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唄把企查查告了,這事兒背後不簡單

三板富2019-07-11 17:28:27

 

這幾天,法律界出了個大新聞。


成立近兩年的杭州市互聯網法院近日頒發出其首個“訴前行為保全”,而且所涉案件中的雙方均非“無名之輩”,一方是馬雲爸爸旗下的“螞蟻花唄”,另一方是知名企業數據服務平臺“企查查”


這事兒的法律意義富姐不太懂,富姐知道的是,馬雲爸爸很生氣,後果很嚴重,花唄直接一紙訴狀把企查查告上了法庭。


企查查到底有多狠,連馬雲爸爸都敢坑?


事情還要從2個月前說起。



1


今年5月5日,企查查平臺通過站內消息、“雷達監控”服務的監控日報、以及郵件等方式向其訂閱用戶推送了“螞蟻微貸公司新增清算組成員應君”的信息,並將該等信息的風險級別列為“警示信息”


企查查平臺中截至7月1日仍然存在“花唄”清算組信息

 

但據裁定書披露,事實上,螞蟻微貸公司的清算組信息系2015年清算組設立時的備案信息,螞蟻微貸公司從未正式進入清算程序,一直處於正常經營的狀態

 

但企查查這一波烏龍操作,捅出了個大簍子。

 

在這一錯誤信息的誤導下,外界以為運營花唄產品的重慶市螞蟻小微小額貸款有限公司進入清算程序,市場和用戶開始出現“激動”情緒。

 

螞蟻金服也給嚇壞了,支付寶和花唄的用戶多達數億,涉及的資金高達數萬億,要是任由“花唄破產清算”的謠言越傳越離譜,後果將不堪設想。

 

當天,螞蟻金服緊急對外通過各種渠道進行澄清,作為關聯公司的上市公司阿里巴巴也立即同步發佈了澄清公告,避免出現股價的波動。

 

此外,在事件發生後,花唄方面向企查查發出了律師函,但企查查在收到該函件後未進行任何回覆,亦未採取相應的措施

 

隨後,憤怒的花唄以涉嫌不正當競爭將企查查告上了法庭,並提出了民事訴訟以及訴前行為保全的申請。


 

看了裁定書,你就知道花唄為啥這麼氣憤了:

 

企查查作為專業企業信用信息提供平臺,並且以收取費用的方式有償向其用戶提供服務,理應盡到足夠的審慎義務,在信息準確度的校驗方面投入足夠的時間及成本。然而,企查查對於能夠從政府免費公開數據庫或申請人端簡單核驗即能得到的信息仍然不予審核和檢驗,導致錯誤信息的廣泛發佈
公眾號:杭州互聯網法院我院作出首個訴前行為保全!起因竟是“企查查”一條關於“花唄”的信息......


杭州互聯網法院在受理案件後組織雙方進行聽證,最終法院裁定企查查公司立即停止發送相關信息的行為,以及立即進行事實澄清的行為具有緊迫性和必要性,發佈了法院成立近2年來的第一個訴前行為保全。


富姐發現,花唄的遭遇,並不是個案

 

近幾年,天眼查、企查查、啟信寶等企業信息查詢平臺出現在大眾視界的頻率越來越高,但這些平臺上的數據不斷出現差錯,給各方造成極大困擾。


 

2


前段時間,天眼查的數據導致一家公司無辜牽扯進一樁詐騙案

 

今年4月20日,央視《焦點訪談》報道了一宗打著國家政策扶持旗號的新能源項目投資騙局。報道披露了該項目的發起方為光合集團投資的光合華旅產業投資發展(深圳)有限公司,還引用了天眼查等平臺的數據,來佐證光合集團與光合華旅產業投資發展(深圳)有限公司的關係。

 

報道播出後,光合集團發聲明稱,光合集團投資的光合華旅產業投資發展(深圳)有限公司與詐騙平臺“光合華旅新能源投資平臺”的騙局無任何關係,工商信息系被冒用。

 

同時光合集團截取了天眼查、企查查、啟信寶平臺上光合華旅產業投資發展(深圳)有限公司的工商信息,發現多處錯誤


 

此前,還有報道稱魅族進行了股權變更,大股東由黃章變成珠海虹新動能古錢投資基金。很快魅族官方予以闢謠,稱網傳天眼查、企查查、啟信寶等截圖均為錯誤信息

 

2017年還有媒體報道稱,天眼查“大量洩露四川企業相關法人、股東、聯絡人等人員的身份證號碼、手機號碼等核心隱私”,涉及企業包括四川新希望集團、四川長虹電器等多家川企。


《成都商報》報道截圖


有多個企業主告訴富姐,天眼查、企查查的信息極其不準確,有的是公司被賣,有的是商標被匹配到了別家公司,還有的是法人信息錯誤等。還有諸多用戶在網絡平臺爆料稱,天眼查存在錯誤信息,溝通後卻依然不予刪除



此外,天眼查去年還被《法制晚報》爆出無icp經營許可證非法經營事件。自身作為信息查詢網站,卻被無證經營打臉,恐怕沒有比這更諷刺的事兒了。

 

更有甚者,據《鞭牛士》報道,一些不法分子利用企業主不希望負面信息被展示的可乘之機,利用天眼查、企查查、啟信寶等平臺開展“有償刪帖”等灰色交易,“天眼查刪一條信息3000元,企查查刪一條信息6000元”。


 

而對於媒體質疑的“灰產”,天眼查一方面堅稱,天眼查的核心商業模式聚焦於為用戶提供價值,現在及未來絕不會存在任何付費刪除數據的業務,內部也不存在此漏洞。另一方面卻表示,已與淘寶及相關店家進行交涉,敦促各方儘快取締這些店家的不法行為。

 

這麼接二連三的“烏龍”,在法律的邊緣瘋狂試探,天眼查、企查查們真的靠譜嗎?


