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錢的人,受的傷最深

反褲衩陣地2019-07-11 18:30:10

周華健有首歌叫《明天我要嫁給你》,經常被美麗動人的女歌手在演唱會上演繹。“明天我要嫁給你啦,明天我要嫁給你啦,要不是每天的交通煩憂我所有的夢……”從小聽到大,我一直都不是特別明白每天的交通與嫁人有何關係。直到前不久有個朋友聊起自己的戀愛原則,其中一條是“和戀人之間的距離不能超過15分鐘車程。” 


朋友在西北角的互聯網公司上班,標準996工作時間。年初認識了小女友,正好住在東南角,中間整整隔了一個北京城。最開始打得火熱,約了兩次午夜場首映,又咬緊牙根堅持週末不加班,卿卿我我甜蜜約會。一個半月過去,老闆叫去辦公室提點半天,不得不收斂起來,自此戀情竟然走向了異地模式。


“晚上9點下班,離得近還能聊聊天喝一杯。可現在開車不堵也要50分鐘,到了她家差不多也就洗洗睡了。週六日也說不好能不能休息,萬一各自安排點活動,一週就完全錯過。”


明明同城,卻一個月見不了兩次,平時只能打打電話,看個視頻,小女友愈發委屈。都不圖你的錢,不用買包買首飾,可連人也碰不到,那這戀愛談個什麼勁?


三下五除二,典型都市愛情被迫收尾,還沒來得及出現什麼三觀婆媳之類的複雜荊棘,先敗給了最日常的交通與精力。



加班加到最山窮水盡之際,熬得額頭泛油,眼袋浮現,百分之九十九的辦公室人士都有幾秒恍惚——要是有個富爸爸就好了,堂而皇之成為二世祖,不幹別的,就每天逍遙談戀愛,那該多麼美好。


如果不需要朝九晚九地通勤,如果不需要為一日三餐奔波,如果時間金錢可以隨性支配……那麼,緣分版圖就不會受限吧?天南地北均可播撒愛。屆時品酒騎馬潛水跳傘,什麼操作夠騷就學什麼。隨時遞上機票,去麥兜心馳神往的水清沙幼馬爾代夫,或是站在威尼斯嘆息橋上,大家臉上都籠罩一層金光,莫失莫忘。


聽起來很美,操作上手又未必真能如願。具備一定經濟基礎當然更容易增進溝通,但也僅限於可以隨性約會而已。任何一種關係遞進都需要真心,否則樣樣事情甩兩張票子出來,還沒來得及成為明月光硃砂痣,就已經變成口口相傳的凱子冤大頭。


TA到底是為錢,還是為人?心裡沒點定數,金錢就會變成一柄雙刃劍,刺穿付出最多的人。



不由想起了傳奇富家女芭芭拉·赫頓。


上世紀30年代經濟大蕭條之際,絕大多數美國家庭苦於生計奔波,黃金女郎芭芭拉·赫頓卻花了6萬美元(換算後約為如今的百萬美元)召開盛大派對,慶祝自己18歲生日。她是阿加莎小說裡最典型的富家孤女原型——年輕貌美,母亡父棄,銀行裡躺著5000萬美金遺產(約現在的數十億)。英女王還需要領俸祿,而她全部自由支配,說是世上最有錢的女孩也沒錯。



富可敵國,想愛誰就愛誰。芭芭拉卻帶著致命的心理陰影,4歲親眼目睹母親自殺身亡,工作狂父親常年疏離,她只能被親戚收養。什麼都有,又彷彿什麼都沒有。早熟敏感的少女坐在金山上,忽然發現只要揮霍就能廣交朋友,博取更多好感。


第一任丈夫是格魯吉亞王子,費盡心力和自己的貴族老婆離婚來娶她。少女被感動了,結婚兩年,為炙熱的愛情貢獻了幾百萬美元離婚費。


第二任丈夫是丹麥伯爵。看起來都是有頭有面,卻長期實行家庭暴力。不僅騙走大量金錢,還令她沾染毒品並罹患厭食症,在生了一個兒子後,喪失生育能力。


第三任丈夫是《金玉盟》的男主角加里·格蘭特。這次學聰明瞭,先簽婚前協議。難得加里是個不錯的丈夫,關愛體恤,但外界不斷地輕視嘲笑,媒體甚至形容這婚姻是“cash and Cary”(現金與加里),最終大明星敗下陣來,未索取分文。


有人為錢而來,有人因錢而去。金燦燦的財富如果運用不當,就像烈火容易灼傷。此後四任丈夫,頂著頭銜卻四處流浪的俄羅斯王子,靠女人發跡的花花公子,有男爵稱號的網球明星……一個又一個王公貴族,一個又一個拆白黨,將她所有財富一點點撈走。


最終,66歲的她在酒店孤獨離世。據說身故後清點遺產,她只剩下3000美元不到。



所以前不久在卡地亞與故宮博物院聯合推出的工藝與修復特展上,我站在芭芭拉·赫頓那條堪稱稀世奇珍的翡翠圓珠項鍊前,唏噓了很久——比她的人生經歷更為傳奇的,是她無可匹敵的傳奇珠寶收藏。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她的父親,他可能不擅溝通,在感情出現問題時出軌,讓她的母親選擇自殺。但他卻又十分疼惜女兒,不說出來,只是不間斷送上各種稀世珍寶。


這條由27顆絕美無瑕翡翠圓珠串起的項鍊,便是父親特意為她第一段婚姻定製的禮物,也是她一生最為珍視的珠寶。然而最終,她也失去了它。



芭芭拉·赫頓的傳記作家說:她感受不到直接的愛,但又不斷從物質上獲取肯定。一秒雲端,一秒深淵,捉摸不定,於是也搞不清楚愛到底該是什麼樣子,她最終弄錯了,也許喜愛一個人,就是不停地給予金錢。


