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瘋上海人的“垃圾分類”背後:藏著14億中國人不知道的殘忍真相

愛天涯2019-07-11 18:21:21

最近,魔都人要被“垃圾分類”給逼瘋了。


出門扔個垃圾,小區裡就會有一群大爺大媽圍上來問你:“儂額拉西分幹沙了伐?”(你的垃圾分乾溼了嗎?)




這還不算啥,被各種分類整蒙了的上海人,正致力於開發各種“粗暴版”垃圾分類順口溜:


豬可以吃的是溼垃圾

豬都不要吃的是幹垃圾

豬吃了會死的是有害垃圾

賣了可以買豬的是可回收垃圾

......



更折磨人的,不僅分類詳細,而且定時定點,一旦錯過了時間,你連扔垃圾的資格都沒有!


以後996上班族們就又有了一個請假的理由:“我要趕著回家扔垃圾!





MON
01


垃圾分類,痛苦?

被垃圾包圍,才是痛苦!



以前有句最動人的告白是,“我養你”

但對於上海人來說,現在這句話要改改了,應該叫“我幫你扔垃圾”。


看著魔都人民這樣,或許會有人說了,既然這麼難,為什麼要分類?這麼多年不都這樣過來了?


那是因為被逼瘋的上海人背後,是一場全中國人都輸不起的戰爭。



以前的時候,飯都吃不飽,哪還有什麼廚餘垃圾;塑料製品太稀罕了;塑料袋也沒那麼猖獗......即使產生一定的垃圾,量也不大,埋了就好,大自然會幫我們搞定。


然而,再看看現在。


剩飯剩菜到處都是,塑料垃圾隨處可見,大自然的分解速度遠遠跟不上人類生產垃圾的速度。



我們都知道,目前垃圾分類最為出名的國家就是日本,但其實,日本全民垃圾分類的普及,也不過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


原因何在?很簡單——當時日本沒有那麼多土地能填埋垃圾了


1993年到1998年的5年間,日本生活垃圾的數量不斷高漲,可垃圾堆填區卻不見增大,能使用的年數不足8年。



而且當時未經適當處理的垃圾,已經造成了巨大的汙染以及令人恐慌的水俁病、痛痛病等一系列公害病。


吃過虧的日本人對汙染的危害和代價心知肚明,什麼環保意識,還不是被逼出來的。




沒有人喜歡被惡臭的垃圾包圍,但卻沒有人能夠不製造垃圾。


中國人多,發展迅速,製造的垃圾自然也多。


我國每年產生固體廢物約50億噸,其中危險廢物4000萬噸,但70%左右的城市都選擇了填埋的方式。



現在杭州一天的垃圾,3到4年就可以把西湖填滿,從2007年到現在12年的時間裡,杭州已經填埋了1700多萬噸垃圾。


突然暴增的垃圾,使原本能用24年的填埋區,以2倍速提前堆滿



過多的垃圾已經擠壓到了我們生活的土地,如果僅僅是挖個坑一股腦倒進去,那麼當填埋區消耗殆盡的時候,無處可扔的垃圾,將會堆滿我們的街道......


為什麼,中國這麼急?因為,實在是等不了了。



MON
02


我們,被垃圾“綁架”了



2010年,導演王久良拍攝的《垃圾圍城》震驚世界:


原來我們生活的環境是一個巨大的垃圾場,土地、水資源的汙染情況更是觸目驚心。


北京外環400多個垃圾場


這些大大小小的垃圾場,遠離市中心,遠離最繁華的地帶,卻掩蓋不了北京已經被垃圾包圍的事實。


在六環外的垃圾場邊,羊群們啃食著運來的廚餘垃圾;



