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家貧無錢治病兒欲異地拋棄 卻留紙條渴望未來相認 | 螢火演講

騰訊圖片2019-08-17 18:05:29


2018年底,騰訊新聞聯合中國攝影報、中國扶貧基金會共同推出了“螢火計劃”,為專注於公益報道的攝影師群體提供傳播平臺。作為計劃的重要組成部分,“螢火演講”應運而生,每一期將邀請一位紀實攝影師,為你講述報道背後的那些不為人知的故事。第14期“螢火演講”由自由攝影師林宏賢講述。

林宏賢一直在關注小人物的故事。在嬰兒安全島,有母親告訴他,如果可以讓患病的兒子進去安全島,她寧願被抓;在突發事件現場,圍觀者們對討薪的農民工喊:“趕緊跳”;在養老院中,年輕人教老人學書法、說英語,兩者和諧共處;在內衣小鎮,他拍攝下內衣從原材料到成型,再從工廠到批發城到電商賣家最終到達消費者手裡的一系列過程。這篇是關於“嬰兒安全島”背後的故事。

視頻/Gravity Cat Studio

攝影/林宏賢

文字/璐遙

編輯/Smart

出品/騰訊新聞 中國攝影報 中國扶貧基金會


2014年1月,廣州設立嬰兒安全島,初衷是接收因重病無法被救治的初生嬰兒,保證嬰兒身心不受二次傷害。

截至2014年,全國已有28個省區市開始“試水”建立“棄嬰安全島”。根據廣東省衛生廳2000年-2010年統計,廣東每萬名新生兒中,就有276人有出生缺陷,該數字比10年前翻了一倍。然而,不到1個月,嬰兒安全島就已接收了200名棄嬰,是廣州市兒童福利院每年三四百人容納量的一半。很多珠三角其他城市的人把嬰兒放在這裡,造成井噴現象。

2月,福利院工作人員發現一名剛放到安全島的兒童死亡,經醫生判斷,在放到安全島之前,孩子就已經夭折。作為這個孩子的父母,他們的行為不是棄嬰而是拋屍。棄嬰夭折事件發生後,嬰兒安全島的標準提高到只接收1歲以內的兒童,並有專人阻止外地人棄嬰。

“設立嬰兒安全島是接納被拋棄的初生嬰兒,並不鼓勵拋棄。但很多人不理解,他們認為安全島是專門救助重病兒童。”林宏賢在福利院待了三個晚上,他看到很多人在嬰兒安全島前走來走去,警察在勸阻棄嬰行為。福利院門口的保安說,就算沒有嬰兒安全島,很多父母都是大半夜把孩子扔在福利院門口就走。

第三天晚上,林宏賢等到了3個故事。

被福利院工作人員發現後,夫婦倆抱著孩子走了。

第一對夫婦來自廣東肇慶。裹在襁褓裡的孩子只有一歲多,天生大腦發育不全。

葉女士在制止兒子去撿福利院門口的野果吃。

葉女士來自廣州,她七歲的兒子有自閉症和多動症,每隔7分鐘左右孩子就要上次廁所。

全家人給孩子看病花了20多萬,錢沒了病沒治好,老公又生病了。葉女士看到報道說設立了嬰兒安全島後,馬上打算把孩子放在安全島。但因為有警察在,沒能成功。

凌晨2點,兒童福利院門口出現了一個小身影。

溫素芳是這個4歲小男孩的母親,孩子8個月大時患腦炎後遺症。她從廣東陽江趕來廣州準備棄兒。

溫素芳說,如果可以讓兒子進去安全島,她寧願被抓。因為看著孩子病發,還不如殺了她。

她跟警察爭論,既然設立嬰兒安全島,為什麼不能把孩子放下?警察勸阻很久,最終溫素芳離開。

整個夜裡,他們都在兒童福利院旁邊繞來繞去。

這些被勸離的父母們卻沒有馬上回家,他們一直在等待機會,等警察離開之後,就把孩子放到嬰兒安全島裡。

溫素芳告訴林宏賢,孩子出生4年來,她從來沒有讓自己爸媽到老公家裡去。因為她不想讓別人知道孩子生病,但她並沒有能力把孩子治好。

溫素芳在孩子褲兜裡放了200塊錢和6頁皺巴巴的舊白紙,上面寫著“媽媽一直盼你能開口叫我一聲媽,等了好多年,可還是沒等到這一天,兒,不管你身在哪,你都在媽媽心裡,如果可以,我希望能有重逢的那一天。” 溫素芳說,她並不想放棄孩子,她期待兒童福利院能救助孩子,讓孩子讀上書。

第二天林宏賢陪她去廣州天河客運站坐車,才發現溫素芳根本不會買車票。他很納悶,溫素芳是如何帶著孩子從陽江偏遠的鄉村跑到廣州來。

溫素芳的家裡什麼都沒有,林宏賢看到的只有四個字:“家徒四壁”。

農村裡的房子從一樓到二樓,樓梯都沒有扶手。這時,多動症的大兒子從樓梯上摔下來,把耳朵給摔壞了。林宏賢才明白溫素芳為什麼一定要把4歲的孩子送到嬰兒安全島。

孩子被送去縣中心醫院治療,左邊是孩子爸爸。

溫素芳抱著孩子,一臉愁容。

林宏賢

自媒體“像素筆記”創辦人,拾城攝影師,前新浪網《看見》欄目主編、南都攝影記者。曾獲第五屆臺海新聞攝影大賽金獎,作品入選2015年第十二屆《影像中國》全國攝影藝術大展、2016年中國青年城市紀實影展,2018年索尼青年攝影師發展計劃入選者。

https://weiwenku.net/d/201160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