市面上中產家庭最常灌輸“女兒富養”觀念。這種富,並不是買了多少好東西,見過多少世面,而是儘量讓她感受富足的愛,擁有自立自強的能力。讓她能夠有勇氣投入感情,可以接受自己的弱點,不用博得全世界喜愛,更無須在同樣漩渦中來回打轉。


愛很重要,但自尊更重要。如果沒有自尊,即使擁有全世界的寶藏,內心也會卑微得如同乞丐。



而就在同一特展上,另一位珠寶收藏的佼佼者,顯然是真正的人生贏家——她得到了絕世的珠寶,也得到了絕世的愛情。


大名鼎鼎的溫莎公爵夫人沃利斯·辛普森,並沒有手持一套上佳好牌,至少在樣貌上只是平平,寬肩,硬輪廓臉型,大下巴,父母私奔後生下她,是家族中唯一沒有記錄在冊的後代。


這個天賦異稟的女人,最大的才能,是個人形象的經營,“從來沒有人誇我漂亮,他們只誇我有魅力。我知道這是對一個長相不美的女人所說的婉轉讚美,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比別人穿得美。假如進到房間,人人都看著我,那麼我的愛人會為我驕傲。”


她添置的每一條裙子,都極具話題性,她的每一樣珠寶,無不竭盡全力製造焦點。在有限的財富支持下,沃利斯完成了人生重塑。人們通過外在打扮認知她——熱愛藝術,聰慧優雅,在恰當場合做恰當打扮。她不再是那種可以將面孔身材逐一拆解的普通女子,而是一個閃閃發光的整體。




溫莎公爵注意到沃利斯,就是從她的衣著珠寶開始。他被她的時尚品味吸引,進而迷戀她的鮮明性格。風流國王訪遍了世間嬌美馴服的花花草草,偏偏眼前出現一叢茁壯植物,風姿綽約,“節制的分寸感帶來的簡潔,而非簡潔本身;神祕性情帶來的低調,而非低調本身。”


正如各種珍貴鑽石胸針,她信手拈來,隨意別在腰間。那魅力並不在於她擁有多少財富,而是對於財富的自信運用。


我最欣賞溫莎公爵夫人之處,不是她收穫曠世愛情的運氣,而是她能改寫自己命運的卓絕品位。在展出的她的珠寶藏品裡,我個人最喜歡的,是卡地亞專門為她設計定製的火烈鳥胸針——如果拆解開來,只是一堆細細碎碎的零散寶石;但它們拼湊在一起,便是這世間最別緻的珠寶之一。恰如她本人。


她是另一種更加積極的範本:比起一輩子都活得懵懂糊塗的富家女,通過修煉捶打的人生,也許更能通向極致。



作為十年不遇的大型展覽,“有界之外:卡地亞·故宮博物院工藝與修復特展”,展出了800多件極為罕見的珠寶、鐘錶、藝術珍品,其中有不少,便是來自於東西方傳奇女性,比如芭芭拉·赫頓、比如溫莎公爵夫人、還比如“民國第一外交家”顧維鈞的夫人黃蕙蘭。


Horst.P.Horst攝  Vogue Condé Nast


展覽中有一件她曾穿過的旗袍,精美絕倫,蘇繡百子圖,栩栩如生。難以想象這是許多年前的衣物,更難以想象數十年前身穿此裙的女子,是如何芳華絕代。



“有界之外”展覽,除了傳奇女性藏品,還有一個部分也很容易讓人動容——展覽展出了卡地亞和故宮博物院聯手修復的六件鐘表文物。如果你之前看過《我在故宮修文物》,你便知道,要修復一件文物,匠人需要投入一生的專注與赤誠。


能親眼看到那些數百年前的古董鐘錶,再一次精確地走動、計時,就彷彿看見往日煙雲,在這個時空中一一重現。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作為十年難遇的大型特展,“有界之外:卡地亞·故宮博物院工藝與修復特展”竟然是免費的,觀眾持故宮博物院門票即可免費參觀。


只是展覽只持續到7月31日,如果有能力、有時間,無論你在中國哪個城市,都值得專程來北京看這個展——錯過這一次,不知道還要再等多久,才能又看到那些難得一見的稀世奇珍。


如果決定前往或想了解更多展覽信息,不妨搜索小程序“有界之外”,你可以看到完整的展覽信息,以及在展覽現場可以直接使用小程序裡的語音導覽,一邊看,一邊對照聽解說。


其實展覽內容相當豐富,分了三個大單元。

我個人最喜歡的是“風範見證”單元


為何看展會想到愛情?


大抵是因為,這場特展中的許多展品,都曾經屬於某一個人,寄託了某一份情感。如今物是人非,只有這些物品可以憑弔、可以紀念,歷史中的某段動人傳奇。


最有錢的人,因為遇見變得輕而易舉,或許會接二連三錯過;平平無奇的人,容易珍視生活中的小確幸,也可以讓寡淡生活點石成金。


能不能得到愛,跟錢沒有絕對關係。而是你是否足以自珍自重,瞭解什麼是愛,如何表達,如何交流。


就像一枚珠寶別在衣襟,不必介意是否昂貴,但你要欣賞它、感受它、以它為傲,它便會點綴你的姿態、成為你的標籤,相互成就,這才是愛的真諦。


也願你的眼淚與笑,會成為某個人的珍寶。



插圖來自藝術家Sasa Elebea

其餘配圖由卡地亞及故宮博物院提供

微信&微博:反褲衩陣地

請將我設為星標,不錯過每次推送



↙️點這裡,看全部推送

https://weiwenku.net/d/201120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