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靠郭敬明張藝謀楊冪賺錢!大鱷張昭拒絕悲情謝幕

釋凡說電影2019-07-11 17:55:09


樂視影業CEO董事長張昭最近終於離職,據說準備去復星集團投資的一家影視公司,引起了影視圈不小的騷動!他曾創造令業界瞠目的“光線速度”與“樂視加速度”,曾是《消失的子彈》《小時代》《九層妖塔》《熊出沒》《盜墓筆記》等票房奇蹟的幕後推手,他曾製作並營銷了數百部熱門影片,八年來創造了130億的電影票房,他的動向牽扯著影視行業的佈局。



他有成功的案例,也有失敗的教訓!就像他跟獅門影業九次談判,拿下《敢死隊2》發行權,就像他說過:“《長城》《爵跡》都是里程碑”“超越華誼對我沒太大意義”遭受質疑與爭議。


他曾在賈躍亭最低谷時,把樂視影業三億資金拱手相讓,還頂住壓力給員工發獎金,既讓外人覺得重情重義,也不可思議。根據真實歷史資料,還有道聽途說小道消息,釋凡來介紹一下這位大鱷如何在風雨漂泊的影視圈鑄造一代傳奇。



九十年代初,已獲得上海復旦大學信息科學學士和哲學碩士學位的張昭,遠赴美國留學,獲得紐約大學電影製作碩士學位(MFA)。在美國,他拍攝的一部短片《木與詞》獲得奧斯卡學生單元獎,為此他拿到了美國綠卡,而且打通了奔向電影行業的一扇門。


學成之後,他在1996年加盟了上影集團,導演了中美合拍影片《太空劫持》,中美合拍電視劇《情感簽證》等作品,但都沒什麼反響。從此,張昭決心轉型幕後,並在2000年加盟國務院新聞辦(SCIO)所轄視點傳播公司任職副總裁,負責與美國十幾家電視臺合作製作並播出了上百小時的介紹當代中國的紀錄片。



2003年冬,剛到北京的張昭,來到了光線傳媒,同光線董事長王長田從下午一直聊到晚上12點。忘了是誰提了一句,“咱們去吃飯吧”,張昭便穿上外套要出門,這時王長田卻說不用,並從辦公室抽屜裡拿出一大盒餃子,又從右邊的抽屜,拿出三種辣醬,說:“這個餃子是我媽包的。”


這下,打動了張昭,決定加盟當時還算小企業的光線傳媒,他回憶道:“非常欣賞這種創業的文化。我當時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請吃飯就吃一頓餃子,這是非常好的,對於一個做事情的人來講。”




張昭加盟光線傳媒後,任職藝術總監,2006年創立光線影業。他們同博納老董於冬,合作推出首部警匪大片《傷城》,由梁朝偉、金城武、舒淇主演,正面同《滿城盡帶黃金甲》在賀歲檔競爭。


當時,《黃金甲》是張藝謀導演同新畫面影業公司合作的年度大戲,而中國數字銀幕才100多塊,相當於現在IMAX的銀幕數,因為《黃金甲》片子太大了,它都佔了,雙方就展開了數字熒幕的爭奪戰。



張昭回憶稱:“我們還是很新的新兵,《黃金甲》很大,我們小。但一個牧童不能讓大象遮住了身影,所以營銷策略,乾脆就讓牧童騎在脖子上去。因為你騎在上面,所以大家都看得更清楚,要不你一個小螞蟻怎麼能跟大象競爭?”


策略性的成功讓這部香港警匪片斬獲8000多萬票房。接著,張昭在光線影業出品併發行了20餘部商業電影,連續四年保持了100%的增長速度,創造了為中國電影業矚目的“光線速度”。



早在十年前的光線時代,張昭就已經在摸索分眾模式。2010年做《花田喜事》的時候,演員路演連電影票倉重地上海都沒去,這是張昭刻意為之,因為這部電影針對的就是二三級城市的老百姓,把有限的資金放到溫州等城市,這種運營方式一直是張昭的思路:“產品為誰做?”



溫瑞安的助理曾透露,張昭才是光線《四大名捕》電影系列牽線人,當時買版權的人很多,張昭曾三顧茅廬去求溫瑞安賣版權,溫瑞安見此人文質彬彬,能說會道,懂電影,便欣然答應。結果,簽約時候才發現張昭已經離去了!




