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馮鑫

盧泓言2019-08-17 19:15:13

聽到馮鑫被帶走協助調查的消息。張雲帆在群裡和朋友圈連發了兩次:“世間以成敗論英雄,做人不必以成敗論朋友。”

然後看見一二十個創業者在朋友圈轉這句話。有人還加了一句:“失敗的英雄還是英雄。”

看來馮鑫就算惹了一身麻煩,卻是不缺朋友的。

那我也說說我的朋友馮鑫。

我是一個在行業裡混了16年的媒體人,認識不少老闆,人家對你客客氣氣,偶爾恭維兩句。但畢竟是兩個圈子,稱得上朋友的,五根指頭用不完。五根指頭裡,馮鑫算一個。

2010年在騰訊,去暴風給員工們推廣微博。於是認識了馮鑫。完事了他叫我去他辦公室喝茶。感覺是個隨性豁達的人。一點沒架子。很真誠的跟你聊天。

第二次見馮鑫。是跟一群創業者去美國。有個美國當地企業請創業者們吃晚飯,在一個巨豪華的山莊。席間來了一群美女陪大家喝茅臺。我記得很清楚,洋妞們操著生硬的普通話說:“gan bei。mao tai。”

晚飯完了,就在大堂跳舞。洋妞們一個一個的請,一個一個的拉,要我們下場。放得開的,就下去跟洋妞捉對熱舞了。放不開的,就往角落裡躲。我看到,有個人就在暗中指揮,讓這些洋妞到我們呆著的角落裡,生拉我們去跳舞。

被逼急了,有幾個人就往門口走。惹不起還躲不起嗎。出了門口我們索性上了一輛車,不再逗留,準備回酒店。

車門一關,有個人就冒了一句:“靠。美國人也來這套。”這個人就是馮鑫。我當時沒憋住,哈哈大笑。

對這個人的喜歡,就是從這一次開始的。

講臉面,有底線。這個不是裝的。暴風播放器在2011年清理了所有低俗廣告,一天沒了10萬的收入。對於當年還沒有盈利的暴風來說,是個很難做的決定。

當時馮鑫跟我說,就是因為一個朋友說,“我女兒在暴風上看到了低俗廣告。”馮鑫馬上就下了決心。

2012年,馮鑫打電話請我參加他的一個聚會。我去了。就是一幫親友到北京郊區農家樂。那裡我認識了他的媽媽,可親可愛的黃老師,跳傳統舞蹈給我們看。

馮鑫帶著幾個小朋友去村裡晃。走著走著忽然想起來,就問一個女生:我給你介紹的那個男的怎麼樣。女生努嘴小聲說:長得不咋滴。馮鑫笑了:你還挺好色的。我們都哈哈大笑。

我們四個人找到一塊平地,就各自打坐,原來我們都是有這個習慣的。一邊打坐一邊聽村裡的各種聲響,比如牛的哞哞叫。

打坐完了我們就坐著聊天。有一搭沒一搭的瞎聊。

感覺跟馮鑫成了朋友。是從這一次開始的。總共我們也就見了三四次面。

2012年9月我從騰訊離職了。去東莞郊區買了房子,打算在那裡定居,做自媒體。

走之前去跟馮鑫告別。他沒拐彎,一上來就說:你有收入嗎。我說,暫時沒有。我又說,東莞物價低,一個月3000就夠,沒事。他說:我給你點錢吧。

我知道暴風還沒有賺錢。當時沒接話。他也沒再追問。他不必說,我也知道這是出於朋友的支持,沒有利益在裡面。我也知道他只點到為止,我們之間是有這個默契的。

後來一個老闆也主動說給我一點錢,幫我過度。他說:我不需要你誇我,也不需要你幫我罵人,我被惹毛了自己會罵人,我就是支持你獨立。

我說:馮鑫也說給我點錢。那個老闆說:馮鑫說這話,應該是真心的。

後來在北京一個會上碰見馮鑫。我倆溜出來壓馬路。我跟他說,我的自媒體能掙錢了,能賣出去廣告了。他很開心。但無話。

馮鑫這個人,給有些人的感覺“很傲”。他在我面前從來沒有“傲”這一說。有一次約好去他家吃飯,12點,可是我2點才到。本想著有碗冷飯吃就行。沒想到他還等著,主菜是我之前點好的,肥豬臘肉。

