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男色2019裝修記 | 我不需要廚房,我要一張大床

反褲衩陣地2019-08-17 20:06:15

| 本文圖多、字更多,慢慢看,將來你裝修時一定用得上。


寫下這篇文字的時候,我的家剛被瓢潑大雨淹掉了整整一層。


北京夏季雨大,終於切身感受——這一場雨沒日沒夜地傾盆而下,堵塞了整個地區的下水系統,然後漫溢上來,在低窪地勢積出深達一米以上的水坑,再順勢從門窗的縫隙湧入我的地下室,泡壞了桌椅、電器、書籍,並摧毀了部分電力系統:全屋斷網,電路跳閘,燈泡忽明忽滅。這令我的家看起來像正在沉沒的泰坦尼克號底艙。


但,面對如此情景,我並不焦慮、沮喪,甚至連罵幾句“臥槽!”的怒氣都沒有。因為,我知道這一切都能修復、重建,就像過往十多年裡,我無數次於低谷中將自己拉起、在心碎時將自己縫合,從崩潰中重建了自己的生活。


都會好的——這是我的信念。


我相信每一個人都有定義自身幸福並追求這種幸福的權利;我相信擁有美好品質的人不會被辜負——諸如勤勞、善良、專注、堅強;我相信世間存在廣義的公平、以及人們將越來越能擁抱多樣性;我更相信,人生是一種不斷變化的體驗,享樂、受苦、乃至平凡,都是其中一部分,而非全貌。


有了信念,就有了剛強的力量。因對生活好奇和對人生積極而能不斷學習、不斷創造,讓你披荊斬棘,殺出生路;有了信念,也會有堅韌的耐心。在遭受挫折、難堪、惡意、困頓時,被溫柔拽住,讓你繼續工作、繼續生活、繼續朝著願景不偏不倚地向前走。


被大雨淹掉的房子,你首先可以找物業、甚至打119(是的,他們管這個事)請求救援,救援人員會用專業抽水泵儘快把室內積水抽乾;然後,請電工一一檢查電路,如果未受影響,再一一檢查電器。壞掉的電器如果下單及時,甚至當天就可以送來並安裝替換;接著,等房子自然風乾,如果處理及時,大部分傢俱其實並不會立即泡壞,最多脫漆、開裂,不用擔心,這些找木工都可以修理。牆面地面亦如此,之前裝修時你就應當多買一桶漆、多買一些磚備在家裡,出現這樣那樣的狀況時,你便可以拿出來補色補磚;結束這些之後,去買一些抗洪沙袋,把家裡容易進水的地方先堵起來,或許也該考慮買一份家財涉水險,以應對下一場雨——有的是方法、有的是條理。


同樣,長期獨身的生活,熬過了最初的自我懷疑和反覆發作的間歇性寂寞,最終你會豁然開朗——譁!原來世間有這麼多有趣的事可以做,看書、喝酒、裝修、甚至包括工作!以及,不知不覺學會了許多技能、累計了無數經驗、修得了足夠平靜,可以應對每一次來自災禍或者來自心魔的突襲。(於是能冷靜處理被大水泡了的家)


還有啊,生活中的許多事,可以抱怨,但不能抱怨得太認真。壓力大的時候,抱怨交通、抱怨老闆、抱怨收入、抱怨體重……可以當作撒嬌或自嘲;一旦抱怨得太認真,變成了憤恨就容易迷失——世上有太多不可愛,但也並未要求你去愛,請專注目標,愛你所愛。


都會好的——我經歷過,我知道如此。


於是,在如今這個年紀,我終於可以負擔得起一點自私。



第一次和設計師討論這套房子的裝修方案時,設計師問,你想要什麼?我說:想要一個城市中的度假屋。打開門,便進入另一種生活。


到如今這個年紀,我早已不相信去什麼山裡、廟裡、古城裡旅行一趟就能淨化心靈、偶遇真愛、找回自己啥的,旅行只有一個意義——放鬆休息。但即便是放鬆休息,我也漸漸飛不動、走不遠了。嘗試過越多,人其實會越來越固守自己的喜好及習慣。比如我,就是喜歡中餐,需要在晚上11點前就上床睡覺不要被時差困擾,以及,最重要的是,現在只要離家三天我就會撕心裂肺地想我的狗子和咪子,經常在出差後半段我每天要循環看王寶衩和王妹頭的視頻好幾百遍。


