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癌女童”小鳳雅事件本週三開庭:家人陷於辱罵、官司和抑鬱症 | 鵝眼

騰訊圖片2019-08-23 22:08:23

第231期
圖文視頻:周波 馬曉燕
編輯:周維

騰訊新聞出品

導語
河南“眼癌女童”王鳳雅家屬起訴作家陳嵐名譽侵權一案將於8月14日開庭。作家陳嵐去年4月曾實名指控稱患有視網膜母細胞瘤的女童王鳳雅遭到親生父母“虐待”,指其家人“重男輕女”“騙捐”,引發輿論戰。


夏天的溫良村被大片大片的玉米地包圍著,“眼癌女童”王鳳雅的墳包就在村子西頭自家一片玉米地裡。

溫良村地處河南省周口市太康縣城東南23公里,這裡因雜技藝術遠近聞名,村民多以雜技為生,常年奔波全國各地甚至是海外。

王鳳雅去世已經一年多,按照當地風俗習慣,早夭的孩童不能進入祖墳安葬,沒有墓碑也沒有姓名,只有一個小土包。鳳雅媽媽惦記著怕鳳雅下雨被淋著,所以家人在小土包上特地鋪了一張塑料布又蓋了一層土。

走近小鳳雅的墳墓,爺爺王太友變得沉默,奶奶李蘭英則開始歇斯底里地大哭,哭訴這個早夭孫女的不幸以及自己的思念。
今年鳳雅生日的時候,家裡人帶了牛奶和生日蛋糕給她過了個生日。鳳雅媽媽楊美芹鬧著也想來,因為她現在患有嚴重的抑鬱症,家人沒讓她來。墳頭的牛奶盒子還在,玉米地裡半人高的玉米已經將這個小小的土包遮得嚴嚴實實。而關於她的紛爭仍未結束。

點擊觀看視頻:“眼癌女童”鳳雅爺爺稱不接受陳嵐微博道歉 陳嵐:尊重法庭判決


等一個道歉和賠償


王太友前段時間剛從上海回來,每天在家等律師電話,通知他開庭審理的時間。這兩天接到8月14日開庭通知,他已經計劃好8月13日和老伴一同前往上海。對現在的他而言,心裡就一件事,就是要打官司,讓陳嵐道歉。

律師施曉俊是王太友通過媒體找到的,在他的幫助下,2018年9月4日,鳳雅爺爺王太友和媽媽楊美芹在上海閔行區人民法院起訴作家陳嵐名譽侵權,法院方面立案受審。

王太友並不清楚這個官司該怎麼打,只是堅定地認為要澄清事實,才能還自己一個清白。他覺得陳嵐給自己的家庭帶來了莫大的傷害,向陳嵐提出道歉和賠償訴求,包括經濟損失8萬元,醫療損失3130元,精神損失費5萬元,及聘請律師的費用3萬元。

“不說度日如年吧,也差不多。”王太友這樣形容一家人現在的生活。在經歷小鳳雅事件後,王太友自覺身體和精神大不如前,體重從一百四五十斤瘦到現在一百零幾斤。

他曾因腦溢血住過院,幹不了重活,斷不了藥,家裡有三個孫女一個孫子要照顧,還有一個20歲的小兒子。小兒子原本去年5月份要訂婚,最後沒結成婚,在外打工。

為了多賺點錢,奶奶李蘭英帶著大兒子去工地打工,幹一天賺個一百來塊錢。回家後,李蘭英還得給孫子孫女們做飯洗衣裳。看見奶奶坐屋裡哭訴個不停,幾個孫女默默地走了過來,隨即又被趕了出去。

患有抑鬱症的楊美芹

楊美芹則得了嚴重的抑鬱症,不說話、不出門。王太友特地帶筆者到隔壁小院看了在屋裡的楊美芹,她被喊了出來,又抱著小兒子飛飛坐進屋內一句話都不說。

王太友找出了楊美芹2018年的病例診斷書,上面寫著她“情緒非常低落,感覺毫無生氣”,絕大部分時間:憂鬱、易哭、不安、易激怒,思考困難且有睡眠障礙。診斷證明上顯示32歲的她文化程度是文盲。

楊美芹的診斷書

在李蘭英的印象裡,兒媳婦嫁過來14年,性格很好,以前愛笑,對家裡老人也一直很好。生病之後的楊美芹連自己都照顧不好,常年往返於醫院和家之間,離不了藥。


鳳雅的悲劇


王太友養了6個女兒,2個兒子,鳳雅爸爸王輝是王太友抱養的大兒子。據王太友回憶說,當年他出門去收花生遇到一對夫婦,夫婦育有6個兒子,又生了一個小兒子,就不想要了;他看孩子可憐,把孩子給抱了回來。很長一段時間裡,王太友都不知道王輝有嚴重的智力問題,只以為王輝打小內向木訥。