附近的小朋友,也從那些繞不開的垃圾場裡,翻找著“玩具”。



垃圾填滿的幾十米深的大坑、生活在“垃圾圈”中的人們、焚燒垃圾的滾滾濃煙、肆虐的蚊蠅和垃圾中覓食的牛羊群……


這樣的狀況,不只是北京,在許多快速發展的城市,都是眾所周知的祕密。



挖坑、填埋、或是拉往遠離市區的地方,這樣的做法並沒有使垃圾變少,甚至引發了更嚴重的汙染。


為什麼,中國這麼急?因為,實在是等不了了。



MON
03


扔出去的垃圾,最終會吃回來



有時候,我們買瓶飲料很容易,扔掉一個塑料瓶子也很容易,可要徹底降解掉它們卻很難。


被隨意拋棄的垃圾,從來不會消失,它們會一直存在。


一夜風暴之後,號稱巴厘島最美海岸的庫塔海灘(Kuta Beach),被衝上岸的密密麻麻成噸的塑料垃圾所包圍,遠遠望去根本望不到邊,簡直觸目驚心。



巴厘島表面風平浪靜,海底卻是垃圾翻湧,就像吞噬著垃圾的大自然,看似在默默容忍人類的一切,但只需要一個時機,它就會加倍奉還。



活在這個藍色星球上,我們必須要知道的是,僅2015年全球產生塑料製品就超過3億噸,造成了近70億噸塑料垃圾。


據預測,塑料生產在未來20年還將翻一番,到2050年將翻三番達到3. 18億噸。



更可怕的是,目前全球各地對塑料垃圾的回收率極低,製造70億噸垃圾,回收再利用的僅一成。


大多數都被丟到垃圾填埋地或是海里,每秒有3400個塑料瓶被丟棄,每年有800萬噸流入海洋,由於難以降解,我們今天的海洋中有五萬億個塑料碎片,足以圍繞地球超過400周。



那麼這些塑料,最後都去了哪呢?


2018年6月,一頭領航鯨在泰國南部海域擱淺,後來解剖發現,它的胃裡有80多個塑料袋,重約8公斤,鋪滿了整個實驗室。



2019年3月,菲律賓達沃市東海岸,人們在剖一隻死亡柯氏喙鯨時,在它的胃裡發現了80斤塑料垃圾;




2019年4月,一頭8米長的抹香鯨,被衝上了岸,人們發現在她的胃裡發現了44公斤塑料垃圾;



雨我無瓜?


與你有關,與我們每個人都有關。


美國CNN曾做過一個調查:追蹤8名志願者的一週飲食,看他們是否食入過塑料微粒。


然而不幸的是:所有人的糞便中,平均每10克中就含有約20顆塑料微粒,種類多達9種,幾乎覆蓋了全部塑料類型。


人類製造出塑料,卻沒有找到徹底消滅它的辦法,兜兜轉轉,最後還是回到了自己的身體裡。



這樣的結果不禁令人深思。


如果我們還這樣肆無忌憚下去,在不久的將來,這些被丟棄的垃圾,會以什麼樣的形式回到生活中呢?


可能是吹來的風、喝到的水;

可能是以垃圾為食的豬牛羊生產的肉類奶製品;

也有可能是,被垃圾填埋場汙染過的地下水澆灌過的蔬菜水果……



當人類還在為站在食物鏈最頂端而沾沾自喜的時候,殊不知,鏈條的底端早已一片瘡痍。


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即使站在峰頂,也無濟於事。


為什麼,中國這麼急?因為,實在是等不了了。



MON
04


這不是在分類,這是在自救



有分類,才能後續更好地無害化處理,才能更好地提高回收利用率,才能為我們的生存環境減負。


道理誰都懂,可一個新理念的推行,註定會是一段漫長的路。


可艱難,不代表不可能。畢竟,誰想生活在垃圾之中?



日本“上勝町”,垃圾分類做到了極致變態的小鎮,從最開始的舉步維艱到現在的得心應手,用了15年的時間。


如今任誰來到這裡,看到細緻到“變態”的垃圾分類方式,都會感到震驚。


就拿“可回收垃圾”來說,他們能給你弄出四五十個小類,根本不存在不知道該往哪扔,就連一個礦泉水瓶,都要把瓶蓋、貼紙、瓶身分開歸類。



說到底,不存在素養高不高,經驗多不多,只需要看生活在同一個環境中的每一個人,願不願意去探索去改變。


如果說從現在開始,孩子在幼兒園的開學第一課,就是垃圾的乾溼分離;

如果說從現在開始,所有小區的垃圾桶也都分門別類地放好;

如果說從現在開始,分好類的垃圾不再一股腦倒回垃圾車裡;

......


長此以往,我們又怎會擔心垃圾分類無從開始又無疾而終?



對於中國人而言,垃圾分類這件事,只要想做,就沒什麼做不到


所謂眾人拾柴火焰高,如果每個人都對自己的生存環境珍愛有加,每個人都能一點一點堅持下來,總有一天會看到大自然的巨大饋贈。



-End-


2019 | 近期路線

 

遇見西北丨青海湖、絲綢之路環線自由行

7月13日——7月19日


聖潔神祕之旅丨川西甘南九日遊

7月21日——7月29日

8月1日——8月9日


環天山之旅| 醉美西行,天上之路!

8月15日——8月25日

愛 天 涯 粉 絲 微 信 群 開 放 了!

編輯/狄柯

監製/解藥瓶

主編/慕容風

 點亮"在看",和好友一起看!
https://weiwenku.net/d/201120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