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人的愛情,易燃易爆炸

反褲衩陣地2019-08-17 20:06:05

前段時間看到一條刷屏的新聞,標題各有不同,卻帶著相同的惡意。


大致是說,一箇中年女性被騙200萬,但因為騙子對她噓寒問暖,貼心合意,她反而感激騙子治好了自己的抑鬱症——之所以說這種標題充滿惡意,是因為看上去彷彿是在描述事實,抓的卻是一種獵奇心態。隱藏的含義可以這樣翻譯:世界上居然有這麼蠢且賤的女人?被騙那麼多錢,還要感謝騙子!


似乎整個世界都知道中年女性的情感世界有多荒蕪,這一點甚至不因為是否結婚、生子而改變——人到中年,都是孤獨。單身的孤獨、離婚的孤獨、喪偶的孤獨、空巢的孤獨,以及最絕望的,坐困婚姻而無人關心的孤獨。


以至於騙子集團專門針對35歲到50歲的女性,只要在網絡上捏造一個像樣點兒的男性身份,溫柔體貼地在網上聊聊天,就能騙走她們的畢生積蓄。


就像看電影《葛洛利亞·貝爾》你會感到的那種悚然而驚,這簡直是寫給所有普通女人的醒世恆言——中年女人照見自我,年輕女人預見未來。



孤獨的中年女人葛洛利亞遇到一個自稱已經離婚的老男人,兩人像是老夫聊發少年狂,一起嘗試各種驚險又瘋狂的遊戲,開心得尖叫;他們熱情做愛,並不避諱各自長出贅肉和漸漸耷拉的身體;老男人甚至會含情脈脈地對她念情詩,那些單詞像一顆顆碩大閃亮的鑽石串在一起編成一頂皇冠戴在了葛洛利亞的頭上——她不再是夜店裡到處跟人搭訕,灰撲撲的、可憐的、寂寞的女人,她被另一個男人珍愛。


青春期的愛只和他們彼此相關;但中年人的愛情是不一樣的,每個人都拖著長長一串負擔,太壓抑太沉重,一點兒激情都能讓他們爆炸。


何以如此?人到中年,漸漸敢於直面一切難堪,面對愛情也如此。早已沒有耐性和時間去玩小孩子談戀愛才玩的你追我躲把戲。中年人動真情時常常在一開始就會攤開底牌,坦承心中的要與怕:想要陪伴、想要性愛、不怕付出、不要傷害。


如果對方敢迴應、敢接手,那中年人愛起來,真的會有一種敢和一切阻撓脫離關係、置全世界於不顧的決絕;但如果不小心被辜負,最投入的那一個事後常常要被現實教做人。



葛洛利亞就是。


這個男人從來不敢跟女兒承認他們的關係,一次次在重要場合突然消失,令她顏面盡失;最後一次,他們去拉斯維加斯,狂歡過後,男人接到女兒和“前妻”的電話,再次不告而別;沮喪的女人在賭城一夜放縱,醒來後被偷得不名一文,狼狽地回到酒店等親媽帶錢來贖人。


你看,成年人的世界,要學會的第一件事,就是不再相信豔遇。


20幾歲時即使一無所有,有一張好看的臉,已經足夠被追逐,如果失望,也沒人在意,轉臉又有新戀情;到了30幾歲,40幾歲,吃過虧才明白,那種看似誘惑的一時激情當真不得,碰到現實轟然爆炸,一不小心反而會糊自己一身腥騷。一世英名,半生奮鬥,真經不起這一頓頂風臭十里。


中年人轟轟烈烈的愛情想要維持體面,大約只能是務必保持清醒:讓愛情只是愛情本身,生活過得開不開心,還得全靠自己。


無論身處什麼樣的寂寞裡,都要相信拯救人生的人,不是別人,只有自己。先過好自己,再談容納他人。



我一箇中年攜女離婚的女朋友,單身好幾年了一直沒有固定男友,其實不乏有火花的異性,但遇到正式場合她堅持隻身出席。


對所有勸她別太累、找個男人來分擔的“好心”忠告,她的名言是:“20歲談個糟心男友,撐死了被親媽罵一頓;40歲要是找個糟心男人,媽的不是成為朋友圈笑料,就是親友團同情對象。要是女兒還跑來問我,媽媽你怎麼找個這樣的男人?我豈不是羞愧地要跳樓?不能著急,我先過得開心了,才有空看其他人。”


她接受戀愛機會變少、接受維持身材變得越來越難、接受需要做越來越詳細的體檢、接受這輩子可能都做不到財務自由……但她亦有一大堆與愛情無關的人生目標,尚待實現;她也有別的人生樂趣,可以隨時享受;有投資避險,維持養老與未來的底線。總之就是,人始終提著勁兒,即使明天就死,也會把自己收拾得漂漂亮亮,有空的話還會親自選好葬禮花藝。