所以,為什麼不就在本城“度假”?甚至就在自己家裡“度假”?畢竟,度假貪圖的就是那一點點新鮮感和疏離感,可以做一些平時不太做的事,離開熟悉的人和環境,集中玩樂,自顧快活。


這是可以做到的——只要改變房子的傳統分區、傳統功能,把那些感覺很實用但實際上並不常用的房間、區域拿掉,全換成享樂。


喜歡喝酒就來一張闊氣的吧檯,在這個區域塞一個嵌入式酒櫃放上香檳和紅酒,做上幾層隔板,擺滿自己喜歡的威士忌、滿世界收集來的水晶杯,每晚回家都可以給自己親手調一杯old fashioned,然後坐在舒服的吧椅上假裝在老派五星酒店的空中酒廊。


如果衛生間不夠大,想辦法改一改格局,借用一些別的面積讓渡給衛生間,直至放下一座舒適的浴缸,沒有什麼疲憊是泡澡解決不了的,如果不夠,再敷一張面膜。


或者,不必大費周章,只是給牆面刷一種大膽的色彩、貼一層絕美的牆紙,在這個區域加兩把華麗的沙發椅——總之,就像把一個度假酒店打包成微縮膠囊,放進我們的家。它也許突兀,但它的作用就是為我們的心情和感受設下結界——你已踏入“度假”區,請將身體關機或者調至“放鬆”模式。


是的,我們每個人都需要找到一些辦法、或者一個空間,在不太好的時候,能令自己不慌不亂、仍有閒情、並繼續堅信:都會好的。


而這一次裝修,我決定做到極致。


BEFORE


這套房本面積160平米的公寓,因為大到不可思議的公攤率,實際使用面積只有120平。


但畢竟也算是房地產銷售概念中的“大戶型”,所以這個房子的原貌,是為親子家庭準備的——有一個尚算寬敞的中式廚房,有獨立的兩個臥室兩個衛生間甚至還有一個保姆房。可因為套內總面積並不大,所以每間房都小小的、狹長的,彼此隔閡、感覺侷促。


但因為我當時看房的時候,很喜歡它的窗外景觀,加上我對建築結構略懂一二,我看出來它有可改造空間,便很快決定了。


原始狀態的客廳,有很不合理的長寬比,儘管很大,但感覺狹隘。


當設計師進一步問我,想具體怎麼實現“城中度假屋”時,我說:請把和客廳相鄰的廚房敲掉,我不需要做飯,給我一個寬敞的客廳。


廚房敲掉以後,整個客廳的比例對了。


房屋原始的兩間臥室相鄰,看房的時候我留意到兩間臥室共用一整面落地窗,其實只是加了一個非承重牆把一個大房間硬生生隔成了兩個小臥室。


所以我對設計師說:把中間的牆敲掉,給我一個大臥室,和一面完整的城市風景。


原始的臥室也都是狹長型的,床頭靠牆,側面對窗。


果不其然,中間的牆敲掉以後,兩個臥室合成了一個風景極佳的大房間,白天陽光充足,夜晚燈火璀璨。



在整個溝通過程中,設計師是越來越high的,她一開始反覆問我:你確定不要廚房麼?你確定不要客臥麼?你確定不要電視麼?……到了後來,真要敲定方案前,她比我還激動,對我說:既然你這麼敢玩兒,我們就索性玩兒個大的!讓我給你一些常規公寓裝修見不到的東西!


