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人學做女王,最後學成了微商

反褲衩陣地2019-08-17 20:03:40

一時間,女人忽然都不想做傻白甜、小公主了,當然更加不想做平凡又委屈的勞動婦女,加上電商推波助瀾,起步價至少也得是女神!


普普通通面對人生的女性不流行了,如果只看超級女性大號們的文字江湖,最被鼓吹的女性特質幾乎是與現實差出十萬八千里的少女漫畫:有仇當面報、有錢全部花;既不靠男人,也不知道靠了什麼,總之立刻就要成功;而且牛逼得不行,管你是婆婆老闆閨蜜還是任何男人,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她們管這個叫女王。


譬如———


“女王即使萬箭穿心依然光芒萬丈,身在沙漠也能長成行走的玫瑰,因為,天下是她的,絕不背叛她。”


“無限寵愛自己,別受任何約束,因為你是女王。”


“即使昨晚哭過,今天也要全妝,穿一條最美的裙出門。因為你是女王,你不能讓全世界為你哀傷,你要為你的全世界堅強。”


…………


本以為這樣的文字只會出現在中小學生的心情手帳中,結果沒想到,越是勞動婦女,越是信以為真。有一段時間,大半個朋友圈的阿姨、大姐、小妹,天天都在轉發各種體裁的“女王語錄”,彷彿個個都是武媚娘傳奇的大女主,眼下上的班、打的工只是離宮修行,遲早要回宮登基,所以當然不能向這世俗生活隨便低頭。


好了,既然是女王,那怎麼在現實生活中讓普通路人一眼就能認出戴著隱形王冠的你、對你頂禮膜拜?嗯,貼心的商家就是你貼身的公公,想要在“沙漠也能長成行走的玫瑰”,你得穿這樣的高跟鞋;“無限寵愛自己”,從每天敷面膜開始;“昨晚哭過”,今天用這種色號的口紅,出門立即斬男無數……


總之,你只要買齊了微商推薦的“女王範”道具,你就是女王,值得一年過八次電商“女王節”。


世上哪有那麼爽的女王?


如果一個女人,一得到工作就被所有人懷疑、仇恨,辛辛苦苦工作了65年還不能退休,因為法律規定她必須幹到去世那天!最鬱悶是,這份工作還不是她自己選的,你覺得她可憐麼?


但她才是真正的女王。



即使是早已鐵石心腸、來去自如的都市速食男女,有時候也需要一些跟流行無關的東西。


就像看紀錄片而不是玄幻片、看歷史劇而不是宮鬥劇,是因為我們會為那些已經很難體驗到的東西著迷——那些今時今日看上去太不划算,然而充滿莊嚴感和美感的人與事。


所以,如果你真的有心學習女王、想見識一下什麼是真正的“女王範”,你應該參考的,是英劇《王冠》。


這部劇沒有離奇的狗血,沒有狹隘的宮鬥,只有現實,像洪水一樣肆無忌憚的現實,是我們每一個人都可能遇到的生活真相。


《王冠》一開始,場景徐徐鋪開,教堂裡唱詩的孩童、口蜜腹劍的政客、指桑罵槐的貴婦,只有那對新人,明明滿懷著對彼此的愛,需要努力遏制因激動而來的微微顫抖,但是伊麗莎白依然執意要丈夫在誓言里加入“服從”二字,未來的女王在這小小一個詞語裡露出崢嶸。



大部分人即使無法說出,卻也隱隱默認,你看小姑娘們發白日夢,都自覺是小公主,只有最強勢的那些,才敢說自己是女王。是的,女王可以掌控自己的人生,但是女王更加需要肩負整個冷酷的世界——她必須是做出取捨、承擔痛苦和孤獨的那一個。


每個女性的一生,也許對於別人只是一些閒言碎語,但對於她自己,一樣有生命不可承受之重,和一團亂麻般的交鋒。


《王冠》作為一部真人劇,值得咀嚼,因為我們每個人都需要一點女王的智慧,用盡一生的力量去得到這座冠冕,令一生不亂。


冠冕不僅是權勢和榮耀,更加是因為強大掌控力和巨大付出所帶來的威嚴,在暴風驟雨面前的自我剋制、無盡優雅,和內心洶湧的柔情。



誰都曾有溫柔歲月。


在她還是少女時,她擁有父親的愛,但最終失去了他。溫柔又浪漫的父親,在女兒的婚禮上,送她當時的高科技產品——一臺照相機,祝福她:願你婚姻能和我一樣幸福,我不希望你錯過任何一個瞬間。


他悉心培養她接掌權力的能力,在癌痛憔悴的時刻,他告誡她:絕不要有軟弱、膽怯。然後他在睡夢中無聲去世,她的溫柔歲月也從此戛然而止。


她接過父親的王座,接過了照管整個國家、家族的責任,也同時失去了自由和軟弱的權利,需要獨自承受毀謗、戰亂、孤獨,需要強大的力量推動這一切。


就像父親去世的時候,祖母給她寫的信:“伊麗莎白·蒙巴頓已經被另一個人代替:伊麗莎白女王。她們會頻繁彼此衝突,但王冠必須勝出,必須永遠勝出。”


普通人當然沒有王位要繼承,但每個普通人要面臨的心魔,也是一分為二兩個人的交戰:一個永遠覺得自己值得更好,而另一個能承認自己的平凡。在這場交戰裡,很多人都覺得“值得更好”那個應該贏,但能自洽過完一生的王道,恰恰是平凡之路。



事實上,女王的一生,也要遭遇平凡人的齷齪、齟齬、難堪。而她給平凡人的示範,則是如何威嚴得體地應對。


在女王中年時,她要面對一個疑似出軌的丈夫,並且不能掀桌、不能離婚,最痛苦的是,她還愛他。就像每一個普通女人一樣,她在丈夫的行李裡發現其他女人的照片,她試圖跟丈夫談話,為岌岌可危的婚姻找到出路。


