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療還是放棄?癌症晚期男孩許願早日康復,父母陷入兩難 | 螢火故事

騰訊圖片2019-08-17 18:05:32

“我們都希望他能夠活下去”。孩子已經癌症晚期,擺在母親陳興菊面前有兩條路,一條是不顧孩子的身體極限,轉為放療;另一條則是回家,讓孩子開開心心的度過剩下的時光,她拿不定主意。



圖文 視頻/趙宇
出品/騰訊新聞

吳光裕生日這天,他開心地許下了“早日康復”的生日願望。對於自己尤文氏肉瘤中晚期的診斷結果,吳光裕並不知情。

這天,7月11日,母親陳興菊特意和醫護人員請了假,想帶孩子出去過生日,繼父曾凡傑則是驅車5小時,載著小兒子吳光榮一同準備為吳光裕慶生。

但沒過多久,吳光裕就因情緒激動導致鼻腔出血,被緊急送往醫院。生日蛋糕一口未動。


尤文氏肉瘤:5年生存率不超10%

吳光裕的母親陳興菊準備推孩子下樓散心。

2018年8月底,正在上小學4年級的吳光裕感覺到腳痛,起初被認為是風溼,但治療一段時間後病情並未好轉。9月,一家人去武漢同濟醫院檢查,隨即被確診為髖骨尤文氏肉瘤,並被告知已經進入惡性腫瘤的中期階段。

尤文氏肉瘤惡性程度高,病程短,轉移快,採用單純的手術、放療、單藥化療,效果均不很理想,絕大多數患者在2年內死亡,5年生存率不超過10%。

在武漢同濟醫院做完5個療程的化療後,吳光裕的病情並未好轉,相反“腫瘤擴散開來”,逐漸惡化。考慮到吳光裕的病情以及手術後對其身體的損傷,醫生並不建議做切除手術。

2019年2月,吳光裕又轉回恩施州中心醫院進行化療。

由於腿不能站立,吳光裕大部分時間都得躺在床上,再加上免疫力低下,為防止感染,醫院成了他第二個家。吳光裕性格外向,化療室的大部分患者都與他成為朋友,“他蠻懂事,遇到比他病情嚴重的,他還會主動安慰別人”。

“只要下雨,他爸爸就開五個小時車下來陪他”,曾凡傑目前在做貨運司機,幫人運送石料。一下雨,工程會停工,曾凡傑就來醫院陪孩子,有時候只能待一個晚上,第二天清晨又得回去。

對於兩個孩子,曾凡傑總是有求必應,“省吃儉用給孩子買東西”。雖然對他而言,吳光裕、吳光榮並非親生。

曾凡傑帶著倆兄弟看花展。

2013年4月,由於前夫騎車時不幸失足落水,不幸去世。陳興菊帶著兩個孩子改嫁於曾凡傑,但約定不再生小孩。對於這倆兄弟,曾凡傑視如己出,沒有半分不滿。

吳光裕被確診為尤文氏肉瘤後,曾凡傑留在醫院陪其做了兩個療程的化療,後考慮到車費、住宿費等經濟因素,在陳興菊的勸說下,曾凡傑才決定返鄉繼續掙錢。

“自從吳光裕出事後,他就是家裡唯一的經濟支柱了”陳興菊之前在一家酒店打工,後辭職,全職照顧吳光裕。


孩子的生日心願是“早日康復”

陳興菊帶著孩子前往租住的房間。

7月11日是吳光裕的11歲生日,陳興菊特意和醫護人員請了假,想帶孩子出去過生日。吳光裕的繼父曾凡傑也開車載著小兒子一同來給吳光裕慶生。自從吳光裕生病後,分離成了一家人的常態。

