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稀樹種被偷伐,記者舉報被林業站懟“你怎麼知道是我的職責?”

央視新聞2019-07-12 05:45:28

黃花梨又名降香黃檀,是一種原產地海南島的名貴木材。因為成材緩慢、木質堅實、紋理漂亮,被列為五大名木之一。它還是海南省的省樹,國家二級保護植物。但是目前,野生黃花梨已經瀕臨滅絕,我們能看到的幾乎都是人工種植。野生黃花梨上百年才能成材,而人工種植的成材時間也要30年以上。但記者最近在海南省五指山市調查時發現,每天都有大量未成材黃花梨遭遇偷砍濫伐,甚至還有的野生黃花梨也難逃厄運。

收購商非法偷運、售賣野生黃花梨

海南鸚哥嶺是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也是黃花梨的保護點,位於海南省五指山市毛陽鎮。前不久記者暗訪時看到,在鸚哥嶺下的一條河道,收購商黃老闆正從水裡面偷運一棵黃花梨樹。上岸後,他們迅速把樹幹鋸斷,裝進了一輛越野車裡。這位黃老闆說,之所以要從河道偷運,是因為他們砍的是一棵野生黃花梨。

在另一個收購商阿寶的收購點,一棵幾百斤重的黃花梨大樹引起了記者的注意。阿寶告訴記者,這棵黃花梨也是野生的,在深山老林裡的山林承包戶那裡找到的,為了搬回來,四個人擡著走了好幾裡山路。

野生黃花梨是國家二級保護植物,根據我國《野生植物保護條例》,出售、收購國家二級保護野生植物的,必須經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野生植物行政主管部門或者其授權的機構批准。

收購商黃老闆和阿寶都沒有辦許可證,而在毛陽鎮,這樣的無證非法收購者並不在少數。收購商王老闆告訴記者,今年2月,他在附近空聯山的山林承包戶那裡也收購過一棵野生黃花梨,賣了6萬多元。他說,最近那裡又發現了兩棵野生黃花梨,好幾個收購商正在和山林的承包人談價格。

“殺雞取卵” 人工種植的黃花梨  還未成材就砍伐

為了挽救和保護黃花梨這一珍稀樹種,十多年來,海南省一直免費為農民提供黃花梨樹苗,讓他們在房前屋後和自留山上種植。據海南省林業局統計,到目前為止,全省人工種植黃花梨面積已達13.5萬畝。

未經許可就被偷砍亂伐的,還不僅僅是野生黃花梨。根據我國《森林法》規定,採伐林木必須申請採伐許可證,按許可證的規定進行採伐;農村居民採伐自留山和個人承包集體的林木,由縣級林業主管部門或者其委託的鄉、鎮人民政府依照有關規定審核發放採伐許可證。但是在海南省五指山市,記者調查後發現,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很多人工種植的黃花梨,甚至是樹齡很短的黃花梨幼樹,都被濫砍偷伐了。在毛陽鎮空聯山的這個林區,記者看到,成片的海南黃花梨被砍伐,扔棄的樹冠和樹幹隨處可見。

收購商王老闆說,自去年1月至今,他已在一個人承包的林區,累計砍了一百多棵黃花梨,砍這一百多棵樹都沒有辦手續。不僅如此,他還說,自己做黃花梨木材生意已有18年了,幾乎每天都要上山找樹砍樹。一年起碼有上千棵,去年砍的最多,有四五千棵。

五指山市毛陽鎮牙力村空聯山承包人老王是當地最早的黃花梨種植戶之一,從90年代初就開始人工種植,在他承包的40多畝林地裡,黃花梨最多的時候有近千株,近幾年來一直在砍樹,目前只剩下不到200株。老王說,他賣掉的黃花梨樹齡都只有十幾年,售價在3000元到6000元不等。

海南黃花梨協會會長王永濤告訴記者,黃花梨最值錢的部位是能用於家居器具製作的“樹芯”,當地人稱為“格”。黃花梨隨著樹木的生長,“格”慢慢變大,能做傢俱的黃花梨樹,起碼要長到30年以上,目前海南黃花梨老料一斤的價格在萬元以上,這些被砍的黃花梨再長十幾年才能成材。

珍稀樹種遭濫砍偷伐  為何沒人管?