除此之外,在此後漫長的歲月裡,她還不得不面對王室漸漸成了報紙上的花邊新聞和滿足普通人獵奇心理的活體文物,她的沉默、隱忍、低調在年輕人眼裡成了不合時宜。


這就是真實女王的真實人生,就像這個世界上並沒有一個王子真的會屠龍救公主,也並不存在可以像爽文一樣快意恩仇的女王。



還記得電影《女王》裡的伊麗莎白女王,因為戴安娜王妃去世沒有公開哀悼,差點兒被英國國民罵到逼退,以至於首相需要召開政要會議商量怎樣給王室挽尊。女王很傷心,也許遠遠超過了對戴安娜離世的悲傷(世上或許有深愛兒媳的婆婆吧,Maybe),她說:“我選擇靜靜地悲傷,默默地哀悼。我以為這是我們民族一貫做事的方式。從不張揚,但不失尊嚴。為此而道歉?不,這不是謙遜。是屈辱。”


但,即便如此,在毫不認可高調兒媳的伊麗莎白·蒙巴頓與必須為國順應人心的伊麗莎白女王之間,王冠再次勝出,她選擇了妥協。就像她在野外偶遇的那隻威武俊朗的鹿,最後依然逃不過獵捕被做成了標本,她為此偷偷哭過,然後收拾好了情緒,站在鏡頭前,重新挽回民意。


威嚴是因為負重前行,承擔重任,而不只是給自己畫兩道凌厲的眉毛和加濃口紅,然後板著臉走路更快。


從年輕女人到耄耋老嫗,時間太久遠,看到屏幕上那位時時刻刻都必須優雅端莊、無懈可擊的女王,幾乎會忘掉她也是個有血有肉、有淚有愛的普通女人。


冠冕的亮面是閃耀的鑽石,但支撐光芒的,卻是智慧、力量、隱忍和美。



因為這兩年沉迷於《王冠》,也逐漸瞭解了每一頂冠冕背後的故事及意義,七月初的時候,我特意去摩納哥看了今年最重要的一場王室展:“御冕傳世——始於十八世紀的珍寶藝術展”。


作為“CHAUMET珍寶藝術世界巡展”的第三站,摩納哥這一站的展覽共有五大篇章,包含珠寶作品、繪畫、雕塑、特殊歷史珍寶等,但展出的250件展品裡,最重要的,仍是冠冕——那些由CHAUMET自十八世紀以來所創作的冠冕,以及它們背後承載的權力、情感與恆久之美。



其中很吸引我的,是最後一位印度總督、蒙巴頓伯爵夫人的三葉草冠冕。鑽石鑲嵌成三葉草和渦卷紋飾,圍合成這頂璀璨的冠冕。蒙巴頓伯爵夫人曾戴著這頂冠冕,出現在1953年伊麗莎白女王的加冕典禮上。


 

蒙巴頓伯爵夫人1900年出生,1960年因不明原因在睡夢中去世。雖然只活了短短的60歲,但是她的一生頗具傳奇、韻事不斷,甚至與印度開國總理尼赫魯都曾有過一段,她是英女王都曾羨慕的自由隨心王室女子。


隨著時間的流逝,昔日風光的消退,她當然也被遺忘,而這頂由CHAUMET在1934年為她打造的冠冕,後來被她的女兒以極便宜的價格賤賣掉了——這是多麼有趣的隱喻:如果沒有人和歷史,冠冕只是一堆寶石。



和英女王大婚時頭戴冠冕相同,其實冠冕最重要的意義,不只是加冕權力、還為了加冕愛。


展覽上所展出的大部分CHAUMET冠冕,有許多都是為了王室婚禮而設計,見證過往歷史中最浪漫的時刻。比如1896 年的科羅阿爾茨冠冕,便是為了法國和奧地利之間的一場王室婚禮而設計。美妙的是,這一頂鑲嵌了大顆巴洛克珍珠的冠冕,反過來戴,便是一條項鍊。



以及美豔絕倫的亨克爾·馮·多納斯馬克王妃冠冕——鑲有11顆梨形祖母綠,雍容華貴、精美絕倫。



在所有冠冕裡,我私心最喜歡的一頂,是拿破崙送給自己外交官的克雷夫科爾麥穗冠冕,它可以拆下來作為胸前的胸針佩戴。

我喜歡沉甸甸的麥穗特有的“豐收”寓意、也喜歡在200多年前,就有如此自然、簡潔、又充滿生機的設計。以至於看完展之後,我直接去了CHAUMET的高級精品店,給自己訂購了一枚小小的麥穗胸針——就像從這冠冕上採擷下了一枚,給我威嚴的力量,予我“大賣”的好運。



沉默的成年人,總是裡外不是人。


張愛玲在小說裡寫:“生在這世上,沒有一樣感情不是千瘡百孔的”。成年人必須在這千瘡百孔裡修身修心,堅持自己前行的道路,直到熬過層出不窮的暴擊,最終漸入佳境。


所以即使普通如你我,每個人的內心裡,也應有一頂冠冕,獎勵自己一路走來,即使行差踏錯,也能吞下苦果,勇敢掙取更好,最終修得風雅於型、自在於心。


那是一種為自己加冕後的人生——


在泥濘裡走過,也竭力優雅;

在困境裡走過,也從不卑微;

在失望中哭泣過,也始終自矜;


即使在別人眼裡普普通通,然而你心有尊嚴,於是不驚不懼——恰如真正的女王。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微信&微博:反褲衩陣地



↙️點這裡,看全部推送

https://weiwenku.net/d/201163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