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啟明創投胡旭波:科創板讓創業者看到了美股和港股外的更多機會丨醫線

創業邦雜誌2019-07-12 06:51:10

「醫線」是創業邦推出的新欄目,立足醫療健康一線,捕捉行業內最新動態,致力於發現、報道那些已經或可能影響行業未來發展的人和事,並嘗試從中洞察醫療健康領域的新趨勢、新方向以及新的創投機會,以供參考。


本篇是欄目的第2篇報道,enjoy~

採訪 | 韓敬嫻、曲琳

 | 石晗旭

編輯 | 曲琳

 

科創板剛剛宣佈開板。這背後,對醫藥企業或形成新的融資機會。


尤其是以苦行僧形象著稱的新葯研發。中國製藥行業起步較晚,長期以仿製藥為主。這背後,一方面是由於技術基礎薄弱,另一方面則是因為研發及試驗週期長、成本高。絕大多數藥企都要面對藥品研發或上市失敗後一場空的可能。據德勤報告,研發一種新葯的平均成本已經從低於12億美元增長至15.4億美元,耗時也從10年增長至14年。


2017年至今,再鼎藥業、百濟神州、華領醫藥等紛紛上市。對藥企來說,二級市場成為了新的融資渠道。而在美國,新葯企業要麼尚在臨床階段就登陸納斯達克或紐交所,要麼早早就被大型藥企投資。


對於科創板的推出,啟明創投主管合夥人胡旭波是樂觀派。在他看來,科創板為國內估值在6億美元以上的創新葯企提供了更多的選擇,整個創新葯產業鏈都將獲益。


專注醫藥投資13年的胡旭波恰好擁有在創新葯生態系統長期耕耘的經驗。2008年將重點放在投資從事臨床研究的公司時,胡旭波投資了泰格醫藥並一路陪伴其完成IPO,支持泰格醫藥成為現在市值超過300億的亞太地區領先的臨床研究服務公司。


彼此間的長期信任也讓雙方開始了更深入的合作和探索。啟明和泰格及關聯機構一起合作投資了超過10家創新葯創業企業,並一起建立起了在創新葯投資的生態系統。


啟明創投主管合夥人胡旭波

 

- 01 -

談科創板:突破很大,但仍要觀望


創業邦:去年港股落實新規,允許尚未盈利或未有收入的生物科技發行人在主板上市,對生物技術創新、新葯研發企業來說是個利好消息。今年科創板對醫藥行業創業者來說,又是一個良性刺激。


胡旭波:我很期待科創板。中國的生物醫藥企業——尤其是新葯研發公司——在A股上市是很難的。A股上市標準要求公司有收入和盈利,但是生物醫藥行業的研發週期往往需要5年、甚至10年,同時需要幾億、甚至十億級別的資金投入。因此進入臨床階段的公司估值都比較高,往往超過30億,甚至到接近百億。這些公司卻因為這個規則不能在A股主板上市。


最初,這些新葯研發公司只能選擇美股,後來多了港股這一選擇。但美股上市對企業家的要求比較偏華爾街,比如英文能力、對美國資本市場和投資人的熟悉程度等。2014年我們投資的再鼎醫藥,2017年就選擇在納斯達克上市,一部分原因在於創始人杜瑩早期在美國工作,熟悉美國的資本環境。但這種背景並不是每個創業者都具備的。


同時,創新葯作為中國未來的一個戰略行業,我們如果希望不完全依賴進口藥品,就必須培養自己的創新葯公司。如果大批創新葯公司去美國上市,事實上對我們培養我國的創新葯產業不太有利。培養這個產業要各方面的配合,包括創業者、資本、資本市場的退出、公開市場的機構投資人等。從這方面來看,科創板的推出是一個重大突破。


創業邦:去年港股新規推出和今年科創板推出相比,業內在這兩個時間段內的情緒有什麼不同嗎?


胡旭波:沒有什麼不同。科創板前期上的很多新葯公司還是要求產品已經獲批、馬上獲批或者有一定收入的公司。那些虧損很厲害、短期藥證獲批預期不高的公司還是不一定上得了。科創板審核開創了先河,所以還是會力求穩定,讓整個市場健康有序地發展。如果說做到臨床Ⅱ期就去報科創板,受理機率比較小。我還是建議產品到臨床三期或者已經獲批、估值到40億以上的公司去申請。


創業邦:從受理哪些企業方面,能看出目前科創板正在試水。


胡旭波:相信科創板的初心肯定是希望受理最好的創新公司。但凡是很好的公司,可選擇餘地都比較大,包括美股、港股或者創業板、科創板。畢竟科創板是新生事物,大家還是抱著觀望的態度,看看整個上市過程,以及上市後交易者、投資人的構成。我期望科創板能夠把問答的重點放在公司業務發展的核心上,同時提高上市過程的透明度和可預見性,將大部分合乎規則的申報公司的上市獲批時間控制在6個月左右。


創業邦:你剛才提到了“觀望”,也是因為6月科創板才會開閘。這段時間有沒有你投的公司或者認識的創業者向你諮詢是否準備科創板?


