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夫妻給女兒買來新衣,卻發現孩子可能沒機會穿了,捧著衣服默默流淚

乙圖2019-07-12 05:47:01

請點擊上方的藍色乙圖關注我們喲!


“媽媽,我什麼時候才能出去啊?我想去看斑馬,我想吃棒棒糖,我想家,想爺爺了。”“寶貝,你要堅強,只要你好好吃飯,配合治療,很快就能出來的。等你出來了,媽媽帶你去公園,買很多很多的棒棒糖。”湖南省兒童醫院病房裡,年輕的媽媽李德香隔著屏幕和女兒說完這句話,再也抑制不住情緒,快步走出探視間,蹲在門口哭了起來。

 

李德香知道,女兒這次能不能扛得過去,就看他們能不能借到錢了。孩子現在危在旦夕,如果再不給孩子做移植的話,孩子有可能保不住了。看到妻子哭得那麼傷心,孩子爸爸唐慶萬坐在身邊安慰起妻子。

 

安慰完妻子,唐慶萬走到樓梯間也抹起了眼淚。“我現在不但擔心孩子,還擔心妻子,最近孩子的病情一直反反覆覆,她的精神壓力太大了。很多次她睡夢中還在喊著女兒的名字,驚醒後就哭著說‘女兒太可憐了,如果女兒去了,我也不活了。’現在真的很擔心她的精神狀況。”唐慶萬哽咽著說。


唐慶萬一家來自湖南省永州市江華瑤族自治縣消江灣村,父母都已經六十多歲了。2017年,唐慶萬父親因腦出血,做了腦部血管支架手術,花光了家裡僅有的7萬元積蓄還借了很多錢,現在父親右側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生活起居需要由母親照顧。


唐慶萬一家六口生活,五歲兒子和三歲女兒聰明可愛,成了唐慶萬前行的動力。平時妻子在家照顧孩子和老人,唐慶萬一個人在廣東工廠打工掙錢,儘管很苦很累,但看著孩子們一天天長大,對未來充滿了希望。讓唐慶萬沒有想到的是,就在他滿懷憧憬努力打拼的時候,不幸再次突然降臨這個家庭。圖為生病前的唐雨晨。


2019年3月底,唐慶萬3歲的女兒唐雨晨出現面色蒼白,四肢無力,臉上還有血點。孩子媽媽李德香帶著孩子去了縣人民醫院進行檢查治療,醫生檢查後懷疑孩子是白血病,要他們去大醫院治療。接到妻子電話的唐慶萬連夜趕回家裡,帶著孩子趕到了到湖南省兒童醫院。4月9日檢查結果出來了,孩子被確診為“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圖為病床上的唐雨晨,兩隻眼睛紅紅的。


在看到確診結果的時候,唐慶萬和妻子都不願意相信那是真的,相擁而泣。女兒一向健康活潑,怎麼可能會得這樣的病呢?但是現實是殘酷的,在和妻子哭過之後,唐慶萬隻能安慰妻子,告訴她孩子一定會治好的,自己砸鍋賣鐵也要給女兒看病,絕不會放棄孩子的治療。圖為唐慶萬安慰妻子。


“這件衣服是我給女兒買的,但是她可能沒有機會穿了。”孩子媽媽李德香手裡拿著給女兒買的衣服,哽咽著說,“本來孩子上個月就可以出院回到出租屋調養,但是沒想到由於肺部感染,又住進了重症監護室,而且最近感染越來越嚴重,醫生要我們儘快準備50萬的移植費用。”圖為出租房裡,李德香拿著給女兒新衣泣不成聲。


唐慶萬和妻子李德香此次帶孩子看病,在醫院附近租住了一間出租屋,每次孩子化療結束就回到這裡調養,此次剛剛住了5天,就因為肺部感染又緊急回到了醫院。“我覺得不配做這個母親,不能夠給孩子提供更好的治療,甚至現在連孩子的醫療費都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如果這樣,這件新衣只能給她去世後穿了。”圖為重症監護室內的唐雨晨。


這幾天,自唐雨晨住進重症監護室之後,李德香就開始精神恍惚,情緒低迷。唐慶萬隻能辭去了之前找的一份臨時工,每天陪著妻子守在重症監護室門口。面對未來,90後的唐慶萬頗為無奈:“自己沒有了經濟來源,女兒患病至今已經花了40多萬,能借的親戚朋友也都借遍了,現在想借一分錢都很難。現在孩子的治療費都是欠著醫院的,現在每一分每一秒對我來說都是煎熬。”圖為小兩口在重症監護室外瞭解孩子情況。


一邊是重症監護室內的女兒,一邊是精神低迷的妻子,還要想盡一切辦法借錢。唐慶萬說他的精神壓力也非常大,有幾次堅持不住的時候,就跑到沒人的地方大聲地喊上幾聲,釋放一下內心的壓力,他努力告訴自己必須要堅強起來,因為他知道,現在這個家全靠自己在支撐著,如果他倒下了,整個家也就完了。圖為傷心的唐慶萬。(李江麗)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如果您願意幫助這個家庭,可長按識別二維碼查看項目詳情,進行捐助。如不能識別,可將二維碼保存到手機相冊,打開掃一掃,從相冊中選取二維碼進行掃描識別。該項目由中國社會福利基金會919大病救助工程發起,在民政部指定的互聯網募捐信息平臺“水滴公益”發起募捐,並負責項目的審核、執行及信息反饋。該項目最終解釋權歸中國社會福利基金會所有。詳情請關注“水滴公益”平臺動態。監督電話:4009-010-919。


更多故事,請關注“乙圖”微信公眾號(yi_photos),歡迎提供線索:414667378@qq.com





https://weiwenku.net/d/201133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