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睡一覺,給你10000塊。

我要WhatYouNeed2019-07-11 17:57:08





晚上好,我是 Blake。今天,我想分享一個關於「做夢」的故事。

 

2015 年,在深圳桂廟,原創潮牌 ROARINGWILD 的第一家實體店裡,我見到了他們的創始人。


在一張棕灰色的沙發上,我們一起討論,是否要開一個專欄,分享一些深圳本土的小眾年輕人文化,包括滑板,衝浪和塗鴉。

 

那時,我只是一個大三的學生,剛創業沒多久,面臨著畢業要不要把 WhatYouNeed 繼續做下去的問題。

 

我還記得店裡有幾隻胖貓。我把其中一隻白色的胖貓抱在腿上,聽著他們的品牌主理人 CY 悠悠地,樂觀地和我說:


“慢慢繼續做下去,你們也會好起來的。”


這句話一直停留在我的腦海,在接下來的幾年裡,成為了鼓勵我的其中一份力量。


我認為,「鼓勵」從來就不應該嫌多,哪怕只是多一分,都會多一份改變一切的可能。而今晚我決定要和他們做的這件事,就是為了那一份可能。


現在,我們決定聯合發起一個活動——



在介紹這個計劃之前,

我想和你分享一個成立了 9 年的團隊故事。








 

開始一件事情的理由可以很簡單。比如,“無聊”。

 

因為無聊,人們就會天馬行空地,開始做夢了。

 

2010 年,mimi 是深圳大學大二的學生,她和街舞社團裡的另外兩個男生都覺得學校的活動,深圳的活動,實在太無聊了,衣服只能穿 ZARA、H&M; 這樣的牌子。

 

這兩個男生,一個是 ROARINGWILD 的主理人 CY,另外一個是主理人餅乾。

 

餅乾是一個“很會穿”的男生,喜歡日本的原宿文化,會倒賣一些收藏品。

 

他突發奇想,不如自己印幾件衣服來穿穿。於是,他們湊了六個人,成立了團隊。mimi 是學廣告的,適合做宣傳,舍友是學工業設計的,就被拉來做了包裝。

 

他們把自己的 QQ 簽名都改成了 ROARINGWILD(咆哮野獸),想著用“咆哮”的方式,去表達自己的想法。

 

衣服就是他們表達想法的載體。

 




開始一件事情,最重要的,其實是抓住一開始“我就是想做”的那份衝動。

 

很快,他們就設計了 4 款衣服,準備了一共 600 件,分別堆積各自的宿舍裡。

 

為了給第一次銷售預熱,他們連續發了 11 條微博,還認真地拍了創意廣告。

 

但最終的結果並不如願,那些微博,最高的轉發量是 10 條,還是自己人轉的。

 

正式開售的那天晚上,團隊裡的所有人都提前待在宿舍的電腦面前,全等著 8 點的時間一到,為湧進來買衣服的客戶解答問題。

 

時間過了很久,mimi 的電腦終於響起一聲“叮咚”,她以為是訂單的提醒聲,激動地點開一看。

 

結果是團隊的人問她:“你那邊有沒有人買啊,我這邊一個人都沒有。”

 


 


 

聽了這個故事的開頭,我試圖詢問,他們“第一次銷售失敗”所帶來的消極影響。

 

但我並沒有得到答案。

 

因為那時的他們,很快就開始了新的衣服系列策劃。新的決定是,這一次,只出限量版,每款衣服只賣 5 件。

 

那時,作為一個學材料的大二學生,設計師餅乾最常跑的地方不是教學樓,而是深圳東門的布料市場,香港的布料市場,人工過去扛布料,每次可以省一百多塊錢運費。

 

省錢,找錢,是最重要的事情。為了集資做衣服,每個人都想盡了辦法。

 

餅乾把自己以前一件一件從日本買回來收藏的衣服,兩三千的牛仔褲,全都賣了出去。他發誓,以後賺到錢之後,要把這些收藏品一件一件地買回來。

 

但後來,餅乾賺再多的錢也買不回來了。因為那些收藏品已經絕版了。

 




那時,他們還參加了深圳大學每年都舉辦的創業大賽。

 

那個比賽最高的獎金有 10 萬塊,而他們從大二開始,連續參加了三年。

 

每一次,評委都會問同一個問題:和其他參賽的科技含量很高的項目相比, 你們難道不就是做衣服的嗎?有什麼創新點?