 

3

 

富姐發現,這些平臺大多對外宣稱自己收錄了全國超幾億家社會實體信息,包含上市信息、企業背景、企業發展、司法風險、經營風險、經營狀況、知識產權等300多種數據維度。

 

那麼,這麼多數據天眼查們都是從哪裡弄來的?

 

據瞭解,這些平臺的數據大多是公開採集,渠道分別是全國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中國裁判文書網、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國家知識產權局、商標局、版權局。

 

從數據獲取的角度來看,這些平臺的技術壁壘並不強,那麼其核心競爭力就應該體現在數據處理能力上。但現實情況是,它們的數據整合能力遠遠沒有跟上,信息呈現的準確性成了突出問題


今年4月,網傳企查查抄襲香儂科技AI技術


數據的準確性問題還沒得到解決,但天眼查、企查查們已經有了更大的野心。

 

它們似乎已經不滿足於僅僅作為提供企業數據的平臺,通過精準的“蹭熱點”,它們已經開始扮演起媒體、公知的角色,在輿論場上輕易就可以造成巨大的影響。

 

現在很多媒體,在查股東投資關係、股權結構時,都選擇了這些工具。甚至還有一大部分媒體,利用天眼查們給出的查詢結果,搞出了一系列重磅新聞。

 

  • 據天眼查,鏈家註冊資本縮水34%

  • 天眼查數據顯示,王思聰也涉獵了科創板申報企業

  • 據天眼查數據,羅永浩已先後退出聊天寶股東行列

  • 據天眼查信息顯示,馬雲名字被企業搶注:“你好,我是馬雲公司CEO”

  • ……



天眼查和企查查兩個平臺還會即時推送一些企業工商信息的最新動態,甚至將這些新聞同步給諸多媒體。

 

今年5月,天眼查向合作的諸多媒體發佈快訊《如涵控股上市不足2月,阿里巴巴等8股東退出》,諸多媒體也都進行了新聞報道。但事後發現,這又是天眼查搞出的一樁烏龍案。

 

此外,天眼查和企查查還建立了自己的公眾號,在知乎等平臺上也是擁有數萬粉絲的大V。每當有社會熱點事件發生,它們都能迅速跟進,“蹭熱點”的速度連許多自媒體都自愧不如。


從“如何看待湖南懷化新晃操場埋屍案?”到“百度 AI 開發者大會上李彥宏遭現場潑水 ?”再到“如何看待王俊凱父母開奶茶店?”,它們都能站將文章和自家產品完美結合起來,影響輿論走向的同時也打了一波免費的廣告,還被粉絲誇讚“三觀極正”。


新城控股董事長涉嫌猥褻女童事件,天眼查在知乎上的回答

 

等有了影響力,就可以開始變現了。畢竟,這些平臺都不是慈善機構,也是要恰飯的。

 

它們一邊依照客戶需求將平臺數據進行分類整合,售賣給投資機構、企業等,另一邊在地鐵站等場所鋪設廣告,主打個人用戶找工作、查老闆、查相親對象等市場需求,針對C端用戶開啟會員服務。


天眼查投放的廣告


事實證明,賣數據確實是一門好生意。企查查自2015年就已實現盈利,企查查CEO楊京在2018年透露3年內產值預計達到20億。

 

至於信息到底準不準確,已經不那麼重要了,這些平臺早已在其用戶協議中把鍋甩得乾乾淨淨。


啟信寶用戶協議

 

比如啟信寶就在用戶協議中聲稱:“對於這些數據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與準確性我們不做保證”“因此造成一切不利後果由您自行承擔”


 

4


商業社會裡,沒有什麼比信用更具價值。

 

這些平臺的顛覆之處在於,它們把複雜無比的大數據做成了連廣場舞大媽或者退休老大爺都會用的產品,既可以為B端用戶提供專業的商業調查分析,也能為C端用戶消除信息不對稱造成的決策失誤,極大滿足了企業、個人的商業查詢需求,自身也成為明星創業企業。

 

但是,作為具有強大公信力和廣泛影響力的平臺,天眼查們提供乃至主動傳播的企業數據一旦出現嚴重錯漏,這些信息對B端和C端用戶來說就都沒有意義,甚至可能對用戶造成傷害,造成無可挽回的嚴重後果。

 

現在看來,它們已經離自己的初心走得太遠了。


被媒體質疑後天眼查的迴應聲明

 

2018年中用戶就已超過1億的天眼查,將自己的使命定義為“公平看清世界”。而在天眼查創始人柳超看來,公開數據是蘊藏無限商業價值的寶藏,蘊含著被人們忽略掉的高價值信息


就好像一塊木頭疙瘩只值10塊錢,但經過雕刻、加工、包裝最終變成工藝品後,可能賣到10萬、100萬、1000萬。大數據也是一樣。


柳超一不小心說了一句大實話,使命再高尚,數據最終還是要用來賣錢的。


圖片來源:“黑貓投訴”平臺


但是,富姐還是想多說一句,公司要賺錢本身無可厚非,關鍵是要提供真正有料的產品或者服務。

 

數據本身沒有感情,用好了能創造社會價值,用不好就是在“作惡”。天眼查、企查查們拿著別人的信用賣錢的時候,可千萬留神別把自己的信用也給賣了。


·  END  ·

https://weiwenku.net/d/201119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