不過,在光線傳媒上市時,證監會要求光線影業併入光線傳媒。張昭非常失落,認為將會失去對控制的公司,這不是他想要的,無奈2011年張昭離開光線影業,到樂視創建樂視影業。



有人認為這是他跟光線老闆王長田鬧翻,人家不給他光線股票,兩人在拍攝與發行《精武風雲·陳真》賣得不咋地,直接被《狄仁傑之通天帝國》《山楂樹之戀》秒殺,賠錢賺不到吆喝有關係。


其中甄子丹由此活動踢“東亞病夫”牌子,居然踢砸了,後面發微博質疑如果是華誼發行《精武》,票房能跟《狄仁傑》調過來,更是體現張昭營銷團隊問題。但張昭對此,堅決否認。



他表示同光線都合作很好,去樂視是因為樂視董事長賈躍亭邀請。他是一個和我非常有默契的人,他是一個非常刻苦、非常有夢想的拼命三郎,這很感動張昭。


在張昭加盟樂視五年多的時間內,樂視從一個剛剛上市、市值才40多億的小視頻網站,成長為現在已經是市值近千億的互聯網獨角獸,這充分證明了他的判斷力。而且電影和互聯網視頻網站的結合,是大勢所趨,這是電影產業互聯網化很重要的一個機會。



不過,一位曾經任職在樂視影業的人透露,“張昭跟王長田絕對是鬧翻了,除非是總局領導要求開會,他們才貌合神離在一起。要不兩人絕不在同一場合講話與見面。但世界上沒有永遠的朋友和永遠的敵人,哪天哥兩說不定還會合作大片呢!”



2011年,樂視影業《機器俠》《決戰剎馬鎮》都意圖拍商業大製作,結果都賺不到錢。其中《機器俠》還拉小馬奔騰投資,被對方總裁鍾麗芳算計下,簽了一份霸王條款——哪怕賠錢都必須給對方一筆款項!結果,票房口碑都慘敗,叫小馬奔騰還賺錢,樂視影業則慘遭同行恥笑。


可以負責地說,張昭去了樂視以後,用《敢死隊2》《消失的子彈》《小時代》《熊出沒》等賣座電影,曾帶領一家初出茅廬的影業走向短暫的輝煌。



創建樂視影業後,張昭馬上打造了一支全國地面發行團隊,據說業內人一看就是跟光線一樣佈局。就是在全國聘請多名熱愛電影的年青人,為當地影院的觀眾提供電影的信息,溝通影院怎麼做營銷,也就是幹苦活、累活、髒活!


2016年,這個營銷體系一個城市一個城市地建立起來,覆蓋了將近200個城市,已經有300多人。這也是樂視影業,穩居國內頂級影業的巨大資本。



張昭去樂視影業以後,起初參與投資或發行《八星抱喜》《鉅額交易》《追凶》《高舉愛》等片,票房與口碑一片狼藉。其中,劉青雲、王寶強合作《追凶》是光線擠壓的老片,品質一塌糊塗,張昭居然還親自配音了某版預告片,遭到樂視攝像師D的偷偷炮轟,他說,“《追凶》別提多噁心了!張昭來樂視影業,真沒弄啥好片!”



賈躍亭夫人甘薇、佟大為、秦昊、佟大為主演《十二星座離奇事件》,樂視影業搭上了全部資源營銷,也才賣2000萬。對待這些片票房不如意,據說張昭曾偷偷表示自己其實早有預料,因為很多片都是光線積壓的老電影,或者品質也不如預期的中小製作,就當給自己新成立的發行團隊練兵!



《鉅額交易》某位出品人L還憤怒炮轟,“張昭對發行工作很懈怠,拿了天價發行費不辦事,我直接罵過他!這人太黑心!”


前樂視發行的L總,他回憶這片發行情況透露,“那時樂視發行都是新兵蛋子,這種垃圾片導演自己拍得不好,還都是FLASH湊篇幅,叫人咋發?我們不可能沒責任,但第一齣品方應多找自己問題,導演編劇馬儷文尤其要負最大責任!”


不過,L認為張昭對電影發行思路很傳統,並沒有王長田、於冬腦子靈活,而且他每次拿到片子發行都急躁,怕砸賠錢,因此兩人還鬧過彆扭,但現在自己很理解張昭,“我如果要他在那個位置,必然怕賠錢!”



2012年8月,身為出品人的張昭成功聯合爾冬升監製與羅志良導演,彙集了劉青雲、謝霆鋒、楊冪、江一燕等明星的民國懸疑大片《消失的子彈》,口碑不俗,斬獲了1.6億票房,還同時提名了金像與金馬最佳影片,這也是樂視影業首次在票房、口碑、獎項同時取得大勝的項目。



金馬獎評委朱延平導演當時曾興奮跟張昭說:“這是我們很多年以來,看到質量最高的懸疑偵破片。這個在華語電影中很少,尤其是近十年以來。”


張昭則謙虛稱:“電影拍得好,就有可能獲得行業的認可獎項提名,僅此而已。不要浮躁,不要追著錢去做,要追著好品質和消費者去做。”


