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理的日常念念碎

旅物2019-07-11 16:12:24


嗨,好久不見。


突然莫名燃起了工作的慾望。打開電腦想寫點什麼。就在五秒鐘前,我還跟正在修圖的朋友說:你要照顧我生意麼,我已經一個月沒開張了,正規泰式按摩2520分鐘,加鍾和不正規另算。朋友回了一張表情,那是隻一狗,它瞪著驚恐的表情——難道25元還嫌貴?果然經濟不下滑,世風日下。

 

當時我在心裡默默地念叨計算著:我一天按10人,工作4小時日入250,月入7500......按咪蒙的標準,我得從清朝一直給人按背到現在才能娶得上媳婦兒,而且還是不能吃太多的那種。

 

我的工作慾望就是在那個瞬間燃起來的。

 

算起來我已經半月沒碰電腦了。但我每天都會揹著電腦出門。用了5年的電腦無比沉重,外加狗腸一根,鑰匙和其它雜物,把包撐得鼓鼓囊囊。每次揹著它離家去咖啡館,雙喜咧嘴跟在屁股後面,都會讓我覺得自己是一個勤奮又擅長養狗的boy半月過去後,我有了答案——我只擅長養狗而已。

 

你看,昨日。我又揹著裝著電腦的大包出門。在出門前甚至想好了應該寫什麼內容,比如:哭窮哇,忽悠你們打賞給錢哇。嚴格來說並不是忽悠,最近是真的窮。

 

雙喜越來越能吃,每天都要花20塊給它買羊肉吃,然後我蹲坐在旁邊吃10塊錢一碗的米線。朋友都說我吃得還沒狗好。不可置否,都怪它很能捱餓且深曉我的性格,死活不吃狗糧,它知道我一定會心軟照慣例給它買羊肉吃。而我呢,餓了時加上自己一個人,隨便吃點就行。

 

說回昨日。本打算在喝完第一杯咖啡後工作的。然後不自覺地要了第二杯。那就第二杯喝完後再工作吧!又很順手地打開了“王者榮耀”——適當的娛樂才能讓人更有工作的狀態。輸了想翻盤,贏了想繼續......

 

“行了!我要工作了!”我鼓勁把粘在椅子上的屁股擡起來。

 

側目,看到雙喜正趴在路邊,萌蠢誘人。眼神分明在告訴我:來呀,來擼我呀!上前邊擼邊和它聊天。



轉念一想,嗯哼,是有段時間沒帶它出去浪了。前幾天因為它浪得太頻繁,無比地喜歡抓老鼠。奈何古城適逢旺季,遊客多老鼠也多。它總用鼻子爪子去拱泥挖坑想把老鼠弄出來。最後鼻子爪子都染上皮膚病,真菌吞噬著它的皮膚,從鼻頭開始往嘴角掉毛。裸露出粉嫩的皮膚。綁嘴、上藥、禁家,每次上完藥時都一臉蒙逼委屈,但倒是很乖,就站那兒閉著眼一動不動地等著藥膏被吸收。只不過,這幾天可把它憋壞了。

 

 

擇日不如撞日,你看這陽光,你看這雲朵,就今天吧!

 

和朋友一起帶它去喜洲海舌公園。前年的春天我曾帶它來過這兒,那時候的它和現在並無區別,除了徒增了兩歲的狗齡。遇馬還是會追,還是愛在草地上奔跑打滾,還是一如既往地害怕洱海里的水......只是最近喜歡上的新鮮的玩意兒——松鼠。明知道抓不著,也願意在樹下圍著一等就是幾小時。


 

從喜洲回來已近入夜。我帶著它沿著環海西路往回走,洱海像塗了層暗紅的金色發著閃爍的微光。岸邊水植隨風搖晃著,一縷兩縷...看得真切。穿過樹叢來到田間,眼前突變開闊,綠色從縷到片,從翠綠變成墨綠,直直地往遠遠的蒼山上跑。雙喜一路歡快,我從包裡拿出狗糧餵它,看到了又一天未曾打開的電腦的kindle

 

蒼山頂上上留有最後一絲餘暉。

 

大理的日常便是這樣——太陽從洱海到蒼山走一圈,餘暉散盡,一天便又過去了。

 

朋友問我,你為什麼最近都不寫東西哇。我說,還有錢吃飯就不太想寫呢。

 

這故然是原因,再有就是——我每日裡除了和土狗在一起,並無太多新鮮事發生,也就沒了分享的慾望。我也不想總是寫著寫著又變成滿篇都是它。我倒希望偶爾能遇到有趣的事情,然後碼字成文對你耳語,悄悄地告訴你......

 

但大理的日常便是這樣——日復一日地過活著。



 

最後:我想起來,我們還有個“在路上的店”。那兒有我在路上尋找到的好玩意兒——西藏的風乾犛牛肉哇,伊朗的精油哇,格魯吉亞的紅酒和大理的醃梅哇,等等等等。

 

你們呀,現在就翻翻錢包,如還算充裕的話,就點擊【閱讀原文】去裡面逛逛。順便,我也賺點小錢。


PS,從本文留言處隨機送一隻雙喜的公仔出去。


 

晚安。

 

養狗專業戶@肥蟲


關於作者【肥蟲】:帶著越南領養的土狗生活在路上,暫居大理,掙口飯吃而已。今天是在路上的第1275天,點擊【閱讀原文】逛路上的店,記得給本文留言和好看哦。

https://weiwenku.net/d/201160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