我說:事到如今,我早已不在乎別人怎麼說我做作,親戚朋友怎麼看待我的生活。既然我有能力,我就是想要嘗試更多可能——身體力行去實踐更多的居住方式,然後真誠、真實地分享給所有讀者。


而這一套房子,我想獻給每一個不安分、不妥協、無論單身與否生育與否都絕不放棄趣味、絕不割捨自我的人。



關於設計師


可能你也留意到了,我這一次裝修用了設計師。


畢竟,我已經自己手把手設計、買料、盯工,裝修過五次。前五次的裝修經驗我也事無鉅細地分享給了大家。所以,對於自己動手、找工長清工輔料的裝修,我沒有更多好奇了。


而且我也知道,要實現更高層次的結構改造、買到全球視野的傢俱建材、打開自己的審美侷限,你必須要找一個專業的設計師。


那麼,比起自己大包大攬,讓設計師來裝修,有什麼不一樣——


優點


設計師是全程參與的。參與程度比你媽、比你愛人、甚至比你自己都要上心。設計師並不是出完設計圖就完事兒了,他們還會負責施工、負責按設計圖找來一模一樣的建材和傢俱、負責驗收、負責軟裝,直到最後交給你一個和定稿設計效果圖一模一樣的家。


如果你心大的話,整個裝修期間你都完全不用去工地、不用跑任何建材城、只需要在最初定稿、和中間幾次定色調、定建材的時候,和設計師碰面敲定就行。甭管這個房子是裝修一個月還是裝修三年,都是設計師在幫你施工、監督、直到完全結束。


如果你沒有時間和精力,又對裝修有很高的要求,那麼,你只需要一個靠譜的設計師,把房子交給他或她,按期準時付款,最後直接拎包入住就好。


以及,真正的、有作品、有口碑的設計師,審美和視野必定高於我們非專業人士。讓你自己去買傢俱買建材,你可能只想得到去宜家、造作、或者紅星美凱龍逛逛,但設計師的素材庫,是基於全球的。


只有設計師能幫你買到國外小眾家居品牌那些實惠又好看的傢俱、或者設計大師的傳世作品。設計師如果在效果圖中用了什麼示意傢俱、地板、潔具,只要你喜歡,他們就能幫你買到實物。


比如我很喜歡我家定稿設計圖中呈現的Devon&Devon;大理石洗手檯,但這款產品只能從意大利發貨,並且因為是一整塊大理石的原因特別難以運輸。但最後,設計師還是想了各種辦法走了特殊空運,終於將一整套洗手檯完好無損地運到了北京,安裝在了我的家——如果是自己裝修,別說未必知道這個品牌,光想想要和意大利經銷商英文郵件來回溝通200個回合估計就暈了,最後還是直奔建材城來一套九牧吧!



缺點


貴。


但並不是說設計費貴。坦白說,即使是中國最頂尖的設計師,只是出設計方案的費用,其實大部分家庭都負擔得起。(幾百塊到幾千塊一平米不等)


但貴就貴在,你根本無法控制裝修預算。


因為我們普通人自己裝修眼界有限——就像我雖然自己裝修過五次,但每次我可能都會用同一家牆面漆、同一品牌定製傢俱、櫥櫃、地板,所以每次我都能大概預估裝修會花多少錢。


但找了設計師就不一樣。當然你可以在一開始就提出你的裝修預算大概是多少,但具體到每一項的時候,設計師都會給你高中低三檔建材和傢俱讓你自行決定。尤其是軟裝——沙發和沙發,椅子和椅子,床墊和床墊,吊燈和吊燈,那真就是一分價錢一分貨。好的傢俱直白到不需要你懂設計,光是那木料的打磨、織物的光澤、刺繡的細度、印染的層次……就足以令你感受到,它值那麼多錢。


所以到了那一刻,當所有好的、一般的、較差的東西擺在面前,你親自感受到了質感差異後,再一想是給自己家裡用,於是經常大辮子一咬,哭著對設計師說:我要用好的!


