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內人】對話濮璞:他收藏了147件託雷斯球衣,仍未停歇

肆客足球2019-07-12 05:13:55

肆客足球推出【圈內人】:為你講述足球圈與眾不同的故事。

6月21日下午,託雷斯通過個人推特宣佈退役,這條消息迅速刷爆了社交網絡,次日,佔據了西班牙各大報紙的頭版頭條。


5月的時候,濮璞正忙於新賽季球衣的訂購,他準備去一趟日本,但是行程太過緊湊,沒有空閒時間能去看一場鳥棲砂岩的比賽了。鳥棲靠近佐賀縣,遠離繁華經濟帶,沒有機場,交通並不是那麼方便,由於託雷斯的加盟,更多的球迷知道了這座小城。


濮璞一直想收藏一件託雷斯在J聯賽的落場版球衣,這個心願還未實現,伴隨著T9退役,一代偶像也由此老去,留下的9號背影,也成為了無數景仰者的獨家記憶。


那天,濮璞難掩自己對託雷斯的感情:“上海行你看見了我收藏的球衣,我們約好,等退役後來中國一一簽上名字。這張泛黃的舊照片我沒有更新,我等你來一起回憶那些年的故事。在中國,很多人愛你,而我只是最普通的一個!”


頭號託蜜


這可能是全中國,擁有託雷斯球衣最多的人,十年收藏至今,已有147件。


濮璞是利物浦球迷,他購買的第一件正版球衣,是英格蘭國家隊的傑拉德,這件衣服他穿了很久,現在已經微微泛黃。

傑拉德國家隊球衣

而收藏託雷斯球衣,則是從2009年開始,那時的他還在國外讀書。而當時的託雷斯,是人見人愛的利物浦金童,2008年的英超銀靴,如日中天。


07-08賽季的“聖嬰”,也是濮璞心中最好的託雷斯。那時,仍在讀大學的濮璞萌生了一個想法,要把託雷斯從前的球衣一一找回來。他笑言,學生時代是最瘋狂的幾年,開啟燒錢模式,其中最貴的一件,是06-07賽季馬德里競技的託雷斯落場球衣,從國外拍賣所得,高達人民幣3萬元。

06-07賽季馬德里競技主場球衣


他痴迷於此,但從不強求。


濮璞曾錯過了一件託雷斯的球衣,至今仍感到遺憾。那是0506賽季馬競的白色客場,掛在官網上拍賣,最後的成交價是五千多人民幣。拍賣球衣的過程,某種程度上與狩獵相似,“我當時在打工,把時間給記錯了,一回來,已經被別人買走了。那件衣服我盯了很久,拍賣是要靠搶的,真的挺可惜。”


託雷斯曾效力過多傢俱樂部,馬德里競技、利物浦、AC米蘭等等。但從球衣設計上,濮璞認為,馬德里競技時期的託雷斯球衣,更具收藏價值。到現在,03賽季以前的馬競早期託雷斯球衣,已經很難在市面上覓得了,球衣老舊伴隨品相問題,並且找到後也難以鑑別是否為正版。對此,濮璞不再強求,“隨緣吧,沒法刻意去找了。”


球衣是信仰,印號是靈魂


對球衣的喜愛,和對某個球員執著的喜愛,是不一樣的。濮璞是利物浦球迷,在他的收藏中,不乏死敵俱樂部的球衣,在他看來,這些球衣和它背後的印號,在當代足球史是有故事的,許多年後若再回頭,仍然會對這些“上古時代”的大神們,津津樂道。

鄭智查爾頓時期簽名球衣

一次見到這麼多的球衣收藏,總數在500件以上,不難感到震撼。採訪當日,濮璞開了一輛SUV,三個行李箱塞滿了後備箱,放不下的球衣,又堆滿了後排座位。


這些球衣,每一件都特別,每一件都有背後的故事。若能好好整理,這甚至可以變成一個球衣博物館。


和所有人一樣,對濮璞來說,買球衣最快樂的時刻,一是拍下付款的瞬間,二是拆開包裹的那一刻。他的500餘件球衣收藏,主要購買渠道分為三種,國外買手、官方網站以及內部渠道。


濮璞說,球衣是球迷文化的信仰,而印號是靈魂。球衣搭配印號,球衣才被賦予生命力,而它背後的名字,承載當代足球歷史。這句話在中國的球衣愛好者中流傳,被許多人奉為圭臬。


作為資深球衣玩家,他的簽名球衣,大多數是自己找球員親籤的。在比賽賽後,靠近球員通道的位置,或是在球場門口,花點時間,拿著球衣和夾板等候,總能等到喜歡的球員。

亨德森考文垂親筆簽名球衣

其中最冷門的一件,當屬現在的利物浦隊長亨德森在考文垂時的球衣,2011賽季,剛剛從青年隊升上一線隊。“亨德森送我球衣的時候,問我支持哪個隊,我說利物浦,我希望你去。後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我相信這就是緣分。”


