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鳳胎男孩患病去世,今女孩也患病,奶奶流淚:她會隨弟弟而去嗎?

乙圖2019-08-23 08:18:38

請點擊上方的藍色乙圖關注我們喲!


在北京大學第一醫院病房裡,馮小明輕輕拍著孫女田子心的背,把她懷裡抱著的衣服重新整理了一下,不一會兒,小子心就安靜地睡著了。這已經是子心第6次入院了,此次已經住了5個月。5個多月前,她的雙胞胎弟弟因突發肺炎引發噬血細胞綜合症去世,這段時間來小子心常常哭泣,每天都要抱著弟弟的衣服才能睡覺。圖為奶奶馮小明在哄子心睡覺。


看著熟睡的子心,馮小明潸然淚下:“別的孩子都是因為疼才哭,我孫女打針吃藥從來不哭,但每次睡覺就哭鬧。自從她弟沒了之後,她性子好像變了,脾氣很大,整天不睡覺。後來我給她拿了她弟的一件衣裳,發現她特別喜歡,每天抱著衣裳就可以安靜一些,這孩子想她弟弟了。”圖為奶奶說起兩個孩子潸然淚下。


田子心和田子印是一對雙胞胎姐弟,出生在吉林省長春市,在她們還沒出生之前,爸爸田崎和媽媽董珊珊就給他們早早地給起了名字,寓意著心心相印。然而不幸的是,在2018年5月22日,姐弟倆還沒到預產期,早產兩個多月來到了這個世界。圖為兩個孩子出生不久後時的合影。


由於是超早產兒,姐弟倆出生時體重都只有兩斤九兩。早產導致子心患有腦出血、敗血症、腦積水、化膿性腦膜炎等嚴重的併發症,子印患有貧血和臍疝。兩個孩子一出生便雙雙進了保溫箱,經過20多天的住院治療才出院。回家後的姐弟倆時常感冒發燒,但是沒有什麼大毛病。直到2019年的1月份,子印突患肺炎,住院治療大半個月後,病情突然加重,在2月26日晚上離開了人世。圖為病床上的田子心。


田琦夫妻倆悲痛欲絕,一時沒辦法接受。就在此時,子心也出了問題,每日高燒不退,已經失去一個兒子的夫妻倆害怕唯一的女兒也出什麼意外,隨即將子心送到了北京檢查,3月份在北京做了腦積水手術,不幸的是手術失敗了,需要進行抗感染治療和二次手術。田琦說:“只要女兒活著,付出什麼代價我都願意,我已經失去一個兒子了,不想再失去唯一的女兒。”圖為現在奶奶一個人帶著小子心在北京求醫。


為了給兩個孩子治病,夫妻倆已欠下40多萬的外債。經過全家商議,子心的爸爸媽媽留在家裡工作,以勉強維持子心在北京的開銷,由奶奶馮小明獨自一人帶著子心到了北京大學第一醫院求醫,沒想到這一住就是5個月。圖為奶奶在給小子心餵奶。


因為之前的腦積水手術失敗,現在子心每週都要進行腦積水外引流,馮小明說:“每次做腦積水引流都出來一大袋積水,看著就心痛,現在孩子的整個都頭部傷痕累累,太可憐了。都說雙胞胎有心靈感應,看著子心抱著弟弟衣服睡覺的模樣,我很擔心,她會不會追隨弟弟而去。”圖為病床上開心的小子心。


遠在長春打工的家裡,子心爸爸田崎借了朋友的車跑出租,媽媽董珊珊則在客車廠上班。5個月來,他們與孩子見面的唯一方式,就是每天手機跟孩子奶奶視頻。屏幕另一端才一歲多的女兒還不會說話,有時候由於下班太晚,女兒已經睡著了,但是董珊珊說:“只要能看一眼女兒,所有的苦累都是值得的,這也是我每天唯一的期待。”圖為子心媽媽董珊珊看著孩子照片流淚。


圖為孩子爸爸田崎借朋友的車在跑出租。


然而田崎和妻子一個月收入僅夠孩子維持抗感染治療,醫生說目前子心的感染已經治療的差不多了,馬上要進行手術,費用缺口35萬,可是早已家徒四壁的夫妻倆再也拿不出錢來繳費。子心難道真的會因為無錢醫治,要追隨弟弟而去嗎?圖為田子心每天和奶奶在一起。(圖/劉利雲  文/范姜)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如果幫孩子,請直接掃描二維碼即可查看項目詳情,進行捐助。如果不能直接掃碼,可將二維碼保存至手機相冊,打開“掃一掃”,從相冊中選取二維碼進行識別。該項目由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小星欣新生命發起,並負責項目的審核、執行及信息反饋。該項目最終解釋權歸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所有。


更多故事,請關注“乙圖”微信公眾號(yi_photos),歡迎提供線索:414667378@qq.com




https://weiwenku.net/d/201207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