因為過得很好,看上去反而比多年前更有吸引力。人生就是這麼討厭,越是害怕孤獨的人,越是容易寂寞。當你真的開始享受孤獨,反而又多出一種特別的氣場,讓平凡的人生變得不一樣。



是的,不只是單身的人要面臨孤獨,即使勤勤懇懇地結婚、生孩子、有很多親戚,但有什麼用?該孤獨的時候還是會孤獨。


回到電影中,想必年輕時候,葛洛利亞過著跟大部分人相似的生活:做一份普通的工作,不至於過不下去,但也不會發財;結了婚,生了兩個孩子——她沒有耍任何性格,也不想挑戰任何世俗,過的是女性最喜聞樂見的平順生活。


但電影是從她五十幾歲開始演的,這時,她已經離婚十二年,過著你能想象最寂寞的那種狀態,沒有任何戲劇化的狗血,是每個人都可能碰到的無情的真實。


她還在工作,但這份工作不會再有更好前程,只能更糟,一直互相打氣的老閨蜜被炒魷魚黯然離開公司似乎是某種不詳的暗示;兒女不是不愛她,但他們自己的生活也磕磕絆絆,有很多煩惱,自顧不暇;前夫不見得是壞人,再見還能坐下來回憶曾經相愛的時光——但所有這些生命中曾經最重要的人,都不再屬於她,陪伴她的只有漸漸來臨的衰老,和一隻不請自來的醜貓。


我想起每年去東京,每次在夜店裡都能看到好多中老年女子一個人來,濃妝豔抹,特別、特別地想和人搭訕,甚至不惜主動往男人身上來回蹭,確實讓人覺得心驚肉跳。


你覺得女人傻嗎?但是中年男人也完全一樣啊!他們在酒桌上對年輕女人曖昧地講黃色笑話;有名有姓的somebody跑去地鐵上偷拍女孩兒的裙底;他們熱衷於寫成功學的書或是到處去跟人講成功學……甚至於前不久還有新聞嘲笑某位地產大亨,為了配合年輕妻子,一把年紀了磨皮醫美做得太狠,一眼看上去簡直像是美顏版東廠太監,脫口就會喊出“咱家”兩字。


接受寂寞誠然很難,但更加可怕的,是寄希望在別人身上擺脫寂寞的那種卑微。



中年孤獨症自救的根本,是接受寂寞本身,接受普通的人生,但是要在普通的人生裡挖掘那些真正令你熱愛、燃燒的事物——或許你不相信,當你真的熱愛著什麼的時候,你常常會同時收穫愛。


前段時間看到一位相熟的媒體人獲得環境保護大獎的消息。難以想象,她曾經是某著名媒體的時尚版主編,到處去最時髦的城市參加最時髦的派對,住最好的酒店、穿最好的牌子,精緻優雅。


然而人到中年她突然毫無預兆地愛上了某個野生男記者,頂著家人的不解、同事的指指點點,她不但選擇了這個男人,也選擇了完全不同的人生——她離開了舒適的時尚媒體,跑去做了調查記者,跟自己的男人成為搭檔。


就是那種最辛苦、最危險,又掙不了太多錢的調查記者,幾年來,她深入被汙染、被破壞的地方,被跟蹤、被威脅、被賄賂,好多次命懸一線,但她發出的聲音,也真實地影響著、改變著現實。


到最後,所有認識她的人都說不清她是愛那個男人太深,還是根本愛上了這份職業本身——但無所謂,那個男人現在更離不開她,離不開這半生的緣分、一世的知音。


真的無須替清醒的中年人自傷,跟年輕時的茫然無知、捉襟見肘相比,這麼多年閱歷和能力的累積,中年人早有能力追求純粹的愛情、純粹的理想。她們分得清,哪種是開心就好的表面歡娛,哪種是傷筋動骨但值得努力的真愛。


就像電影最後,葛洛利亞在音樂和繽紛的燈光裡放縱狂歡,這一次她不打算跟任何人搭訕,她舞動身體,露出笑容。


中年人的人生,像是剛剛結束的期中考。


青春的甜蜜、成長的苦澀、初入社會的失望已屬於過去。


吃過虧、長了記性,即使付出100分的努力,但我們大部分,也只是過著70分的生活。


但那又怎樣?這人生只有畢業,沒有排名。


所以只能暗自解嘲,然後繼續奔向有汗、有淚、有笑、有愛、有慾望、普普通通的下半場。



“兒童有著兒童畏懼,成人都有成人唏噓”

微信&微博:反褲衩陣地




我的中篇小說集

《北京女子圖鑑》裡,

恰好寫了許多中年人的愛情。

不止如何得到愛、如何面對失去愛,

更重要的是,如何一生自愛。

願你閱讀之後,有所收穫。⬇️




↙️點這裡,看全部推送

https://weiwenku.net/d/201163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