他透露自己設計“十萬發子彈射向全國”營銷,還有七夕節“射我吧”送物品活動,都取得了不俗奇效,而且口碑確實不錯。



同年,張昭遠赴美國好萊塢,同影視大亨艾威•勒納等猶太人進行多次艱難的談判。儘管對方曾連續5次站起來,把張昭擱在那兒,但張昭還是死咬住參加部分地區海外的分成,連續進行大約9次的談判,最終拿下“超級IP”項目《敢死隊2》,最後在票房上大獲全勝。。


他回憶稱:“中國電影市場當時相對弱小,所以這個談判自然很艱難,和好萊塢猶太人談判就是挺費勁的。當時還是蠻堅定的,就是要把它談下來。”



《敢死隊2》、《敢死隊3》在內地總票房達到了 8 億。據張昭透露,他在戛納給好萊塢人分錢報表時,對方十分感動地說:“好萊塢跟中國合作那麼多年,從來沒見過一分錢。”合作愉快,做事紮實,張昭變成了對方最希望合作的人,這也讓雙方信任感倍增。後來,《埃及神戰》《機械師2》等項目都有合作。



據樂視前發行人L透露,張昭以前在光線發行《阿童木》時,就跟獅門影業人有了聯繫方式,而《阿童木》雖然是賠錢的項目,卻在內地做到4000多萬票房,放在當時市場環境裡,張昭團隊功不可沒,加上他去樂視影業後,按照光線影業的佈局方式,建立了全國發行營銷渠道,這也是他能拿下《敢死隊》《機械師2》等外國大片發行權的資本。


“獅門高層也不是傻子,要不誰跟張昭談判九次?張昭仗著樂視給他這些資源和金錢,加上自己做過電影有一些業績,可以厚著臉皮去死磕。要不他直接跑去獅門影業的前臺,你看人家老闆鳥不鳥他?”一位做發行的W透露道。



當年國慶檔,華誼兄弟CEO王中磊炮轟,“合拍片《環形使者》提前兩天才公佈不改檔期,拿走了一個多億票房。所以我認為引進大片的檔期應該透明,這樣才會避免國產片檔期混亂的現象。我覺得大的商業片在去年的檔期排片上是不夠理智的,有一點江湖亂戰、甚至帶一點賭氣的感覺。”


樂視影業CEO張昭則認為“《環形使者》不公佈檔期肯定是不對的,但其它任何影片走向市場不賣座,都應該先找自己問題,而不是應該怪競爭對手。因為老百姓不管你外國片、中國片,他們有自己買票的選擇。”張昭提出“與狼共舞”的合拍片原則,杜絕搞民族壟斷主義。


但《黑白照相館》出品人包偉業則認為他這是幫凶思維,“兩個人比武,外國人已經武功更高,您再遞上一把刀,那不是絕對贏了嗎?”反正爭議很大。



2014年暑期檔,黃百鳴出品,古天樂主演《Z風暴》內地更名為《反貪風暴》,樂視影業CEO張昭負責發行,他表示:“這部影片無論從哪個層面上去看,從故事裡的反貪力度到直面貪腐、血淋淋的戰爭場面,我們都認為叫《反貪風暴》更合適。”但他遺憾透露,金融反腐題材《寒戰》也出現過,“但國內不適合,我們也拍不了。”




樂視影業CEO張昭坦言,《反貪風暴》作為首部深度涉及金融貪腐題材的影片,時下是比較合適的選題,《寒戰》也出現過,但國內不適合,我們也拍不了。ICAC是跟中紀委特別像,去ICAC喝咖啡,就等於去中紀委喝茶,這部影片是根據真實案件改編的,很慘烈也會很興奮,希望大家“觸景生情”,讓內地觀眾有聯想,加之社會對反貪題材是有共鳴的,會引發廣泛關注的,相信觀眾會在大銀幕上看到一部震撼人心的電影。

他坦言,“這部影片是根據真實案件改編的,很慘烈也會很興奮,希望大家“觸景生情”,讓內地觀眾有聯想,加之社會對反貪題材是有共鳴的,會引發廣泛關注的,相信觀眾會在大銀幕上看到一部震撼人心的電影。”


雖然《反貪風暴》因為太俗套,遭受質疑。但能拍到第四集,成為一個系列片,第一部發行到9000多萬,張昭應該用過心。



張昭還因為敬佩吳天明導演,親自發文支持其遺作《百鳥朝鳳》。但《百鳥朝鳳》直到聯合出品人方勵下跪求排片後,才實現了票房逆襲。


對此,他回憶起樂視影業曾參與製作或發行《高舉愛》、《我愛的是你愛我》、《1980年代的愛情》等文藝片,頻頻在院線遇冷。他不認為在內地建立文藝院線是最好的解決方式,因為它是商業地產,互聯網或許才是文藝片最好的歸屬。雖然觀點不一定對,但觀點有供參考。




