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系列(11)——因為深愛,所以背叛;他的故事比007更精彩(續)|Peter

陳薈楠2019-07-13 01:49:54

做間諜很難,做有原則的間諜更難,而做有原則、有愛心、有憐憫的間諜則難如登天……

(續上期)

05

2000年9月27日,就在沙龍出現在聖殿山的前一天,阿拉法特的官員聯繫了摩薩卜的父親優素福(Sheik Hassan Yousef)。優素福是西岸的哈馬斯領袖,阿拉法特希望由哈馬斯點燃起義的烈火。

9月28日,聖殿山現場有人朝沙龍扔石頭,但是局面看起來很平靜。哈馬斯內部有不少人不願意被阿拉法特當槍使,所以並不支持暴動計劃。摩薩卜於是和一些聖經學習小組的朋友一起跑到加利利湖邊玩,連新聞都沒看。

9月30日,辛貝特打電話找到摩薩卜,告訴他整個巴勒斯坦都已經地震了。他立刻衝進汽車,回到父親身邊,進入這場颶風的中心。

原來,9月29日早上,巴勒斯坦人開始攻擊以色列人。先是扔石頭,然後是扔燃燒瓶,然後是槍擊。很快,攻擊變得越來越血腥,以軍的還擊也越來越血腥。

巴勒斯坦“第二次起義”就這樣開始了。

隨後,震驚世界的人肉炸彈開始大量出現,血腥的畫面開始頻繁出現在電視上面。不久,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都陷入瘋狂狀態,雙方都有極端分子開始槍殺對方的無辜平民。

這次震動帶來的仇恨,很可能要很多很多年才能消除。


(沙龍在聖殿山)


06

動盪持續著,而且越來越嚴重。

幾乎每一天,阿拉法特都會站在攝像頭面前,雙眼含著眼淚,說他多麼愛著巴勒斯坦,而哈馬斯又是多麼可惡,以色列又是多麼的殘暴,如果國際社會能夠給他更多的支持,他就能夠更有效地控制局面。

然而,每隔一段時間,他都會和哈馬斯的領導團隊開會,討論下一步針對以色列的攻擊計劃。

作為哈馬斯高層領導人的兒子和得力助手,摩薩卜參加了大量這種會議。他發現,巴解的領導階層根本不顧人民的死活,他們只想利用人民的鮮血為自己贏得名聲,贏得國際社會的支持。每隔一段時間,巴解組織都會收到一些鉅款。然而,這些錢大部分都會流入阿拉法特等人的口袋。

與此同時,哈馬斯不斷煽動十幾歲的學生去攻擊以色列軍隊,而他們自己則躲在角落看著這些十幾歲的年輕人被槍擊,死去。


(哈馬斯在訓練少年戰士)


不久,摩薩卜發現了更讓人震驚的事:有一支蒙面的起義隊伍,其實就是阿拉法特的私人衛隊,他們一直在攻擊以色列平民,竭力引發以色列更強烈的反擊,進而製造更多的巴勒斯坦平民死亡。

摩薩卜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哈馬斯和巴解組織的領導階層根本就不想擁有和平,因為只有在混亂狀態,他們才能夠抓緊手中的權力,也只有在混亂狀態,他們才能夠不斷得到鉅額資金支持。

他的心在為自己深愛的人民而滴血。他主動為辛貝特提供各種情報,儘量讓無辜者的鮮血可以少流一些。

在他的幫助之下,以色列特工阻止了數以百計的人肉炸彈襲擊。也是在他的幫助之下,很多製造人肉炸彈的專家都被以色列特工抓進監獄或刺殺。當然,他關於阿拉法特才是幕後的主謀的情報,有可能也影響了以色列政府的一些重要決策。


(哈馬斯的兒童戰士)


07

做間諜很難,做有原則的間諜更難,而做有原則、有愛心、有憐憫的間諜則難如登天。

2002年3月份的某個夜晚,有五個人肉炸彈找到摩薩卜,說他們的聯絡人被以色列抓住了,需要找個地方躲一個晚上,第二天就會進入以色列實施自殺攻擊。

摩薩卜馬上通知辛貝特。辛貝特決定幹掉這五個人肉炸彈,讓摩薩卜先把他們送走,然後在路上由直升飛機直接給他們一個導彈。

但是,摩薩卜強烈反對這種做法。這幾年,他一直在讀聖經,耶穌的教導已經深入他的骨髓,他相信愛和饒恕才是終結彼此殘殺的方法。他以辭職作為威脅,要求辛貝特活捉這五個人,而不是用導彈幹掉他們。

