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法則,讓你擁有源源不斷的好創意

二十一世紀商業評論2019-07-12 05:46:10

本文字數:2681|預計4分鐘讀完

縱觀人類創新史、無論科技、藝術、建築……你都可以看到“3B”法則在創新上的應用。



2007 年 1 月 ,喬布斯穿著牛仔褲和黑色高領毛衣,站在 MacWorld 舞臺上。“每隔一段時間,一種革命性的產品就會改變一切,”他宣稱,“今天,蘋果公司將徹底改造手機。”


即使經過多 年的猜測,iPhone 依然像一個啟示一樣。沒有人見到過這樣的東西 :一個單手可以拿住的設備, 既可以通信,也可以播放音樂,還可以當作個人電腦來使用。媒體稱讚它具有開創性,很神奇。iPhone 的出現標誌著偉大的革新:它們出人意料地出現在我們面前,很少有人知道這些改變人類生活的創新究竟從何而來?

 

任何組織或個人都會面臨兩個問題:一是如何產生源源不斷的好創意;二是如何讓創意被大眾接受,成為流行。在《飛奔的物種》中,腦科學家、《西部世界》科學顧問伊格曼和音樂家安東尼,以腦科學為基礎,結合科技、藝術領域的眾多案例,揭示了創造力突破的核心法則。

 

大腦的思考路徑

 

為什麼人類可以迅速地適應周圍的一切?這是因為存在著一種叫作重複抑制(repetition suppression)的現象。當大腦習慣了某樣東西,之後每次看到它時,大腦對它的反應會越來越弱,分配給它的能量也就越來越少。


省下的能量,大腦會用來繼續尋找新事物,因為只有隨機的、新鮮的東西才能使大腦感到滿足。大腦的“喜新厭舊”是創新不斷產生的原因。而大腦創新的路徑是怎樣的呢?

 

很多人都見過邊界清晰的大腦模型。上面標清了每個分區需要處理的任務。但是,這種模型忽略了人類大腦最重要的方面 : 神經元是交錯連接在一起的,並沒有哪個大腦分區是單獨工作的;相反,它像一個社會,這些分區是在不斷交流、協商和合作中進行作業的。

 

這種廣泛的互動是人類創造活動的神經基礎:我們會扭曲、打破、融合所觀察到的一切事物,然後以新的形式輸出。以記憶為例, 它並不像錄像那樣忠實地反映我們的經歷。


相反,記憶中有扭曲的、倉促記下的和模糊的成分。這解釋了為什麼目睹同一個車禍,但每個人回憶的內容卻不盡相同;或者參與了相同的對話,但事後每個人講述的內容卻不一樣。也就是說,大腦的輸入和輸出並不是一樣的。大腦會不斷吸收、碾碎周圍世界的模樣, 併發布新的版本。

 

3B法則

 

根據大腦的創新機制,《飛奔的物種》提取出了認知操作的3個基本法則 :扭曲(Bending)、打破(Breaking)和融合(Blending)。我們把這些看作是創新思維發展的方式。

 


扭曲,原版會被調整或扭曲到變形。

 

打破,指的是一個整體被拆開。

 

融合,兩個或者更多的素材會結合在一起。

 

扭曲、打破和融合,“3B”法則可以捕捉到在進行創新思維時大腦是如何運作的。無論是以單獨的方式還是結合的方式,這 “3B”使人類能夠從生產世界上第一臺智能手機做到 iPhone,或者從原始的藝術品中“創作”出現代藝術。讓我們一起來看看,“3B”法則是如何應用的。

 

1)扭曲

 

扭曲是對現存原型的改造,通過對大小、形狀、材料、速度、順序等方面進行改變,它打開了充滿各種可能性的源泉。由於持續的神經操控,人類文化與越來越多的、代代相傳的一系列主題變化相融合。

 

大小可扭曲


Ø 扭曲可以通過多種方式對一項資源進行重塑。以重塑大小為例。克拉斯·奧登伯格在納爾遜 - 阿特金斯藝術博物館前的草坪上的作品《羽毛球》,就是將羽毛球放大成圓錐形帳篷的大小。


擋風玻璃的發明也運用了大小可扭曲,在美國發明家埃德溫·蘭德之前,幾代發明家都致力於把大塊水晶應 用到擋風玻璃上。但一塊由 15 釐米厚的水晶製成的擋風玻璃,透過它根本無法看清任何事物。