2015年,互聯網+成為中國的熱詞。作為電影人張昭一直在探索互聯網+背景下的影視發行創新。張昭有一個無限貨架的理論,他在接受採訪時多次表示,院線是“有限貨架”而互聯網是“無線貨架”。為了讓用戶有更好的體驗,利用互聯網這個無限貨架才是未來電影行業創新方向。


但是,爾冬升監製、羅志良導演的懸疑片《消失的凶手》於11月27日登陸全國的各大影院,結果本計劃將為其全屏影視會員帶來提前一天“超前點映”的特權福利,卻在臨近點映3小時緊急叫停,導致影片賠了。




風波雖然過去,但有人算了一筆賬。全國能看到超強點映的3D樂視電視,一共只有5萬臺。按照一張電影票40元,100%都看,不按一臺電視多名觀看者的情況來算,全部票房是200萬,院線和影院分成45%,也就是90萬。哪怕排片受影響,該片上映兩天的累計票房也達到了2371萬。為了區區90萬,影院就要聯合封殺一部電影?



後來,為了推動創新,作為製片方的樂視,不僅投入巨資拍攝影片,在上映後樂視會員部門斥資1000萬包院線票房,並主動放棄院線分成。樂視網絡超前放映的模式首戰失敗,張昭表示各種創新嘗試都是好的,時隔已久也沒什麼好迴應的。據透露網絡提前放映的事情,也不是張昭一個人能做主!



張昭認為網絡院線與傳統院線的博弈由來已久,不止是在中國。在美國, Netflix與傳統院線已經經歷了不止一例提前上線——院線抵制的“戰爭”。


張昭16年接受訪問時稱,“以後如果在適當的時候,會繼續跟羅志良導演合作《消失的XX》系列。”如今,離開樂視影業,不知還能否開啟這系列。





因為順利發行《小時代》系列,張昭簽下了暢銷作家轉型為導演的郭敬明,自己當過導演的張昭表示,很欣賞郭敬明對用戶服務的態度,認為同自己的理念蠻契合。他認為郭敬明導演受爭議,青年人導演有自己思想,自己能理解。



對於《小時代》系列“炫富”、“真人版PPT”、“狗血”等“三觀不正”的爭議,張昭稱:“互聯網的電影產業就應該百花齊放,在價值觀上面也應該是百花齊放。只要這個價值觀沒有原則性的錯誤,有對社會的一個表達,觀眾的表達,不管是對與錯,不應該去求全責備,應該讓他們來表達,最重要的是世界要有多樣化。這就是郭敬明《小時代》真正的意義”




2013年,“國師”張藝謀跟老搭檔張偉平鬧翻,瞬間簽約樂視。雖然張昭並未給出官方回覆但外界猜測,雙方在中美電影合作的理念和情懷上的一致使雙方走到了一起。


有媒體稱張藝謀的簽約費達兩億元。對此,張昭回應:“我想說的是導演和樂視影業合作,是看重和這個平臺未來的合作,不光是錢。”具體是多少報酬呢?張昭表示是“頂級報酬”。張昭還表示“新二張組合”這個稱謂不會帶給自己壓力。因為“其實我是一個很專業的製片人,樂視影業的簽約導演也不止張藝謀一個,所以我沒什麼壓力”。



當時,對於張藝謀超生的緋聞,張昭認為是“有預謀的誣陷”,他說:“我瞭解事實真相。別忘了我是從光線傳媒出來的人,我對這些傳言背後的規律有了解。我在圈子裡這麼長時間,這些傳聞是怎麼出來怎麼傳的,我都知道。那些四五個女人七八個孩子都是造謠,是別有用心。”


張藝謀同張昭組成新“二張”搭檔,合作第一部文藝片《歸來》內地票房2.7億,並斬獲澳門電影節最佳影片,鞏俐、陳道明表演備受好評,捧紅了小美女張慧雯,還被斯皮爾伯格導演稱:“太震撼!哭了將近一個小時”。


事實上,這八成是友情幫助炒作。但縱觀《歸來》在樂視影業眾多項目中品質,還是不賴的,只是對於敏感政治時代比較和諧,沒吹那麼邪乎!