辛貝特的特工以為他瘋了。須知,這五個人都抱著必死之心,身上都綁著威力巨大的炸彈,只要抓捕過程出現任何紕漏,周圍所有的人就會被炸成碎片。這種任務的難度,就像是在剃刀的刀鋒上舔蜜。

然而,辛貝特決定還是尊重摩薩卜的意見。於是摩薩卜把這五個人帶到自己家裡,趁他們睡著的時候,以色列特種部隊破門而入。行動成功了,摩薩卜和特種部隊士兵都沒有被炸成碎片。

但是,摩薩卜的身份暴露了。


(2002年被人肉炸彈炸燬的公交車)


08

為了保護摩薩卜,辛貝特和摩薩卜一起表演了一場“以色列特種部隊追捕恐怖分子摩薩卜”的戲。為了讓這場戲顯得更逼真,辛貝特沒有告訴特種部隊說摩薩卜是線人,而是任由他們放手追捕,只是在他們行動之前,辛貝特會提前幾分鐘告訴摩薩卜趕緊跑。

以色列特種部隊的凶狠舉世皆知。跟他們玩這種遊戲,就像是坐在火藥桶上面玩火柴。

除了這些自找的危險,摩薩卜也多次遇到意外的危險。有幾次,他無意中出現在不該出現的地方,差點被以軍的導彈擊中。

2002年3月份,以色列決定重新佔領西岸,終結這場混亂。進攻之前,辛貝特通知摩薩卜,讓他老老實實呆在酒店,別出來。然而,進攻的當天,他出於好奇,跑到大街看風景。然後,他發現自己被以軍士兵和坦克圍困在一個地下停車場裡面。

更要命的是,他周圍有很多巴勒斯坦武裝人員,都帶著槍。一旦以軍進攻,他開槍還擊則會被以軍士兵打死,不開槍回擊則會被周圍的武裝分子殺死。他只能禱告,求耶穌救他。

很神奇,不知道怎麼回事,以軍士兵居然解圍了。他趕緊跑到沒人在的地方,用手機呼叫辛貝特,請辛貝特想辦法先把軍隊撤走,這樣他才能夠回酒店。

這件事說明,平常經常給手機充電是何等的重要。

當然,找一位靠譜的神更重要。摩薩卜說,他相信是耶穌一直在保護他,否則他無法解釋為什麼他那麼多次和死亡擦身而過,最終卻安然無恙。


(戰火過後的斷垣殘壁)


09

做間諜也經常面臨著各種道義衝突。

為了保護父親不被以色列刺殺,摩薩卜導演了一場“以軍抓捕哈馬斯頭目優素福”的戲。就在他母親眼前,以色列特種部隊士兵突然衝進他父親的藏身處所,把他父親抓走,留下他母親撕心裂肺的痛哭聲。

摩薩卜自己也在痛哭。然而,他父親是哈馬斯在西岸的最高領袖,如果不呆在監獄裡面,以色列必然會痛下殺手。

另一次,辛貝特通知他,以軍通過其他線人的情報,已經鎖定人肉炸彈專家Saleh的行蹤,第二天會實施抓捕計劃,提醒他不要和Saleh呆在一起。

摩薩卜非常痛苦。他和Saleh一家人都是朋友,Saleh還輔導過他的大學功課。摩薩卜也知道,Saleh屬於死硬分子,根本不會投降,只會死戰到底。

但是,他也知道,Saleh已經造成無數平民的死亡。於是他選擇沉默,而事件也像他預計的那樣:Saleh拒絕投降,最終死在以軍的炮火之下。

兩年後的某一天,摩薩卜接到Saleh妻子的電話。自從Saleh死了以後,他家人就斷了經濟來源,現在連給小孩買食物的錢都沒有了,而曾經的戰友和上級都不願意給他們任何幫助。

摩薩卜非常痛苦,也非常震驚。他不明白:國際社會支付給巴解組織和哈馬斯的資金是如此之龐大,這些錢都到哪去了?更奇怪的是,他父親也不知道那些錢去哪裡了。

他於是順藤摸瓜,終於發現在後面真正操控哈馬斯的神祕人物,並且幫助辛貝特把他們捉拿歸案。


摩薩卜的父親優素福) 


