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高手,能把理性練成直覺

二十一世紀商業評論2019-07-12 05:46:17

本文字數:3389|預計6分鐘讀完

把這些套路內化在你的腦子裡,把理性也練成你的直覺。這樣,就可以更容易地喚醒那個很懶的系統2,讓它自發啟動。


來源丨混沌大學(ID:hundun-university)

作者丨李善友



人類總是驕傲地認為,我們區別於動物的第一特徵,是理性思考。但今天,我給出一個反常識的結論:

 

其實動物性的感性,才是主導人類思維的基礎力量。

 

而恰恰是這“眼見為實”的感性認識,一直把我們禁錮在有限的經驗邊界裡,無法跳出第一曲線。

 

這是真的嗎?如果要把這個網斬破,該怎麼做呢?




不要跟著感覺走

 

為什麼聰明人也會做蠢事?心理學家斯坦諾維奇在《超越智商》中,提出這個有趣的問題。

 

1. 大腦有結構性缺陷

 

牛頓在晚年,曾做過英國造幣局的局長,但他遇到了一場股票風波,號稱南海泡沫。

 

南海公司的股票從那年1月一路狂漲,牛爵士看到這個商機,也進去了。但他預料到這不可能持久,所以中間就出來了。一進一出,賺了7000英鎊。

 

如果到這兒就結束,我們會說牛爵士真了不起,不但在科學上,在理財上也了不起。然而,他退場時感覺很奇怪,這個股票怎麼還在漲,是不是有什麼是我沒看到的呢?

 

於是他轉身又毅然進到股市裡,不但把賺來的7000英鎊全部買進,還把自己過去積攢下的錢也買進去了。到了9月,這個股票一下從1000英鎊跌到了190英鎊,牛爵士不但把7000英鎊賠掉了,還另外賠了2萬英鎊,相當於今天的4000萬人民幣,牛爵士10年的財富積累。

 

 

所以事後,牛頓說了這樣一句:我可以準確計算天體運行的規律,卻無法預測人們的瘋狂。

 

智慧聰明如牛爵士者,在面對群體性效益時,也壓抑不住,吃了大虧,何況你我?

 

如果深挖一層,這個現象為什麼會發生?在我們的智商下面,有沒有另外一個東西起更重要的決定性意義呢?

 

斯坦諾維奇教授的答案非常直接,他說,人類大腦有無法克服的結構性缺陷。這說得沒錯。過去幾十年,認知心理學和腦神經的研究,都得出一個結論:

 

我們生活在互聯網時代,我們的大腦仍然停留在舊石器時代。

 

感性所需要的大腦區域叫邊緣系統,理性所需要的大腦部位叫前額葉。前額葉發展出來的時間,遠遠晚於邊緣系統。所以,感性成熟得早,而理性成熟得晚,是大腦結構天然形成的。

 

 

於是,斯坦諾維奇就提出了人類大腦雙系統理論:系統1 和 系統2。

 

它指大腦的兩種功能,系統1接近於我們說的感性、直覺,系統2接近我們說的理性思維。

 

通常,我們人類怎麼思考呢?就用系統1,用直覺直接給出答案。

 

我們原本希望用系統2,用理性來壓制系統1,但是系統2有一個特點,它特別懶,通常直接接受系統1的答案,而且認為這是自己理性得出的答案,按照它來做決策、做判斷、做行為。

 

 

系統1就像是猛張飛,一看事物就有了意見;系統2像是懶諸葛,很聰明,But很懶。通常是猛張飛替你做的決定,聰明的諸葛亮在睡覺。

 

 

2. 合理協調系統1和2

 

那麼,如何調動系統2呢?建議是:


· 98%的日常決策,你照樣用系統1,不要動不動就調動系統2,那把你累死了;


· 但是人一生當中最重要的二三十次決策,一定要提醒自己,把系統2喚醒,用系統2來指導、壓制系統1。

 

一定要有這樣一根弦。重大決策的時候,不要跟著感覺走。否則就把決策權都讓給了系統1了!很多人說,我的直覺最靈,其實那是為自己不能深度思考而尋找藉口而已。

 

系統2和系統1之間,也可以相互關照:

 

· 做產品的時候,很重要的原則就是把你的系統2調到極致,而這恰恰就是讓用戶只用系統1就行了。這件事做得最好的當然是喬布斯,3歲的孩子就會玩iPad。


· 說服別人的時候,一定要用系統1,比如去做廣告、融資,一定要有情緒、情感,用舉例、具像的事去打動他;而當你要防止被別人忽悠時,又得時刻調用系統2。

 

眼見不一定為實 


從系統1裡面跳出來,最關鍵的,就是要突破“眼見為實”這個思維模式。

 

 

舉個例子,如上圖,你認為哪條線更長?眼睛的感受是第二條線段長。即便你理性的系統2知道兩條一樣長,但還是無法控制地相信直覺的系統1。

 

因為人類的感性是用爬行腦,爬行腦喜歡視覺化的信息。

 

稟賦效應

 

再比如,“眼見為實”還會引發一種稟賦效應:對你已經擁有的東西,估值很高。

 

一個實驗:杯子和巧克力價格一樣。

 

第一組給每人發個杯子,告訴他,可以用杯子換巧克力。結果這100個人裡,只有11個人去換了巧克力。

 

