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才是最好的奢侈品

李尚龍2019-08-17 19:52:18


 

前些日子,我在迪拜的街上,看到來來往往的行人,他們開著豪車、穿著奢侈的衣服、住著奢華的酒店。


忽然想起了很多事情,想和你分享。



1.

前些時間,姐姐做了個膝蓋手術。


這些年她的膝蓋習慣性錯位,原來是跑步摔倒,後來連走路都受到了影響,我起了個大早,在醫院等她出來。幾個小時後,醫生推出了姐姐,我衝了過去問情況,醫生笑了笑說:姐姐的肌肉很好,接下來會恢復得很順利。


我送她躺回在病床上,厚重的石膏打在她的腿上,她靠在病床上,等待著疼痛來臨。


臨床的小孩哇哇亂叫,彷彿要疼出靈魂。一旁的媽媽手足無措,不停地問我該怎麼辦。我怕姐姐麻藥過了會疼,就不停地講著話,分散她的注意力,時不時還夾著幾個段子。


她看著我,說,你少說點笑話,震得我疼。


說完又笑了起來。


幾個小時後,看她累了,我想最難的日子已經度過,於是起身告別,拍了拍她的腦袋,走出了病房。


在病房門口,我嘆了口氣,愣在那裡,看著往來的病人,許多竟然都是年輕的臉。


不知從幾何時,九零後也開始頻繁進入醫院。


不過,這沒什麼奇怪的,因為仔細一想,第一批九零後已經三十歲了,他們有些是陪同老人進醫院,有些是為了自己進醫院。


但不得否認,我們這一代人,終於,也要邁入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時代了。


想到這,我忽然有些感傷。這無情的歲月,終於還是對我們這群人下手了。


人到中年有很多變化,但最直接的變化,就是從跟醫院頻繁打交道開始的。


這些年,我一直認為,跟醫院打交道,是最能體現一個人社會資源的時候。在極度稀缺的醫療資源下,每個人都顯得那麼無力,但有些人,至少能相對體面一些,至少他們認識一些人,至少他們能有一些積蓄。


從醫院往外走,我帶上了口罩,把音樂調到了最大。


我看著那些坐著輪椅的人,那些在病床上的人,那些被攙扶的人,那些面露苦色地人,那些焦急無奈的人,看著那些到了生命末期的的人……我的步子開始越來越重,走到醫院門口,我猛烈的咳嗽了起來,走出醫院,忽然嘔吐在了一旁。


我心想,這世界上有多少人的一生,在醫院開始,在醫院結束。


而人這一生只有短短几十年,如果我們每天都提醒著自己這句話,會不會活得更灑脫一些。


忽然,腦袋裡浮現出一句話:生命才是最好的奢侈品。

 

2.

人到了中年,就是一個身體和精神狀態逐漸衰落的過程。


有時你什麼都可以不信,但你不能不信因果。


二十多歲時,一個人愛不愛健身,願不願意鍛鍊,在三十歲時就能看出來。


一個人在二十多歲時是不是足夠努力工作,在看病時也能看得出來。


三十歲的時候,無論在哪個領域,身邊都有兩批人,一批有點存款,一批還在加班;一批身體健康,一批整天去醫院。


回家的路上,我突發奇想,想騎自行車回家。二十公里的路,我忽然決定騎完,剛好,想看看這座好久沒這麼清新的城市。


我騎著騎著,就到了下班高峰期,我看著形形色色的人,許多故事再次浮現在了眼前。


八年前,我剛來北京三年,那年,我二十二歲,買了第一輛電動車。


那是天夜晚,我剛下了課,騎著車在人大西門附近,想向人展示著這件代步工具。忽然,後面一輛摩托車撞到了我的後座,我被彈了出去,從車前飛了好幾米遠落了地。


好在我反應快,用右手狠狠撐了下地面,我撿起被撞掉的眼鏡,看見一個韓國人從摩托車焦急地下來,一口一個蹩腳的“對不起”說著。


我被一個大爺扶了起來,罵了兩句髒話,放他走了。


到了晚上,我的手臂開始疼,疼到我睡不著。


第二天,我的手已經擡不起來了。


我跟公司同事說,我拿不起麥克風,同事說,你換隻手。


於是我用左手拿著麥克風,忍著疼痛上了五個小時的課。到了下午,實在疼到無法集中,於是我一個人去了北醫三院,掛號、拍片。


果然,骨裂了。我休息了三個月。


我有些忘記當時在醫院的感覺,但翻閱那天寫的日記,那一頁,只有一句話:我再也不想一個人掛號看病。


那種感覺太痛苦。


後來,我開始每天鍛鍊身體,開始交朋友,開始賺錢。


的確,那是我最後一次一個人掛號。


一個人在異鄉,最怕的是進醫院獨自掛號的感覺,那過程漫長,充滿著痛苦和淒涼。一個人都不認識的城市裡,除了面對別人的冷漠,還要忍著自己的病痛,但如果你經歷過這樣的事情,請記得我話,永遠不要讓這一幕重演。


在那次掛號後,我開始刻意地認識一些醫院的朋友,開始努力賺錢,我不是為了擁有什麼特權,僅僅是為了今後身邊的人再去掛號,我能儘自己所力,不讓這種淒涼重演,不讓這種孤單再來。


我們受過的苦,就別讓身邊的人重演了。


生命啊,才是最好的奢侈品。


3.

我是越到了三十歲,越發覺得有些資源天生就是稀缺的。


比如醫療資源,比如教育資源。


所以,在二十多歲時,如果可能,請一定要去多積累一些相關的人脈、知識和財富。這樣,至少不會在到了三十時,莫名地緊張與被動。


我曾被人問過這樣一個問題:如果我就是一點社會資源都沒有,我是不是就沒什麼活頭了?


我說,首先,現在沒有,不代表以後沒有,現在就應該學會改變,而不是什麼都沒有,還那麼理直氣壯。


其次,如果覺得自己沒什麼活頭了,多去各大醫院門口看一看,看看那些沒有病床的病人,看看那些面無表情的人,看看那些希望活下來的人。你會知道,生命是這一生最好的恩賜。


曾經看過一句話:當你不想奮鬥,去這三個地方看看:醫院、機場和火車站。


這些地方人山人海,這些地方的人三六九等,你會瞬間感覺到人和人的區別,也會感覺到生命是如此的偉大。


其實到了三十,會是每個人的一個坎,但這個坎是否坎坷,取決於你如何度過自己二十多歲的每一天。


那直接的表現,是到醫院時,你是否可以至少從容。

 

4.

這些年,一直很喜歡一部電影,叫《遺願清單》。


電影裡說,倘若今天是你人生中最後一天,你還有什麼夢想沒有實現,還有什麼後悔的事情沒有去做,還有什麼事情一直在等。


於是我每當遇到厭世的人,我都會推薦他再看一遍這部影片。


事實上,每一天,都有可能是我們人生中最後一天,因為我們無法預測未來的一切,無法確定明天是不是會到來。


如果你願意這麼想,每一天,每一口氣,每一滴水,都會充滿感恩和珍惜。


至少,我經常會想,所以會拼盡全力過每一天。


我也經常想,如果我努力了,還是趕不上那些牛人,也沒關係,至少做到身體健康、心情愉快,比他們多活兩年。


人到頭來,什麼奢侈品也帶不走。


生命,才是最好的奢侈品,而你值得最好的一切。


祝你們暑假開心。




 


https://weiwenku.net/d/20116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