小鳳雅的媽媽楊美芹6歲時被母親送到王家練功學雜技,20歲的時候嫁給王輝。按李蘭英的說法,他們家從小就把楊美芹當閨女養,楊美芹對她老兩口也孝順。


王太友從14歲開始做了10年的鄉村教師。後來,他沒再當教師,讓6個女兒和抱養的兒子王輝學雜技。他曾帶著孩子們到過廣東的歌舞廳表演,也試過把孩子交給別人帶,自己回村做生意。王太友家位於村子中心位置,家裡早些年就蓋起了兩層小洋樓,只是現在已經破舊,也沒有好好修繕。

王太友與他的孫女孫子們

小鳳雅是楊美芹和王輝的第4個女兒。因為王輝是村裡人盡皆知的“傻子”,婆婆李蘭英希望楊美芹可以多生養孩子,這樣看在孩子的份上她就不會離開這個家。

懷小鳳雅的時候,楊美芹曾到鎮衛生院檢查過,當知道這個孩子是個女孩時,楊美芹猶豫了好幾天,一度和婆婆商量要到衛生院做手術。可當時醫生認為楊美芹胎位太低,手術會有大出血風險,拒絕了她。就這樣小鳳雅來到了這個世界上。

小鳳雅出生後,楊美芹就沒有再外出打工。這之前,為了養家餬口,楊美芹總在生完孩子兩個月後就隨丈夫、姑姐出門演雜技,楊美芹走鋼絲、丈夫使流星鞭。小鳳雅是楊美芹第一個親自撫養的孩子。

楊美芹與兒子飛飛

小鳳雅之後,楊美芹又生了一個兒子,取名飛飛。隨著飛飛慢慢長大,家人發現他嘴巴有著越來越明顯的不正常。楊美芹最初想帶飛飛去周口整形醫院治療,可手術費要花兩三萬,她拿不出錢,就作罷。後來,經人介紹飛飛得到嫣然兒童基金會的幫助,2017年4月27日在北京接受了手術。

王太友夫婦與孫子飛飛

這種喜悅沒有維持多久。2017年9月,鳳雅對媽媽說眼睛疼,王太友知道鄰村有個“眼科中醫世家”,於是便帶著王鳳雅去了這裡,診所醫生給出的診斷是角膜炎,輸液、滴眼藥水;10月,鳳雅不見好並開始高燒、嘔吐,家人又帶鳳雅去了村醫處,村醫配了頭孢曲松和炎琥寧針,三四天後依舊不見好轉;鳳雅又被帶到鎮衛生院,醫生建議他們去縣醫院檢查。

王太友展示鳳雅腦CT照片

10月底,楊美芹帶著鳳雅到太康縣人民醫院,CT和磁共振檢查結果顯示,鳳雅患視網膜眼母細胞瘤,當時腦顱內尚無異常,醫生建議他們轉到鄭州。11月9日,家人帶著孩子去了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

在鄭大一附院,醫生出具的診斷證明書顯示,“住院進一步治療,必要時化療。”據王太友說,當時醫生髮現孩子的病有轉移跡象,如果要住院治療,要先交兩萬元押金,一個月化療一次。王太友解釋說,家裡拿不出錢,加上在醫院聽到這個病“有錢也不一定能治好”,就把孩子抱回家,保守治療。

面對外界質疑他放棄小鳳雅的治療,王太友一再強調當時在張集鎮衛生院“我們給她用了最好的藥”。後經媒體查看相關住院費用清單,小鳳雅在鎮衛生院使用的藥大多時候也只是“輸水”。

回到家後,楊美芹開始在水滴籌、火山小視頻上尋求幫助。之後,就有志願者主動找上門說要幫小鳳雅發起公益籌款,帶小鳳雅到北京去看病。因為飛飛的脣齶裂手術就是在志願者的幫助下免費治療的,所以,他們當時對志願者懷了十二分的信任和感激。

2018年4月5日,清明節假期第一天。王太友不放心兒媳婦獨自帶著孫女去北京,一起跟著去了。此時距離小鳳雅第一次被確診已過去6個多月。據王太友回憶,“一路上志願者讓他們穿上舊衣服、讓他們哭,一路上都在給他們拍各種照片。本來志願者說安排好了專家和醫院,結果到了北京,卻發現醫院根本不接收孩子。”當時孩子的情況也越來越差,王太友也急了,他覺得志願者讓他們去北京只是為了配合志願者演戲,覺得既然住不了院,就要帶孩子走,而志願者則堅持要讓小鳳雅在北京治療,雙方發生了分歧。

對此,參與此次救助的志願者迴應:鳳雅到達北京時正好是清明節放假,他們提前聯繫的專家沒有值班,所以帶鳳雅看了當天值班坐診的大夫,大夫責問家長為什麼不早點帶孩子治療。

因為醫院床位緊張,當天鳳雅沒能住院。考慮到孩子體力太弱,志願者帶王太友到一樓急診給孩子輸營養液。志願者隨後又聯絡了北京另外兩家醫院,回覆可以馬上辦理住院,但醫生說,鳳雅的情況可能需要先化療,再進行手術。風雅爺爺則提出希望直接手術。