這兒用點好的、那兒用點好的,而且還是你之前根本想象不到的好的,那真的,裝修費用蹭蹭蹭就上去了。


而且,用的東西越好,工期往往拖得越久。因為許多好東西都要定購,訂貨週期常常是半年起,比如我家的木地板就是從海外訂購,連生產運輸帶安裝用了將近八個月。


這套房是2018年五月開始裝修的,我心想十月怎麼都能完工了。結果直接裝修到這週一才算基本完工——耗時一年多,其實大部分時間都是在等建材、等傢俱,這也是和設計師合作要做好心理準備的地方。當然如果你指定設計師只用現貨建材、現貨傢俱就不會有這個問題。


家裡有一個不起眼的角落我覺得需要放一把簡單的扶手椅。

設計師給了我許多選擇,

但當我看到Rubelli扶手椅那細膩華美的織錦椅面後,

我就再也看不了別的任何椅子了——嗯,它確實貴到肝疼。


請注意


和設計師合作,尤其是和成熟設計師合作,你一定要懂得閉嘴。


在項目真正開始動工前,你可以隨便說,而且要儘量多說,以便讓設計師全面瞭解你的喜惡、習慣、生活方式,這樣才能為你做出獨一無二的設計。


對了,在室內設計這個行業裡,很多人都會自稱“設計師”,但他們充其量只能算是大型裝修公司的客戶經理。在前期尋找設計師的時候,你只須看一下他的過往作品,如果全是面目相似、充滿了套路的裝潢,那他實際上就是一個做行活兒的工長。乾的是“兩萬八千八,精裝搬回家”的那種套路設計。他不會為你設計、甚至不懂設計,只是從公司固定的幾套裝修模板裡讓你選一套,然後隨便改改細節,用的也是公司儲備的統一建材和傢俱。


而真正的成熟設計師,每一套方案都是根據客戶度身定製。所以前期你們一定要多溝通,細節到你喜不喜歡用全自動馬桶、偏好在床的哪側睡、每天一定會幹哪些事……都要溝通。


但,一旦敲定了裝修方案,確認了最終效果圖,你就要閉嘴了。接下來,都讓設計師來。


你不要再幹預裝修進度和施工,也不能反覆要求改來改去,更不能每進行一步都要去指指點點——裝修之所以會讓很多家庭吵崩,就是因為太多人會在裝修過程中徹底暴露喪心病狂的控制慾和不可理喻的偏執。


你要想想,是設計師的經驗多、還是你的經驗多?尤其你付了那麼貴的設計服務費難道不就是求解脫麼?為什麼還要處處插手、白白乞憎?


而絕大多數頂尖設計師,都是完美主義者。他們會把每一個項目都看成是自己的個人作品。換句話說,你的房子在裝修過程中有任何一點不完美,設計師可能比你本人還要著急——這是他的作品啊!就算你買單,有廉恥心的設計師都不會讓自己的名字和任何失敗設計連在一起。


我的設計師是誰?



在決定和設計師合作裝修這套房子的同時,我也決定了要用一個女性設計師。


我見過太多男性設計師的作品,無論他們多成功、多傑出、多富有創意,在男設計師設計的家居里,往往都能看出某些男性視角下的好大喜功。而女設計師,和所有女人一樣,考慮的永遠是細節、是舒適、是和諧。


因此,我最終委託了行業最頂尖的女設計師之一,來自北京十上建築設計顧問有限公司的陳暄老師來為我設計。


陳暄老師為成龍設計的《盜夢空間》


選擇陳暄老師的原因,並不完全是她的名氣——儘管她在業內赫赫有名,為許多明星大腕、行業大佬設計了家居。


首先,陳暄老師除了室內設計,更加是一個頂尖建築師。她知道如何系統、安全、科學地改造室內建築結構,如果你有財力,她甚至能給你建出一棟全新的、有趣的房子來。因此,她很適合我這次裝修的需求:拆除、合併、重新構建室內空間。


陳暄老師為藝術家隋建國打造了隋建國美術館


其次,陳暄老師是一個媽媽。作為母親,她更加細膩,更加懂得體察一個人最細微的居住體驗。比如對於我的家,她便貼心地在大門區域為我設計了一個感應燈帶,只要一開門便會自動亮起、溫柔照明——就像這個家本身在等我回家。對於長期獨居的人,這是一種超越設計的慈悲。


在成為母親和建築師之前,陳暄老師竟然還是一個玩樂隊的搖滾女青年。也許即使沒有成為成功設計師,她一直玩樂隊的話大概今年夏天也能紅。哈哈哈!這樣的經歷讓她的設計恰恰又有了女設計師中難得一見的反骨、跳脫、有趣——她在我的客廳正中央,給我裝了一個非常酷的“壁爐”!


