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浮山下處處春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19-07-13 01:54:52

羅浮山下的博羅縣,水暖山綠。


惠州市博羅縣人民法院設在福田鎮的“黃植忠司法惠民工作室”內坐滿了人,立式空調開足馬力向外送風,期望能夠冷卻雙方當事人的火氣。


黃植忠穿著一雙農村地區常見的棕褐色皮質涼鞋,搭配老式黑色西褲和白色POLO衫,臉上爬滿了皺紋和老年斑,頭髮也已花白了大半。他笑起來,就如鄰居的爺爺一般,和藹中自帶著一點威嚴。


在人群中,難以辨認他的身份。




法律新手黃老師

1978年,黃植忠在園洲中學任化學老師。

我爸跟我說,無論做什麼職業,都要有那個職業的樣子。

在三尺講臺上,黃植忠一站就是十三年,當地很多人都曾經是他的學生。


法院幹警樑玉容就是其中之一。“黃老師上課很嚴格的,我們學生都怕他。上課的時候都不敢跟他對視,一對視,他就肯定要叫你起來回答問題。”


化學老師黃植忠從未想過自己以後會成為一名法官。

1991年,機緣巧合下,黃植忠進入園洲法庭,成為一名書記員。


化學與法律是兩個完全不同的領域,跨界的工作並不好做,黃植忠只能從頭學起。


90年代電腦尚未普及,庭審記錄和判決書都只能手寫。黃植忠於是把每一條抄寫過的法律條文都記錄下來,然後利用業餘時間去查詢、瞭解。


7年的時間,黃植忠數不清抄寫過多少法律條文;7年的時間,黃植忠從一個一問三不知的“小白”,成長為能獨當一面的法官,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付出了多少努力。


獨腎法官

2002年,黃植忠查出兩個腎都萎縮超過了70%,已經喪失了正常功能。


黃植忠每個星期都要到廣州做透析治療,但就是在病床上,他還是堅持要看案件材料。


同年9月,黃植忠進行了腎臟移植手術。醫生叮囑他必須全休半年。


但僅僅一個月後,黃植忠就帶著新換的腎臟回到了工作崗位。


身體的不適,並沒有讓他懈怠工作,反而更加地努力。


黃植忠帶病堅守在審判第一線,每年辦案數量居博羅法院前列,多次被評為“辦案能手”。

但命運彷彿給他開了一個玩笑,2010年2月,黃植忠原先移植的腎臟被發現功能喪失70%。


同年底,他完成了第二次腎臟移植手術。


黃植忠的體內一共有四顆腎臟,但是能正常工作的只有一顆,同事們稱呼他為“獨腎法官”。在這種情況下,法院強行將他從審判一線上“撤”下來。


調解高手“忠叔”

“根據現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第八條規定,農村土地屬於農民集體所有......”


福田鎮工作室裡,幾名年輕的當事人圍坐在黃植忠身旁,看起來就像是村口大榕樹下幾位村民在聊天。


晦澀的法律條文從黃植忠嘴裡說出時,才發現,他的身份是一名人民法官。

一個多小時的時間裡,黃植忠從法律角度和人情角度與雙方當事人耐心地做著調解。


“沒必要非得打官司,一人退一步,別搞到那麼麻煩,對不對?”在他的勸說下,雙方最終達成了共識,握手言和。


“多謝忠叔,我們先走了。”


當地老百姓更願意叫他“忠叔”,是因為他早前教書的經歷。在調解中,他更像是老師教育學生,有時嚴厲、有時溫柔。他用自己的真心與勤奮,做了一名人民法官該做的事。

2012年,“黃植忠司法惠民工作室”在園洲法庭掛牌成立,黃植忠的工作重新從審案轉移到了調解基層法律糾紛。

老百姓來法院其實並不是為了要一個判決結果,他們的訴訟對象往往都是鄉里鄉親,相比於冷冰冰的判決書,一份善意的和解來得更加重要。

黃植忠認為,能夠真正做到“案結事了”,就是調解。


目前,博羅縣已有三個工作室,黃植忠每週都會到各工作室給老百姓化干戈。他還將自己獨創的“親情調解、輪流調解、迂迴調解、喝茶調解”等“調解四法”傳遞給年輕幹警。

黃植忠的辦公室裡掛著這樣一幅字:根大地,忠心惠民


這也許就是他初心和使命的真實寫照。


黃植忠


惠州市博羅縣人民法院園洲法庭副庭長,一級法官。先後獲得“全國先進工作者”“全國模範法官”“全國優秀法官”“全國勤廉榜樣”“中國好人”“廣東省先進工作者”“民商事審判調解先進個人”“感動惠州2008年度人物”,榮立個人一等功、個人二等功、個人三等功各一次。


來源:廣東廣播電視臺廣播新聞中心


編輯:何雪娜

https://weiwenku.net/d/201144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