濮璞是南京人,一直是江蘇隊的球迷,他的球衣收藏,也從舜天一直延續到蘇寧時代。“小時候,總喜歡掛一件球衣在自己的床頭,那個時候去中山東路買,50塊一件。”如今,已為人父的濮璞,也會在週末帶著兒子,去南京奧體看江蘇蘇寧的比賽。


最珍貴的一件球衣,是2019亞洲盃國足的落場,上面還有全隊的簽名,吳曦親手將它送給了濮璞。

2019亞洲盃國足全隊簽名版落場球衣

“這些簽名球衣,我基本不賣,都是拿回家框起來。賣掉的,後來也覺得後悔,應該全部收起來。”物以稀為貴,隨著歲月的流逝,這些簽名球衣,會具有更好的收藏價值。


在國外,尤其是歐洲國家,依託頂級聯賽和頂級球星資源,已經培育出了非常成熟的球衣文化。然而,國內的球衣文化相比起現在的球鞋收藏,仍然是小眾的。濮璞看來,球鞋是潮流,是時尚的穿搭,而球衣是傳統,是背後的故事,它會比球鞋更有文化內涵。“這兩種文化有碰撞,體現了不同的人群對產品和事物的價值觀認同。”


球衣市場的價值認同


對於國內球衣市場,濮璞有著自己獨到的觀察。受制於球迷基數及消費能力,國內的正品球衣市場規模,超過2億就會趨於飽和。


除球衣外,球隊衍生品也涵蓋在內,如圍巾、外套、水杯等等。然而,球迷買的第一件與主隊相關的商品,通常都是球衣。一件正版球衣,是你作為俱樂部球迷的身份認證。


而現狀是,國內盜版猖獗,正版佔比僅為10-20%。


我們嘗試在淘寶搜索“世界盃球衣”,出現大量售價在60元上下的盜版球衣,從淘寶篩選框提供的價格區間來看,40-70元,是53%瀏覽者的選擇。


存在即合理。濮璞認為,盜版球衣和正版球衣並不存在衝突。淘寶上常見的售價在50元左右的球衣,質量一般,去掉了品牌logo,消費者可能是學生或低收入人群,他們沒有購買正品的消費能力。有這樣的市場存在,就會有這樣的交易。消費習慣和足球文化一樣,需要時間培養,低端消費品是收入水平的伴生品。


濮璞認為,這部分市場不需要強制打壓,“不談正版盜版,這個被打壓了,對足球文化是一種傷害。”在他看來,支不支持自己的主隊,和買不買正版球衣,沒有太大關係,這是個人的價值觀問題。比起購買,更重要的球迷的心力。


消費決策中,價格、真假會是最重要的決定因素。如果是資深的球衣愛好者,通過貨號、二維碼、水洗標、吊牌等,即可鑑別出來,但後背的印字,難以判斷。也有消費者會在網上,以正版的價格買到了假貨。下賽季起, Avery Dennison取代 Sporting ID為英超製作字章,並在所有產品上附帶“智能標籤”,球迷可通過手機掃描鑑別真偽。


球衣文化在國內還不是剛需,買球衣是一個價值觀認同的問題,願意購買正版球衣的球迷數量,不足以支撐起正版的線下球衣店。目前,國內的球衣線下店鋪,多為運動品牌直營店,像JD、Sports Direct、KAMO這類的連鎖球衣專門店,由於國情不允許,短期內無法發展起來。“國內球衣分地區代理商,這種銷售模式很難打斷。而且KAMO這樣的高級品牌,還需要特別大的資金。”

東京表參道的KAMO門店

但是對於國內的球衣市場,濮璞還是抱有充足的信心:“首先要讓他支持球隊,認可球隊,慢慢地,通過球迷的消費力提升和群體感染力影響,他會接受正版球衣,這個市場會越來越廣的。”


結語


憑藉著對球衣的熱愛和深度瞭解,濮璞選擇了創業,他的夢想,是以球衣為載體,並更好地為球迷服務,不僅僅是開一家球衣店。


興趣推動著生活,正如無數心懷熱血的年輕人一樣,濮璞不想做讓自己未來會後悔的事。


從2014年創業至今,濮璞與他的足球夢想已經走過了整整五年,從小作坊式的經營,到規模化流程式的管理,現在的團隊已成規模,負責電商運營的同事,也是濮璞手把手教,帶出來的。從一開始和同學合夥,到合夥人撤資後,自己單幹,也想過要放棄,最後都熬過來了。


他說,創業就像一把刀子,紮在心裡面。“我基本沒怎麼睡過踏實的覺,每天都只睡四五個小時。”


他想把從國外學習到的文化帶回中國,生根發芽,即使需要很長時間,可能是十年、二十年,但他願意等。


文 / Paine


https://weiwenku.net/d/2011330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