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生存的根本究竟是什麼?京城中小影城現狀調查

一起拍電影2019-07-11 17:49:01


作者 / 嘉棲


“票房不好?不能把我們跟大影院比,規模都不一樣,是吧?我們就得跟自己比,起碼我們能做到這幾年票房都有上升。”談及今年的票房形勢,國賓菁英電影院(原西宮影院)的負責人說道。

 

2019年已過半,國產電影市場的中場戰役落下帷幕。311.7億的總票房,比去年同期減少2.7%;8.08億的總觀影人次,比去年同期減少10.3%。票房和觀影人次的雙雙回落,可見2019的上半年並不好過。

 

而眼下的暑期檔,更是風雲多變。《八佰》《少年的你》等多部種子選手撤檔,還有多部影片調檔、甚至改名等種種舉措,市場紛紛擾擾,年度票房縮水幾乎已成定局。對於行業內所有人來說,眼下的每一步都是負重前行。

 

在這其中,產業鏈終端的影院自然也深受影響。拍sir查閱了貓眼專業版數據,2019年上半年,北京地區的票房常勝軍影院耀萊成龍五棵松店,其總票房和去年同期相差不多,但觀影人次卻下降了8.9%。

 

大影院尚且生存如此,那麼,一些中小規模的影院處境又如何?大盤清冷態勢下,它們又該如何自救呢?

 

 

帶著這些疑問,拍sir隨機走訪了北京市上半年票房成績並不理想的十家影院,希望探尋票房表現背後更多的故事。開頭所述的於上世紀80年代依託於工人文化宮發展而來的國賓菁英電影院就位列其中。此外,如大觀樓、星城國際影這樣的老影院,像中影千人影城、耀萊成龍(玉泉山店)這樣的新影院也在此次名單之中。

 


最低30.4萬,高不過200萬,

“末位”影城營生蕭條?

 

無可否認,從上半年整體的票房經營數據來看,這些影院“後進生”的成績確實相對慘淡一些。

 

從下表可以看到,中影千人影城僅收穫了30.4萬票房,7124的觀影人次,處於墊底之位。同樣,上半年票房在百萬以下的還有星美國際影城西紅門店,僅獲得了79萬票房,觀影總人次為2.2萬人。

 

 

備註:1、劇場、影劇院、汽車影院、私人影院、內部影院等不計算在內  

         2、此次影院範圍以東城、西城、朝陽、海淀、豐臺、石景山六大城區為主           

         3、統計截止時間為6月30日22時,數據來源貓眼專業版


其餘8家影院,雖然總票房突破了百萬,但是最高的也僅有216.4萬,為耀萊成龍玉泉山店。總的來說,總票房和觀影人次呈現正相關,即票房越低,觀影人次越少,但也有個別例外。比如,在這十家影院中,觀影人次最多為國賓菁英影院,上半年總共有5.5萬人,但其總票房不如耀萊成龍玉泉山店,這和每個影院所制定的不同零售票價有關。

 

當然,影院票房多少也和開業時間的長短有一定關係。在這其中,就有三家影院是今年新開業的。尤其是中影千人影城,據工作人員介紹,是今年4月底開始試營業,6月1日才正式開業,相對票房最低也是情理之中。而觀華觀華全色彩激光影城、耀萊成龍玉泉山店也都是今年大年初一開始營業。

 

今年三家新開的影院

 

除此之外,榜單中還有幾家比較著名的京城老影院,比如有“中國電影誕生地”之稱的大觀樓電影院,坐落在前門大街,始建於清末時期,常常被遊客誤認為是景點去參觀;而星美國際影城西門店,也是大興西紅門地區最早的影院之一;國賓菁英影院,同樣有著三十幾年的歷史。可以說,這幾家老影院正是那一批在市場化潮流之中影院擴張之下艱難生存的剪影。

 

那麼,相對僅有幾十、上百萬的票房,對於這些影院自身來說,成績是否真的這麼“不堪”呢。其實不然。如國賓菁英影院負責人所說“我們影院從我接手的2013年,總票房只有270萬,到去年的470多萬,能夠連續保持六年增長,大影院未必都能做到。

 

 

從上表可以看到,對比近三年來的票房成績(2016—2018),有些影院是穩中上升,如國賓菁英影院、星環影城、百譽朗克影城三家票房呈現逐年上升趨勢;有些影院則是逐年下降,如大觀樓影院、星美國際影城西紅門店。

 

而於去年年中開業的元影城新影聯東申影城今年上半年的業績也已經接近去年全年的業績。若以影院自身為參照物,相對而言,他們的成績也已經是很大進步了。“我記得去年最少的時候,一天就賣了十幾張,大多時候都比較清閒;今年比去年人多了,就算最少大概也有三四十張票。”新影聯東申影城的某工作人員說道。

 

新影聯東申影城大廳

 

 

“社區影院”性質、無商業綜合體、周邊競爭

票房落後三大原因

 