鳳雅曾經玩過的玩具

最後,王太友抱了鳳雅帶著楊美芹離開醫院。隨後志願者報警,在網絡上發起尋人啟事。作家陳嵐依據志願者提供的信息,在微博上發佈了“實名報警”的文章。文章中稱,“3歲女嬰王鳳雅疑似被親生父母虐待致死,其父母多次利用孩子的慘況,在水滴籌、火山小視頻、快手上公開募捐……”並附上小鳳雅病情照片。

王太友說當時怕志願者追,不敢坐火車、大巴回去,晚上花2800元租了輛黑車從北京回了老家。

王太友家在村裡一個小巷裡

網上輿論迅速發酵。王太友從北京回來的第三天,當地派出所、公安機會和婦聯就找上了門。這之後,大樹公益機構工作人員以及一些志願者時常會到王太友家中,要求他們送小鳳雅去大城市看病。反反覆覆地折騰,王太友一家和志願者的矛盾愈加嚴重。

2018年4月11日,為了證明小鳳雅是被醫院拒收而不是他們不想給孩子看病,王太友自稱和兩名鄉鎮幹部曾經歷“瘋狂一夜”。這一夜,兩名幹部一路跟隨,帶著鳳雅從鄉鎮衛生院到太康縣人民醫院,再到河南省腫瘤醫院,被拒收;隨後又去了鄭大一附院。王太友清楚地記得,當時醫生揭穿了謊稱家屬的兩名鄉鎮幹部身份,說:“孩子都這個樣了,能不能治,你們心裡不清楚麼?”隨後醫生向院長請示,得到答覆:“要治就送ICU,能治好就抱回家,治不好,孩子直接送太平間。”住ICU,一天一夜一萬七。

關於是否住院,楊美芹提出希望孩子離世前,能與她多待幾天。隨後,鄉鎮幹部花1600元包了輛救護車回去,回到張集鎮已是凌晨3:40。

2018年5月4日,小鳳雅去世,距離她3歲生日還有20多天。


處於輿論漩渦中的家


小鳳雅去世後,一篇名為《王鳳雅小朋友之死》的文章迅速火爆網絡,使王家全家人陷入了狂風驟雨般的指責和質疑。

文章稱,王鳳雅父母重男輕女,用募捐的15萬善款帶兒子去北京治療兔脣,放任女兒眼病不斷惡化,最終被家人虐待致死。後來這些信息均被證實是不實信息。

經警方調查確認,王鳳雅家屬主要通過水滴籌募得善款35689元,另通過微信紅包、火山小視頻直播打賞獲得善款2949元,共計38638元。除了給鳳雅看病,王太友把剩餘的一千多塊錢捐給了當地慈善機構。

王太友也一再強調,孫女小鳳雅是2017年10月確診生病的,孫子飛飛是2017年4月由北京嫣然天使基金會提供救助的,“網上那些都是虛假新聞,網上都是他們在說,自己連澄清的機會都沒有”。

楊美芹手機上收到的謾罵短信

王太友掏出了兒媳婦楊美芹的智能手機,翻著一條又一條的謾罵短信,這些短信他不知已經翻了多少遍了。當初怕兒媳婦再受刺激,他直接從兒媳婦手裡拿走了這部手機。他說:“這些短信我一條都不會刪,都留著,等開庭的時候再拿到法庭上當證據。”

鳳雅去世後第三天,家裡記者蜂擁而至,據王太友描述,家中最多的時候一次來了48個記者。從那時起王太友覺得自己有了發聲的機會,他開始向各個媒體講述小鳳雅事件的點滴。小鳳雅事件在網絡上也開始有了不一樣的聲音。同時王太友請記者幫忙找律師,用法律來維護自己的尊嚴。

鳳雅奶奶向作者哭訴

針對王太友和楊美芹關於名譽侵權的起訴,作者與陳嵐取得電話聯繫,陳嵐不願意做過多解釋,她說:自己當時唯一的想法就是救回小朋友,現在小朋友已經走了,也沒什麼可說的了;目前案件在法律階段走法律程序,尊重法庭的判決。如今陳嵐的微博仍在轉發受到虐待、遭遇不公的兒童事件,抨擊虐童者。

提起鳳雅的事,奶奶李蘭英哭訴著,說自己養大了六個閨女倆兒子沒有問鄰居要過一瓢面,可鳳雅這三萬多塊錢就毀了他們一個家。

在鳳雅墳前,李蘭英一邊哀嘆孫女可憐,一邊對曾經遭受的網絡暴力憤恨不已,在她心底始終覺得孫女得的病是不治之症,但她本不該死這麼早,如果按他們在家的“保守治療”,給鳳雅用鎮衛生院“最好的藥”,不受折騰,鳳雅至少還能再活三四個月。

而王太友沉默地走進玉米地又沉默著走出來,自己的身體越來越差,如今他心裡最惦記的就是官司。

騰訊圖片聯合中國人的一天

創建了微信小程序

在小程序中可以參與話題互動

參與者可有機會獲得專屬禮品



https://weiwenku.net/d/201224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