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他再一次上了頭條!

碩士博士圈2019-07-11 18:13:07


他是高考狀元,北大才子。他更是一個成功的企業家,抓住時機大幹快上,17年靠一款產品,最終成就5800億的商業傳奇,他是李彥宏,百度創始人。

 


他總是陽差陽錯

 

第一次是上北大。李彥宏本來數理化成績很好,高二那年還參加了全國青少年程序編程大賽,在陽泉市拿了第二。不過,在隨後的山西省比賽中卻名落孫山。

 

就這麼一個比賽,李彥宏卻備受打擊,以至於1987年他含淚以陽泉第一的成績走入北大圖書館系,“自卑,不敢報計算機專業。”

 

第二次是就讀計算機。李彥宏有四個姐姐,都是大學生,其中三姐最為優秀,畢業於北大化學系,後來赴加州洛杉磯分校攻讀化學博士。

 

當時,三姐告訴他,美國的計算機專業最吃香。所以,1991年秋,李彥宏來到紐約,選擇在布法羅攻讀計算機碩士。

 

由於語言不通,又是半路出家,所以剛開始根本聽不懂,教授也看不起。

 

沒想到,1992年,導師突然意識到信息檢索將會有大的發展,而李彥宏本科學的恰好就是信息檢索,所以他一下子成了香餑餑,也開始找到感覺,“把信息檢索往計算機技術上一套就是很好的一篇論文。”

 

第三次是讀博士。1994年,李彥宏的一篇“利用信息檢索理論解決光學識別問題”的論文在美國電子工程學會會刊上發表,“很多博士生畢業也上不了這樣的期刊。”

 

照理講,接下來應該就是讀博士,“拿個碩士走人,面子上都過不去。而且,李彥宏的博士資格考試也通過了,但最後他卻選擇到道瓊斯工作,就因為對方開出5.4萬美元的高薪。


投融資高級課程班(符合條件可申請博士學位) 


正是在道瓊斯,李彥宏看到了自己在信息檢索方面的長處,“網絡編程不行,但涉及到信息檢索,就很少有人能和我比。”也正是在信息檢索方面嶄露頭角,1997年,李彥宏離開華爾街,去了硅谷的搜信,從此走上了搜索的商業征途。

 

冥冥中註定的財富之路

 

李彥宏是幸運的。作為一個在華爾街以及硅谷摸爬滾打4年多的創業者,他創辦的百度很快就獲得IDG以及德豐傑的1500萬美元投資。

 

2000年1月3日,在北大資源賓館1414房間,李彥宏主持百度第一次員工會議。徐勇、劉建國、郭眈、雷鳴、王嘯、崔珊珊等百度“七劍客”係數到期,“發誓做中國的雅虎。”

 

李彥宏又是痛苦的。剛開始,百度的收入全部來自為搜狐、新浪、網易等門戶網站提供的底層技術支持。

 

但是,前有雅虎的步步緊逼,後有谷歌的咄咄逼人,每年那100多萬的技術服務費,連發工資都不夠。

 


所以,2001年李彥宏決定劍走偏鋒,他拋出搜索引擎三定律,其中第三定律叫做自信心定律,也就是競價排名,“誰充的錢多,就說明更自信,所以就把它排在前面。”

 

股東都覺得李彥宏瘋了。的確,如果連100多萬的收入都沒有了,百度只有死路一條。

 

但是,李彥宏心裡有數,他已經找到了兩個突破口,一個是“中文”,一個就是“中國用戶需求”。

 

雅虎雖然有最好的英文技術,拿到中文上卻不好用。至於用戶需求,2002年的我國還在互聯網最早期,用戶大多是70後,80後,他們最關心的是娛樂內容,而這些大量分佈在BBS、論壇等網站中,“完全不同於美國互聯網的靜態網頁。”

 

正是對中文和中國用戶的深刻理解,李彥宏成功打贏了對雅虎中文的阻擊戰,短短3年就讓百度成為我國最大的搜索引擎。

 

4年後的2005年,李彥宏帶領百度在納斯達克上市,所佔的搜索份額一舉超過40%。

 

速度+獨家=成功

 

作為互聯網鉅子,谷歌在全世界所向披靡,卻在中國遭遇完敗,“從2005年進入到2010年退出,谷歌只存在了短短5年。”

 

有人說谷歌太傲慢,傲慢到2008年湖南衛視推出一個《天天向上》的節目就能搞癱服務器。當然,更多的人說它遭遇了國內嚴格的內容審查。

 

事實上,百度也一樣。

 

但是,李彥宏的反應速度挽救了百度。


據說2009年3月,網絡上出現了一則調侃搜索引擎的帖子。說的是網友試驗了百度和谷歌的“關聯搜索”功能,用諸如妹妹等關鍵詞,結果兩個搜索引擎都提供出了一些不雅的聯想圖片……

 

谷歌無動於衷,但李彥宏卻馬上把這一問題的優先級排到了最高,連夜召集百度bug郵件組開會,商量解決方案。

 

最終,谷歌為它的傲慢與遲鈍付出了代價,只能眼睜睜看著百度從一個燒錢公司變成一臺印鈔機。

 

2009年,李彥宏進一步推出鳳巢系統,在競價排名中引入點擊率、創意質量、賬戶表現等等,“通過價格和質量共同決定排序。”從此,百度再無對手。

 

當時,互聯網公司對百度的流量依賴超乎外人的想象。早在2011年,美團有超過50%的流量來自百度,這個優勢甚至延續到了移動時代,2013年滴滴出行最大的流量來源是百度地圖。