 

老師並不能理解潮流文化。

 

直到第三年,評委發現他們又來參加比賽,“還挺堅持的。”

 

那次終於獲獎了,是最小的一個獎,拿到了 4 萬塊。他們終於在深大的創意園裡有了一個 20 平的工作室。

 

經歷過多次失敗的人,好像都會換一個思路:把失敗當成一件平常的事情。

 

那麼在重新啟動的時候,就會變得容易了。

 

深圳是一個科技發展飛快的城市。但文化方面的發展,好像並沒有太多人在意。失敗過的 ROARINGWILD ,仍然堅持著做青年文化的各種嘗試。

 

即便他們也知道,從“一個做衣服的”成長到一個被年輕人認可的品牌,需要很長的時間。

 



 


 

畢業的時候, ROARINGWILD 面臨一個問題:繼續做下去,還是各自去找工作。

 

這個創業的夢,還要繼續做下去嗎?做下去,意味著他們第一年會沒有工資。

 

他們直接考慮的第一件事情是:定下一間月租兩千的辦公室,要怎樣才能活下去。

 

他們想了一個辦法,邀請各自的爸媽當投資人,開一場股東大會。集資的同時,也給爸媽們正式交代自己正在做的事情。

 

那場會議十分正式,準備 了PPT,做好了商業計劃書,有著正規的會議流程,闡述現狀,展望未來,甚至還設置了投資人提問的環節。

 

沒想到在股東大會上,爸媽們給的建議是:

 

“好好做,不要把利益放在第一位,最重要的是六個人的感情不要變。”

 

正如他們爸媽所建議的,他們後來的確成為了一個重視友誼的團隊。為此,他們甚至把“友誼在先”寫在了股東守則裡。

 


他們的辦公室


 

當我問到,氣餒的時候能給你力量的是什麼,繼續做下去的動力是什麼時,無一例外地,他們都回答了“團隊”。

 

他們形容這種關係是——背靠背。

 

“我們六個人一起工作,就像是是背靠背一起作戰,我把自己看不見的背後完全交給你,我相信你一定會解決掉。

 

“如果沒有足夠的信任,只會瞻前顧後。”

 

工作裡的朋友關係,他們已經維持到了第 9 年。

 

見證到他們的友誼與事業,一個深刻的體會是,當我們思考要不要把夢繼續做下去的時候,或許可以試著看看站在身邊的人。

 

他們總會給出答案。

 


歡迎關注 ROARINGWILD 的公眾號

ROARINGWILD官方

賬號:RoaringWild


 

現在,ROARINGWILD 成為了國內具有相當名氣的原創潮牌。

 

而他們也的確給受眾帶來了真實的影響。

 

最近,他們採訪了一位衝浪教練。教練說,幾年前,有一個學生因為看到 ROARINGWILD 分享的衝浪生活方式,就找到他學衝浪,一衝就是好幾年。

 

我很喜歡他們分享的一句話:

 

當你喜歡一樣東西的時候,你不會用堅持來形容。

 

只要去做,都是快樂的,那為什麼不做下去呢?

 

故事講完了,而我相信這個故事已經足夠說明,為什麼 WhatYouNeed 想要聯合 ROARINGWILD 一起舉辦「睡下去計劃」。


現在,歡迎你閱讀,本次活動的詳細介紹。在舉辦活動的過程中,我們也將會持續報道活動進展。歡迎你持續關注。

 

 

如果做夢是有期限的話,

我希望大家的期限可以久一點。

——「睡下去計劃」

 


 

編輯陳難難說過,在藝術學院讀書,最常聽見的一句話,就是“別做夢了,醒醒吧。” 難道,醒來就是一個正確的答案嗎?

 

如果我們相信,做夢才該是人生的正確答案呢?

 

「睡下去計劃」在今日正式推出。我們希望鼓勵那些有著一件自己想要堅持之事的人,在畢業之後,繼續自己想做的事情,一直做下去。在這一期的活動裡,我們將會支持 4 位參與者完成關於他們的「夢」的一件作品,並且提供 10000 元人民幣的支持金額。

 

現在,歡迎你來參加。

 










https://weiwenku.net/d/201119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