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刺的結局,你記住了什麼?

楊毅侃球2019-07-12 06:49:27

現在嘗試回想馬刺2018-19賽季的出局,是不是就像回憶一年前的舊事?有太多的細節,你根本想不起來。

讓我來猜猜你可能還記得什麼。

關於德馬爾·德羅贊,我猜你記得,首輪搶七最後有一個關鍵球,德羅贊被封蓋了。沒錯,那是馬刺對掘金G7剩大約29秒的時候,馬刺落後4分,德羅贊運球到前場,想趁掘金還沒完全落好陣地防守趕緊打一個。他轉身甩開託雷·克雷格,又繞開賈馬爾穆,禁區內跳起上籃。但克雷格並沒有真正被甩開,德羅贊球剛離手,就被他大帽扇落,掘金至此實際已鎖定勝局。

而關於拉馬庫斯·阿爾德里奇,我猜你記得隨後發生的事。掘金把球帶到前場,時間已剩不足20秒,落後4分的馬刺需要犯規停表。球在中圈尼科拉·約基奇手裡,阿德面向他,離他三米遠,沒有要犯規的意思。馬刺主教練格雷格·波波維奇在場邊急了,兩腳都踩到了場內,大聲指示阿德上去犯規,可球館太吵,阿德完全沒聽見。掘金繼續進攻,時間跑完,馬刺賽季結束。

我從營銷相關的課程中學到過一個“峰終定律”(Peak-End Rule),大意是:人對某個體驗的記憶,是由兩個因素決定的,一個是體驗的高峰(無論是正向的高峰還是負向的高峰),一個是結束時的感覺。除去峰值與終值,整個體驗過程中的好壞,無論時間長短,都對記憶沒什麼大影響。

這意味著,馬刺整個賽季雖然長達半年多之久,但最後半分來鍾發生的事情,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你的記憶,決定了你對它的評判。

這麼說吧,如果上述我的猜測沒有出錯,那麼你看完馬刺的2018-19賽季,一個重要結論是:德羅贊和阿爾德里奇真的不行。

體驗終值太差了,所以我們真的很容易忘記,在最後那半分來鐘的事情發生之前,是德羅贊和阿爾德里奇兩個人為馬刺保留了垂死掙扎的機會。

馬刺輸掉系列賽G5天王山之後,G6是雙德一個拿26分一個拿25分打回來的,否則連搶七都不會有。G7上半時所有人都攻得一塌胡塗,第四節又是德羅贊取下9分、阿德把約基奇防到9中1,馬刺才有機會追到最後一分鐘只差2分的。

就算“德羅贊和阿爾德里奇真的不行”是事實,“德羅贊和阿爾德里奇的貢獻被低估了”也是事實。

德羅贊和阿爾德里奇“不行”,是由兩人共同逆時代潮流而行的打法決定的。

籃球場上,看起來離籃筐越近得分越容易,實則離籃筐越近,面對的防守壓力也越大。在當今時代漸漸成為共識的“魔球理論”說:籃下和三分線外是效率相對較高的出手區域;遠離籃筐的兩分球,特別是禁區之外的長兩分,是效率最低的投籃選擇。

眾所周知,德羅贊和阿爾德里奇都是出色的中投手,都在中距離討生活。2018-19賽季,阿德45%以上的投籃來自10英尺(3米)到三分線這個距離,德羅贊更有超過51%的投籃來自這個距離——參考:詹姆斯·哈登只有6%來自這個距離,“字母哥”揚尼斯·安特託昆博只有11%,斯蒂芬·庫裡只有不到16%,連中投同樣出色、過去也很依賴中投的卡哇伊·萊納德都只有不到34%。

馬刺以雙德為核心,進攻就建立在大量中距離投籃的基礎之上。對方面對馬刺,自然會優先考慮如何不讓雙德造成毀滅性的傷害,也就自然會在禁區附近佈防。而對防守一方而言,只用收縮防到禁區,比全線支出去防到三分線簡單多了。

