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絡小說出海:老外也逃不開屌絲逆襲的套路 | DT數說

DT財經2019-08-30 03:10:53


2014年,美國人凱文·卡扎德因為失戀自暴自棄,甚至開始服用藥品導致身體狀況亮起紅燈。但僅僅半年後,他就徹底擺脫了毒癮。因為他在一個叫作“WuxiaWorld”(武俠世界)的網站上,連續追了15部來自中國的網絡小說……


雖然魔幻劇情只是凱文的一面之詞,但WuxiaWorld的影響力是真實存在的。2014年,華裔RWX(任我行)與兩位朋友在美國搭建了網絡文學(後稱網文)譯站WuxiaWorld.com。隨後,他們集中了一批擁有多年經驗的譯者,把一部分高質量網文翻譯成“英文熟肉”,供外國讀者“食用”。


簡陋的網站設計讓美工看了沉默,前端看了流淚。但一年內,WuxiaWorld就收穫了數以百萬計的英文讀者,網站的流量排名迅速竄升到全球第1378名(數據來源:Alexa)


 (圖片說明:WuxiaWorld網站首頁)

WuxiaWorld走紅後,Gravity Tales、XianXiaDream、WuXiaLeagu等中國網文英翻網站紛紛上線。在RWX看來,中國的傳統文化對於美國人來說太過深奧,網文的劇情不深但背景宏大,又帶有一點中國味道——剛剛好。Quora(外國的知乎)上也有網友評價中國網文:“主角復仇和逆襲的過程非常爽。”


在這樣的故事背景下,許多北美讀者被中國網絡文學的熱血和想象力所吸引。為了給更多人安利自己喜歡的網文小說,許多擁有雙語能力的讀者也會自發組成“野生譯製組”。於是,一條從讀者到“在野譯手”再到“專業譯者”的進階體系就此產生,譯製網文的數量也開始增長。


需求不斷膨脹,一部分網文作者也開啟了“躺著賺錢”的模式。一名國外up主曾透露,自己為了先於別人看兩章網文,花費了5美元。這種類似於B站大會員的增值服務收費不低,也難怪網絡作家葉非夜、橫掃天涯、囧囧有妖曾在朋友圈晒出“來自海外的七位數鉅額稿費”。


隨後,商業機構的入局再次加速了網文出海的專業化。2017年,閱文集團旗下的起點國際帶著38本作品上線,而運營了3年的WuxiaWorld總共也只有35部在更作品。除了在作品數量上勝出,起點國際還為每一本網文重新設計了外觀。相似的封面和字體將網文包裝成了一個完整生態裡的體系產品。


(起點國際網站界面)


從WuxiaWorld到起點國際,中國網文在海外的意外走紅倒也有跡可循。我們更好奇的是,中國網文到底是靠什麼打動了一眾外國人?在文化輸出成為熱門議題的當下,這個答案應該會給我們帶來一些啟發。
 
1

沉迷中國網文的外國人
都是誰?


先來看,中國網文打動了誰?

數據顯示,如今WuxiaWorld已經有約480萬的日均點擊量,以及約51萬的日均訪客數量。加上Gravity Tales、XianXiaDream等站點,譯站們組成了一個大流量入口。

如果日均點擊、日均訪客數量的概念比較模糊,那就用另一個數字來說明:起點國際的日均訪問量、日均訪客數分別為150萬和20萬。根據起點國際官方數據顯示,2018年起點國際擁有超過2000萬訪問用戶。

相比起點國際,WuxiaWorld這類網站在版權資源上處於劣勢,但先發優勢讓它們佔據了更多用戶。

為了搞清楚讀者畫像,DT君(公眾號:DTcaijing)利用現有數據把這龐大的用戶群體做了一次歸類。

結果可以用一句話概括:譯製網文的讀者大多是來自於歐美地區,年齡在18-25歲之間的單身男性。

從地域上劃分,英翻網文讀者大多數來自於歐洲(29.8%)和北美洲(27.7%)。他們主要分佈在美國(20.9%)、巴西(7.4%)、印度(6.7%)、加拿大(5.5%)和印度尼西亞(5.4%)

從年齡和性別來看,入坑讀者多為18-25歲、男性、未婚——這與我們常見的“宅男”特徵十分吻合。


事實上,據DT君在網文愛好者聚集社區的觀察,這些讀者本就對輕小說、日本漫畫等東亞文化類型接受度較高,在接觸了帶有中國色彩同時充滿各種“套路”的網文後,能夠立刻理解故事的核心、明白故事的邏輯。

具體分析被這些讀者熱捧的中國網文,就能知道到底是什麼打動了他們。
 
2

國外走紅的網文都有哪些特點?