2016年熱映《盜墓筆記》,張昭認為這是“真盜墓”電影,整個盜墓的細節、機關,這些東西都是更加實實在在。如今,《盜墓筆記》突破了十億,已經是樂視影業參與影片中票房最高的一部。


“這是一個盜墓冒險的故事,鹿晗、井柏然CP感也非常強,女性觀眾很喜歡。《左耳》中大放異彩馬思純,她很漂亮、很養眼、很颯,動作戲很達標。美術師出身的李仁港,是非常專業的導演,常年同成龍大哥合作,駕馭大戲能力強,機關、道劇等製作都做得好,我想了半天,拍《盜墓筆記》除了他,別人真不行。”



樂視影業有幾次大的“失誤”,最嚴重的一次是2014年樂視影業宣佈保底吳宇森的《太平輪》,保底金額高達8億元。但最終這部影片也稱為彼時虧損最大的項目之一。


樂視影業總裁張昭接受採訪時曾表示,“小馬多年來在創作上下了很多功夫,就衝著他對吳宇森導演的支持,我都願意傾樂視影業的所有力量跟他合作,做好《太平輪》的市場。未來最重要的,就是盡全力幫助小馬,把這部電影做好,在市場有好的成績,以此表達我對大狗(李明的暱稱)的懷念。”



偏偏這恰恰成為樂視CEO張昭唯一一次點評《太平輪》說的話,此後《太平輪》兩集都遭遇破天荒的票房失利,保底8億直接賠錢,張昭卻從未在各大媒體上總結過電影失敗原因。他曾接受訪問透露這個項目太複雜,所以不方便透露內情,身為影視大鱷的張昭只能打碎了牙齒往肚子裡咽。




當時,博納影業總裁於冬在朋友圈分享了一篇《太平輪-彼岸》五大看點的文章,並發表長文炮轟樂視影業拿不出《小時代》那勁兒,而且不幹活。


末尾,於冬還附上了一個哭泣的表情,“片頭字幕那麼多牛B的出品人總監總策,就因為有保底,就不幹活啊?”。值得一提的是,於冬曾是吳宇森前作《赤壁》的聯合出品人之一,他這番話引發轟動,其實也側面反映張昭發行《太平輪》難處,因為保底了,所有出品人、製片人都不幫著幹活。



據說,張昭發行《太平輪(上)》時候,吳宇森已經墮落,還惦記複製爛片《赤壁》兩集圈錢奇蹟,結果三天後光線投資《匆匆那年》熱映斷了後路。而張昭據說要保底發行《太平輪》,因為樂視影業想躋身一線影業,必須在年有一個重量級商業大項目,裡面箭在弦上的“不情願”有很多。


兩片都是小馬奔騰製作,後者因為王長田是張昭對手,提前判斷或看了對方影片,發現是流水賬,就拿自己狗血青春片死磕,因為《匆匆那年》劇情完整,老百姓欣賞習慣看這種,結果一部爛片就這樣擊沉了另一部爛片“太平輪”!



其實張昭怎能不懂電影,他在時光網談到傳奇影業《環太平洋》這個商業爆款成功案例,他認為對方製作費是上億美金,遠比他投資普通中國大片要貴十倍,而且就算有這樣製作團隊,也沒有那樣全球發行體系,所以必須按工業體系去製作電影,說得非常有道理,也真懂行,但操作起來就沒那麼容易了。



就像由中國電影股份有限公司、樂視影業、傳奇影業、環球影業聯合出品的好萊塢鉅製《長城》,張昭肯定對這片心有感慨,不僅口碑很差,還狂賠7450萬美元!



上映前,張昭並沒像張偉平那樣吹牛得瑟,他認為《長城》的目標不是打破票房記錄,也不是為拿奧斯卡獎,這些都是媒體工作者給電影工作者的壓力,最重要的是讓更多的觀眾能夠欣賞到導演的匠心。


他介紹:“除了張藝謀導演的中國風、色彩以外,都是好萊塢一線真正一流的製作水準。《長城》這個戲做得非常紮實,不奢華,讓你看不到錢的做法才是最貴的。”



結果,張昭先發微博跟有著326萬粉絲的著名影評號“毒舌電影”被懟了,緣由大概是15日、16日連續兩晚在微信頭條推送影評,批評《長城》好大的口氣、沒有人性等問題。



然後,張昭轉發褻瀆電影微博並評論:“躲在陰溝裡詛咒中國電影的你已經腐爛!電影勞作者永生!(沒有人給你點蠟燭)。”



就連奧斯卡主持人吉米·坎摩爾也當眾調侃:“馬特·達蒙是個自私的人,但是他這次做了一件無私的事情,他是本屆奧斯卡大熱門《海邊的曼徹斯特》的製片人。他本來打算自己主演的,但是最後他把角色讓給了發小凱西·阿弗萊克,跑到中國去演了一部教中國人說英語的電影。”


隨後曝出了《長城》虧損8000萬美元的信息,真太慘了!由此證明,張昭樂視影業從批片賺錢,到《長城》虧本,裡面大坑太多了。



“如果中國影視產業要逐漸納入全球範圍,那麼就有太多問題要學,產業化、製造水平、資本和產業關係、全球發行相關的稅務政策、保險制度、外匯等等。”張昭他通過《長城》發現了好萊塢的弊端:“好萊塢最大的問題是它在全球市場上,整個營銷方式太落後,不夠互聯網化。”

