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裝劇躍躍欲試要仿妝?古代真正的妝容特點你知道嗎?

芭莎藝術2019-07-11 17:37:35

《十二美人圖 美人展書》(局部),絹本設色,184×98cm,故宮博物院藏

近些年,古裝劇中的造型越來越迴歸史實,人們在感嘆服化道用心的同時,也再次對古代妝容產生了興趣。古時人們生活簡單,女子更是少有娛樂活動,研究妝容成了她們最大的樂趣之一。


以前是“女為悅己者容”,而現在已經演變成“女為悅己容”。但無論時代如何變遷,女性的愛美之心從未變過。在古代,雖然化妝品遠沒有現在種類豐富,但女子的化妝技術毫不遜色於現代,有些妝容更可能是你從未想過的!




貴族不是你想學就能學!


提到古代的女子妝容,最先想到的便是“仕女畫”。唐代畫家張萱和周昉在當時以擅畫人物出名,仕女畫更是他們的拿手好戲。周昉曾師從於張萱,但二人繪畫風格大為不同。

 

張萱《搗練圖》,絹本設色


張萱筆下的人物雖動作各異,但其面部往往區分不大,乍一看像是“克隆”出來的。但在周昉的筆下,人物神情生動,其妝容服飾也描繪得極為寫實。


張萱《搗練圖》(局部),絹本設色

張萱《搗練圖》(局部),絹本設色,雖畫面中展現了當時女子妝容中彎月眉、花鈿等特色,但人物的五官幾乎沒有差距。


周昉筆下的女子姿態優雅、活靈活現。民間還有朝鮮商人向其購畫,但畫中人物全部變成仙子飛走的傳說。


但仔細觀察其筆下的仕女往往會給人一種不和諧之感,原因就在於這些仕女圖中的女子往往額頭格外寬大。這難道是周昉的個人繪畫特點嗎?

 

周昉《簪花仕女圖》(局部),絹本設色,46×180cm,遼寧省博物館藏


事實上,這是當時特有的“美容”方法,被稱為“開額”。在當時,女子會刻意剃掉額頭上的頭髮,讓髮際線上移。再在各式複雜的髮髻配合下,額頭更是顯得格外寬大。


對現代的“禿頭少女”來說,保養髮際線還來不及,這種做法更是想都不敢想。可見當時人們的審美與我們現代大相徑庭。

 

周昉《簪花仕女圖》,絹本設色,46×180cm,遼寧省博物館藏


和我們現在審美不同的還有當時女子的體態,畢竟除了面部妝容,身體形態對女性來說也是極為重要的。人人都知道唐代“以胖為美”,但在周昉的畫中,女子的形象有些過於圓潤,連當時的人都覺得“胖得過分”,稱他的畫是“肌勝於骨”。

 

周昉《內人雙陸圖》,絹本設色,30.7×64.4cm,美國弗利爾美術館藏


但這種觀點實際是冤枉了這位畫家。周昉出身官宦世家,平時結交的都是貴族子弟,描畫對象也是生活中接觸的貴族女子。這些人本就生活優渥,體型自然也比普通女性更豐滿一些。

 

周昉《揮扇仕女圖》(局部),絹本設色,204.8×33.7cm,故宮博物院藏


但即使體態豐盈,周昉畫中的女子仍然姿態優雅、舉止大方。單透過畫面就能感受到氣質不俗,這與其所處環境及教育密切相關。可見,吸引他人的不僅僅是外表,舉手投足間的氣質也是極為重要的。


周昉《彈琴仕女圖》(局部),絹本設色,75.3×28cm,美國納爾遜·艾京斯藝術博物館藏



素顏出門也要畫眉毛


古代女子妝容中最獨特的地方之一就是眉毛了。八字眉、蛾翅眉、長眉、闊眉等等,她們想出了各種千奇百怪的眉型,對眉妝的重視可見一斑。

 

《弈棋仕女圖》(局部),絹本設色,62.3×54.2cm,雖然這幅畫已經部分缺失,但還是生動地展現了當時女性的妝容特點。


唐代女子的特色美容項目除了開額,還有“去眉”,這是為了能在額頭上最大限度地隨意發揮,描畫各種各樣不同的眉型。想象一下,通過開額和去眉“擴大”額頭的尺寸,古代女子卸妝後的樣子也是有些恐怖啊。

 

《唐人宮樂圖》,絹本設色,28.7×69.5cm,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根據自己當天的妝容、服飾選擇不同的眉型成了當時女子的樂趣,這種“人工”眉毛還傳到了海外。在日本的浮世繪中,我們經常可以看到女性對鏡畫眉的場景,其中大多描畫的也是這種“人工”眉毛。

 

喜多川歌磨《姿見七人化妝》,浮世繪版畫,1792年

喜多川歌磨《寬政三美人》,浮世繪版畫,1793年


女子的眉毛現在還成為了重要的史學參考資料。在唐玄宗時期,不僅僅是楊貴妃一人受寵,其兄弟姐妹也因她備受優待。她的三姐虢國夫人生活奢靡、行為驕縱,仗著自己天生麗質,連面見皇帝時都素顏前往。

 

仇英《貴妃曉妝圖》,絹本設色,41.4×33.8cm,故宮博物院藏


詩人張祜就曾作詩諷刺道:“卻嫌脂粉汙顏色,淡掃峨眉朝至尊。”形容虢國夫人即使入宮面見天子也懶得化妝,只畫眉毛就出門,“素面朝天”這個成語也因她而來。

 

