染指的木材生意。因為這片綠色地獄,本身就是致命武器。


林場山高林密,毒蛇滿地,蚊蟲、飛蠅更多得直鑽鼻孔。中國人的體質沒有抗體,只要被蚊蟲叮咬,很可能得瘧疾、黃熱病、錘蟲病,一旦缺醫少藥,幾乎必死無疑。老陳的黑人僱工裡,還有人得艾滋病,但大家平時照樣吃住在一起。


老陳打過幾次“擺子”,打了不計其數的針劑。最終發現,蚊帳才是活命的法寶。在這種商業模式裡,只要扛過惡疾,賺錢就不是問題。


但在非洲,還有一種瘧疾和衝鋒槍都逼不退的生意——淘金。



2005年,一個廣西上林人帶著500萬到加納淘金,3年後,他便懷揣1億榮歸故里。這個傳說,至今都極具誘惑力。


加納號稱“黃金海岸”,黃金儲量佔全球3%,大礦多由英美公司把持;後來,有湖南淘金客來此,斬獲有限;直到廣西上林人帶著獨門絕技的“砂泵洗金術”到來後,產金量大增,才引發了淘金熱。


不僅是採礦主,哪怕是打工仔,也能很快致富。上林人善待老鄉,工資裡包括底薪、提成、獎金,還包吃包住。只要踏實肯幹、產量爭氣,三五年賺百萬不成問題。


有人調侃,能走路的上林人,大都湧進了這裡。


加納當地人,對此興高采烈。外出打工,他們只能月賺兩三百,工作還很不好找;但在中國人的金礦上工作,工資最少600。


對中國人,他們毫不掩飾喜愛之情:“他們對我們很好,給我們錢,還提供食物,對待我們就像自己人一樣。


然而,淘金亦有巨大風險。像礦區爭奪、環保災難、政策變動等諸多問題,最終讓加納政府在2013年發佈“六月禁令”,將中國淘金客悉數驅逐。


而在幹實業的人眼中,非洲依然是一座寶貴的“金礦”。




在缺醫少藥的非洲,小病小傷,經常會決定生死。而邢志霞的這類小診所,往往是中國人最後的庇護所。


早年,她從湖北咸寧醫學院畢業,因為找不到工作,才到尼日利亞來碰運氣。沒想到,靠販賣抗生素很快發了家。如今,她憑藉醫術在拉各斯開出一家60平米的小診所,診療室、輸液室、藥房和兩張病床的住院部一應俱全。



這裡的病人,大都是遠赴非洲的中國人。邢志霞見慣了各種狀況,像瘧疾、闌尾炎、胰腺炎等在國內不值一提的小病,在這裡很可能要命。所以,她對病人格外上心。


一次,50多名中國工人在工地群發瘧疾,邢志霞主動驅車600公里前往救援,並由此獲得中國領事館的感謝。


世界衛生組織數據顯示,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國家,擁有全球11%的人口和24%的疾病。2020年,非洲醫療還將創造450億美元的市場價值。


救死扶傷,顯然將成為廣袤非洲下一個大機會。


而在互聯網時代,“90後”也開始涉足這裡。


比如,率先在非洲電商領域“吃螃蟹”的王風齋。2014年,他和王小飛、王小杰(坦桑兄弟)聯合創辦的CWB(環非國際)網站,在坦桑尼亞上線後迅速引發熱潮。



大學唸書時,他的坦桑同學王小飛告訴他,坦桑尼亞的商品雖然大都來自中國,卻要從肯尼亞進口。瞅準商機的同學們一拍即合,畢業後,創立了B2B電商“環非國際”。


但他們很快發現,非洲很多國家連電子銀行都沒有,網絡交易很困難。雖然中坦貿易頻繁,商人們卻喜歡做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的線下生意。用一位坦桑客戶的話說:“如果我沒有看著你的眼睛,我怎麼去相信你?”


於是,他們很接地氣地將CWB定位成“非洲黃頁”,致力於為中非商人提供信息、貨物對接的服務。


人們對這種商業模式還將信將疑,一位坦桑客戶卻直接上了門,看他們能不能代為進貨。這筆生意王風齋心裡完全沒底,談判快完成時,客戶甚至開始用斯瓦西里語密談。王風齋估計,這筆買賣大概沒戲。


哪知道,客戶接下來的舉動讓他吃了一驚。


只見客戶打開一個大包,掏出一堆塞滿鈔票的絲襪。合同還沒簽,30萬現金直接倒進了他的包裡。坦桑客戶用這樣真誠的舉動表示:我相信你!


在坦桑合夥人的運作下,“CWB”在坦桑尼亞很快家喻戶曉。媒體爭相報道,連坦桑尼亞經濟部長和議員們都力挺,表示他們正在做“一件對國家經濟有助益的事”。


王風齋對坦桑合夥人更充滿情誼:“我覺得我們除了膚色,其他也沒什麼差別。他們是我在這邊唯一的親人和依靠,如果他們不在這裡,我做不下去。”


顯然,200多萬闖蕩非洲的中國人,正追尋著各自不同的“非洲夢”。


在非洲的土地上,中國人正在蓋高樓、種果蔬、開診所,把核磁共振儀運進了醫院,教還不會用電腦的非洲朋友怎麼做電商,開出的小超市、雜貨鋪更難以計數……


中國人,本就善於在夾縫中求生存。所有人都認定,這裡的發展空間大得很,足以讓人看到不一樣的世界。


這塊古老的土地,好像30年前的中國,充滿無限機會。那些抱著投機心理、撈一把就走的,很容易招人反感;但只要你紮根這裡、勇於嘗試、吃苦耐勞,就一定會在非洲實現自己的“中國夢”。


☉ 更多關於“基建狂魔”中國在非洲的宏大夢想

敬請期待下篇為您呈現



1. 《傳“稻”非洲,授人以漁》第一財經

2.《兩百萬中國人赴非洲淘金:黑色大陸的夢與痛》騰訊大浙網

3.《非洲投資最大的中國人,財富超2億人民幣》創業家

4.《中國人在非洲:能進入主流經濟,在歐美再成功只是餐館老闆》南方人物週刊

5.《世界福清僑商方則江:“福清哥”的傳奇人生》中國青年網

6.《上海小夥非洲創業開“淘寶”,在坦桑尼亞已家喻戶曉》解放日報



未經授權,嚴禁轉載,轉載授權敬請聯繫小客服微信:hstlkf

◆◆◆

投稿、約稿、商務合作及建議,敬請聯繫:

010-65580525

zy@hsmrt.com  周總監

◆◆◆

本賬號系網易新聞·網易號

“各有態度”簽約賬號


我就知道你在看!

https://weiwenku.net/d/2011188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