東亞網文資源網站Novel Updates的數據顯示,海外讀者最多的十部中國網文擁有幾大共同點:動作、冒險奇幻、武術。


Quora上的網友用一個簡單的故事邏輯概括了這些關鍵詞:

第1章:我是無名之輩,我無知、貧窮,每個人都看不起我,沒有女人愛我;

第222章:我是宇宙之王,我在3秒之內入侵美國中央情報局的後臺,我一邊執行腦手術一邊玩象棋,我開布加迪,我有百萬擁躉,一個美麗、性感、有錢且強大的女人深愛著我。

這樣看來,這種被叫作“爽文”的讀物不僅在中國有著廣泛的群眾基礎,國外讀者也樂意為此買單。RWX說:“歐美讀者對中國的都市文化缺少共鳴,他們不懂什麼高富帥白富美。但刺激的冒險,加上一名(或多名)主動獻身的異性角色,這樣的內容充滿遊戲感,他們能瞬間產生共鳴。”

對於外國人來說,優秀的中國網文就像是一部快節奏的動作片。這部動作片裡有邏輯緊密的古代背景和人物豐富的武俠世界。角色豐滿的人物們並不拘泥於冷兵器時代的肉搏,又創造出了“轉世”“修真”等概念。外國讀者對這些陌生卻讓自己腎上腺素飆升的概念十分感興趣。而當他們再看回日本漫畫中輕飄飄的浪漫時,難免出現“賢者時刻”。

為了在更大的基礎上找到外國讀者的喜好,DT君統計了Novel Updates上所有網文的標籤,找到了出現次數最多的20個標籤。


看得出來,天下宅男的確是一家。網文的高頻標籤中,對主角一見鍾情、浪漫的情節、忠誠的戀人、強大的戀人等,顯然在營造豔遇。雖然從數據角度來看,以言情為主基調的作品並非外國讀者最喜愛的類型,但在緊張的故事情節中插花式地加入言情內容,確實能給作品帶來正向的積極作用。

另一部分標籤,比如由弱變強、復仇、修真、轉世等,也是中國爽文當中屢試不爽的套路和元素。這些特質最終成功地吸引到了外國讀者的目光和流量

通過這些文章,來自於中國的作者和世界範圍內的譯者把握到了外國讀者的口味。但把這個現象反過來看,外國讀者也依靠中國的出海網文,體會並理解了一些來自於中國的文化元素。
 
3

網文出海是另一種文化輸出嗎?

一炷香的時間到底是多久?“江湖”要怎麼翻譯?“有面子”是一種什麼感覺?在翻譯的過程中,譯者時常要面對這種由文化獨立性造成的問題。當譯者把這些問題以一種正確的方式,把網絡小說由中文翻譯到另一種語言時,相當於給外國人開箱了一個加密的壓縮包。


以更高的視角來看,我們也可以把這種開箱的過程叫作“文化輸出”。從2004年,起點中文網開始向全世界出售網絡小說版權開始,這種看似劍走偏鋒但實際效果良好的輸出方式,就給固定的一群外國人科普了數量可觀的中國文化。

這是有別於官方形式的民間路徑。

事實上,我們在文化輸出方面做過很多努力,2011年,中國國家形象宣傳片登陸紐約時代廣場。這條宣傳片從每天早上6點開始到凌晨2點,每天20小時共播放300次,連續播放了28天。傳播效果無從得知,但在時代廣場投放廣告卻成了一種形象宣傳的定式。在此之後,上海、成都、蘭州等地的宣傳片紛紛登陸紐約……

除了時代廣場上的廣告,還有形式更重的孔子學院。到2018年底,中國在世界範圍內已經建成了548所孔子學院,1193所中小孔子學院,學員數量達到187萬人。

以上努力的成果難以通過數據來評估,但以更娛樂、通俗、輕鬆的方式來傳遞文化與價值,已經有很多成功的實例。

隔壁的日本就嚐到了不少甜頭。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日本利用動漫、遊戲等娛樂形式,輸出日本人的情感、價值觀以及生活方式。

這種做法不僅輸出了文化,也得到了實際的收益。據日本經濟產業省《內容產業現狀的課題》,歐洲播放的動漫作品80%出自日本,在全球的比例也佔到60%以上。2003年,動漫產業就以年營業額230萬億日元成為日本第二大支柱產業。

種種事實都在說明,更輕、更接近日常生活的形式,更容易輸出文化。相比底蘊深厚的傳統文化、文學作品和藝術形式,動漫作品、網絡文學和超級英雄需要的學習成本很低,也更容易打動人。

WuxiaWorld的創始人RWX曾表示,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歐美人最瞭解的中國形象是孫悟空。而他們瞭解、喜愛孫悟空的原因,是因為他們看了日本漫畫《龍珠》。

現實略顯諷刺,但實際情況的確如此。

網文可能還不是最適合輸出文化的載體,但它至少打開了一個豁口,讓我們意識到,這種更接地氣的方式確實能收攏粉絲。

受此啟發,我們還能有哪些發力點,這是更值得思考的問題。

作者 | 鍾   黛
編輯 | 陸   泓
設計 | 趙   芸
·  合作、交流請關注微信公號DT財經(ID:DTcaijing),轉載請添加微信dtcaijing005
合作、交流請關注微信公號DT財經

2019.9.4 |青年理想城TOP 100等你來約


粉絲福利

你對現在生活的城市滿意嗎?哪裡才是你心中的理想城?評論區聊聊唄~


8月28日,DT君將抽取5位粉絲,送出【前往青年理想城•2019城市數據創想會】門票一張,以及DT財經環保布袋、路塔塔Lutata 系列周邊一份!


掃描下圖二維碼,即刻前往青年理想城

https://weiwenku.net/d/201257900