我國《森林法》規定,成熟的用材林應當根據不同情況,分別採取擇伐、皆伐和漸伐方式,皆伐應當嚴格控制,並在採伐的當年或者次年內完成更新造林。而海南省的黃花梨人工種植時間只有十幾年,並不符合成熟用材林的審批條件,五指山市人民政府政務服務中心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他們目前還沒有發放過海南黃花梨的採伐證和運輸證。

既然是違規砍伐,為何就沒有人管

木材檢查站:上班時間有人睡覺、有人打牌

據瞭解,經銷商運輸海南黃花梨的車輛一般都要通過五指山市毛陽鎮木材檢查站,根據《海南省木材管理辦法》,經省人民政府批准或者省人民政府授權省林業主管部門審批設立的木材檢查站,負責對過往運載工具運輸木材的情況進行檢查,查驗木材運輸證件,制止違法運輸木材行為。這個木材檢查站的工作人員有沒有盡到管理責任呢?記者來到毛陽木材檢查站,上班時間有的人躺在椅子上睡大覺,有的人正在研究買彩票,更讓記者吃驚的是,工作人員居然在辦公室打牌賭博。

在毛陽鎮牙胡村的一個黃花梨收購點,收購商剛從山上砍了5棵黃花梨樹,而下山路旁就停著一輛護林員的摩托車。毛陽鎮的一位護林員告訴記者,他們對無證砍伐黃花梨的事早已習以為常了。

向村委會舉報,竟要求支付護林員勞務費

而在五指山市的毛道鄉,記者找到之前收購商黃老闆偷砍野生黃花梨的現場,並向這片山林的管轄地——毛道村委會舉報。在記者的再三請求下,這位村負責人答應派村裡的護林員前來協助調查,但要求記者給護林員支付勞務費。

護林員來了,但出乎記者意料的是,瞭解情況後,護林員竟然藉故離開,再也沒有回來。

向林業站舉報,卻被懟“怎麼是我的職責”

根據《林業工作站管理辦法》規定,林業工作站是設在鄉鎮的基層林業工作機構,依法對森林、野生動植物資源實行管理和監督。於是,記者來到五指山市毛道鄉林業站舉報,幾名工作人員正在打牌。

負責人黃站長對記者的舉報竟然給出了這樣的回答:“我怎麼查,我幹嗎要查?怎麼是我的職責?你怎麼知道是我的職責?

森林公安負責人:小違法罰點錢就行了

那麼,在五指山市,濫砍偷伐黃花梨就沒人管嗎?根據我國《森林法》規定:非法採伐、毀壞珍貴樹木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記者在五指山市的一家酒店看到,收購商黃老闆正在與五指山市森林公安局的相關負責人在一起喝酒,記者向這位負責人反映收購商黃老闆偷伐野生黃花梨的情況,結果再次出乎了記者的意料。

五指山市森林公安局副局長劉文德說:“有把握他也可以做,違法但是不能犯罪,小違法罰點錢就行了,但犯罪就要抓起來關的。

價格暴漲催生病態“賭樹”  形成惡性循環

該管的不管,就這樣,海南的黃花梨越來越少。位於海口市的中國花梨城是國內最大的黃花梨商品交易市場,每週的週日,數以千計的黃花梨樹在這裡交易。業內人士說,現在老樹非常稀少,市面上賣的幾乎都是十幾年樹齡的幼樹,主要用來做手串和一些小的工藝品,行話稱之為“珠子料”。

不僅是線下市場,記者注意到,在抖音、快手等網絡平臺,一些註冊地顯示為海南的收購商視頻直播砍伐黃花梨的過程,兜售黃花梨木材及其製品,然後通過快遞等物流渠道郵寄到全國各地。

據業內人士估計,海南省每年被偷伐濫砍的黃花梨幼樹在10萬株以上。目前,海南省胸徑超過25釐米的成熟黃花梨幾乎很難找到,而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近二十年黃花梨價格暴漲和“珠子料”走俏。在海口市的中國花梨城,黃花梨傢俱的價格從幾十萬元起步,大件的價格幾百萬到上千萬元不等,而一條海南黃花梨手串也賣到了幾千甚至幾萬元,幾乎每一個商鋪都有黃花梨手串出售。

據黃花梨收購商介紹,黃花梨值不值錢主要看樹芯的大小和紋理,而在砍樹之前一切都是未知數。於是,很多收購商抱著僥倖心理,見樹就砍,瘋狂賭樹。

追問:綠水青山如何守得住?監管系統為何失靈?

今年5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國家生態文明試驗區(海南)實施方案》,提出要把海南建設成為生態文明體制改革樣板區,建立健全生態環境和資源保護現代監管體系。還特別提出,實施國家儲備林質量精準提升工程,建設海南黃花梨、土沉香、坡壘等鄉土珍稀樹種木材儲備基地。據海南省林業局統計,截止2018年底,海南省鄉土珍稀樹種種植面積有22.4萬畝。本來,這些樹種長大以後是真正的金山銀山,但是一些種植戶和收購商卻急功近利,等不及木材成材就偷砍濫伐,而當地該有的監管系統卻統統失靈。如何讓黃花梨種植戶種得了、守得住,如何驅動護林人員真正履行職責?需要管理部門找到一套切合實際的好辦法。

詳細內容,👇點擊看完整視頻

△焦點訪談:珍稀樹種為何難逃厄運

更多新聞

  • “我是中國醫生,請配合!”

  • 小孫子地鐵站裡尿尿,爺爺奶奶的這個舉動讓網友點贊!

  • 為什麼?!蚊子不咬別人總愛咬我


監製/李浙  主編/張天宇

編輯/文雅

©央視新




加強監管!




https://weiwenku.net/d/2011336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