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住進養老院省房租遭輕視 感嘆老人比孩子難管 | 螢火演講

騰訊圖片2019-08-17 18:05:31

2018年底,騰訊新聞聯合中國攝影報、中國扶貧基金會共同推出了“螢火計劃”,為專注於公益報道的攝影師群體提供傳播平臺。作為計劃的重要組成部分,“螢火演講”應運而生,每一期將邀請一位紀實攝影師,為你講述報道背後的那些不為人知的故事。第14期“螢火演講”由自由攝影師林宏賢講述。

林宏賢一直在關注小人物的故事。在嬰兒安全島,有母親告訴他,如果可以讓患病的兒子進去安全島,她寧願被抓;在突發事件現場,圍觀者們對討薪的農民工喊:“趕緊跳”;在養老院中,年輕人教老人學書法、說英語,兩者和諧共處;在內衣小鎮,他拍攝下內衣從原材料到成型,再從工廠到批發城到電商賣家最終到達消費者手裡的一系列過程。這篇是關於“養老院的年輕人”背後的故事。


視頻/Gravity Cat Studio

攝影/林宏賢

文字/璐遙

編輯/Smart

出品/騰訊新聞 中國攝影報 中國扶貧基金會


2017年,杭州陽光家園養老院做了個嘗試,讓年輕人體驗養老院生活,每月只需交納300元管理費。與此同時,這些年輕人每月需提供20小時以上的志願服務——教老人書法、英語、繪畫。而在該地段,一室一廳的出租房月租1500元左右。

陽光家園位於杭州濱江高新技術開發區,北臨冠山,南接越王城山,由北向南,側面是回馬河。

俯瞰陽光家園,呈帶狀分佈,10棟院樓從南往北依次排開。

1-4號樓為健康自理區,5-6號樓是活動室,7-9號樓為失智失能介護區,10號樓為康復醫院。越往北走,越接近衰老。沒有一個老人希望有一天自己從1號樓被送往10號樓。

每天早上,老人們都會做操。

在活動室裡,老人在看股票,但他們從不炒股。

合唱團裡,老人們在排練。

老人們在跳交誼舞。

大海是林宏賢拍攝的第一個入住養老院的年輕人。

這個29歲的年輕人保持著跟老人們一致的作息,晚上10點前入睡,早晨7點前起來。除自己的書畫專業外,對大眾娛樂不感興趣。在自己的房間裡,他經常一個人用iPad聽電臺。

大海原來在書法工作室教小朋友書法,他認為老人比小孩子容易管,所以報名了養老院項目。來了之後,他才發現養老院裡臥虎藏龍,有很多書法大家,一些老人甚至不願意接受他,覺得他太年輕,能力不行。

他在教一個奶奶寫書法,每週會給老人上一個半小時的書法課。

這個志願者女孩年齡最小,1996年出生。

老奶奶把每次練習的底稿保存起來,每隔一段時間就擺在桌子上對比,這樣可以看到自己的進步。

她報了很多學習班,她說自己的時間不多了,想多學點東西,哪怕學不好,也要更充實一點。

志願者單婷婷在給老人們上英語課,教材是她借來的小學三年級課本。

教學內容主要是非常基礎的口語,比如見面打招呼說“Hello”或者是“Nice to meet you”。

這個老人叫文美,因老公患了癌症來養老院做護理,她陪著老公一起。文美很擅長跟別人溝通,醫院給她專門設立了一個辦公室叫做談心室。其他老人之間發生衝突矛盾時,可以找她做調解。

文美每天上班必須戴著徽章。

她有個小本子,記載了特別瑣碎的事情。

比如兩個老人住在一屋,其中一人每晚8點多就睡,但另外一個因為看電視得到12點睡覺。或者有老人睡著時會突然唱紅歌,或者大聲喊著家人的名字。這些問題都會彙總到文美這裡,她會一一上門調解。

在養老院飯堂門口,右邊的老人已經在中午連續去了三趟飯堂,因為他總是忘了自己吃過飯。

林宏賢又在9號樓失智失能的房間走廊裡遇到這個老人家。他坐在沙發上很安靜,沒人跟他講話,他也不找人講話。

林宏賢上前和老人交談。他了解到,這是老人第二次住進養老院。老人前前後後在陽光家園住了近一年,他年輕時在浙江省某工業設計院工作,四十多歲才結婚,恰好趕上計劃生育,只有一個女兒。女兒有家庭,既要上班還要照顧孩子,只能把他送到養老院來。但老人並不喜歡,第一次時自己跑回去了。

現在,每隔三個月,女兒會來看望他一次。上次女兒來時,老人說他想回去,但女兒只說,再過一段時間看看。老人心裡知道這是什麼意思,這意味著有可能他再也沒法回去了。

這是陽光家園的夜晚,也是專題的最後一張照片。

林宏賢

自媒體“像素筆記”創辦人,拾城攝影師,前新浪網《看見》欄目主編、南都攝影記者。曾獲第五屆臺海新聞攝影大賽金獎,作品入選2015年第十二屆《影像中國》全國攝影藝術大展、2016年中國青年城市紀實影展,2018年索尼青年攝影師發展計劃入選者。


https://weiwenku.net/d/201160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