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摸黑上下學,代課老師34年堅持送學生回家 | 螢火故事

騰訊圖片2019-08-17 18:05:30

99公益日前夕,騰訊公益聯合騰訊新聞推出“出村記”扶貧策劃,聚焦脫貧攻堅最後進程中的中國農村,用專業影像與報道,通過公益渠道,助推解決當地實際困難。本週推出江西遂川留守兒童摸黑上下學,代課教師堅守34年,每天送學生回家的故事。

99公益日特別策劃

圖文/戴繼民

攝像/鄔強 劉嘉佳

編輯/小為

出品/中國江西網 騰訊公益 騰訊新聞


點擊觀看視頻:江西小學生上學,走路最遠的要一個多小時

陳九生是一名全職代課老師,1985年17歲的他剛才遂川共大畢業,當時全國都在進行“掃除文盲”活動,村裡的幹部上門邀請陳九生能否擔任夜校的老師,義務給村裡人上課,沒有工資。陳九生懷著滿腔的熱情投入到了夜校的教學工作,“上夜課要經常走夜路去學校,沒有路燈,那時都是村裡的年輕人一起,也就沒在怕的。

陳九生的學校珠田鄉珠溪小學,在江西省吉安市遂川縣的一個小山村,是當地最偏遠山村的小學。學校現在有五個年級,三十多名學生,“剛參加工作的時候,全校有200多學生,現在很多有條件的村民都搬到外面去了。”因為珠溪小學偏遠,很多老師都不願意進來教書,學校有兩名代課老師和一名公辦老師,陳九生34年都一直在珠溪村小代課。

夜校的教學任務完成後,陳九生成為村小的一名代課老師,剛開始在村小組教學點的教學,陳九生一堅持就是二十一年。2006年村小組的教學點撤銷,陳九生也就到了珠溪小學代課。陳九生所住的小組到村裡小學,有3公里路程。“以前上課就在本小組,送學生回家走幾步路就到了,現在6裡地路上的孩子有些家長會讓我幫忙捎上。”每天往返6公里的路程一個多小時就走完了,但這一送,陳老師就又堅持了13年,無論颳風下雨,只要是上課時間,他都要在蜿蜒的小路上每天往返,送落單的學生回家。每天6公里,一年將近1300公里,13年就是16900公里。

每天路上需要花費比較長的時間,有人建議他買一輛摩托車,但是一輛普通的摩托車也要好幾千塊,對於代課老師的收入來說,無疑是一筆鉅款。一直到2016年,在他工作了三十年整以後,大兒子看到他每天還在步行上班,就買了一輛二手的腳踏摩托車送給父親上下班。摩托車載不了幾個學生,沒騎幾天,陳九生還是選擇了和學生步行。

鄒校長和陳九生商討放學時向學生強調的安全問題,“夏季雨水多,學生安全是第一位,一定要在放學前強調回家路上的安全。”當時村裡小學有好幾個代課老師,陳九生是他所在小組教學點唯一的老師,如果他走了,村小組的小孩誰來教呢?教學點撤掉以後,到了村小教學,因為生計問題,同時期的很多代課老師都選擇外出謀生,只有陳九生放不下自己的學生。

雖然是山區的村小,老師少,但學生的課程馬虎不得,除了語文數學,陳九生也負責給學生上音樂、科學、道德等課程。

珠溪村海報700多米,4個自然村,最遠的小組離珠溪小學走路要一個多小時。海拔高冬季很容易起霧和天黑,夏季雨水天氣多容易山體滑坡,路邊也經常有蛇出沒。以前沒有路燈,學生們需要打手電,很多家長都不放心讓孩子一個人上路。

下午四點半打鈴剛響,很多孩子很急切回家,剛剛下完一場急促的雷陣雨,校長鄒穩根再三強調路上注意安全,“有家長接的和家近的及時回家,家長沒有來的再等等或者結伴回去。

雨還沒停,家長就帶著傘在校門口急切的等待,一個小組的家長也會順帶把鄰居家的小孩捎上。珠溪村和中國大部分農村一樣,年輕人多在外務工,爺爺奶奶在家帶孩子。

家長忙碌沒來得及接的學生,陳九生就在學校義陪伴孩子等待家長的到來,他義務給學生輔導功課,“有時家長帶電話來讓我回家時幫忙帶一下。”陳九生回家的3公里,他和學生結伴而行,送完孩子經常是自己最後一個到家,家裡的飯菜都涼了。在村裡做代課老師工資低,有時送學生回家晚了,老婆就會和陳九生抱怨。

做自習累了,家長還沒來,陳九生陪伴他們一起打籃球或者跳繩,他說自己年紀大了,運動一會就累,看著孩子的朝氣,他就很開心。

陳九生輔導完學生的功課就送他們回家。2019年的“山燈行動”,珠溪村安裝了80盞路燈,陳九生在路上與學生有說有笑,在以前他把主要精力都放在路面上,生怕路上有蛇蟲。

“照亮留守兒童那盞燈”公益項目的開展,讓遂川縣的珠溪鄉、衙前鎮、戴家埔鄉等偏遠山村有了路燈,未來將有更多的山區孩子像珠溪村一樣,不用摸黑回家。

34年過去了,陳九生路上陪伴的學生換了一撥又一撥,有的考上高中,大學,還眼看著有些他教過的學生娶妻生子,他也從曾經的青春熱血少年,一轉眼就到中年了。“我之所以留在大山裡做代課老師,是希望更多的孩子能走出大山。”陳九生在村小裡教書34年,放棄了很多機會,很多學生也曾在作文裡把他比作自己心中的一盞明燈,和路燈一樣指引著人生的方向。

山村在夜晚特別寧靜,只有陳九生和學生們一路腳步聲。陳九生說,“現在安裝的80盞路燈主要集中在一些路口,但是我們村莊很分散,實際需要遠不止80盞。

送完孩子,路燈下只有陳九生一人,遠處的山與天連成了一片,還有幾年陳九生就要到退休的年紀,他說只要村裡小學還需要他,他就還會繼續在這裡教下去,雖然轉正是沒希望了,但是看到村裡的孩子們不用奔波,可以就近在村裡的小學上課,這就是對他自己最好的交代和回報。

除了遂川縣所在的羅霄山脈,還有秦巴山區、武陵山區、烏蒙山區、呂梁山區、燕山-太行山區、六盤山區、大別山區......等地方的留守兒童也面臨走夜路的問題。


為了解決山區留守兒童摸黑上學的問題,中國志願服務基金會在騰訊公益上發起“照亮留守兒童那盞燈”的項目,點擊【閱讀原文】掃描上方二維碼進入騰訊公益,希望彙集社會力量募集資金,為孩子們修建太陽能路燈,解決孩子們走夜路的問題。

https://weiwenku.net/d/2011608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