胡旭波:(截至2019年4月)我們投資的生物藥公司中大概有兩三家會去報科創板。其中有一家是新葯公司,它只能去科創板,因為還沒有盈利,但它估值很高,在100億左右。另外一個我們打算去報的公司是做醫療器械的,它的收入、利潤規模都挺大的,也可以去申報創業板;我們也曾經討論過申報創業板還是科創板,但最後決定這次嘗試一下科創板,看看未來在科創板上市的過程到底是如何的。


我們還是願意積極地報科創板。科創板之前徵求意見時,我們也參與了幾次,感覺到了科創板定位的戰略意義,以及國家對它的信心和支持。作為投資機構,我們也會積極支持科創板的發展。


創業邦:科創板對生物醫藥公司,是大部分公司的狂歡,還是隻有那些準備好要上市的公司才會注意到?


胡旭波:科創板對公司有估值門檻,並且券商要在公司IPO時入股。也就是說,券商不僅僅作為項目保薦人,還必須真金白銀地投進去,這對券商能力的要求也就更高。因此,我個人認為其實科創板不是大部分人的機會,而是“到一定階段公司”的機會。這個“到一定階段的公司”,估值至少要在二三十億人民幣以上。與原來的上市要求相比,科創板在各方面標準並未降低,只是規則有所不同,允許未盈利的公司上市。

 

- 02 -

談選擇:資本市場的“三岔路口”


創業邦:生物醫藥企業還是一個“苦行僧”的形象,因為週期長、投入高、風險大。在你看來,這個行業的風險主要來自於哪些環節?


胡旭波:創新葯的確是風險很大的一個行業,風險主要會來自於研發失敗、臨床數據不好等。因此,行業內的創始人和投資人都必須對風險有很清晰的認識,不要認為創新葯公司因為有創新兩個字就一定能成,而忽視它非常高的失敗率。投資創新葯的邏輯在於通過8~10個項目的對衝,即同時投十個公司,最後有兩三家能夠成功,就可能值很多錢;但可能其他公司全死掉了。投資人必須有這個預期,才能理性地看這個事情。


所以科創板設一個門檻我覺得是必要的。如果沒有高門檻,上市的公司半年可能會產品失敗甚至倒閉。畢竟中國的股民還沒經歷過類似的事情。


創業邦:創新葯企業可以更快進入資本市場,但是科創板的推出會讓它們的成長週期縮短嗎?現在投入很多資金,公司成長到較為成熟的階段才能在美國上市,那麼科創板會使得它可能在更早的階段就可以上市嗎?


胡旭波:不會。對研發性的公司來說,科創板有一個40億估值門檻,相當於6億美元。雖然在香港、美國並沒有對估值的明文要求,但還是有一個隱性的門檻,希望至少在6億美金以上。如果只有兩三億美金,可能沒有投行願意承接。


創業邦:包括這些公司本身也要做臨床,週期就沒法被縮短。


胡旭波:對,對他們來講只是多了一個在A股上市的選擇而已。所以公司需要考慮的是哪個板塊對自己更好。比如看估值,同樣的公司,可能香港給到30億(等值人民幣)的估值,這裡給到40億。第二,還是要讓投資人交易。如果說大家都很看好新葯,股民願意參與,交易活躍,對公司也是有好處的。


創業邦:我們看到科創板受理名單中有些企業是從港股迴流回來的。你如何看待這一現象?在你看來,在美國、香港、科創板上市分別更適合什麼樣的企業?


胡旭波:如果產品是有巨大的創新性的,比方說真正意義上的全球第一個新葯,但是還沒有進入臨床Ⅲ期的,我們會考慮美國市場。因為在美國市場上,他們很認可真正的全球性創新。我們在張江投的一家公司,它有一項藥物正在進行臨床Ⅱ期試驗,是全球範圍內的原創性新葯,臨床數據如今進展不錯,我們在考慮今年或者明年會去美國上市。


相對來講,香港市場對風險有一定的迴避,所以它比較適合偏後期的公司,比如在做臨床Ⅲ期試驗,或者是產品已經批下來、市場也比較大的公司。真正創新但尚處於臨床Ⅱ期階段的公司,我覺得香港的投資人還需要時間和經驗來更加充分地理解和評估這樣的公司。


其實我覺得科創板跟港股更接近一點。科創板還是偏好於那些在一定階段、產品馬上批或者已經批了或者有一些收入的公司;區別可能主要在於上市過程。這幾年下來,我們對在香港的上市流程已經很清楚了,但科創板還沒有人走過。


創業邦:相比起美國,中國創新葯處於什麼發展階段? 