第二組反過來,先發巧克力,說這是瑞士巧克力,特別好,代表了愛情。然後可以去換杯子。結果也只有10個人去換了杯子。

 

第三組對照組,先不發,你自由選,想選啥就選啥。結果,56人選杯子,44人選巧克力,差不太多。

 

這強有力地證明了一個道理:

 

你先擁有了什麼,你就被那個東西所載有。

 

你以為你擁有了Something,其實你被Something所擁有。

 

《人類簡史》裡,人類以為自己征服了小麥,其實被小麥所征服。你可以換成生活中的任何東西,你以為你有了孩子,其實你被孩子所擁有;你以為你擁有這個公司,其實你被這個公司所擁有。

 

換句話,所知等於所知障。

 

所以,從最淺的層面來解釋,為什麼非連續性是人類思維的阿喀琉斯之踵呢?

 

第一曲線看得見,第二曲線看不見。所以,你擁有著第一曲線,也被第一曲線所擁有。

 

你有了一個蓬勃發展的主營業務,反過來講,你也被蓬勃發展的主營業務侷限在已有的邊界之內,而根本沒有意識到就是“眼見為實”的稟賦效應,它足以把你束縛在第一曲線的既有利益之內。

 

舉個例子:聯想VS華為

 

2013年,聯想手機通過給運營商做定製機,一夜之間從百分之零點幾,躍遷到整個市場的百分之十幾。聯想在中國手機市場佔有率排第一名。

 

2012年的時候,運營商渠道佔50%,開放渠道佔50%,之後它們非常希望把開放渠道變大一點,對運營商的依賴小一點。但是事實怎麼樣呢?2013年運營商渠道增加到70%,2015年繼續增加到85%,直到它崩盤。

 

聯想的結果是,一旦定製機沒有了,最後什麼都沒有了。

 

你認為聯想是死於世界的變化,還是死於自己的認知呢?

 

對比一下,華為早期也是做定製機的,甚至份額比聯想還高。2011年華為的運營商渠道佔了80%。但是華為的認知認為,運營商的手機是不可持久的,所以它有一年愣是少簽了近2000萬個訂單,來轉向開放市場和電商。到了2014年,反而開放渠道達85%。

 

人的“經驗”總有時空邊界。如果經驗是處在連續性的環境裡,對指導未來還有效。但如果是非連續性的呢?就出現了大BUG。

 

刻意練習很重要

 

如果你的努力,只是運用“1萬小時理論”,讓一種動作自動化、習慣化,你練再多年,也無法實現非連續性的進步。

 

你要練就的,是動作背後的套路、思維模型,這個思維是讓你永遠可以改變的。

 

諾貝爾獎獲得者的研究表明,國際象棋大師記定式和打棋譜所花的時間,是其水平高低唯一重要的指示符,而不是跟其他對手下棋所花的時間。

 

就是說,不能盲目以賽代練。

 

把這些套路內化到你的大腦裡,把理性也練成你的直覺。這樣,就可以更容易地喚醒那個很懶的系統2,讓它自發啟動。

 

這需要刻意練習。

 

如果做一件事需要調動A神經元、F神經元、M神經元,你經常調動這三個神經元,最後它們三個就連到一塊兒了。這個技能就長到了你的腦子裡。

 

思維模型刻意練習最偉大的進行者就是芒格,他是巴菲特的搭檔。一次有人問芒格,能不能用一個詞來說說你為什麼這麼成功?

 

他給出那個詞跟我們講的是一個詞,理性。

 

他提出,如果你只是在你的商業裡去思考,視野會非常狹隘。

 

就像大學裡,學化學的不學計算機,學計算機的不學哲學,而畢業後更不會花腦力去學了。那難道你現實生活中遇到的所有問題,都會恰好滾到你學的那個知識裡去嗎?如果只有一個思維模型,你會犯“錘子綜合症”,有一把錘子,看到什麼都是釘子。

 

所以,人一定要建立自己的多元思維模型,可以從不同的角度、維度,來檢查這個東西到底是什麼。

 

芒格提出了他所學習的重要學科的重要理論——

 

 

其中,他對心理學瞭解最深,甚至自創了一門學科,叫人類誤判心理學。在《窮查理寶典》中,他列出了25條人類誤判心理學,他說他的一生就是用這25條來進行投資的。

 

要學這麼多?太嚇人了。但真正重要的,不會超過10個。你只要掌握不超過10個思維模型,已經比周圍人對這個世界的瞭解深一大步了。

 

物理學家張首晟也說,如果“世界末日”要帶人類的知識上船,他就選了幾條,認為是人類的普世智慧元知識——

 

 

芒格接下來就建議,你必須把它們種到你的腦子裡邊去,其實,就是用重要學科的多元思維模型,來武裝我們的系統2。

 

我今天是在批判感性思維,破除“眼見為實”。

 

希望你能提升一個境界,如果能使自己的思維達到芒格的狀態,該是多美啊!

 

所以,我的作業就是,找到你的多元思維模型,未來通過刻意練習,把它種到腦子裡。


本文來源:公眾號 @混沌大學。


更多閱讀:

股價大跌,份額走低,小米能否絕地反擊?

兒童運動館火了,教孩子蹦蹦跳跳是一門好生意嗎?

發了條朋友圈,老闆主動給我加薪


https://weiwenku.net/d/201133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