不過,就算是對比自身有所提升,但是也挨不住經營的壓力和大環境的壓迫,更何況如今市場環境也相對清冷,影院的處境可想而知。畢竟,一天幾十、上百的人流量,背後仍然是租金、人力資本等各種成本消耗。

 

事實上,這些票房不佳的影院除了開業時間、歷史發展等客觀性不可抗因素之外,其實也都有相似的屬性。

 

比如,這些影院大多數並非處於熱鬧的商業購物中心,沒有典型的商業綜合體支撐。

 

百譽朗克影城入口

 

以其中的元影城和百譽朗克影城為例,兩者皆位於華創生活廣場(分別在安立路和林萃路);即便是今年新開的影院如觀華全色彩激光影城,位於十里堡新城市廣場(此前為華堂商場,經改造後變身為辦公區+休閒中心);耀萊成龍玉泉山店,則位於海淀的玉泉山商業中心;千人影城位於豐臺區集美家居廣場。

 

雖說這些廣場也都是可供觀眾消費的場所,但大多都是主打生活、休閒,亦或是家居,對於年輕人來說,缺乏消費吸引力,因而平日客流量本就不算太多。如中影千人影城的工作人員所說:“像我們這兒都是賣家居的,沒什麼好逛的。餐飲也不太有競爭力。它們(廣場)還指望我們電影院能引流呢。”

 

中影千人影城

 

因而,這些影院大多是“社區影院”,觀影人群以中老年居多,也常有拖家帶口,一起來看電影的場景出現。在上週末的探訪過程中,拍sir在這幾家影院所見的,就多為父母帶著孩子來看電影的,以看《蜘蛛俠:英雄遠征》《玩具總動員4》的偏多。而大廳的顯示屏,則滾動播放著《豬豬俠·不可思議的世界》《掃毒2》為主的電影預告片。

 

“週末看電影的相對人多,而且現在放暑假了,孩子們也沒地兒去,好多來影院玩的。我們就會相應多排幾場動畫片兒。反正孩子能看的片兒,我們就多排。”觀華全色彩激光影城的工作人員說道。

 

觀華全色彩激光影城

 

而在百譽朗克影城,拍sir既看到了一對老夫妻,仔細看著零售臺上擺放的紙質排片表,詢問了一陣之後,猶豫再三還是離開了;也看到了剛剛看完電影的一對中年夫妻,從櫃檯拿走了寄存的一箱牛奶和雞蛋,頗有生活氣息。“你看,來我們這兒差不多都是中年人,也有一些老人。年輕人很少來。我們主打的就是周圍的居民。”百譽朗克影城的工作人員說道。

 

除此之外,周邊影院的競爭也是影響這些影院票房的一大原因。就如位於前門大柵欄地區的大觀樓電影院,作為國內歷史最悠久的影院,雖然曾經有過榮光,但也抵不過時代的發展,如同遲暮的英雄。


大觀樓電影院

 

尤其是隨著附近保利國際影城天安門店的開業(2017年),分流了很大一部分觀眾。從貓眼專業版上可以看到,大觀樓影院2017年的票房(390.7萬)相比2016年(519.7萬)下降了24.8%。

 

而在拍sir到達的週一下午,整個影院也只排了《蜘蛛俠:英雄遠征》《千與千尋》《八子》《碟仙》四部電影共23場。大廳內偶有幾人,探尋觀望著,而門外,有不少遊客駐足拍照。是的,如今的大觀樓常常被路過的人誤當做景點進來參觀。

 

大觀樓影院售票處

 

相比大觀樓,位於大興區西紅門鎮的星美國際影城西紅門店,沒有歷史這層光環加持,似乎顯得更為落寞。“這是我們這地兒最早開的一家影院,當年生意還是很好的。現在逐漸沒落了,年輕人更願意去薈聚(金逸影城薈聚imax店)、鴻坤(耀萊成龍西紅門店)那兒,很少往這兒跑。”一位住附近的大爺說道。

 

走進星美國際影城西紅門店,只見燈光有些昏暗,大廳懸掛著“掃黑除惡”的橫幅,櫃檯上貼有空調已壞的公告,這一切似乎顯得有些“蕭條”。“主要是這段時間空調壞了,正在維修呢,大熱天的,所以人更少了。”前臺唯一“留守”的小姐姐說道。

 

星美國際影城西紅門店今昔對比

 

其實,比起大觀樓影院,擁有8個廳的星美並不算太老。然而,隨著周邊兩家影院的陸續開業,以及星美影城自身陷入關門潮的泥淖,這家曾經的西紅門第一影院似乎正在面臨著它的至暗時刻。今年上半年僅僅79萬的票房,不及去年的三分之一,而其在2015年的鼎盛時期票房接近1500萬。

 

走出星美國際影城西紅門店,與其緊挨著的是一家檯球廳和量販KTV,回首駐足,恍若上世紀末的盛景餘光。

 


優惠價、冠名廳、巧帶貨

影院自救花樣多

 