吳光裕、吳光榮兩兄弟感情很好,見到弟弟後,吳光裕十分高興,受腫瘤的影響,吳光裕瘦了20多斤。

從醫生和父母的對話中,吳光裕知道自己的病很嚴重。“他雖然知道得的是腫瘤,但是我們一直沒有將其處於中晚期的消息告訴他”陳興菊怕孩子心理受不了。在陳興菊與曾凡傑的“保護”下,吳光裕並不知道他所剩的時間不多了,還是許下了“早日康復”的生日願望。

吳光裕對父母也說了許多感謝的話,由於情緒激動,他的鼻腔開始出血,隨即被緊急送往醫院,而桌子上的生日蛋糕都還沒來得及吃一口。

吳光裕被送往醫院後,經過醫護人員的救護,血才止住了。

“差一點送了命”,陳興菊也十分懊悔,覺得不該擅自帶兒子出來過生日。因為吳光裕的血小板濃度不足正常人的二分之一,最低的時候連十六分之一都不到。

由於放療室內不允許外人進入,吳光榮便在隔離區外等待哥哥的消息。“如果這個病可以轉移,我寧願轉移到我身上”吳光榮不忍心再看哥哥受到病痛的折磨。好在醫護人員的及時救治,吳光裕算是有驚無險。

第二天早上,曾凡傑趕著上工,帶著吳光榮回到了老家,醫院裡又只剩下陳興菊和吳光裕母子倆。“他不得不趕回去,如果他的這份工作丟掉了,那我們就完全失去經濟來源了”,陳興菊也希望曾凡傑能夠留下來陪孩子,但她也完全理解曾凡傑。


父母:繼續放療只會更痛苦,放棄太難

在做完第五個療程的化療後,吳光裕的病情還是沒有得到好轉。醫生考慮到孩子的身體狀況和病情後,不建議再做放療。“醫生也的確是為我們考慮,一是已經進入癌症晚期,做放療的意義不大,二是放療後,兒子會越來越痛苦,”陳興菊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或許放棄對孩子來說,才是一種解脫吧”,吳光裕身體疼痛起來時,陳興菊心如刀絞。

這一年裡,吳光裕曾被下過三次病危通知書,醫生也預估孩子大概能剩下半年的光景。“說實話,能挺到現在真的不容易”,陳興菊也感嘆兒子的求生慾望之強大,“他還是想活下去”。

“我們都希望他能夠活下去”。擺在陳興菊面前有兩條路,一條是不顧孩子的身體極限,轉為放療;另一條則是回家,讓孩子開開心心的度過剩下的時光,她拿不定主意。

晚上,曾凡傑趕赴醫院,夫妻倆商量該怎麼辦。“肯定不行,如果我們放棄了,兒就肯定沒希望了”,陳興菊告訴丈夫自己想要放棄,但是曾凡傑說什麼都不同意。十分鐘後兩人達成共識,“醫生也不會趕我們走,我覺得還是採取放療,試都沒試,萬一有作用了!”。

在曾凡傑、陳興菊夫婦的堅持下,吳光裕轉變了治療方案——放療。放療的時間不長,也就10分鐘左右的時間,“但明顯感覺到孩子的身體有點受不了,沒有什麼精神”,正如醫生所擔心的那樣,吳光裕的身體開始吃不消,但是放療的效果還沒有完全展現,“只有一點益處,我們都不會放棄,兒子也不會放棄”。

為了給兒子鼓氣,曾凡傑在醫院陪護了三天。7月23日,作為家裡唯一經濟來源的他必須返回工地,暫時離開陳興菊、吳光裕母子倆,一家人不得不再次分離。

“先等這邊放療做完,如果病情稍有好轉,我就開車載著娘倆去上海腫瘤醫院”,上海腫瘤醫院是最後的希望,雖然之前醫生也不建議轉院,“但只要有一絲希望,我們都會陪他走下去”

如果願意幫助吳光裕實現11歲生日願望,請點擊【閱讀原文】掃描上方二維碼,給這個家庭一起繼續走下去的機會。

https://weiwenku.net/d/2011608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