以及,最重要的是,她有一個極其專業、靠譜、負責的執行團隊。她的助手設計師張拓和王志佳,在負責我家裝修的一年多,拿出了親媽般的耐心和業主般的細緻,完全當成了自己家在裝修。我在整個裝修期間基本沒有去過工地,連物業消防業委會找來的麻煩,都由他倆悄悄替我消解了。


以至於完工我們吃慶功飯的時候,張拓動情地對我說:這是你的家,但某種意義上,也像是我的家,我會為這個家終身義務保修!


AFTER


以上用很長的篇幅說了一大堆,並非不相干。這是我第一次和設計師合作,並取得了欣喜感人的效果,所以我必須詳盡地把和設計師合作的感受寫出來,如果你將來裝修時也考慮用設計師,那麼,這篇文章一定會幫助你決定、抉擇。


好了,以下就讓大家看看我和陳暄團隊共同完成的這個家吧——


客廳:給我一些歡笑


這個使用面積120平米兩室兩廳兩衛的房子,經過改造後,變成了一室一廳兩衛以及一個茶水間。


客廳,是由原先的廚房和客廳打通以後建成的。很方正,亦很寬闊,它是我這個城中度假屋的公共區域:可以舉行三十個人以內的酒會、可以邀約五六好友晚餐、可以和某人吧檯對坐喝酒談天,也可以只剩下自己,對著壁爐看書聽音樂喝酒。


客廳用了兩個色調兩種材質:墨藍和淺白。孔雀石和木地板。這就是我這樣的典型射手座——永遠搖擺在冷靜和熱情之間。不愛社交,但其實又需要社交。



客廳最主要的沙發區,墨綠色的Moroso沙發是在裝修開始前,我第一眼看到便決定買來放在這房子裡的。還記得我2017年的裝修記裡說的麼?裝修開始前可以先去家居城隨便逛逛,看到第一眼就喜歡的東西,馬上訂下來。然後,通過想象這件東西在未來家裡的位置,慢慢如填色一般,從這個點開始四面延伸,直到把整個家填出色彩。



因為一開始就有了墨綠色沙發的調子,所以後來又配了一把叢林印花單人沙發。甚至後來連吧檯乾脆也做成了墨綠色。



沙發區的另一側,是小小的用餐區。說是用餐,其實主要是我的工作臺。加上這次經過了六次裝修,我真的告誡你家裡根本用不著專門的書房,最後我們都是一邊吃飯一邊用筆記本看片、吃完收拾了繼續用筆記本幹活兒,根本用不上辦公桌的。



區隔沙發區和用餐區的,不是電視機——這個城中度假屋裡沒有電視。因為我本來就不太愛看電視,尤其度假時,只想窩在舒服的角落裡喝酒、看書,既然這是我的“度假屋”,我只會在其中創造無數多適合讀書、適合喝酒的場景。


那麼,在陳暄老師的大膽設計下,她在這個客廳正中間安放了一個地平式壁爐,用於分區。



看到這裡,你也許覺得太瘋了、過分了,但想一想這個畫面:對著漂亮的火焰、聽著木材燃燒發出的噼啪聲響,看著書、喝著酒、跟朋友聊著天,多溫馨!


尤其,哈哈哈哈哈,這並不是一個真的燒材壁爐。它是一個高仿真壁爐加溼器,噴出來的火焰其實是水霧打上燈光,而且自帶3D燃燒音效,看上去、聽上去和火焰完全一模一樣,只是絕對安全,而且可以給北京乾燥的房間加溼,絕對算是美好且實用!