2018-19賽季常規賽,馬刺是全NBA三分球出手次數最少的球隊,場均只有25.3次——參考:休斯敦火箭場均45.4次,密爾沃基雄鹿38.2次,金州勇士34.4次,多倫多猛龍33.8次。

儘管馬刺同時也是全NBA三分球命中率最高的隊伍(39.2%),但準度不足以彌補產量。三分球不夠多,三分線外威力不夠大,對手更不必那麼重視馬刺的三分球。特別到了季後賽要命的時刻,對手總是針對性地給馬刺一些外圍的空間。

結果從馬刺對掘金的系列賽看得到,一旦中遠距離失準,馬刺承受的防守壓力就會越來越大,德羅贊和阿爾德里奇要雪中送炭也只會越來越難。雙德“不行”的印象,就是這麼來的。

你很容易發現,在馬刺各個位置、各個環節的解決方案裡,都大大地寫著同一項內容:三分球。

波波維奇讓所有人知道他不喜歡三分球,可他是個教練,並且是現役最優秀最偉大的籃球教練,他當然清楚自己的隊伍在這個時代應當做出調整,應當投出也投進更多的三分球,這跟他個人喜不喜歡沒有關係。

2018-19賽季常規賽,馬刺全隊一共投出了2071個三分球,其中德羅贊和阿爾德里奇加起來只有87個,只佔全隊4.2%。到季後賽,首輪對掘金七場大戰,馬刺一共投了139個三分,德羅贊+阿爾德里奇只有12個,只佔全隊8.6%。

德羅贊作為一名2-3號位球員,自進入2019年以來,還沒在比賽裡投進過哪怕一記三分球,這在當今時代不可想象。

如果馬刺要跟上全聯盟,接受三分出手比長兩分更有效率這個事實,那就需要他們最好的進攻球員更願意拉到三分線外來投籃。

如果你最好的兩名球員,最重要的兩個得分手,整個賽季都不怎麼投三分,這個問題不可能得到解決。

就這麼簡單。

兩年前的夏天,波波維奇給阿德派過一個暑假作業,就是把三分球練出來。但不管是阿德還是提出要求的老爺子自己,其實都沒有特別堅定地去推動這件事情完成。於是過往的兩年,阿德確實能投一些三分,卻並不比之前更多,2018-19賽季相比此前甚至還明顯倒退。

阿德的打法依然是傳統的打法,其三分球依然屬於“撿漏”,對比賽影響不大。今年1月份,他在對雷霆的比賽裡攻下56分,整場沒投過一個三分球,創下NBA所有球員十九年來在沒有命中三分情況下的單場得分最高紀錄。2018-19賽季常規賽,阿德一共只投進10記三分,依然場均能拿21.3分,投籃命中率達到51.9%——他仍是一個高產的中距離得分手。

真的不能把射程再拉遠一點嗎?真的沒法適當改變比賽方式嗎?

放眼全聯盟,像阿德這個身高、這個位置的很多人,都能用相對穩定的三分投射幫助球隊拉開空間了。找兩個典型:如今在底特律活塞效力的布雷克·格里芬,還有在密爾沃基雄鹿效力的布魯克·洛佩斯(以下簡稱大洛)。他倆跟阿德一樣,進聯盟的時候都是離籃筐比較近、在禁區範圍活動的球員,如今年過三十,他倆相比阿德都有了很大差別。

來看,從2010-11賽季到2015-16賽季,上述三人的三分球數據分別是——

阿德:184投48中,命中率26.1%;

格里芬:155投42中,命中率27.1%;

大洛:27投3中,命中率11.1%。

對比可見,那個時間段阿德還是三人中攻擊範圍相對較大的那一個。但最近三個賽季,上述三人的三分球數據變成這樣——

阿德:190投60中,命中率31.6%;

格里芬:957投338中,命中率35.3%;

大洛:1224投433中,命中率35.4%。

隨著全聯盟各球隊越來越多地使用小個陣容拉開空間,越來越多的大個球員調整了打法,他們至少要在三分線外有點威脅。結果,昔日最最傳統的大中鋒代表大洛,成了上賽季在字母哥身邊平均每場要扔6.3個三分球的投手。

大洛的三分球並沒有準到離譜,可他產量大,對手不敢忽視。今年季後賽,他贏得了大量上場時間和表現機會,攻可以投三分,防可以封籃下,東部決賽G1三分球11中4豪取29分。

如果大洛能變成一個三分投手,阿德為什麼不能?