 

正是靠著獨家流量生意,從2005年到2015年十年間,百度市值增長了27倍,總營收從3.19億增長到2015年的664億元。

 

從此,百度與騰訊、阿里被網民尊稱為“BAT”。

 

不知不覺中天平傾斜

 

遺憾的是,互聯網江湖中最不靠譜的就是所謂的權威。從2014年開始,移動互聯網迎來大爆發,手機支付、社交、O2O、直播、短視頻、共享經濟……,每一個浪潮來臨的時候,就意味著新的商機來了。

 

馬化騰靠即時通訊起家,卻在10多年間,通過入股126家公司,成長為市值超過4萬億,涵括遊戲、新零售、人工智能、養老健康、金融等多個領域的企鵝帝國。

 

馬雲的阿里早已不是21年前的那個阿里,他靠入股109家公司,構建了龐大的商業帝國,光螞蟻金服體量就相當於一個3萬億的阿里,更有菜鳥網絡以及人工智能。

 

唯獨李彥宏,17年如一日,始終專注搜索,幾乎所有的投資、產品和技術創新都是為搜索服務的。

 

據說,2010年百度曾有機會把電商平臺“有啊”打包給京東,以換取京東15%-20%的股份,但是李彥宏沒有同意,因為與搜索無關,如今這些股份價值超過60億美元。

 

的確,李彥宏對搜索高度關心,所有的考核指標都押在搜索的產品創新上,成效一度非常顯著。

 

從2003年到2009年6年間,先後誕生了百度貼吧、知道、百科等明星產品,“21個產品線中,擁有用戶量過億的產品就有8個”。2003年12月,李彥宏更是創下一個月同時上線六個產品的記錄。

 

他對產品的苛求也是路人皆知。早年為了用戶的1積分,會下令徹夜追查,每年還會參加網友見面會,傾聽用戶的聲音,甚至親自查看每一行代碼......

 

因為李彥宏的夢想是讓百度成為一家偉大的公司,而不只是一家賺錢的公司。

 

然而,2016年4月12日的一則消息,讓他的夢想就此止步於夢想。這一天,一名患有癌症的大學生魏則西通過百度的一家鏈接贊助商治療後不治去世。

 

這不是百度第一次出現負面新聞。此前,因為強制營銷,百度文庫、百度音樂版權問題都曾遭受過媒體的質疑。當年2月,百度貼吧更是爆發將血友病吧運營權承包給第三方合夥人運營的醜聞。

 

李彥宏以為事情很快就會過去,沒有想到接下來的3個多月裡,百度持續成為民眾宣洩的出氣筒。

 

一方面是輿論罕見的一邊倒,另一方面是用戶呼籲抵制百度,更有另一些人呼籲讓谷歌迴歸中國。

 

百度股價應聲暴跌,市值從4500億跌至3715億,兩個月內損失了800億,市值已經不及阿里和騰訊的三分之一。

 

正所謂成也蕭何敗蕭何。移動互聯網時代,李彥宏加大對O2O的投資,尤其是優步、無人車、金融等新興業務。那是,那些都需要鉅額資金支持,所以只能加大搜索業務的變現,結果倒在了本應謹慎處理的領域如醫療上。


窮則思變,變則通

 

其實,聰明人有的是,很多百度員工看到了,但是不敢說。“百度有一條非常粗的大腿,叫搜索、叫變現。與其打一個用戶習慣還沒培養成的新市場,不如每個季度給公司多賺5億,完成KPI,升職就更快、獎金更多。”

 

在騰訊,當年的創業五老還有張志東為公司建言獻策。在阿里,18羅漢大多數都在。而在百度,“七劍客”只剩下了李彥宏以及5萬名員工,已經無人和他爭論,因為每個人都在猜測李老闆到底在想什麼?

 

產業經濟學高級課程班(符合條件可申請博士學位)


好在李彥宏還有馬東敏。

 

都說女人能抵半邊天,關鍵時刻,妻子馬東敏站了出來。作為百度創始人之一、李彥宏16年的事業夥伴,她決定迴歸。

 

那一年,百度堅決對搜索進行再造,並對內容進行重新篩選,哪怕損失上百億。

 

那一年,百度人工智能大放異彩。


2018年1 月 8 日,拉斯維加斯百度世界大會上,百度展示了在人工領域最新成果Apollo2.0,那是世界第一個、也是世界最大無人駕駛生態系統,已經被 130 家獨立生產商所採用。

 

而此時,李彥宏已經放鬆了下來,在“荒野求生”節目裡,他趴在地上,臉上塗滿牛糞。

 

是的,當年靠搜索的單線條業務,百度做成了巨頭。未來,靠人工智能也可以繼續當巨頭。要知道,2017年百度的股價突破5800億,一年上漲了57%。

 

2019年,百度AI開發者大會,李彥宏被一瓶礦泉水澆懵了,並因此上了頭條。


不過,那只是一個小插曲。隨後他端出了一盤AI滿漢全席,更是一口氣發佈了自動駕駛、智能芯片、金融數字人、百度大腦5.0、小度助手5.0等多款軟硬件產品,“人工智能與各行各業的融匯貫通,將掀起產業智能化的新浪潮”


的確,薑還是老的辣!


精彩人物 


沈南鵬徐小平董明珠周曉光李飈


劉漢元蘇志剛經濟學博士金融學博士


https://weiwenku.net/d/201119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