張萱《虢國夫人遊春圖》,絹本設色,51.8×148cm,遼寧省博物館藏


畫家張萱描繪的《虢國夫人遊春圖》生動地展現了其出遊時的景象。但畫中究竟哪個才是虢國夫人本人,專家們對此爭論不休。一位書畫鑑定專家指出:近距離仔細觀察時會發現,中部靠前的貴婦人並未化妝,只是淡淡地描畫了眉毛,以此可判斷她是虢國夫人。

 

張萱《虢國夫人遊春圖》(局部),絹本設色,51.8×148cm,遼寧省博物館藏


雖然現在我們無法核實這種觀點的正確性,但這樣的巧思不僅讓人拍案叫絕。有時,換個角度看問題,從細節中我們能發現另一個不同的世界。



誰說青樓女子沒有可取之處?


提到古代的青樓女子,很多人會覺得“不正經”,但她們大多是被生計所迫,其生活也並非沒有可取之處。單從妝容角度來說,她們可是時時走在潮流前沿。


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絹本設色,28.7×335.5cm,故宮博物院藏


許多青樓女子都是當時文人墨客的紅顏知己,書畫家也多將她們作為畫作的靈感來源。明代書畫家唐寅曾因科舉案牽連入獄,出獄後妻子看其前途無望便離開了他。後來他漸漸家道中落,在心灰意冷後選擇背井離鄉。

 

唐寅《吹簫仕女圖》,紙本設色,184.8×89.5cm,1520年


就在這一時期,唐寅結識了官妓沈九娘,二人惺惺相惜。沈九娘極為敬重他的才學,時常在其作畫時陪伴左右。為了能讓唐寅有一個良好的創作環境,她將自己的妝閣佈置得儼然似一間書房。

 

唐寅《紅葉題詩仕女圖》,絹本設色,47×104cm


在沈九孃的照顧下,唐寅的畫技越發精湛,而其筆下的仕女也多以她為靈感。他筆下的女子往往畫著柳葉眉,身穿華美衣裙,或在園中賞花、下棋,或與他人一起閒談。畫中的景物成了人的陪襯,這樣的裝扮也是當時最流行的裝束之一。

 

唐寅《王蜀官妓圖》,絹本設色,124.7×63.6cm,故宮博物院藏

唐寅《陶谷贈詞圖》,絹本設色,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柳葉眉往往給人溫柔、雅緻的感覺,而脣妝則是由唐代的蝴蝶脣演變而來。它與我們現在的咬脣妝不同,是直接在脣上描畫類似蝴蝶的形狀,不作暈染,看上去溫婉大方。這個名字也寓意著希望以脣妝之美吸引蝴蝶接近。

 

周昉《簪花仕女圖》(局部),絹本設色,46×180cm,遼寧省博物館藏


青樓女子為了迎合文官的需要,大多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她們也能比普通女性接觸到更廣闊的世界。這些才華與容貌俱佳的女子不僅僅是書畫大家的創作靈感,也成了部分閨閣少女的學習對象,晚明時期的“秦淮八豔”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仇英《伎樂圖》,絹本設色,20×13cm


“秦淮八豔”不論是藝術修養,還是樣貌才情都讓人嚮往,她們不僅僅是當時文人墨客的夢中情人,也成為了少女們的偶像。其所用的脂粉、首飾往往會被當時人追捧,能擁有“同款”甚至成了炫耀的資本,大家紛紛模仿其姿態、穿著。

 

仇英《春山宮苑圖》,絹本設色,79.5×154cm


“秦淮八絕”之首的柳如是雖身在風塵,卻並不願自甘墮落。她崇尚儒學,甚至會與人談論國事。其妝容以清淡素雅為主,眉型除了婉約的柳葉眉,有時也會畫帶有一些英氣的平眉。服飾以素色的寬大衣衫為主,甚至還會穿著男裝出門。

 

仇英《修竹仕女圖》,絹本設色,88.3×62.2cm,上海博物館藏

仇英《易書圖》(局部),絹本設色


雖然當時女子很少會有穿男裝這種大膽的做法,這種淡雅又帶有一點書生氣的裝扮深深地影響了當時女子的穿搭風格。明朝晚期,社會局勢動盪,連貴族也不會穿著過於華麗。柳如是的裝扮恰好幫助人們在簡單中透出美感。

 


金廷標《仕女簪花圖》,絹本設色,223×130.5cm,故宮博物院藏


“女為悅己者容”,古時女子打扮自己除了讓自己開心之外,更多是為了取悅自己的心上人。雖然她們看不起青樓中女子的生活,但往往會為了吸引更多關注而在妝容上模仿她們。

 

仇英《花園消遣圖》,絹本設色,151.5×79cm


有些古代妝容並不適合於當下的日常生活,甚至看起來還有些“奇葩”。但“愛美之心人皆有之”,雖然沒有如今的這些美容技術,但古人為了美也是煞費苦心。


透過這些妝容,我們能看到古代的審美變化。都說“時尚是個圈”,說不定哪天我們也會“以胖為美”,再流行起古代的妝容呢?




精彩回顧:

全球最酷的女建築師到底是誰?

這篇《千與千尋》鬼神圖鑑,請查收!

成名要按部就班?這些藝術家就不走尋常路!
















[編輯、文/張欣彤]

[本文由《時尚芭莎》藝術部原創,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weiwenku.net/d/201119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