張昭到北美看到很多《長城》的路牌廣告,“從業這麼多年從來沒有投放過一塊路牌”,這樣的營銷方式讓他擔憂。



另外,好萊塢體系太過工業化也是張昭擔心的,張藝謀都沒有《長城》終極剪輯權。他稱,“好萊塢體系很難讓導演、創作人員有更多空間。溝通的機理不對,太工業化對溝通交流還是影響,效率太低。好萊塢應該重新去檢討如何迴歸這個行業本身,本質上是不同的有創意的人共同工作,現在資本和管理人員佔主導,失去這個產業的魅力了。”


郭敬明導演CG動畫鉅製《爵跡》同樣在《湄公河行動》《從你的全世界路過》競爭中,敗下陣來賠錢了,樂視影業和張昭才發現這是一個大坑,導致第二集現在都沒推出。


張昭事後表示,“我做這個事就是要鼓勵像郭敬明這樣的年輕人去創新,如果不是郭敬明來拍,從創新的邏輯來講這就會很保守了,可能會拍出一個不錯的電影,票房或許也會好,但是它不滿足我們樂視整個創新的思路。



他同時也承認小四也要更加把這個故事講得更通順一些,“因為他是作家,作家要成為好的電影編劇,需要很多的修煉。



不過,樂視影業針對親子市場的《熊出沒》,為女中學生拍的《小時代》系列,為年輕白領男性拍的《敢死隊》,獻給文革一代的《歸來》,獻給時代草根小人物的《影》,這一系列作品背後都是這一思路的貫穿。張昭做IP品牌,重點不在於擁有一個IP,而在於幫助IP持續增值。



他還拿《睡在我上鋪的兄弟》為例,這麼小成本的一個電影,票房近1.3億,網劇點擊量近7個多億,廣告收入、視頻收入、點擊量收入等都是這個IP下的收入。


而且提到《消失的子彈》票房輸給口碑更差《聽風者》,張昭認為沒有遺憾,“電影不是一錘子買賣,而是要要打造一個品牌,品牌價值是無限大。



直到2019年春節,樂創文娛的《熊出沒·原始時代》硬是在《流浪地球》等大片的擁擠檔期裡,最終虎口奪食搶下了7.14億的票房,創造了“熊出沒”系列最高票房紀錄,也創下國產動畫電影單日票房紀錄。


曾經讓張昭自豪的是,從投資回報率上看,《小時代》和《熊出沒》這兩個IP的運營是國內最成功的。兩部品質極具爭議性,但3年4部《小時代》,一年一部《熊出沒》都賺錢,你不能否認張昭在IP品牌運營上的獨到:為粉絲而不是大眾提供極致的用戶體驗。




2016年,樂視的危機爆發了,樂視影業亦不能倖免。面對崩盤式的危機,賈躍亭求助於張昭,欲從樂視影業借3億還債。如果借出,公司馬上也會面臨資金鍊斷裂的問題。


張昭從來沒有如此糾結過,在責任與恩情方面他最終不顧孫宏斌的反對,將錢借給了賈躍亭。最後賈躍亭出國未歸,錢也石沉大海,張昭陷入了絕境,這就是他說的“至暗時刻”。



樂視影業高級副總裁陳肅接受《人物》記者採訪時表示,“這三年裡,本來影業是可以有自己獨立道路的,但那時候,我們說要和樂視生態一起”。


前樂視區域發行李傑對賈總炮轟,更加直白,“影業是為賈躍亭失敗的生態夢埋單了”。為此,樂視影業曾改名樂創文娛,但都沒效果。



區域發行李傑講了一個小細節,也是在2017年年初,賈躍亭過來到影業說,“年終獎能不能不發”。“我們都說這是扯淡,我們一年發了十幾部片子,成績這麼好,老賈竟然還惦記著我們的年終獎”。他稱,張昭頂住壓力還是給我們發了。


據悉,賈躍亭一共從影業拿走的錢數額共計17億,在電影這個靠資本驅動的行業中,沒有錢意味著項目的停工減產,由此帶來人員流失等巨大公司危局。



所以賈躍亭攜款潛逃,樂視資金鍊斷了以後,2017年的盈利重任自然落在了《奇門遁甲》身上,這也是樂視影業今年可以抓住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畢竟有徐克監製,袁和平導演,倪妮、大鵬、周冬雨、李治廷、伍佰等明星大腕加盟,誰都清楚這是最容易賣座的大片,張昭也對此認識也十分清晰。



在電影《奇門遁甲》全國路演期間,張昭有史以來全程參與,從武漢、上海,到成都、重慶等,每一站都親自站臺。對此張昭在接受採訪時坦率表達:一方面,和電影市場也是息息相關的。重要的是要和合作夥伴加強溝通。第二是給整個公司的同事們一個重新戰鬥的節奏,我希望我能夠起一個帶頭作用。