10

多年的多面人生活,摩薩卜身心俱疲。

他不敢相信周圍的任何人,不敢結婚,不敢談戀愛。更要命的是,他發現自己正在打一場永遠無法取得勝利的戰爭。

本來,他以為只要把哈馬斯的領導階層清理掉,巴勒斯坦的局勢就會變好。然而,他發現自己面對的根本不是肉體的敵人,而是一種思想。身體可以被消滅,可見的敵人可以關到監牢裡面,但思想則根本無法通過這些方式根除。

摩薩卜相信,不管他們付出多少努力,只要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的思想沒有真正改變,他們就不會有真正的和平。即便通過武力暫時把局面控制住了,只要出現一道裂縫,那些被壓制的恐怖主義思想就會破土而出,繼續帶來暴力和流血。

他也發現,人類最大的敵人其實不是其他人,而是自己。是人類的貪婪、自私、自我中心帶來戰爭和自相殘殺。

他相信,唯有耶穌所教導的愛和饒恕能夠帶來真正的和平。

27歲那年,他終於下定決心接受洗禮,成為基督徒。

不久,他決定跑到美國,遠離令人身心俱疲的故鄉。

因為不願意失去這麼寶貴的線人,辛貝特給他開出了非常誘人的條件,吸引他留下了。然而,他去意已決。


摩薩卜在美國


11

2008年7月,摩薩卜在美國接受記者採訪,宣佈他已經改信基督教的信息。當時,他父親還在以色列的監獄裡面。

消息傳到以色列,他父親優素福當場嚎啕大哭。對很多阿拉伯人來說,家族有人改信其它宗教是極大的恥辱,很多家庭會馬上宣佈斷絕關係,有些家族甚至會親手殺死這個叛徒,以此洗掉家族的恥辱。

然而,優素福拒絕宣佈和摩薩卜脫離父子關係。他知道,只要他一宣佈,哈馬斯就會全球追殺他的這個兒子。一天,在電話裡,他對摩薩卜說:“不管發生什麼事,你仍然是我的兒子。“

第二天,摩薩卜再次致電父親優素福,說:“我有一個祕密要讓您知道,我希望由我親口說出來,而不是由媒體來告訴您。“隨後,他把自己多年來一直為以色列情報機構工作的事告訴了他父親。

不久,他父親公開宣佈和他脫離父子關係。一個月後,摩薩卜的自傳Son of Hamas在美國公開出版。


(英文版Son of Hamas封面)

 

12

到美國之後,摩薩卜開始申請政治避難。

2010年5月份,美國國土局拒絕了摩薩卜的政治避難申請,這等於宣判他死刑。

隨後,辛貝特的前特工Gonen找到他,決定出面幫他作證。摩薩卜拒絕了。

根據辛貝特的規定,前特工不能公開自己的身份。若Gonen公開為摩薩卜做證,他很可能會被以色列政府送進監獄,坐滿8年才能出來。而且,他的職業生涯基本也會全部毀掉。

另外,Gonen的父親是一位視榮譽如生命的將軍。公開違背辛貝特內部規定的做法,對他父親來說是極大的恥辱。

然而,Gonen還是直接飛到美國。在機場見面時,這兩位公開背叛自己父親和文化的朋友緊緊擁抱,互相叫對方為“我的兄弟“。

不久,美國批准了摩薩卜的政治避難申請。

Gonen則被辛貝特嚴重警告,不過沒有被送進監獄。


(左邊的矮個子就是以色列前特工Gonen)

 

13

Son of Hamas這本書出來以後,摩薩卜一下成了名人。有人說他是英雄,有人說他是叛徒,還有人說他只是哥德斯爾摩綜合症的受害者。

最令他痛苦的是,某間教會知道他的身份之後,居然拒絕讓他繼續參加他們教堂的聚會。令他欣慰的是,很多人為他禱告,也有很多人願意接納他。

他學會以平靜的心去面對這一切。

在書中,他說:“我把我的故事講出來,是希望猶太人看到希望。哈馬斯竭力要滅絕以色列,我是哈馬斯的兒子,但後來,我不僅學會去愛猶太人,我甚至願意冒著生命危險去救他們。盼望之光仍然存在。“

某次,有記者問他如何迴應哈馬斯的暗殺威脅,他說:“耶穌教導我要愛我的敵人,我對我的信仰很坦然,我會迎接可能發生的一切。“

本文轉載自公眾號“活在雙城”

作者:Peter

https://weiwenku.net/d/201144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