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樣的女藝人能紅?

反褲衩陣地2019-08-17 20:06:13

一個200斤的女人突然被離婚,算不算得上悲慘?


放在本國電視劇裡,基本套路必須要大變活人。悲慘的女主角恍神間遭遇車禍,以不可思議的醫療手段光速抽脂整容,神采奕奕踏上覆仇之路。至於失婚主婦到底從哪兒弄來鉅額手術費完全成謎,你也別問,你也別想,反正夠爽就行——演個六十集相愛相殺,報不報仇無所謂,最後總有帥哥到手,名利情三收,完成逆襲,走向巔峰。


日劇《環奈太太》提供了另一種“瑪麗蘇”可能。女主角環奈從登場到最後結束,全程圓乎乎的估計一斤也沒減。和尋常劇集預設的黃臉婆造型不同,她綁著兩個利索乾淨的丸子髮髻,洋裝一件又一件,睫毛永遠都俏皮挺立。


第一集就得知老公外遇,不哭鬧不上吊,糾結兩天決定離婚,獨立工作撫養孩子。她沒有因為丈夫變心而自卑,也沒工夫提什麼減肥的茬,反而發自內心認為人生還有很多可能,“請大家拭目以待,我要成為閃閃發光的女人,再一次被愛慕被追求。”



當然,此劇仍是一煲雞湯,且又猛又燙,換了其他人演難免浮誇,但女主角環奈太太選了渡邊直美,本人與角色十分吻合,幾乎是度身定製。這個身高157cm,體重200斤的日本女明星,在INS上坐擁892萬粉絲,去年還入選《時代週刊》“全球互聯網上最具影響力的25人”榜單——因為她改變了外人對日本女性的刻板印象。


如果一味強調胖,或者其他任何外形特徵,只會收穫一些帶有獵奇心態的關注。渡邊直美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她真實的、強大的自信,就像環奈太太的臺詞,要成為發光女人。她不會因為外表焦慮,因為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自己熱愛的一切上。


直美的父親是日本人,媽媽是中國臺灣人。她從小嚮往成為搞笑藝人,但因為一直跟著日文不算流利的媽媽生活,所以直到18歲還只會說一些片語。做諧星說話不利索怎麼辦?前輩鼓勵她,沒關係的,語言是你的缺點那根本無所謂。你只要把你的優點提升到誰都無法取代的地步就好。那一刻她豁然開朗,自己的優點不是語言,是表演力,即使豐滿身態也無法掩蓋的出色肢體能力。


站在舞臺上活靈活現模仿碧昂斯和女神嘎嘎;每一個化妝vlog都能讓觀眾笑翻天;創建大號女孩時裝品牌,在廣告圖裡和模特女孩穿一樣款式也毫不遜色;掌握吃蛋糕而嘴巴不沾到奶油的絕技……渡邊直美為平凡女人們建立了新的審美:百分百接受自己,扭扭捏捏反而遭人討厭;除了身材之外,專注事業也可以成就一種全新性感。



是的,這就是時下的當紅女藝人。而且,並非特例。渡邊直美身上那種耀眼的自信在我國的3unshine組合、尤其是主唱Cindy身上,也可見一斑。這個夏天,在她和新褲子共同獻上那場炸裂演出之後,不必懷疑,未來可期。


誠然,渡邊直美和Cindy都充滿了爭議,她們的出道,更是令那些“入行後就沒吃過一餐飽飯”的老派女明星愕然不已。但這並不是世風日下、審美崩塌,而是人們厭倦了完美——完美太累,只是遠遠看著,都令自己倍感壓力。


為何不接受真實與殘缺、只要有意思?畢竟誰的人生都不是一隻盤子,要那麼完好乾嘛?


這種觀念的進步,開始使我們歌頌真實、讚美有趣,以及,不自覺地從這些新型女藝人身上,學會了我們最缺乏的一種能力——自愛。


當然並不是說如今能走紅的女藝人只能是胖的、怪的、身殘志堅的,主要是,無論怎麼買數據、上熱搜、能熟練喊出各種流行的女性勵志口號,但一個女明星,是否真的不諂媚、不假裝、不惺惺作態,根本騙不了人。


所以,現在正當紅、且路人緣極好的女藝人,只有一個共同點:足夠愛自己。



2010年電影《山楂樹之戀》上映,新一任“謀女郎”周冬雨備受矚目。用張藝謀的說法,這是成千上萬青春女孩中找到的清純初戀。


我至今還記得第一次採訪她那天,她被工作人員牽著,簡直就是個剛轉學到新班級的羞澀小學生。雙手無處安放,只能緊緊拽著衣襟,管所有媒體老師叫叔叔阿姨。


同行們討論道,這要怎麼進軍演藝圈?沒有星二代的資源,沒有國民閨女的群眾基礎,更沒有長腿校花的外表。被張藝謀選中是福也是禍,一方面能在短時間內萬眾矚目,另一方面站得越高,也容易摔得越慘。


如果說渡邊直美的成功來自於將自己優點特質最大化,那麼周冬雨則更具有大眾屬性:即使成為天選之女,她仍不知道自己有什麼,更不知道自己要什麼。作為平平無奇的一份子,所有一切都得靠自己在成長中慢慢摸索。