想象一下,若阿德9月份出現在馬刺新賽季訓練營時能變成一個能像大洛那樣扔三分的人,馬刺會不會變成一支完全不一樣的球隊?

“這不是他更喜歡的事情,”波波維奇這樣說阿德,“但我想我們會看到他投更多三分球。”

德羅贊三分少得離譜,在一定程度上是他為馬刺做出的調整和犧牲。

去年被交易到聖安東尼奧之前,德羅贊為猛龍效力的最後一個賽季,三分線外場均出手3.6次,不算多,倒也還正常。而穿上馬刺球衣的頭一個賽季,他的三分球出手跳水至場均0.6次,回到他NBA生涯第二季的水平。

為何投得少了?因為他大部分時間是持球突破、改變對方防守、為隊友創造三分機會的那個人。

實情是,德羅贊2018-19賽季的總體表現,超出去年做交易時馬刺預期的水平。特別在德瓊泰·默裡受傷報銷的背景下,德羅贊從賽季一開始就是全隊最好的進攻創造者、最高產的進攻策劃者,這點連波波維奇都沒想到。德羅贊常規賽場均助攻6.2次,是全隊遙遙領先的第一(第二是德里克·懷特3.9次),還刷新了他個人的職業生涯紀錄。

德羅贊整季只投進7個三分球,但助攻了196記三分球。他不是三分球的終結點,卻是三分球的發起點。

這樣想來,一旦下賽季默里正常回歸,馬刺進攻讓默裡、懷特加上朗尼·沃克承擔起主要的持球突破創造機會的職責,讓德羅贊更多地扮演進攻終結點,可想而知,德羅贊至少有機會投出更多的三分球。

剩下的問題,就看德羅贊到底能投多準了。在此之前他三分球最準的一季,命中率也只有33.8%(2015-16賽季)。

從7月6日開始,到新一季常規賽打響之前,馬刺有機會提前跟德羅贊續約,合同規模可以達到四年1.49億美元。如果雙方協議未達成,德羅贊將有權在明年夏天跳出合同,成為不受限的完全自由球員。

續約?在認定德羅贊不行的人看來,別說續約,現在立刻馬上就讓德羅贊滾蛋都成。

那麼德羅贊有沒有可能被交易呢?他自己當然不會相信這種事,畢竟去年在多倫多,他也從沒想過這種事。但NBA的現實是,不只有心懷不滿的球員會被交易,過得開心的球員也有這種可能。

馬刺至少可以聽取其他球隊為德羅贊開出的條件,這很正常。但德羅贊下個賽季的薪水是2774萬美元,馬刺交易他,如果換不回一個即戰力比他更強的球員——我們清楚,機會不大——可能就連他這個水平的明星球員都不會有,那樣做意義何在?用德羅贊換得到其他球隊囤積的“明日之子”嗎?何況,馬刺當前陣中已經有足夠多的年輕天賦要培養。現階段,他們需要即戰力,需要有人得分,也需要有人能賣票。

當然,如果馬刺真對兩個第29順位的年輕人組合(穆雷+懷特)充滿信心,或許能夠接受換來一個能防守又能穩投進三分球的小前鋒——比德馬雷·卡羅爾更強的那種。博揚·博格達諾維奇去猶他掙四年7300萬了,馬刺根本沒資本開出那樣的合同,還有沒有其他方案?

2018-19賽季結束的時候,像說小白、說阿德的一樣,波波維奇說他希望德羅贊練好三分球。老爺子比我們更清楚,要是德羅贊能把三分球練好,馬刺根本不需要什麼交易補強方案。

最已陣。德羅贊本身就是最好的方案。

https://weiwenku.net/d/201134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