他始終認為喜歡《歸來》影迷,不喜歡《小時代》,《奇門遁甲》主攻三四線城市會帶來巨大的收益。結果,票房僅做到2.9億,雖然比同樣潰敗《武林怪獸》幾千萬票房高多了,但是不是賺錢,就張昭自己心裡清楚。



其實樂視影業早在《九層妖塔》起,就開始向科幻大製作,雖然當時口碑一塌糊塗,但靠著大IP、大陣容、大營銷,票房愣是撐到6.9億,接著同樣問題多多《盜墓筆記》過了十億,讓樂視影業看到了生財有道。可爭議性爆款怪獸片,並不是很好複製的!




當然,鄧超、孫儷夫婦合作《影》票房賣了6億多,比《狄仁傑之四大天王》都高,還得了金馬最佳導演,張昭幕後營銷與操盤功不可沒。雖然參與出品發行李易峰主演《心理罪》勉強過了三億票房,但《奇門遁甲》《長城》這樣大導演、大製作、大陣容其實很不保險!



《心理罪》內部一位合作方高層Z也尷尬透露,“我在入行前覺得劇本要成熟,才能開機,但跟張昭夫婦合作過《心理罪》這個大項目,才發現這點根本很難做到。你要考慮資金周旋、演員檔期、發行檔期等問題,必須提前開機。你們看到《心理罪》已經重新剪輯過很多版本,還故事和製作都有遺留的敗筆,但同期的《俠盜聯盟》《鮫珠傳》問題更多,所以才逆襲到3億!”



合作者Z還透露,《岡仁波齊》發行時候,張昭黃紫燕夫婦給他很重委託,讓他聯繫圈外資源做了很多活動和營銷,比如組織很多有頭有臉商業大鱷看片,朴樹獻唱主題曲包場,“因為影視營銷決不能是圈外人的自嗨!我也感謝張昭的信任,我不認為自己做好這片發行,就比張昭夫婦厲害,他們才是真正的影視操盤和發行高手,我的戰術只是更適合這個片而已。”



“內容是核心”,這是影視行業常掛嘴邊的一句話,但在張昭看來,這是一種“守”,而他選擇“攻”,讓電影與文化行業的其他版塊進行碰撞,實現共生。這也就是他為什麼在以品牌為核心的商業探索上,提出“聯營模式”。


一位業內人士對張昭的很多概念厭煩,“電影行業沒有那麼複雜,最本質的一條是你首先要把內容做好”,這不過為媒體話術而已。一位影業公關曾經對張昭表示過外宣概念過於虛的問題,被張昭直接懟到,“你什麼也不懂”。



曾經何時,張昭破例帶著《九層妖塔》劇組去復旦,他給學生們講起自己的職業道路,如果能夠構建一個互聯網+電影的產業,這是他自認為能夠超越好萊塢的道路。


這注定是一條革命之路,“和錢不錢的沒有關係,這是一個手段,或者說得偉大一點,將來我的孩子或者復旦的某個孩子想投身電影行業,可以輕而易舉來做,而不是像我們年輕的時候那樣,有再大的電影夢想,也沒有機會嘗試一下。”



2019年是張昭創立樂視影業的第9個年頭,也是至關重要的一年,他頂住壓力,帶領公司渡過難關,他將2018年稱為自己的涅盤,但他卻選擇註定離開。


樂視危機時,樂視體育劉建宏、雷振劍離職,樂視致新樑軍相繼離職。張昭有很多機會,有業內資深人士對娛樂資本論表示,有家互聯網影業巨頭在成立時想邀請張昭過去擔任負責人,很多人勸張昭離開,但他始終沒有走。但經歷了三年,他想開了!




他在樂視發行最後一部電影是《秦明:生死語者》,李海蜀、黃彥威聯合執導,嚴屹寬、代斯、耿樂、郝劭文、杜鵑領銜主演,卻可惜了這麼多漂亮的明星演員!


在電影版的《秦明》中,看不到網劇版突出的人物性格與嚴密的偵破,只是一個提線木偶在漏洞百出的故事裡跳來跳去,最終票房接近3000萬,目測要賠。



這三年來,“行業最不容易的電影大佬”樂視影業董事長CEO張昭終於扛不住了!他擔任著樂視生態的“犧牲者”角色,作為作為“職業經理人”無法掌握公司走向所帶來的個人宿命,略帶悲情色彩。


自2016年之後樂視影業已嚴重掉隊的情況下,影視行業曾經有人認為,“只要張昭還在樂視影業,樂視影業就是第一梯隊的玩家。”但這個說法,已經成為歷史,不知道李仁港導演,馮紹峰、金晨、許晴主演《刺局》在張昭走後,何時能在影院上映?