後來有一天, 蘭徳迎來了頓悟的時刻:將水晶縮小。通過把人手可握的水晶變成肉眼不可見的東西,蘭徳很快就成功地製造出了不僅透明,還可以減少眩光的擋風玻璃。

 

形狀可扭曲

 

Ø 通過扭曲形狀,建築師弗蘭克·蓋裡,將通常為平面的建築外部扭曲成了有起伏或有旋轉的樣子。類似的思路,還使未來的汽車容納了更多的燃料。 


一家名為蝸殼(Volute)的公司開發出一種自身能夠層層摺疊的氫槽。這種氫 槽可以塞進車體中,並通過扭曲的方式儘可能地利用那些未使用的空間。

 


以上只是扭曲的兩種形式,事物的材料、速度、時間都可以扭曲。假設你想把一個主題分開,並將它分解成一個個組成部分,那麼,我們就需要大腦的第二個技能:打破。

 

2)打破

 

在打破的過程中,一些完整的事物被拆開;而通過組裝這些碎片,一些新的東西出現了。

 

巴尼特·紐曼將方尖碑一分為二並進行翻轉,創造出了《破殘的方尖碑》。同樣,立體主義藝術家喬治·布拉克和畢加索把視平面打破,變成了不同視角角度下碎片的拼圖。

 

打破這一認知策略,不僅使藝術創作得以實現,還讓拖拉機得以發明,引發技術革新。19 世紀末期,農民們開始有了用蒸汽機取代馬匹的想法。然而,他們的第一臺拖拉機幹活的本事卻不高,過重的機車,壓實了土壤,毀壞了莊稼。從蒸汽轉變到油動力的確起了一些作用,但拖拉機還是很笨重,不易駕駛。

 

在當時看來,機械耕作好像永遠都沒有辦法實現。然後哈利·福格森提出了一個打破的想法:去掉起落架和外殼,然後把座椅直接安裝到發動機上。他的“黑拖拉機” 比較輕,因而能在耕作方面發揮非常好的效果。通過這種保留部分結構、丟棄其餘部分的方式,現代拖拉機的雛形誕生了。

 

打破使我們能夠把堅實或連續的東西分解成可管理的部分, 而我們大腦的破壞設施,則把世界分解成可以重建和重塑的單位。

 

3)融合

 

在融合時,大腦會以神奇的方式將兩個或更多信息源結合在一起,許多極具創造性的飛躍都是驚人的組合體。

 

讓我們回到文章開頭iPhone的發明,它的誕生是融合最好的證明。早在1984年,卡西歐 AT-550-7 腕錶,就擁有讓用戶可以直接用手指在表面上滑動並進行調整的觸摸屏。

 

而在這款腕錶出現的10年後,同時也是iPhone出現的13年前,IBM 就在世界上第一款智能手機:西蒙上添加了觸摸屏。它既有手寫筆, 也包含了一些基本的應用程序。可以發送和接收傳真、電子郵件和頁面,並且有世界時鐘、記事本、日曆和聯想輸入法。

 

雖然由於當時手機電池容量過低,話費高昂等原因,西蒙未能流行起來。但就像卡西歐的觸摸屏一樣,西蒙把它的“遺傳物質”留在了由於“從天而降”的靈感而設計出來的 iPhone 上。這些設備一步步地為史蒂夫·喬布斯“革命性”的產品奠定了基礎。所以說,iPhone的誕生並非憑空而來。

 

史蒂夫·喬布斯後來說 :

 

“創造就是把事物聯繫起來。當你問那些富有創造力的人他們是怎麼做到的,他們會感到內疚,因為他們並沒有真正做什麼。他們只在看到一些東西一段時間之後,可以很敏銳地將之與自己的經歷聯繫起來,併合成新的東西。”

 

大腦不斷漫步於我們的記憶庫,經常將各種各樣的想法聯繫到一起。融合使得不同想法以奇特的方式滋長,從而成為創新的強大引擎。縱觀人類創新史、無論科技、藝術、建築……你都可以看到“3B”法則在創新上的應用。通過運用“3B”法則,無論組織或個人,都能獲得源源不斷的好創意。

 

本文編摘自湛廬文化《飛奔的物種》,獲授權轉載。


更多閱讀:

父母超過60歲了,還能買保險嗎?

優衣庫×KAWS為何這麼火?就一件T恤,至於嗎?

發了條朋友圈,老闆主動給我加薪


https://weiwenku.net/d/2011336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