當然了,隨著國產電影市場的發展以及全國各地影院的快速擴張,不止上文提到的影院,大多數影院的日子都不太好過。以常年位居北京地區票房榜首的耀萊成龍五棵松店為例,其去年票房為7653.6萬,比2015年時期1.09億的票房下降了29.8%。

 

房租、人力成本、放映成本……幾乎是所有影院需要面對的高昂支出,而影院快速擴張之下紅利缺失,帶來的只有更激烈的競爭。再加上觀眾的不斷流失—今年上半年同比去年觀影人次下降了10%。在此之下,無論是票房好的,票房差的,還是高端影院,或是中小影院,處境各有各的艱難,也必須得“自救”以生存

 

中影千人影城內部裝飾

 

而在拍sir走訪過程中,發現這些票房不太好的影院,幾乎也都在使勁渾身解數以解燃眉之急。最直接的就是以低價刺激消費。比起貓眼、淘票票等購票軟件上的票價,這些影院的現場售價也不高。以國賓菁英影院為例,其現場票價只有30元和45元兩種。

 

不僅如此,但凡是這些影院的會員,也都能享有不錯的福利。除了節假日的各種活動,平日的會員價低至28.8元,比不上一頓麥當勞套餐,價格也是相當親民了。“我們主打的就是社區,他們肯定希望票價越便宜越好。基本來這兒看的都辦了卡。”影院負責人說道。不過,低價到底能拉來多少觀眾,效果也無法具體量化。對於他們來說,會員數量有所上升,就已經是卓有成效了。

 

耀萊成龍玉泉山店

 

此外,位於安立路華創生活廣場的元影城給拍sir留下了深刻印象。事實上,影院為了獲得更多非票收入,“冠名廳”並不少見,但是像元影城這樣,總共5個廳,幾乎每個都是冠名廳的並不多。從“藝攬芳華廳”、“宮小浪廳”到“上品折扣廳”、“萬科星園廳”,元影城似乎被冠名廳包圍了。

 

雖然關於具體的合作價格工作人員並沒有透露,但是以一般普通影廳8000左右每個月的冠名費來算,這也算是一筆不錯的額外收入。

 

而它的自救方法還不止如此。走進影院內部,兩邊牆上掛著的是可供出售的油畫,價格從1500到萬元不等,走廊上擺著的是可供掃碼支付的家居。可以說,此舉既利用足了空間,也不失為影院創造更多收入的機會。

 

元影城

 

當然,對於影院來說,能夠把觀眾抓進電影院才是立足的根本。在這點上,位於西城區工人文化宮旁的國賓菁英影院走的就是差異化路線。“我們地理位置比較特殊,周圍都是各部委、各單位的家屬,所以,我們以前票房的80%都是靠包場。而這幾年時間,我們把散客做了起來,現在包場的票房只佔20%。”其負責人說道。

 

的確,相比周邊影院,由於區位因素和歷史發展等原因,菁英影院是在這地區紅色影片也就是主旋律電影包場最多的影院。就像去年,《厲害了,我的國》上映期間,菁英影院幾乎天天滿場。但是,為了影院在市場化潮流中生存,不能只靠包場,“我們花了兩年時間把兒童片(動畫片為主)做了起來。因為周圍家長都比較放心帶孩子來我們這兒。”

 

也正因此,其能做到雖然票房基數雖少,但能逐年上升。不過,談到今年的市場形勢,菁英影院負責人也確實有些沒底:“下半年有《攀登者》《我和我的祖國》,這兩部片,我們影院是比較佔優勢的。不過整體而言,今年我們的票房會比去年少三四十萬吧。”

 

國賓菁英影院

 

事實上,“今年片子不太好”是拍sir走訪時大多數影院的心聲。畢竟要想把觀眾拉回電影院,片子才是根本吸引力。“我們賣的最好的就是去年《我不是藥神》,那會兒週六日下午都是滿場,持續效應也很強。今年就算是《復聯4》,也只是前幾天賣得好,後面就不行了。”影院工作人員說道。

 

也有幾家如百譽朗克這樣老年人多的影院,在《芳華》上映期間也是難得火熱景象。“我記得那會兒《芳華》都下映了,還有老人過來問。我們就盼著能多點像《我不是藥神》《芳華》這樣的片子。”工作人員說道。

 

畢竟,作為產業鏈的終端,需要上游影片的供給以生存。當然了,身在行業之中,誰都希望能夠看到更多的影片上映,才能創造更繁榮的市場。眼下是艱難,但總要心存期待。正如某影院經理所說,“比這還難的時候都熬過,現在已經算好了,總有辦法撐下去。”

 

 



近期熱文


 中國電影:穩定壓倒一切  

2019下半年片單盤點

好萊塢大片失寵論

5年上影節片單回顧

解密電影修復十三年



商務合作 / 轉載 / 加入社群 / 約稿

請聯繫微信ID:

15201655723   yqpdy2018

 1028627745   649778177


https://weiwenku.net/d/20111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