樂創文娛的公告顯示,張昭離職後,他的職位將由融創文化集團總裁孫喆一接任。有媒體報道稱,張昭或許創業於復星集團投資的影視公司。


復星集團近幾年在電影領域的成績並不好。2018年9月《阿爾法:狼伴歸途》成為了其一張成績單,當時公司高層郭廣昌曾表示,“好的產品必須經歷千錘百煉,《阿爾法:狼伴歸途》對得起史詩大片這四個字”。結果,輸得一塌糊塗。


如果媒體報道屬實,那麼張昭是否會複製此前的模式,來一個復興影業?



曾擔任光線、樂視影業高層的張昭,曾寄語新入行電影人,“要敬畏這個行業,這個行業100多年,非常迷人。其實做每個電影從外面來看這個過程都差不多的,但是每一次做一個電影的時候都是樂在其中,就覺得永遠像第一次那麼興奮,那麼激動人心。”


他說電影是一個一輩子的行業,“這是一個做到老、學到老的行業。這個行業不是一個鮮花紅地毯的行業,很辛苦,希望每個人都珍惜在這個行業自己的位置,現在行業膨脹得很快,不過,這個行業真正有魅力的行業,要待就待一輩子。”



刻苦、拼搏、有韌勁、能說會道的張昭,絕不會是半生英雄,悲情謝幕,他還想在影視圈有更大的野心。希望本文能從客觀和不客觀角度,看一個傳奇大鱷與影業行業裡面存在隱患與問題!



 往期熱文


樂視影業CEO張昭:籤張藝謀郭敬明,《爵跡》《長城》都是里程碑

《京城81號2》導演錢人豪:我只想拍限制級電影

恆業陳輝:《夏有喬木》保底信心與驚天營銷祕聞

對話高軍:張藝謀馮小剛甄子丹成龍驚天祕聞

涉事女演員彭丹迴應:1200萬邁巴赫撞了800萬勞斯萊斯

林青霞劉嘉玲關之琳助陣胡軍慶功宴!老美女誰最美

高圓圓坐月子費用高達19萬,公公到醫院晒抱娃


甄子丹炮轟20大罪狀《冰封俠》慘敗賠死黑幕多?

鉅虧近十億!王中軍被逼重管華誼兄弟!發家辛酸史

鞠婧禕:4000年第一美女,都是假的嚇死我

19年五大衛視招商新劇!押寶李易峰楊冪劉濤唐嫣

揭祕白鹿原劇版如何顛覆過火?不止淫婦田小娥命苦

富大龍:劇本最重文學性《進京城》叫人有美的享受

導演李路:《山楂樹》《人民的名義》不揭政府傷疤

葉璇:劉青雲林峰古仔陳偉霆趣聞!沒懷孕中降頭

陳國富:沒人在國慶檔勝過我!濫用偶像是殺雞取卵

向太陳嵐:周星馳是混蛋!《美人魚》票房假到離譜

安曉芬:張藝謀張偉平鬧翻很可惜,陳可辛為電影嘔心瀝血

周偉導演:喜劇最難拍!張藝謀唐嫣趙麗穎爆紅有理

獨家揭祕於正如何捧紅美女楊蓉

聶遠電影票房慘遭滑鐵盧,製片人姜岱要裸奔?

年輕風流現被罵裝嫩!43歲周迅曾有哪些愛恨情仇

《米香》製片人韓凱臣:李安學會真正地寵辱不驚

張紀中15年後還想抽邵兵?硬漢影帝曾經恩怨辛酸

淚眼婆娑!哭死人不償命!史上感人經典電影大推薦

史上賠錢最慘《太平輪》讓吳宇森墮落二流生意人?

《延禧攻略》唯美片頭驚豔如壁紙!藏多少驚悚彩蛋

炮轟崔永元孫海英垃圾觀眾?馮小剛:我就像個婊子

崔永元炮轟性感美女范冰冰,爆紅後爭議辛酸?

印小天打女星遭插刀教圍攻?如今損失千萬被妻子騙婚

五六億幹啥不好?非拍慘不忍睹遺臭萬年《大轟炸》

票房慘敗僅8萬遭舉報信?黃宏八一廠下課致命緣由

華策總裁趙依芳:從東陽廣電副局長到首席影視女王

紫薇緣何變鬼後?揭祕霍建華驚豔嬌妻林心如結緣恐怖片

獨家怒斥史上最差2017年春節晚會各種致命敗筆

人民的名義》收視破8!十大收視奇蹟還有哪些?

孫儷持股靠徐崢黃渤賺錢?海潤影視坎坷不斷
白靈:合作周潤發福斯特斯坦森趣聞多!拒當豔星
超六成批片慘敗虧損!宣發上千萬,黑馬爆款營銷狠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weiwenku.net/d/201119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