我吃了一碗又一碗,等到去添第三碗的時候。馮鑫實在忍不住了:你丫還吃。我說:沒吃飽。馮鑫說:靠,養不起。

前不久的7月7號,我去跟馮鑫聊天。他很放鬆。我跟他講了一下午,我這三年“瀕死回生”的經歷。他就一直聽。偶爾提問。

我和他這幾年都差點“死”了。算是難兄難弟吧。有人比你還慘,也算是種安慰。“死”過的人知道,死的過程越是痛,活過來以後就越爽。

臨走時他要送我一本書。我說,你送了我也不看。他說那算了吧。

等我坐車回去,收到他一條短信,大致說,他這些日子逐漸學會了兩件事,一件是傾聽,一件是要藉助他力。

我就想起來,前一段在朋友圈聊起搖滾。大家都知道馮鑫是超喜歡搖滾的,會去現場跟著扭的。他跟我說,保溫杯泡枸杞就是中年人的搖滾,在大理山水之間寫文章,就是你的搖滾。我覺得馮鑫變了。

馮鑫之所以給人傲的感覺,應該是他對“道理”很較真。他認了對的理,認了對的事,你不認,他不妥協。這給人的感覺就是傲。其實,那是他表達關愛的方式。那是某些人生存的意義。

暴風上市股價飆升的那段時間,有個朋友去見了馮鑫。他回來跟我說:馮鑫膨脹了,想做的事太多。

其實我也有這個感覺。根據在微信裡三言兩語的聊天。但沒有去提醒他。我揣摩我們不在他的位置上,不知道真實的情況。況且我自己也不是做企業的。

這是我跟馮鑫交往最遺憾的一件事。我本應該提醒他。無論他是不是接受。雖然我們不知道他具體所處的情況,但他自己的心態折射出了他的危險。讓人人都能感知到的心態的自然流露,是不騙人的。

朋友不就是在關鍵時刻做提醒嗎。我沒有做到。

事後諸葛亮來說。馮鑫用人是有大問題的。那個已經被抓進去很久的暴風前cfo,在對外投資的事情裡似乎是做了欺詐的事。包括欺詐他的老闆馮鑫。

一個馮鑫的投資人前天跟我講:他太講義氣,太相信人,在發生商業風險之前,沒有專業能力及經驗用法律條款保護自己。

馮鑫這次的麻煩,涉嫌行賄。他身邊的人反問我:老馮行賄,你信嗎?

據說有些有問題的文件,上面有馮鑫的印章,不過沒有他的親筆簽名。我們都知道,老闆的印章在大公司裡都是財務和人事可以用的。作為法人,馮鑫犯的可能是管理錯誤,而非直接違法。

昨天有人把羅胖當年一句話翻出來傳。那句話把暴風跟樂視放在一起。這個節骨眼上把這個翻出來的人,我不知道是什麼心理,唯恐天下不亂嗎。暴風和樂視有本質的不同。

第一。暴風的股價不是自己炒上去的。股價在一片對互聯網企業的強烈飢渴裡衝上去之後,馮鑫才開始用這個勢去擴張。當年國內pe太高,國外pe很低,國內公司去跨國併購,賺這個價差,是市場行為,也是一股熱。暴風身在其中而已,沒那個定力管住自己。

第二。賈躍亭在外面,馮鑫在國內。他沒有走,也沒有打算走。馮鑫的親屬都是中國護照。

第三。馮鑫沒有拉高套現。他一直是個好銷售,好產品經理。

第四。在我的朋友圈和群裡,太多人為馮鑫說話。他們說“好人馮鑫”。

怎麼說呢。我不知道具體的事情真相。相信很快會大白天下。只是作為一個朋友談點我相信的事。

我相信馮鑫不會行賄。他一直想把事情做好。我看到現在的他比之前有更多沉穩。我相信這樣的人,讓他重新回到市場裡,他會給社會帶來大得多的價值。

其實說白了,一個受盡挫折、深刻看到自己缺陷的好人。是我們可遇不可求的財富。也是個不可多得的朋友。

https://weiwenku.net/d/201162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