在沙發區的一側,是用整塊墨綠色大理石定製的吧檯,下面塞了一個嵌入式紅酒櫃,搭了兩把吧凳,對著窗外風景,就跟我們每個人私下最愛去的某間小酒吧一樣,不大,但夠舒服,想把所有掏心掏肺的話都在這裡一邊喝酒一邊說完。



其實在客廳的墨藍色護牆板區域,還藏著一個小小的書房,護牆板合起來的時候,它完全是隱蔽的,彷彿不存在。



但將護牆板推開,它是一個可開放、可封閉的閱讀區。



臥室:給我一晚安睡


通過一側墨藍一側淺白的通道,會依次經過茶水間、客衛,最終進入用兩個臥室打通成的唯一臥室。



客衛只做了最簡單的設計,用並不昂貴的竹色小條磚豎著貼效果其實就很好,關鍵是看著清爽。洗手檯也選了白色,客衛並不用太華麗,只需讓客人覺得乾淨、清潔。



把兩個房間打通以後,臥室變得特別的大——大到我在兩側各做了整面牆的壁櫥,再居中放了一張大床。


床後面的通道通向主衛和客廳,特意用了整片玻璃牆——既分隔了區域,又不遮擋採光。



臥室本身的佈置並不複雜,只是一張床和兩張床頭櫃。當然從床架、床墊到被褥、床品的選擇,我都儘量選了優質且適合我的。“度假”最重要的活動就是睡覺——無論是自己睡、還是跟人睡。


睡好了,世界才是你的。



而這間臥室,最重要的裝飾,便是打通兩個房間以後,獲得的整面巨幅落地窗。到了夜裡,窗外燈火璀璨,不言不語都是好風景。


躺在床上,對著這樣的夜色,無論雨雪陰晴,都會覺得這城市溫柔無比,於是夜夜好眠。



主衛:給我一場愛戀


如果客廳是給朋友的,臥室是給自己的,那這一間房子的主衛,也許是給戀人的。



在完全黑白的空間裡,有手工拼貼的不規則大理石地板、有我心心念唸的古典洗手檯、有完全分開的淋浴房和衛生間,然後,設計師還特意給我安放了一個浴缸。



只是和別的浴缸區不同,對著我的浴缸,還有一個小小的沙發。


泡澡常常是一個人的事,但如果有相愛的運氣,得以遇到對的人,那麼,一個人在浴缸中泡澡,另一個在沙發上坐著看書喝酒相互閒聊,這樣的相處,比性愛更加親密、比親吻更加甜蜜。


這是那種陪看細水長流的溫柔——但願我有這樣的運氣。



藝術:給我一生陪伴


我雖然經常談論藝術,但我對藝術並沒有太高深的見解。只是和一些作家的文字能擊中你的內心一樣,一些畫家的畫作能讓我久望出神。


這些年,我一直在力所能及地購買藝術品,我並沒有投資藝術品的眼界和野心,我只單純覺得藝術品是可以伴隨一生的傢俱,以及是可以天天閱讀並從中找到美和寧靜的某種作品。


對於家居風格和傢俱品牌,我時常都在換、不想固定下來,但對於喜歡的藝術家,我可以說是一往情深。


比如張子飄,從她還是初出茅廬的女大學生起,我就十分喜歡這個小女孩特有的筆觸、構圖以及極其大膽卻十分和諧的用色。這些年,我們一起成長,甚至終於成了朋友,她每一時期每一系列作品,我都會收藏一張,完整記錄了她的蛻變——從默默無聞的新人,變成了如今世界各大權威機構、藏家、美術館競相收藏的新銳女藝術家。


客廳裡最顯眼的畫作,來自張子飄近年最重要的一個系列《極度溼潤》。這是這個系列的第一張,先有了這張,才有了後來大獲成功的整個系列。她當時畫好以後給我看問我意見,我二話不說就掏錢定下,並告訴她:這個系列一定會成功。它的畫面是生動的、挑釁的、卻又充滿喜悅的。



