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旗幟鮮明站李彥宏

盧泓言2019-07-11 18:00:24

李彥宏在自家的開發者大會上被人用一瓶礦泉水澆頭了。這個人沒有說為什麼,就是衝上去,澆完水,逃走。之所以逃走,他自己也知道這是一件不佔理、不合法的事。

然後這被成群結隊的網友藉機嬉笑。比過年更歡樂。他們沒有嬉笑澆頭而又逃走的人。而是嬉笑一直站在臺上面對這一切的李彥宏。並且把他們的腦回路能聯繫上的其他名人都連帶再嬉笑一次。

我知道。他們會說百度做過錯事。被“連坐”的名人們也做過錯事。這是他們嬉笑的原因。可是你仔細體會他們的言語神情。他們只是找樂子而已。強人們在輿論上被蹂躪,不論是不是合理,是最令弱者開心的事。這些狗血的劇情到底對社會有沒有真正的能量,是不是徒增了一點玩世不恭和唯恐天下不亂的情緒,他們沒有一毛錢的關心。

我如果不看好百度,會用腳投票不再用它。我如果不喜歡李彥宏,會說出來為什麼。2010年我在FT中文網寫了一篇專欄「為什麼那麼多人罵百度」。因為百度當年保護版權不力,它得罪的是最會用筆的那群人。後來韓寒這樣的人也出來聲討,最後百度確實改進了版權。我也是受益人之一。

你看,這是真正的維權。當你要能改變強人,你得用對他們有效的方式。用死纏爛打,不近人情、不守法的方式,一般是一地雞毛,自爆其蠢。

當然,我也同意,他們其實經過了計算,自以為聰明。他們刷出了存在感。而無厘頭是弱者們能刷出存在感的幾乎唯一的方式。很多人同情弱者的無力,可是你要知道,弱者是自己造成的,用弱者的方式只能永遠是弱者。幫助弱者,是要幫助他們理智和強壯。

我說這些不僅僅是為了公允的對待所有強者和名人。本質上是為了保護自己。我不期望有一天沒頭沒腦的在家門口被人澆一桶水。鑑於我沒有李彥宏那樣的權力,很可能挨的不是一桶水,而是一巴掌或者一悶棍。

你知道,我們是被一股市儈氣所包圍的。這樣的人不僅僅在百度的大會上,也在我們的街坊鄰里之間。不要以為他只針對李彥宏,在合適的時候他會針對所有人。

這個逃走的年輕人是這樣一種心態。他在私下裡審判一個人,而且認定很多人也是一樣的想法。於是單方面作出對一個人的懲罰,以此來博得存在感。本質上,他在消費一個人的名氣。收割一個人的名氣。有媒體宣稱採訪到他的前妻:他離婚後沒有支付撫養孩子的費用。我不確定這是事實,或者是全部的事實,不過這符合一個“絕望的弱者”的印象。

然後很多人藉此嬉笑李彥宏以及其他的曾經同樣被奚落的企業家們。這個逃走的人為他們提供了洩憤或者娛樂的機會。這是第二次消費,以及收割。如果沒有這些人的這種心態,那個逃走的人也就難以從這件事上獲得存在感。那些嬉笑的人完全是幫手,土壤。

一個社會有兩面相輔相成,令人不安。一面是強者的手段。一面是弱者的愚蠢。今天后一種血淋淋的發生在面前。站在臺上的李彥宏是一面鏡子,他把弱者的愚蠢照出來。而這個澆水的弱者也成了一面鏡子,他把李彥宏也照了出來。

受到攻擊的李彥宏顯示出冷靜和剋制。這在一個毫無防備的狀況下顯露了一個人的本能。他先是承受、緊接著後退、然後有禮的斥責、稍許回神之後繼續演講。你還指望有更好的本能嗎。一個投資人在朋友圈說,如果是我,就不會像李彥宏那麼冷靜,我會給他一拳,用麥克風砸他。

強者是做事的那群人。承擔著做得多就錯得多的風險。這個社會的骨架是強者建立的。做一個謙卑的弱者是很好的。可是一個愚蠢的弱者幾乎一無是處。他們不做事,只破壞,還自以為是。當我越發的見識到弱者的愚蠢,我就對強者的手段有另一種理解:手段更可能是愚蠢的副產品。

百度昨天的大會展示了不錯的科技實力。更多自動駕駛汽車量產下線投入使用,小度語音助手月交互破36億次,小度音箱份額全球第三,智能交通節省時間30%,AI賦能的工業質檢大幅節約人力和佔地的成本,可能把一些要轉移出去的產業留在了國內。諸如此類,都是業內翹楚,都是讓這個民族在殘酷的生存競爭中活下來的力量。

而在這樣一個場合。實現這些的強者被澆了一頭水。群眾們沒有關心他們發佈的案例和背後的科技實力。而說起了無厘頭的段子。魔幻嗎。

這兩天簡直成了段子手的競賽和吃瓜群眾的狂歡。他們只為眼球,只求血腥。有個段子是這樣:如果被澆頭的是馬雲,他會說這跟996一樣是一種“福報”。這個段子受到追捧。無形中,那些做事的人、公開說實話的人被擠到了牆角。這算不算現代版的人血饅頭。

03年我在新加坡國立大學,打算申請去美國讀博士。我去請一個彼此熟悉的教授寫推薦信。他是一個美籍華人。當時我們一邊吃飯一邊討論美國。我們針對“美國是否在剝削其他國家”這一點激烈的爭吵、相持不下。我絲毫不退讓,教授說一句,我就頂一句。他氣得滿臉通紅。我從沒見過他氣成這樣。我覺得這很刺激,也值得。

最後,教授從我對面站起來,端起餐盤走到遠處另一張桌子面前,背對著我坐下來繼續吃飯。留下我一個人在原來的桌子旁。教授已無法忍受跟我這樣一個“無知”的人一起吃飯。

不過教授在起身離開時對我說了最後一句話:“你今天就把推薦信寫好放到我辦公室吧,我給你籤。”我記得教授說這句話時的平靜。好像一秒鐘之前的激烈爭吵從未發生。

我非常感動。教授所做的、想要教給我的是:我不同意你,但我支持你去追求、去驗證。這是真正的強大。多少年來我一直懷念這種強大。它實在稀缺。發生在我們身邊的常常是這種強大的反面:我不跟你正面的pk,我更不會支持你去驗證自己,我只是默默的懲罰你,消費你,聊以自慰那顆弱者的心。

做一個謙卑的強者是最好的。千萬別做loser。

打賞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weiwenku.net/d/2011196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