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歲男童患病,不忍心拖累爸媽:等我走了,就和奶奶埋在一起

乙圖2019-07-12 05:47:06

請點擊上方的藍色乙圖關注我們喲!


“爸爸,等我走了,就和奶奶埋在一起,這樣奶奶就能天天和我在一起,我就不怕了。”當病床上5歲的趙慶旭說出這句話時,一旁的爸爸掩面哭泣,他不明白命運為什麼對他如此殘酷。自己自幼喪母,又怎麼能再次失去孩子。圖為病房裡,媽媽在照顧旭旭。


“我三歲的時候我母親就去世了,我都不記得她的樣子。”已為人父的趙德全說,那是他第一次承受那種痛到窒息的感覺。他從未體驗過一個全整的家,小時候看到別人喊媽媽,他就只能默默掉眼淚,母親的事他從來沒有提過也不敢問,“媽媽”兩個簡單的字眼成了他永遠的心結,擁有一個完整家成了他最大的心願。圖為趙德全在一旁默默流淚。


趙德全來自山東臨清市北馬莊,2005年和鄰村姑娘張豔紅相遇相識,至今他已是兩個孩子的父親,11歲的女兒趙慶茹文靜聽話,5歲的兒子趙慶旭活潑可愛,還有一個年近7旬的老父親。一家五口靠著一畝三分地生活,平時夫妻倆就在縣城工廠打工掙點錢來補貼家用,一家人雖不富裕但也過得其樂融融。圖為趙德全和妻子兒女合影。


然而就在2019年2月4日,大年三十,兒子旭旭高燒40度不退,他們輾轉來到濟南省立醫院,經過一系列的檢查後,孩子被確診為急性髓系白血病(M5)。這一消息猶如晴天霹靂,趙德全踉蹌著蹲在牆邊,一邊的妻子抱著孩子以淚洗面。圖為病床上的旭旭。


接下來是複雜而痛苦的治療過程,花錢如流水一般。才5歲的旭旭幾乎每天都要打針插管做化療,幼小的他只能通過哭鬧緩解痛苦。“上第一個化療療程時孩子不吃不喝而且還吐,總是昏睡、發熱、鼻子出血,孩子身上起滿了血點,醫生給我們說孩子非常危險,接著就讓我們籤病危通知書。”圖為媽媽和旭旭在一起。


從2019年2月確診至今,趙慶旭已經做過四次化療,做過10次骨髓穿刺, 8次骨穿腰翹和無數次抽血,每一次化療伴隨著的都是一次又一次的病危通知單。上完第二療程化療時,旭旭的骨穿刺檢查結果顯示癌細胞殘留又增高了,趙德全匆忙帶著孩子回到醫院,醫生通知需要做骨髓移植,前期還得上化療把殘留打幹淨才能進倉移植,這一套下來最少也需要60-80萬。圖為趙德全在打電話借錢。


鉅額的醫藥費壓的一家人喘不過氣來,“爸爸,我們回家吧!”小小的旭旭似乎已經懂得了什麼,看著爸爸媽媽為了省錢,一天一頓地吃著饅頭,強壯的父親一下子暴瘦了20多斤。趙德全聽著兒子的話,心像針扎一樣疼。圖為趙德全。


一夜未眠的趙德全拿著路邊的一張賣器官小廣告,無奈地苦笑,“記得打電話的時候是晚上8點左右,我那會手都在抖。” 為了籌錢,趙德全多方打聽到了這個電話,電話沒打通。圖為病房裡,趙德全夫妻儘管很艱難,但在孩子面前總是表現很樂觀的樣子。


第二天趙德全去護士站的時候,那邊回過來的電話被孩子媽媽接到了,等到趙德全回到病房的時候,孩子媽媽已經知道了一切,哭著打趙德全。圖為夜晚,媽媽在一邊守著兒子,趙德全在睡在地上。


“賣腎是犯法的呀!你這叫賣器官,國家不允許的,你想過後果嗎?”孩子姑姑在電話裡狠狠地哭著罵他,而趙德全已經淚流滿面,大腦一片空白,他真的走投無路了,他來到了的母親墳前,哭得像個孩子,記不清母親的樣子,但在他心中母親是慈祥的。從來不迷信的他,跪在母親墳前,哭喊著:“媽,保佑你的孫子,能夠康復。”圖為夫妻兩個啃著饅頭,合吃一盒盒飯。


旭旭爺爺因為想孫子,每天胡言亂語,旭旭姐姐想爸爸媽媽,每天都盼著弟弟回家。姐姐經常陪著爺爺去借錢,哪怕是一元,兩元,老人嘴裡不停說著感激的話,時不時用那雙粗糙的手擦去淚水。為了移植,他們一家都在拼命地籌錢,但是面對那將近80萬的費用他們真的走投無路了。圖為爺爺在家準備賣掉房子,但房子太舊,沒人問津。(寧舟浩 趙明國 王靜 文/圖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如果您願意幫孩子,可將此二維碼保存至手機相冊,打開微信“掃一掃”,從相冊中選取二維碼進行識別,即可獻出你的愛心,完成捐助。該項目由中華少年兒童善救助基金會9958兒童緊急救助中心發起,善款由發起方直接資助受助人進行治療,並對治療情況和資金流向進行公示。詳細請關注捐款平臺動態。監督電話:400-006-9958。


更多故事,請關注“乙圖”微信公眾號(yi_photos),歡迎提供線索:414667378@qq.com



https://weiwenku.net/d/201133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