而臥室的作品《單人床》,也是張子飄的作品。為去年的Art021特意創作。按她的話說:是她給自己畫的廣告。也是畫好以後第一時間來和我得瑟問我有沒有進步,我也是當場就強迫她的畫廊經紀人把這張畫留給我。《單人床》在Art021展覽之後,果然令她備受矚目,許多藏家都詢問這張畫,所以我更加得意近水樓臺先得月。



但我並不是完全看懂了這張畫裡的高級技法。我只是單純喜歡這個畫面:一張彷彿潔白無慾的單人床,卻還是藏著深深淺淺赤紅色的慾望。



走廊盡頭的藍色圓畫《我與大海協商》,則是另一個我愛了許多年的畫家於瀛。他專注於藍色,曾經用深深淺淺的藍色在畫布上定格下戀人擁抱過的痕跡,那幅《擁抱之五》每次出現在我的微博照片中時,都會被許多人詢問:這麼美麗的藍色,是誰畫的。


於瀛畫作下面,是L’OBJET 與藝術家Haas Brothers合作的小怪獸香爐。嗯,線香在小怪獸的肚子裡點燃後,會從它的兩隻角里冒出青煙。



這個家裡最大的一副畫,是藝術家王拓的《去塞內卡的M列車》,非常有趣的油畫:破碎、縫合、彷彿人生。



浴缸對著的小沙發背後,還有一張日本藝術家前田浩的攝影作品《螢火蟲》。採用了非常特殊的炭彩黑白印刷,如果盯著看的話,那些螢火蟲,簡直會從畫面中飛出來。



客廳這一束骨瓷鬱金香,是骨瓷藝術家謝東老師特意為我燒製的作品(還記得我曾經推薦過的皺褶花瓶麼?),它其實是一盞檯燈,點亮以後,彷彿是真正的橘黃色鬱金香花朵。



而檯燈下的這張怪趣小圓幾,包括主衛那張黃色的同款小圓幾,都是陳暄老師的作品——有沒有驚訝?她不但能建房子、能做室內、還自己設計傢俱!這個藝術家具系列叫做《本能》,以不同的動物腿腳撐起傢俱。除了可愛的鴨蹼小圓幾、還有馬腿餐桌、雞爪小櫃、貓爪邊幾……




看到這裡,也許因為我對這個家的功能設想及實現,令你覺得毫不實用、沒有可借鑑的地方,但沒有關係,只要你知道居住的方式有無數可能,以及有一個人一直在努力嘗試這些可能並真誠分享給你,或者你只是從這樣的居住裡得到了關於自處的感悟,那這篇長達萬字的2019年裝修貼,就有了它的價值。


你以為我會就此停下來麼?


那我問你,如果你有寵物,有沒有想過為你的貓貓狗狗弄一個養老房?在它們腿腳不便、渾身老年病的時候,怎麼陪伴它們、讓它們住得更舒服一點?


我有想過,並且會在兩三年內實現它。


所以,請依然期待下一次的裝修記吧!


也祝你住得愉悅,過得心安。



本文特約攝影:安利

微信&微博:反褲衩陣地




對了,

8月14號(週三)13:00

我會在成都做一個見面會

地址:紅星路三段1號際金融中心商城4層連卡佛

很抱歉,因為成都近期活動限制的原因,

只能定在這麼一個工作日的下午時段,

所以請不用強求,能來則來。

可以到時候直接來現場,

也可以關注歐瓏官方微信近日推送提前報名。

這可能是我在成都的唯一一場活動,

還是很期待見到你!

讓我們面對面地談一談生活與家居。


現場不售書。

如果你還沒看過《北京女子圖鑑》,

可以提前掃碼下單。

你看了我寫的北京裝修日記,

不如一起看看我寫的北京女子故事。⬇️




↙️點這裡,看全部推送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weiwenku.net/d/201163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