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正在摧毀中國年輕人的審美

物道2019-07-11 18:11:59



當下的中國,

很多人窮,可窮的不是物質,也不是文化,

而是審美。

“美盲比文盲更可怕。

這是吳冠中先生對美育的吶喊。

因此,物道君策劃了“中國美學十問”的專題。

我們試圖從“偽文青、偽匠人、假大師…”

十個熱門話題中去尋找答案。

木心先生曾說:

“沒有審美力是絕症,知識也解救不了。

因為美,

我們才可以繼續前行。


  中國美學十問第二期:

  我們為什麼要對網紅美心生警惕?



前些年有句非常流行的話:“你可以一夜整成范冰冰,卻沒辦法一夜之間讀成林徽因。”


私以為然,然而前不久,網紅整容也嚯嚯到林徽因臉上來。有人用AI技術精修了林徽因一張照片,修復過後的“林徽因”,眼窩深邃,鼻尖高蹺,還有幼態的臉型,精緻的五官。


於是有人說,這樣的林徽因“又美又有氣質還那麼有才”“總算理解文人為什麼對她那麼痴迷”......


美是每個人本能的追求,但是,假若人人皆以刀兵相見的整容,塗脂抹粉的化妝,注射肉毒桿菌撫平皺紋時,皆以網紅美為美時,卻是可悲的。


因為當所有人對美都只有膚淺認知的時候,美已經消失。


糟糕的是,網紅美大行其道,卻鮮有人對網紅美心生警惕。

▲ 1920年林徽因父親林長民帶著她遊歐,共用西餐時拍的。


 · 網紅美,侷限了我們看世界眼光 · 


有一個朋友特別喜歡網紅店,隔三差五在朋友圈晒九宮格,剛開始還覺得挺新鮮的。


店鋪佈置精美,推門進來是一串串風鈴,她坐在長長的桌子前,窗外的風吹進“布呤布呤”響,吃著大理石碟子上的抹茶蛋糕卷,這樣的體驗她很滿足。


於是“咔擦”一聲,她把這個畫面記錄了下來。但看多了便有種莫名的熟悉感,雷同的幾何圖案抽象畫,火烈鳥、龜背竹、霓虹燈,粉牆。


有一個網友說,“我曾經也這樣,但現在不再拍逛網紅店拍網紅照了。”


“因為我想看看網紅眼光以外的世界”。


去年上海有一個藝術展《棉花糖與白日夢》,但展廳沒有令人仰慕的傳統藝術,也沒有腦洞大開的現代作品,只有粉紅電話亭,巨型棒棒糖,大懶包,鞦韆屋。


這種冒著粉紅泡泡的藝術展覽,叫“網紅展”,從咖啡館,轉場到美術館,藝術空間。那麼網紅展到底在展什麼?


“哇好好看,幫我拍個照,感覺到達了藝術巔峰,再發個朋友圈求贊”,這幾乎是所有網紅展的目的。網紅展變成一種刷爆屏的狂歡。

圖片|內馬內馬爾 ©


我們不拒絕網紅美,但警惕愈演愈烈時,人們不再欣賞真正的藝術作品,不再瞻仰大師名作。


狂歡的背後是越來越多人都在以同一種眼光看世界,畫圈為牢,便容易養成一種對美狹隘的偏見。


這又何嘗不是一種“美盲”。失去對美的判斷力,失去對美的想象力,最後便會變成一個只看到網紅美的井底之蛙。


 · 只追求網紅美的人,是可悲的 · 


年初,一位粉絲將舒淇的照片重度磨皮,打上柔光,黃皮膚瞬間變成白皮膚,粉絲為此沾沾自喜,卻被舒淇直接點名:“你怎麼不去粉一個白人呢?”


袁詠儀的素顏照也被粉絲十級磨皮嫩膚,削尖下巴,被她看到後,回覆了一個“嘔吐”的表情。


從什麼時候起,我們的審美被網紅臉侵佔了?以為大眼睛,上翹的鼻頭,瓜子臉,白到發光的肌膚,就是美的。


前段時間,人們又開始熱衷修復90年代港星的美顏,於是使用AI技術修復王祖賢、林青霞、張國榮的老照片,修復後的模樣,確實面容清晰,蘋果肌飽滿,線條感也更豐富。


但仔細看,便會發現修復後的“她們”眼神不一樣了,抹去身上的氣質,只是變成一個稍微高級一點的網紅罷了。


刀刀曾向她的讀者問過一個問題:隨著漂亮的人越來越多,什麼樣的美能夠不隨著閾值的提高而失色呢?


被贊最多的答案是:“生命力,永遠的生命力。


我們在追求美的同時,忽略了氣質才是一個人真正長存於世的美。沒有生命力的美,只是一朵打了防腐劑的花,沒有靈魂。


那外表的美不可以追求嗎?


當然不是。但是“如果人生追求的只剩下外表,那何其可悲。”


 · 只有膚淺的人才不以貌取人 · 


《人物》採訪了陳意涵,她有雙下巴,魚尾紋和兩道淺淺的法令紋,有一次朋友問她,要不要去打掉皺紋?還有雙下巴,要不要也去打個什麼針呢?


陳意涵絲毫不在意,她不喜歡修圖,不喜歡濾鏡,更不會美化臉上的皺紋。


什麼時候,美有了標準答案?不能有雀斑,不能有皺紋,不能長痘痘。


面對這樣的不完美,陳意涵說:“它們不就是你的故事嗎?”“我笑了30年,才有這樣的紋路,你不覺得它很珍貴嗎?


馬伊琍有一年拍戲被晒到長斑,她說,幾十年來不防晒不化妝便不會出門,這對她是“一記警告”,可是轉身想想:“歲月之美又何須抵抗”。


於是,馬伊琍的粉底越用越薄,越來越少補妝。因為美不是去偽存真。


皺紋是微笑待過的地方,斑點是星星留下的面紗。每一道皺紋都裝著一次歡聲笑語,每一個斑點都烙印著歲月的記憶,它們代表了一個人經歷過什麼,看見過什麼,聽見過什麼。


即使把皺紋、斑點美化掉,即使美容針能還原20歲的膠原蛋白,恢復吹彈可破的肌膚,也不過是一種自我欺騙,一種自我陶醉。


如果只能接受好的一面,拒絕歲月帶來的“不完美”,這樣的美,很淺薄。


王爾德說:“只有膚淺的人,才不以貌取人。

 

真正的美從來都不顯而易見,也不難以察覺,如果只看到外表的美,未能覺察到美的深處,終究淺薄。

 

美的層次不僅僅是生理上的美,相由心生,一個人的容顏更是內心折射出來的樣子,你會笑是因為你心裡在笑


文字為物道原創,圖片來源於網絡,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 點擊閱讀原文,進入物道生活館。

https://weiwenku.net/d/20111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