胡旭波:中國目前創新葯的能力跟美國比起來肯定還存在5-10年的差距,也不算長。中國現在人才和體系都有了,但是基礎研究還比較少。


創業邦:你剛剛提到了很多估值的問題。你覺得生物醫藥行業是一個估值倒掛非常嚴重的行業嗎?會不會像現在的AI行業一樣?


胡旭波:醫藥行業估值相對比較健康。事實上大家提起醫藥行業估值倒掛,更多是因為去年有幾個去香港上市的公司,上市後市值跌得很厲害,甚至比前面幾輪估值都要低。但我倒覺得這只是個別公司的情況,而不是整個行業的估值倒掛情況。因為生物醫藥投資人的心態相對還是比較理性的。


第二,因為醫藥這個行業,尤其是新葯,在中國還比較新。但參考發展相對快一些的美國醫藥行業,沒有人會狂熱到在新葯出來時就把影響力和目標定到不合理的高度。所以新葯的估值還是比較穩定地在上漲,我不認為有泡沫。而AI行業比較全球性,各行各業也都在講AI,可能期望值的確有點高了。

 

- 03 -

談投資:與被投企業建立平等合作關係


創業邦:當我們觀察到科創板對醫藥企業的影響時,很需要回過頭梳理一下一級市場的醫藥企業基金:有多少?何時爆發起來的?


胡旭波:投藥企的投資機構大概在四五年以前突然增多,單純打著醫藥基金旗號的就有幾百家。但真正能夠投新葯的,我個人認為不會超過20家,因為新葯對專業性要求很高、風險很大。


創業邦:生物醫藥這個行業,投資人之間、創業者之間以及投資人和創業者之前好像可以合作做更多的事情,使得行業集中度很高。在你看來背後的原因是什麼?


胡旭波:我們做投資的核心一點是,將一個比較小的項目做到能夠上市的級別,或者對行業產生一定的影響力。在這個過程中,我們要扮演兩個角色。


第一個角色是機會發現者。我們當年投泰格醫藥時是因為意識到臨床研究對中國的新葯研發非常重要,它幾乎決定了中國的新葯研發能做到什麼程度。我覺得現在中國新葯的蓬勃發展至少30%應該歸功於兩家公司,一個是藥明康德,一個是泰格醫藥,這兩家公司基本上是中國新葯研發的基礎。但是回到2008年我們剛投泰格的時候,能不能看到這個機會,看到5年、10年以後的趨勢,這個才是關鍵。


第二個角色,我們只是企業的一個股東而已。我始終有一個觀點,作為投資人,我們做好自己本分的事情就好,決定這個公司方向的還是創始人。投資人要同創業者建立一種良性的關係,可以提看法、建議,但是又不至於佔了主導地位。這種良性關係如果能夠建立起來,一方面能夠幫助投資的企業健康成長;另一方面,因為我們很難保證投的所有項目都發展很好,投了一百個,可能有幾個發展會低於預期,我們也不會太抱怨,講一句“對不起,我們沒做好”,就“和平分手”。


建立這樣的關係之後,事實上對我們做投資反而很有利。因為覺得跟啟明合作很舒適,所以很多創始人,包括泰格的葉小平博士、曹曉春總,會介紹很多其他公司給我。我們和泰格一起合作了很多,非常感謝泰格對我們長期持續地支持。


創業邦:投泰格的時候,會有其他機構同時看上泰格,還是你比較早發現這家公司?


胡旭波:我們是泰格創始人葉小平博士談的第一個投資人。我覺得全世界最厲害的創始人肯定比最厲害的投資人還要厲害。而最頂級的創始人永遠不缺投資人,尤其中國現在這個環境的投資人太多了。所以創始人跟投資人最好的關係是比較平等的,兩個人有共識,對雙方的風格相互之間也有認可。你出錢,我做事、給你股份,這個是很正常的關係。


我覺得投資圈裡面有些投資人,尤其是一些新的投資人,就因為在一個大機構工作,參與了一些基金管理,就在面對創始人時心理優勢很大。說句老實話,你不可能比創始人更懂業務的。很遺憾地說,如果投資了業務能力都不如投資人的創始人,十有八九最後是要失敗的。




對醫療健康行業感興趣的朋友,歡迎掃描二維碼入群交流,備註姓名公司職位。

| 上一篇: 醫美機構倒閉潮丨醫線






推薦邦哥的好朋友“企業創投聯盟”,ID:cvcbang

商務合作請加微信:bangcbd


MORE | 更多原創文章


● 把你逼瘋的垃圾分類,正在創造數個千億級產業丨邦TOP

● 禁售燃油車、重視電池安全,大佬們在海南聊了什麼?

● 王振華的新城史與王曉鬆的歸去來

● 代收垃圾App月賺5萬?垃圾分類後,這5大創業項目預測要火丨邦TOP

● 我在“下沉市場”生活的一個月

https://weiwenku.net/d/201135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