張藝謀之所以選中她,是在試鏡哭戲裡,周冬雨的眼淚像斷線珠子,完完全全地做自己。憑著天然本能,沒有任何技巧。


不是最好看的,不是最聰明的,甚至不是最執著的,她唯一可以做的一件事是嘗試。演《七月與安生》,監製陳可辛鼓勵她想怎麼改詞就怎麼改,按直覺演就行。


她也真是聽話,跟著內心改,想怎麼說就怎麼說。在採訪裡周冬雨說了不少實誠話,“我真覺得我是一個挺沒文化的人,我覺得我改的臺詞,我自己都看不上眼。但被陳導稍微一教,然後用在恰當的地方,讓剪輯剪到一個正確位置,大家就會覺得,哦,好像還行。”


周冬雨的成長摸索,像是俗話說的盲拳打死老師傅。盲,是盲得徹底忘我,放棄普世套路,跟著直覺前進。在成長過程中,摸索嘗試的價值遠大於算計考量,周冬雨的成功不是必然,卻更不是意外。



在網絡發達的世界裡,新生代藝人們直接面對大眾反饋。他們需要具備更強的抗壓能力,在面對形形色色的評論時,能忽略惡意,甚至有本事消化、吸收有益的部分,這是天大的能耐,不是每個人都有。


周冬雨的人氣急升,除了業務能力在一眾小花裡顯山露水,還來源於“玩得起”。細眉細眼厚嘴脣模樣,被做成塑膠小鴨子表情包“周冬雨的凝視”,她本人玩得最溜。面對一些外表上的討論,平胸、過瘦等等,她都下場一一親自作答。


有人問,如何看待“周冬雨摳門”?她答,談錢傷感情,節儉是美德。


又有人問,看著自己照片被做成表情包是種什麼樣的體驗?她又答,表演就是這麼源於生活,融入生活。並親自甩出更多照片共襄盛舉。


因為我很早採訪過她,所以這些年一直有關注她的Instagram賬號——和許多女明星用Ins發硬照、發紅毯照、發代言寫真不同,周冬雨發得最多的,是她的各種搞怪自拍,而且不是這倆年紅了為了造“豪爽”人設才開始發,很多年前,當她一度沉寂時,她也在發,在旅行途中、在開工間隙、在許多深夜,沒心沒肺地逗趣自己,當作某種自我鼓勵——很像現實中的我們自己。



周冬雨是極愛自己的,愛到所有人都接受她的本我——無論網傳她跟什麼人鬧緋聞、談戀愛,大家都覺得合理;又或者在綜藝節目中,不知不覺說了得罪人的話,漸漸也沒有觀眾跟她計較了。


“乖是什麼?”,周冬雨問。現在我們也開始問自己。


所以多得周冬雨,在這個七夕,在一眾小花小鮮肉又紛紛撒嬌賣萌、扮著嬌嗔要禮物的商業氛圍中,周冬雨作為品牌大使,為法國高級珠寶品牌寶詩龍拍攝的七夕釋愛視頻,卻是直白地對自己示愛。



大約品牌也沒有想到,在這樣理應成雙入對的節日,反而有女孩敢站出來說:我愛的是我自己咋整?!而且說得足夠真誠、足夠理直氣壯。


仔細想想,就應該這樣——我們曾經對珠寶賦予了太多“情誼”的限定,但如果在當今社會,人最重要的情誼就是和自己相處呢?那珠寶自己買來自己戴又有什麼不可以?房貸都自己還了,選一隻漂亮戒指套在自己手指,承諾自己:“我要一輩子好好照顧自己”,豈不是更合理?



我曾極力推薦過寶詩龍最富盛名的的Quatre戒指——彷彿數個小指環重疊在一起,由金匠在一整枚戒指上細緻雕刻出一圈一圈的不同風貌:羅緞直線、巴黎飾紋、密鑲陶瓷,永不分離、永不脫落。


除了風格別緻、豐儉由人之外,最重要的原因,也是我特別喜歡給自己買:在所有工作做得還不錯、生活過得還不錯、或者單純想給自己買件好東西的時候,我就去給自己挑一枚Quatre,或一圈、或四圈,像自己給自己套在手指上的年輪,抑或更私人的某種結繩記事。


我給自己買戒指的理由,現在終於被周冬雨說了出來:就是愛自己啊!咋整?



是,很多時候,我們的生活在很多方面都與商業相關。但即便是商業,也應該有更好的動因讓人著迷。在七夕鋪天蓋地的送禮氣氛之中,我實在想不到有比周冬雨更有說服力的宣傳:我愛我自己,我給自己買。


聰明的女孩隨時調整自我界限,在劣勢中展示真實,反而更容易博得好感。她們捨得把自己扔出去,並不是因為自卑、覺得自己不配擁有尊嚴,恰恰相反,她可以公開討論平胸,因為那只是某項身體器官的外觀,豐厚與否各有千秋。就是因為擁有足夠自愛,才會不在乎旁人評論。


你是胖是瘦,都不重要,你是否要改變外貌,其實也不重要。重要的你是否珍惜自己,百分百接納自己,你的任何決定是不是能讓你對人生更“樂在其中”。


畢竟在這個世界上,你和所有人都不同,你的獨一無二,只有自己才最瞭解啊。



既然還有9個指頭可以戴戒指,

就讓左手無名指暫時空著也無妨~

微信&微博:反褲衩陣地



↙️這裡有個樹洞,

敢不敢說出你在愛著誰?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weiwenku.net/d/201163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