爾虞我詐的職場真的能選擇善良嗎?

人生資本論2019-07-12 05:32:44

我是人生資本論職場教練胡佳恆,今天我想分享的職場觀點是:

聰明是一種天賦,善良是一種選擇。

這是亞馬遜創始人貝索斯,2010年在普林斯頓大學畢業典禮上講到的話。

貝索斯小時候非常聰明,他不喜歡煙味,就對喜歡抽菸的祖母說,“每天吸兩分鐘的煙,你就少活九年!

祖母開始抽泣。祖父注視著貝索斯,沉默了片刻,然後告訴他:

有一天你會明白,善良比聰明更難。

很顯然,作為一門實踐科學,管理科學可以讓企業組織的高級管理者越來越“聰明”。同時,管理肯定不會教授他去系統性的作惡。

所以善良真的是一種選擇。特別是在時下的職場,“善良”是一種稀缺的品質。有些人還會將它歸類為是傻、不開竅的同義詞。

可是,職場的“善良”,沒那麼簡單。

這裡我先講兩個有關善良的職場故事。

我有一位朋友,自己經營一家公司,年景不好勉力維持,很多公司的骨幹都是跟隨多年的兄弟,老業務日薄西山,新業務使不上勁。

借款發工資已經成了日常操作。

這種情況下,正常點的思維,都是趕緊大規模裁員。

他不是,他揹著債,自己咬牙也不大規模裁員。原因是:你看到的是員工,你看不到的是這些人背後都有家庭。我要為這些家庭負責。

毫不推卸的責任,你可以說這是善良。

另一個故事,是GE原CEO傑克-韋爾奇講的。

我們之前提到過,韋爾奇以裁員力max著稱。他一度解僱17萬員工,賣掉110億美元的資產,人稱“中子彈傑克”。

他曾經講過,不要等到員工50歲的時候才告訴他,“你不合格,我現在要解僱你”。

他會憤怒的質問你,為什麼30歲的時候不告訴我?

小善如大惡,大善似無情。

稻盛和夫也反覆引用過這句話。這同樣是善良。

你說,哪種善良更高貴?

我過去其實有答案——當然是“大善似無情”更高貴,從公司組織運轉的角度來說,前人的經驗已經完美的給出瞭解決方案:投入、產出、效率、止損,如此種種。

只是現在我越來越沒有答案,因為大善確實無情,但還有一句話,叫“勿以善小而不為”。

而且無論是哪一種,都是為了組織內的員工,包括員工背後的家庭更好。如果你相信商業的本質的創造用戶價值,是“利他”,那這兩種“善良”都各得其所。

而且重點是,其實都很難。

這也正是貝索斯祖父的人生經驗。

職場需要“善良”,而“善良”的起點是領導者。

中國人管這個叫“德”,過去極端強調,極端到今人會有點逆反了:與利潤相比,它真的那麼重要嗎?

當然重要。

因為“善良”不僅是是人的普世價值,還是和企業使命牢牢吸附在一起的。任何一家公司存在的價值,都是出於善意的目的,為他人創造一個更好的產品/服務。

即便是退回到公司治理的現實,我們也能看到缺乏“善良”綜合症的發病機理。

大多數中國公司的治理結構,都還沒有脫離傳統的正三角指揮體系。

也就是指令上傳下達,典型如華為“砍掉高層的手腳、中層的屁股、基層的腦袋”,意思是企業組織成為管理者延伸出去的義肢,忠實反映管理者的意志和判斷。

在這種狀態下,管理者的頭腦出問題了,後果可想而知。頭腦都出了問題,講管理、講職場,就是奇技淫巧的堆砌,越說越遠。

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對職場宮鬥類的劇情完全不感興趣,有時候也懶得聽。

也不太會在沒有整體瞭解一個人,或一家公司的使命、願景、價值觀之前,就興致勃勃的分享什麼是目標管理法、mece原則怎麼用。

用心機去對抗心機都是浪費時間。

“什麼意守丹田,什麼大小週天,你去慢慢守吧,不守出病來算是你有福氣”,享年104歲的張至順道長說過的這句話,就是既聰明又善良。

——— / END / ————


留言互動

如果你在職場上遇到一些困惑,想跟職場教練進行具體交流,


歡迎加入我們資本論職場交流群,你也可以在知乎搜索關注“jiahenghu”,看到職場教練胡佳恆的更多職場問答



https://weiwenku.net/d/201133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